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城恋思

17-12-30

Permalink 01:26:43, 分类: 情感世界

申城恋思

日下西楼,潮起潮落,鸟之将死,其鸣亦衰。如果一个人生命尚存,指日数百;如果被问起:“在上海,最值得你留恋的是什么”;如果是我,则被激起心中层层逐浪。

人对我说, “17岁那年来上海“学生意”,虽然是洋式公司,没有中式学徒的那样苦楚,但在进入‘国际饭店’坐电梯还要被人拒绝,距今已70多年了。。。”我由此推算,那是中国抗战后期的年代,那时的上海已经成埠,是远东的大都市。十里洋场四马路,跑马厅,大世界, 以及外滩,勾画出一个夜夜喧嚣的花花世界。

思绪至此,答案好象显现出来了。十里洋场四马路早就物已非物人已非人,跑马厅早已变成了公园,大世界尚存一个空躯,唯有外滩,风格炯异的建筑风采依旧。当我偷闲于外滩时,浮起一个心愿:一找这外滩的百岁建筑。

携着相机,顶着初冬的寒风,自白渡桥至金陵东路3华里,我一共发现了九大建筑:上海总会(1910年建成,英国古典主义风格建筑)、电报大楼(1908年建成欧洲文艺复兴风格建筑)、旗昌洋行大楼(1901年建成,新古典主义风格建筑)、华俄道胜银行大楼(1903年建成,属于文艺复兴风格)、汇中饭店大楼(1908年建成,文艺复兴样式的风格建筑)、英国驻沪总领事馆(1873年建成,“东印度”式样建筑)、大北电报公司(1907年建成,法国晚期文艺复兴式建筑)、中国通商银行(1897年建成,哥特复兴式建筑)、太古洋行(1906年建成,外廊式建筑,具有折中主义风格)。

看看这些建筑,总要联系起“凝重、呆沉”的字眼,但想想它阅经了上海滩这百年的时光,这字眼就变成了“庄重、沉稳”。其间一根根梁柱的构筑,一块块砖石的相济,无不彰显出力量和艺术结合的风范。时过百年,建筑的设计者不在了,制造者不在了,建筑的业主连同喧华、金迷也不在了。铅华洗尽,留下的是人类才智与艺术的结晶。

太古洋行大楼是我最后在街尾发现的,为清水红砖的小红楼——外墙清一色红砖勾缝,绿、黄双色古铜大门,二层以上宽敞通透的连廊东向黄浦江,平顶带女儿墙。我看不明白它的“折中主义风格”,但“砖木结构清水墙”颇为人们所熟知,现代建筑中无处不有它的影子,其魅力百年不败。或许“折中”就是因为它当初吸收了中国“清水墙”的特色,所不同的是“青砖”改成了“红砖”。红砖虽说在抗风化、耐水化方面不如青砖,但是它比青砖更能批量化生产,社会效益好,所以百多年来,青砖几乎完全被它所替代。而眼前的百岁红砖,更加彰显其生命力。

放眼望去,这3华里的建筑群,外墙用的都是石材,唯有“太古大楼”是红砖,故得以一种傲视群雄的感觉。然而,除了年岁,我真不知以什么眼光去评判它们,哪个更具魅力?斗转星移,如果我能再生存一百年多好呀,可以见证这上海外滩,可以见证这群雄建筑的魅力的延伸。凝眸这外滩,凝眸这浦江两岸,一样的群落一样的万国风格,却展示出不一样的对外开放背景,真好想看到一百年以年后这两岸风采的辉映。

如果,如果真有来生,我选择小鸟,飞翔在这西东两岸。天天遥看着东楼西櫊的日上日下 ,浦江归海的潮起潮落;天天守望着这群落的一砖一瓦。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