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梅正正月

18-03-01

Permalink 01:18:04, 分类: , 情感世界

红梅正正月

每当春节前后,迎春花吐黄的时节,我往往会不自禁地想起我家那株红梅来,因为它会紧随着沁芳而来。这是一株“朱砂梅”,深红色,重瓣,行话“花梅”,花蕾较大,在细枝上含苞绽红更显“花满枝头”的绚丽。它被喻为梅花的代表,如果把它成亩成顷联植,将是一片花海。但是,自古以来大片种植的都是单瓣的“果梅”,多为粉红色,一般意义上的红梅,就是它了。盛花时期花海茫茫,令人入迷。桃、李也有花海,但人们最爱的是“梅”,而“梅山”“梅海”“梅园”便是最负盛名的了。

我去过多次梅园,在无锡连续四年的梅花季节,仅一次欣赏到了盛花景色。那是一个温暖而晴朗的春节假期,梅花也籍此“花满枝头”了。园里到处都有梅花,依山傍水地开着,掩映重叠、争芬斗艳。有的是百多株花树连成一片,有的是数株花树在路旁水边悄然独放。有的梅树较高,很孤独,偶尔飘落的花瓣掬着一丝心酸;更多的是与人齐高的,在花苞初吐生命的微芬时,你能体验到沁人花香的弥漫。当信步在梅花红晕之中,远远看去,好像粉色的花云遮盖了天边;居高俯看时,一片片粉海在阳光下溢彩流光,而你正凌架着骀荡的东风,洋洋得意。 仔细观察发现,那些较高的梅树,都是重瓣品种的,有红颜淡妆的宫粉梅,浓艳如墨的墨梅,胭脂滴滴的朱砂梅。由于不能结果,人们放任它们长高,且分散植之,显现兀然俏立。每当花盛之时,密匝的梅瓣仿佛把树枝染上了色彩。所以个人养梅多数选择了它们。

我喜爱梅花,也不例外选种了重瓣梅。这偏偏惹上了好事者,说是因为喜欢某个名中有“梅”字的姑娘。其实是受了中国“梅文化”的影响,其中好象最有影响力的是《红岩》主题曲《红梅赞》。现在想来,艺术感染力对于年轻人来说尤为巨大。

更为“巨大”的是我,竟以“梅花欢喜漫天雪”的经典来养梅。好多好多年以前,我选到了梅苗,植于盆中,放在历经风吹霜打的地方,还年年盼望着来点雪天。然而年年盼花岁岁不开,花盆由小盆、中盆换成了大盆,期望却由“大”变成了“渺茫”,最终将它种在了花坛里,“我再也不管它了”,不经意中,它却星星点点地逐年吐蕊起来,或是在捉弄我。

随着网络的发展,信息资源丰富了,对于梅花的了解也就多了起来。原来它也是阳性树种,喜阳光充足,通风良好,气候温暖;也同样喜好肥沃松软的土壤,抗争“贫寒”的代价便是失去扬花风彩。当把它从盆中移到了花坛,正是接近了自然状态而增强其抗逆性。它的适花温度在连续的10摄氏度以上,稍高于腊梅,正好是冬末春初的农历正月时节,谓之春梅。这冬春之交,时遇“春雪”,会有踏雪访梅的妙机。

梅花可以在阴冷环境下蕴藏生机,在扬花时节突遇冰霜能“蓄而不发”,不至凋零。墨客据此赋予崇高的人品:不畏寒苦,坚轫不屈,洁身清傲。自古以来人们咏梅总忘不了腊梅的沁香、春梅的雅丽,从而使得诸多爱梅者“腊春”不分。咏者超凡,爱梅者却无知于自然,难以领会梅花之******。更有甚者以梅咏来养梅,以致酿成多多的遗憾。

那年冬春,忽热忽冷的时节仿佛多了一些,我家梅枝上的花蕾自绽开红晕到吐出花蕊历时近月,较往年长出了许多,好象是要把失去风采追回来。微风徐来,梅枝披着红晕在熙阳下轻轻摇曳,宛若如无声的泣诉:“梅生”犹同着“人生”,本是发华的时光却在人的迷茫中苦等,悲催,N多年的代价。面对着这和熙、绚丽、芬芳,我只能以快门声应答:活在当下。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