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武功山

17-11-13

Permalink 01:24:06, 分类: default

金秋武功山

秋波芦苇草

九月(丁酉)也有月满的时候。这几天天公在作美,雾******淡。是时十五与十六之际,皎洁的月光洒落在了江西大地上,洒落在了武功山上,洒落在了山巅十万亩草甸子上。

武功山草甸子都在海拔1600米以上,山峦逶迤绵绵十万亩,享誉为云中草原,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堪称无双。草甸子以芦苇为主,初春来临便是嫩绿满帘,好多山峰上部都是绿茸茸的一片,而当下则是一派秋色。

武功山植被丰富,除大量的竹林之外,树木种类很杂,故而秋风乍起,那散布在林中的“秋叶”树种便彰显出秋之色彩。它们或红或黄,好好一个“层林点染”,而最上层的草甸子却是尽染出了秋天的金黄。当我们踏上1670多米的发云界营地时,俯瞰一个个驼绒般的山峦,草色金黄,芦花飘银,心中便有一种莫明的舒畅。斜阳开始细碎起来,与秋草一起使人陶醉。我们忘记了8公里山路的疲倦;忘记了用双脚切割1100多米等高线的艰难;也忘记了这4个多小时的苦苦心历。

当太阳收起最后一缕霞光,那明月便及时地为我们营地披上了晚装,随时间的推移,那月色更为皎洁。那山,那芦苇更是银白一片。远处昂霄耸壑、叠嶂层峦,深暗中带着微微的冷色,犹如银浪滔天;近处芦苇遍野,月光里芦花晶莹剔透,山风徐过,芦花轻荡,宛若粼粼波光。晚霞中,草甸子金赤暧色, 固然可人;皓月下,发云界银光冷艳,自然另有情调。直叫人,直叫小伙伴们忘记了山高夜深的寒冷。

我查过资料,武功山上草甸子的那个不是芦苇,而是芒草。它形似芦苇,较为矮小,仅过人腰;芦花较为蓬轻而芒花则呈丝条状,较为抗风;更主要的特点是,芦苇择水而居,体高过人好多,而芒草抗旱性强,适合高山之巅。然而,我还是愿意叫它芦苇,以一展江南人的情怀。

漫漫云中路

踏过一排排波涌般的山丘,登上一个个浪尖似的山头。时间刚过清晨,迷雾漫漫,重锁山峦,当我们一踏上山路,便进入了一个似真似幻的世界。

这是我们进山的第二天穿越,目标是武功山深处。太阳仅在早上露了个脸就不见了踪影,随后就大雾徐起,周围白茫茫的,仅示着是个白天。能见度好低,前面路时有时无地,有点虚晃。才20人的队伍见头不见尾地叫人心里发怵,我一在直担心自已走偏了队伍,在迷雾中遇上些《聊斋》,倒是咱们女队员的绚丽着装点缀出了人间的阳气。

今天的山路好象比昨天更不好走,面前好象都被遮上了一层纱,脚下每一块石头都沾起了细细的油膜,上坡上得累人,下坡下得滑脚。虽然是走在了山脊上,两边的景色却看不到,看到的只是那零零散散的松石剪影。前面又到了一个垭口,那也是个风口,人走在上面似有被卷走的感觉。浓浓的雾气从左边被风灌入口子,快速通过后又被撕成碎片,在较为宽广处,再分片重新组合。这里好象到了阴阳相界处,一边是白茫茫全不见,另一边则是俯瞰天际。这里虽然是山垭,但依然很高,一眼望去直抵山麓。

山下面好象很明亮,应当是阳光普照。林子一片翠绿,点缀着红、黄色的秋叶,而且还飘散着团团白絮,真是一个天开的画镜。忽然,我有了茅塞顿开的感觉:那白絮飘飘地经久不散,不就是云吗?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俯视到了白云绕山林的景象;我们一路过来的漫漫迷雾应当就是千米高空的白云,这回是真正体验到了云中漫步的感觉。

明就了事里,心情舒怀,对于环境的感受都不一样,那迷雾不再是若临阴间,而是仙境,连脚步也觉得在云中轻盈起来。随着向前推进,裸岩也就多了起来,一处的巨岩就是一处的云中景观,就是一处的云中观景台,就是一处队友的精神补给站。在顶端“再一次坚持”以后,居然看到了“好汉坡”的地标,想不到队友们是在不经意间拿下了这1690米的高峰。

