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古韵

18-03-15

Permalink 05:25:14, 分类: 户外游记

阳春古韵

对于江南小镇,我好熟悉。窄窄的石板小路,木质的小楼街道,高高的石拱桥,清澈的小河湾,处处予人一种清闲和安逸,连呼吸的空气都显出一份恬静。然而,小镇也有熙熙攘攘、喧闹热烈的 ,余杭塘栖镇即在其中。

这里已经是京杭大运河的末端了,河面却是好宽,把小镇分成了北南两个部分,人群主要集中在了北边。这大概是因为那里有一条 “好吃” 的街道,什么法根糕饼,粢毛肉圆,细沙羊尾,糖色藕粉,直叫人口水欲滴。这街道的一头直接连通着石拱古桥,有“朱一堂”、“神农遗风”两匾”镇守“两侧,后面一排溜的是廊檐下的酒旗晃子,什么”五花大肉粽“、“东风园”、“梅园蜜饯”、“百年汇昌”,应有尽有;酒旗下面是密密匝匝的人头,都挂上了一张大嘴。我想这百多米的街道,如果是放在哪个城市中的广场进行营销,又能兴旺得了几天呢?而此处经久不衰,或有什么灵气所在。

其实塘栖镇究竟或大或小,我毫不知情,之所以说它小镇,是因为那古镇区。只要站在了那个石桥的高点,西东北南便皆于一望之中。

这拱桥有通济桥、碧天桥、广济桥几个名字,当地人称它为长桥。拱桥是我古代桥梁建筑的杰作,其最出彩的部份便是拱券。长桥有大小跨度七个孔,是六米多宽的拱券,由长度相齐而宽度不一的石条并列砌置,其主拱有九节,每节之间都有横向石条相济,石块间构筑严丝合缝,显得稳重而坚固。而且构筑桥拱的每一块石料都按其位置被凿出相应的圆弧,使得每一个拱券弧线都是那么的自然、秀丽,宛若卧波的长虹。此桥历经数百年风雨,风彩依旧,是运河上如今唯一保存完好的七孔石拱古桥,实乃弥足珍贵。

大凡江南古镇都有石拱桥,也就必有石驳岸,两者的存在相互依附,恰如好花与绿叶。石驳岸也同样显见了古代人工的知慧与美,桥拱是利于过船,驳岸则垂直于深水而利于泊船。小镇的一部份驳岸上面搭有江南特有的廊房,重船靠在岸边就象马车停在了路边,货物可以直接甩摊岸上,再从容进(出)仓,不受雨天影响,而岸边照样走人,遮阳挡雨的还受人喜爱;另有的驳岸边则象街道一样的平台,还配有露天码头,供人设摊堆货。

现时的小镇两岸,不但保留了石驳岸的旧时风貌,而且岸上的建筑都保留了古色。那些廊房仓库已改成了饱有古香的菜馆;而那些古建里的商铺还象旧时的模样,连店面的门板都是旧时的 “排门板” ;沿河商铺柜台都是传统式的,好多商品勾起人的恋旧情怀,甚至还有竹制的热水瓶壳。这里的用,食,行,构、建筑,无不彰显出深厚的人文积淀,与栖溪讲舍碑、太史第弄、水南庙等悠悠古风,好象在冥冥之中给人一种******。站在了广济桥,远望两岸结彩的灯笼,我仿佛看到了古时小镇富甲一方的繁荣。

塘栖历史悠久,而超山历史更为久远。超山并不巍峨,最高的超峰才260多米。然,在一片平原上,秀峰突兀而出,好似有神力超然拔起,故名超山超峰,“眼中一片水乡烟,更缀青田万点”。当听说超山里住着唐梅和宋梅两位神仙,我心早就飞到超山去了。

超山与塘栖仅十多分钟的车程。当下是中午时分,昨天还是个阴冷天气,今天却来个艳阳高照,把气温升到了25度,听说明天3月5日还将暴跌18度,苍天很是给力,专为我开出了一天的阳春呀。

超山景区分为东园、北园和登山区域,而大明堂则是主打的景点。梅花本不畏寒,随着气温的积升,已经大片地从蓓蕾中脱颖。东园以白梅为主,单瓣,呈以梅林栽种,它兼有了产业梅和观赏梅效应。北园是后建的,梅树都按景点栽种,或是小片成林,或是沿径成排,或是临水独株,******成趣。梅品都重瓣的,以红、粉为主。

大明堂在超山北麓,是报慈寺的遗迹,也是游客的登山门户,更是赏梅佳地。唐梅和宋梅两位神仙就住在这里。我首先找到的是唐梅,在堂院深处的一个石坛。一株盛开着的白梅,老气横秋,颇有虬劲,粗犷的树杆上长着细枝,好有些枯枝发新芽的味道。但是其模样虽古,却根本没有唐代千年之岁的感觉。资料告诉我:说其唐代所栽,根本无案可稽,倒是后人为是为了纪念宋代义士唐珏而命名的较为可信。唐梅之唐,倒是个不经意间泛起的文化沉积,好比古乐的余音,绕梁之中散发着韵味。

宋梅是我折回时在大明堂前找到的,对面还有个宋梅亭。梅树其身已半枯,中空,呈半片树皮状,苔蟠其身,恰似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但还是蓓蕾萌发,开出白和红两种花色。老干新花,令人不胜感慨。人们赞叹之余告诉我说,这原来的梅树已经枯死,现在所看到的是园林技术人员利用基因嫁接出来的新树,所以才有了这一梅二花。宋梅之宋,则有人们怀古之中溶进了的现代科学。

超山梅花有1000多年的种植史,按说有唐宋这样的古梅也在情理之中,所以与之合影的游客络绎不绝。但,与其说是人们信它是千年古梅还不如说是希望它是千年古梅。但,这里梅树历史是真实的,古迹也是真实的,而唐梅宋梅则是一种情怀,一种魅力的体现。它就象那小镇翻旧如旧的古建,整修一新的长桥,都是人们怀旧怀古的情结,是对古老传说的传承,也是超山的灵气所在。

当我走完东园北园,时间所剩不多,还有园南部份没能光顾,颇有点心绪。远远地看着还有好些梅品待放,还有好多春蕾待发,我真切地希望2018的春天赶快到来,公平地给一次春华的机会,梅、桃、樱、杏、李,个个有份。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