我对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的思索/雪峰

18-01-08

Permalink 16:08:35, 分类: default

我对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的思索/雪峰



首先,沉痛哀悼那些善良无辜的不幸亡者,与亡者家属们同悲泣,愿你们今生能获得生命禅院的安慰,给你们破碎的心灵送去一点慰籍。

23岁的赵承熙在弗吉尼亚大学枪杀了包括教授在内的32人随后自杀,全世界为之震惊,许多国家、团体和个人纷纷向死者致哀并慰问死者家属,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17日发表讲话表示“最强烈的谴责”。

在我们谴责凶手,向不幸者致哀的时候,我们还应该想到什么?

美国“9.11”事件拉开了恐怖和反恐怖的序幕,伊拉克一系列至今不绝的自杀性袭击事件到底意味着什么?昨天报道菲律宾恐怖组织斩首7名人质,这又是什么含义?全球每天自杀死亡的人数达到2700多人,相当于每天发生一次“9·11”恐怖袭击事件。这又意味着什么?

我们来看赵承熙是如何说的:“你们有无数机会和方法来避免今天发生的一切,但是你们决定让我流出鲜血,你们把我逼到了墙角,只给我留下一个选择。这是你们的决定。现在,你们已沾满鲜血的双手将永远无法洗净。” “我不必这样做。我原本可以离开,可以逃避,但是我没有这样做,这不是为我,而是为我的孩子们、兄弟姐妹们,是为他们做的。”“你们已拥有你们想要的一切,你们的奔驰车还不够,你们这些乳臭未干的小子。你们金项链也不够,你们这些势利眼。你们有信托基金还不够。你们有伏特加和白兰地还不够吗。你们所有人都沉醉于酒色还不足够。所有这些都无法满足你们所需要的享乐。你们拥有着一切。”“你们认为你们在扼杀的是一个可怜男孩的一生。但是,由于你们,我死得就像基督耶稣那样,以激励未来的弱者和那些无防备能力的人。”

毫无疑问,赵承熙及所有以结束自己的生命来结束他人生命的人心灵被扭曲了,这种英雄行为是一种颠倒了价值观,但是,所有最终以自杀结束自己生命的人决不是精神病患者,他们只是遇上了精神的死胡同。

我无法谴责自杀者和自杀式袭击者,一个连自己的性命都敢于搭进去的人必然是极度痛苦的,我倒想安慰这些人的灵魂。

假设我或你被逼进了死胡同,我们会做出什么反应和抉择?

俗话说“狗急了要跳墙,”何况人乎!

整个人类需要反思。反思什么呢?反思世界观、人生观、生命观、价值观。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反思传统的世界观、人生观、生命观、价值观是不是有问题。

作为世界观,应该信仰上帝(不是《圣经》中描述的上帝。),相信道的科学运行和安排。

作为人生观,应该认识到人生只是生命的一次旅行,而不是生命的终点站。

作为生命观,应该清除进化论,相信创造论,应该知晓生命可以延续,生命还有更加美好的空间。

作为价值观,应该相信因果轮回,“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爱是解决一切危机和矛盾的钥匙。

如果人类不重新认识和调整世界观、人生观、生命观和价值观,赵承熙事件会没完没了,我们每个人的头上都悬着一个不定时******。

全世界人口现在应该接近77亿了吧?就拿中国来说,人口问题可能是一个死结,只有持续地经济增长才能稳定局面,一旦风吹草动,恐怕会诞生出千百万个赵承熙。问题是,持续的经济增长需要不断地资源补充,经济要持续增长,难道资源也能持续增长吗?联合国就环境资源和气候变暖问题不断地开会,说明了资源的利用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若再不减速,后果恐怕不堪设想。给骆驼背上不断加码,骆驼不倒下前是看不出灾难的,当最后一根突破零界点的稻草放到骆驼背上后,骆驼必死无疑。小变渐渐发,大变瞬间生,今年气温升高0.1度,明年气温身高0.1度,难道后年气温也是升高0.1度吗?或许突然会升高3度。到那时,一切地追悔就永远地晚了,就像赵承熙没枪击前一切的挽救还来得及,一旦枪膛里射出了子弹,后悔就永远地来不及了。正像赵承熙说的:“你们有无数机会和方法来避免今天发生的一切,但是你们决定让我流出鲜血,你们把我逼到了墙角,只给我留下一个选择。这是你们的决定。现在,你们已沾满鲜血的双手将永远无法洗净。”

赵承熙造成的悲剧需要全人类来承担。

我们了解穷苦人的自卑心理吗?

我们了解现代人们精神上的极度紧张状况吗?

我们关心那些心灵上渴望爱的人内心的苦闷吗?

我们关怀过自杀者内心极度地痛苦吗?

是的,我们在关心,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印度教、联合国、政府、社会学者等等团体和个人都在关心,但这些关心都是隔靴搔痒,无关实质,也就是解决不了根的问题。

要解决当今社会一系列的矛盾和危机,防止自杀式袭击再度发生,唯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按照生命禅院倡导的理念来生活,舍此无它途。

2007-4-20

春回大地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