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琅珰十里风

17-12-15

Permalink 17:03:15, 分类: 户外游记

十里琅珰十里风

杭州西湖三面环山,我去过两次,但都没有机会登临制高点,也就无以目睹它的全貌。今天有机会了,我站到了狮峰山上,可以眺望它的芳容了。

那个狮峰也不是一个容易驻足的地方,我们只好走到茶树垅的边沿上,正好也是个三面环山的境地。在前面的山坳中间,几乎映出了西湖的全部。由于没有太阳,景色都是淡淡的,远在天际线之间,那西湖变成了天池,惠泽着这边的山林。如果是一个画家,他一定会把西湖淡妆成远远的背景,而重彩浓抹的是当下的青山绿坡,山脚下的龙井村则是幽幽的景深。

好象茶树也喜欢山水美景。这里群山环抱,峰峦叠秀,林木茂盛,溪润常流,所以这里茶树生长迅速,全年可采次数最多,而且长得苗锋尖削,芽长嫩绿,味道特别清香。每当西湖、钱塘江的白雾升腾,弥漫着绿岭青山,滋润着叠层茶林,仿佛予人入梦一般。我真是不明白,是山因茶树而美,还是茶树因山而美。其实这一带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土层深厚,同时排水性好,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不但茶树长得好,野生植物也长得好。一路下行,不时有红的、黄的野花野果予人欣喜。

然而,当我走到半山腰,一个“发现”,似有茅塞顿开的感觉。远远地看到山坡上有人在忙碌,走近了才知道是在施冬肥,是农家有机肥的那种,目的是要保证茶叶的自然淳真。已经走累的我,当然明白,这么漫山陡坡,其中的辛劳。当回头看看这一垅垅的茶树,象一条条绿带,包裹着一个个山包,把整个茶树区变成农艺园,已经分不清这里的美是自然的还是人工的。是农家的勤劳,造就了茶园的丰岭叠翠;是农家的勤劳,造就了津泽叶厚、色润味浓的上品名茶;是农家的勤劳,把优越的自然件条发挥到了及至。

龙井村,四面群山环抱,北有狮山天竺峰,南有九溪十八涧,如果不是现代的开发,这里也算是个深山。当我走到“十里琅珰”牌坊时,才关注起刚刚走过的古道来。

“郎当岭”是南起五云山,北至天竺一带山岗的通称,是西湖群山中最高、最长的山岭,又有“十里郎当”的称谓。古时候货郎挑担从钱塘江边到龙井、灵隐等地行商,用鞋底从蜿蜒山岭中优选出了最合适的近道,后来,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这路上,货郎担上发出的叮铃当啷声音,会传得很远,“十里琅珰”路,也就叫出名来了。

我们是从钱塘边五云山口步入十里琅珰的。刚开始是很现代的石板路,随着茶园的深入,琅珰路的古韵也就显现出来。同是古道,它不同于独松关的驿道,虽然都是以石块铺装而成,但它宽出了很多;少了一份杀气,多了一份秀气。琅珰路大部份路段都处在树林竹荫中,或是依附于山岩一侧,冬无凛冽寒风,夏避似火骄阳,体现出一份优越。货郎的汗水在琅珰路上洒了一遍又一遍,把山外的生产生活用品担进了山村,又把山村的茶叶土产担出了山外,把龙井茶的美名担遍了天下。

今天我们踏上了琅珰路,体验的是当年货郎的那份辛劳。平整的山路并不好走,先是一路上坡,再是一波高似一波的山梁,无不把人累得汗流气嘘,如果再要我们肩负一挑担子,其结果只能是全体趴下。倒是山林缝隙里时不时地透过一点的外景,来为我们打气。

大概是攒到了“郎当岭”的最高峰了,临近的路段没了树荫,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天空中白云如盖,两侧群岭如涌如浪,山谷中轻雾撩绕,好一个天开画境的感觉 。空中的白云还带有一点蓝色,一层层地掩映着山谷中的轻雾;掩映着一层层翻腾般的山峦;掩映着一层层的叠翠茶园,仿佛是上苍按排着一个天地与人情的自然和谐。

太阳悄悄地钻了出来,照亮了郎当岭,照亮了每一层茶树;也照亮了琅珰路,也照亮了每一块路石。这路本来是货郎用一层层鞋印铺出来的,后来是货郎用赚来的钱捐石铺出来的,一层又一层的脚印一直铺成现在的样子。如今,琅珰路铺上了我们的脚印,挑担换成了背包,挑担的叮铃声换成了水壶的咣珰声和手杖的点石声,为十里琅珰增添了新的意义,勾起新的畅想……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