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把革命前辈共产主义包装成信仰

19-11-07

Permalink 16:58:50, 分类: default

为什么把革命前辈共产主义包装成信仰

为什么把革命前辈共产主义包装成信仰
2016·4·14


为什么人的问题是根本问题。
就是文艺都要搞清楚为什么人,所以毛主席有延安文艺讲话。难道革命前辈流血牺牲不是为国为民,竟然是为了所谓的信仰?
请考察革命前辈到底是为什么,是为了信仰呢还是为了什么?

请看韩子重烈士给父亲的信。
请看何敬平烈士的诗作。
这是为了信仰呢还是为国为民?

张学良先生对侄女说,发动西安事变,是看到那时候中国人太惨了。

政治是为什么人,是根本性质的,是首先必须搞清楚的。任何信仰的东西,本质目的绝不是为了信仰,都是为了掩饰攫取利益。
列宁指出:“只要人们还没有学会透过有关道德、宗教、政治和社会的言论、声明、诺言,揭示出这些或那些阶级的利益,那他们始终而且会永远是政治上受人欺骗和自己欺骗自己的愚蠢的牺牲品。”

笔者对革命前辈是为了什么,共产主义是科学认识而不是信仰,写了多篇阐释,也长时间多次呼吁,道理说的这样明白,还信仰信仰的,说明什么?不是糊涂,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信仰的包装是很神圣的模样,需要用来糊弄人。把革命前辈到底是为了什么搞清楚,把马列共产主义实质搞清楚,和现在某些事对照,这是某些人十分不愿意的。所以包装成信仰,是让别人傻乎乎做颜回焦大,自己爽爽的做和珅王熙凤。

而且,一旦鼓捣成假神圣的信仰,等于把中国革命和革命者宗教化,后果不堪设想。
宗教从来都是分裂搞乱的,孔家店也是。中国大一统是北方少数民族实现的,不是孔家店。
任何宗教都导致大量战争和社会恶劣。最虚无的佛教,也是不得安宁。“佛教自创立以来,暗杀争斗不断。达摩死于毒药,提婆死于刀剑,龙树死于自杀,惠能遭到追杀。就是佛门亲传弟子,莲花色尼,舍利弗,目腱莲,提婆达多....均死于非命。”

马克思列宁主义、共产主义运动、无产阶级革命,都是为了解放全人类,为国为民的。也只有如此,才能真正的团结起来。
鲁迅指出:“联合战线是以有共同目的为必要条件的。……我们战线不能统一,就证明我们的目的不能一致,或者只为了小团体,或者还其实只为了个人。如果目的都在工农大众,那当然战线也就统一了。”
毛主席指出:“我们说的马克思主义,是要在群众生活群众斗争里实际发生作用的活的马克思主义,不是口头上的马克思主义。把口头上的马克思主义变成为实际生活里的马克思主义,就不会有宗派主义了。不但宗派主义的问题可以解决,其他的许多问题也都可以解决了。”

科学真理是真正的客观认识,是认识实践相统一的,不是主观精神的东西,不是空想幻想的东西。
现在最是需要科学指出共产主义运动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与宗教圣贤的区别,而不是相提并论,决不允许鼓捣成假神圣愚弄人。






把牢底坐穿
何敬平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
我们愿
愿把这牢底坐穿!
我们是天生的叛逆者,
我们要把这颠倒的乾坤扭转!
我们要把这不合理的一切打翻!
今天,我们坐牢了,
坐牢又有什么希罕?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
我们愿
愿把这牢底坐穿!



韩子重十七岁离开优越的家庭投身革命,临走时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写得很感人。十七岁,现在看还是一个孩子呢。信的内容如下:
给父亲的信
为了走的问题,清晨大早,就使你老人家大大的生气,不安得很。同时,更为我指出一两条明显的、解决的更好的路。这,宜乎我不该提出什么来了。但这,我最后还要说几句话。这是我最后的一声呼叫,这时我要写这一封信。
首先我要说明我的走的问题的提起,这除了我向父亲已经说过了的为了学习,为了彻底锻炼身体而外,还得坦白地补充出,我的走,主要的,还有思想问题在。
我们不会眼睁睁看不见事实;同时,我们也不会是超人。千千万万的血淋淋的故事,不会完全对我们没有一点感觉。
事实是这样,中国社会仅[尽]有的是盗、匪、兵、贼、贪污、横暴、堕落与腐化、荒淫与无耻。欺诈、虚伪、人剥削人、人吃人,极少数的资本家、地主、统治者,对千万万人的压榨、剥削、奴役、残害和屠杀。这些,使我不能不产生一种“较激”的思想。因为我是一个人,我也不是聋而且瞎的人。我看见了这些,我也听到了一些。
我要求一个合理的社会,所以我提起了走。我过不惯这样不生不死的生活。我知道,陕北最低限度呼吸是自由的。我知道得清清楚楚的,陕北的一切都不是反动的。
我的走,绝无异想天开的企求。我不想当官,想当官我就进中央军校。我不想侥幸有所成功,我知道天下事没有侥幸成功过的。我要想侥幸成功,我就蹲在这儿,依赖父亲了。
西北①,是一块开垦中的新地。我们该去那里努力。我们要在努力当中去寻求自己的理想。我知道,我们看见,新西北,是一个开垦中的乐园,自由的土地;这是与世界上六分之一地面的苏联是没有区别的。虽然物质条件不够,但已消灭了人剥削人,人欺侮人的现象了。
我为什么不该走呢?我需要学习,我需要知识,我需要一个战斗环境,我要肃清自己的依附、侥幸的思想,我需要活的教育。我们看见过去真正够得上说是成功的人物,都不是在御用的教育中训练出来的。可不是,请看一看列宁、斯大林、高尔基这许多实例。
父亲要我读些踏实的东西,这我百分百的接受。只是静静地坐下来去研究,这是环境所不允许的吧。在今天能够这样做的,那不是神仙,必然是和尚或者尼姑。我不能够在死尸的身上漫谈王道,我也不能在火燃眉睫的时候还佯作镇静。同时,一个青年恐怕也不该做一个反常的老年人吧!生理学上告诉我们,少年“老成”是病态。国家的青年变成了老年,是这个国家的危机。
我要一个斗争生活,我要一个跋山涉水的环境来训练我的身体。前线的流血,后方的荒淫,大多数的劳苦者的流汗,绝少数的剥削者的享乐,这样多的血淋淋的故事摆在面前,叫我们还有什么闲心、超人的胸襟去静观世变呢!
父亲,请把你的孩子愉快地献给国家、民族、社会吧。父亲,你知道的,这样地对你孩子的爱护,才是真的爱护。这是给了我一个灵魂的解放。
五月四日

江边人

请把这几个网址告诉全世界追求光明的人们 重求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c5678 http://blog.sina.com.cn/chongqiusuibi 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40511/index.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40428/index.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