经过“好汉坡”一路下坡后,抵达垭口后就是1710米“ 绝望坡”的起点。咱们小伙伴都已成了好汉,所以一鼓足气,在不足一小时之内全都突破了350米高度、近70度爬升的心体障碍。随后奔袭般地直扑我们的第二营地。那时,我感到似有一种气概,是那么的豪迈。

日勃金顶山

天亮了,请睁眼。我们约好了去等待今天的第一缕曙光。

我们的第二营地叫吊马桩,距武功山1918米主峰 ——白鹤峰不足一小时的攀登路程。

其实,我们从营地出来的时候天压根没亮,向导说过,这里日出时间是6点34分,可是我们傻傻地提前了1个多小时。地点选在了就近的小山包上,初到时空无一人,寒风里我们好孤单。天际间有一颗很亮的星星,正眨巴着,好象是启明星,好象是来陪伴我们的。想起来我这也不叫是傻,实乃是抑不住躁动的心。

许久,这里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许久,天东开始显出了鱼肚白。过了一会儿,暮色节奏正式开启,东方的天际渐以挂出了色彩。这时,同道之人开始躁动起来,美女们正忙着摆 “泡司” ;摄影师们忙着对焦按快门;有些哥们却不安份地拉起嗓子,把声音传得很远,妄想打破山间的宁静。

人说,黎明前的黑暗;我说,日出前的光明。6点过后不久,东方已经大亮。淡青色的天畔被抹上了一层层的粉红,粉红下面隐藏着无数道金光。我好象看到了 “天边” 的西湖,那湛蓝的湖水,在正前方一直延伸;那深碣色的堤岸环绕了大部,而散落中间的或许是小岛;堤岸北侧压着大片的红云,天梯般的层层叠加,一直伸展到了湛蓝的上方。那真是美得不要了,七彩色斑斓地还带着亮。我想无论哪个画家都画不出这么绚丽的画卷,唯有天工才能为之。

时过 6 点30,东边渐渐地露出了一片红霞,太阳啄破了云层,猛然跳出一个红头,半圆、扁圆,紧接着整个圆日就正切在了地平线上。它由深红变成了朱红色,把云朵染成了玫瑰色,桔红色。极短的时间,太阳就脱离了地平线,随着爬升,渐渐地变小也变亮了,同时它的身体也由朱红色渐变为金红色。随即,金色的太阳真正地挂在了彩云上。

太阳的金辉开始洒向苍茫的大地,洒向一望无垠的山峦,洒向千米之外的主峰。武功山主峰又叫金顶,也是个草甸之顶,此时旭日初照,正是一片金色的时候,正是那种足赤般的金色。此时的金顶称谓再也不过恰如其分了。

旭日也照耀在了我们的小山包上,每个人的脸上都写上了红光。本是金黄色的草甸子被抹上了红红的暧光,更着人入迷;白银般的芦花在金黄色的衬托下,暧色中显得更加晶莹剔透。这里的一切都沫浴在了初升的阳光之中,让人从内心里感到别样的温暧,让人充满着信心,去迎接新的一天。

我看过多次日出,知道这种美好的感觉非常短暂,我紧赶地拿起手机,拚命地寻找,期望把这一切的美好留住。

后记

错过了一个春天,还我了一个秋色。记得五月份在佐佑户外发起武功山春行时,我没能参与而不无遗憾,故尔在十一月份再有机会时我不敢再失了。

武功山之所以闻名于全国,在于它风景资源丰富而独特;武功山之所以闻名于 “驴界” ,在于它路途艰难而磨人;艰与难之所以还能闻名,在于驴友那份不安分的心。每当采风到一个好的情景时,你就会发觉,原来自己也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每当克服一个难关时,你就会遇上一个比原来更好的自己。当我完成武功山穿越,在回程之时,发出了“一切担忧终成过去”的感慨,那是一种重负的释怀,是一份成功的自享。

天道酬勤,所以,只要勇于挑战,总能提升自己;人在旅途,所以,只要选好了路,坚定地走下去,总能走自已的精彩。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