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衣裳

18-03-25

Permalink 05:28:49, 分类: 户外游记

春天的衣裳

剪一段冬暖化作春光缓缓流淌,剪一段山水溶入生命轻轻荡漾,把那时光流水弹起微微的声响,让那梅花添作一件春天的衣裳。

虽然是气象定义上的春天还没到来,但这里的春意已经浓味起来了。随着冬暖之日的频频出现,那树木,知名的不知名的、落叶的不落叶的芽尖渐渐地发华了,绿的、红的、黄的什么都有,过分一点的甚至整个芽苞泛出了嫩黄,在阳光下卖萌,宛若待放的蜡梅;而野茶树,则不迫不及待地把小白花放了出来,还有的花辨带粉的品种,好象要与梅花一争芳容。哦,春天的序曲,杭州更比我们常熟早先奏响。

有诗曰:春江水暖鸭先知,而我说:山色春回驴先晓。驴友寻山访春的脚步早就响起在了杭州,而佐佑户外也不甘例外,踏上了访梅之路,目标锁定在西湖之西的灵峰。

大巴停在了团队的第一个结点西穆坞水库,下一秒将是一段十多公里山路的开始,有七个山头在等着我们,累计爬升将近六百米,是一个不寻长之路。但,是驴总要倔,这四十多号的,大都选择了在此起点,大有要把这青山溶化在生命里的气慨。

当一番豪情过后,立马体验到了外貌清丽的山岭的峥嵘。陡坡一个连着一个,喘息一波接着一波;热了渴了,山上的“西北风”就是解困之方;累了乏了,山顶的可餐秀色就是精神食粮。就是这样五个小时的跋涉,队友们才换来领队一句:“沿着这条小道,下去就到植物园了”。

当隐隐地闻到那淡淡的梅香,不经意地忘记了我所有的疲惫。

这植物园与产业梅林不同,注重观赏。梅林中镶种着其他树种,盘蜒着曲折的小径和小块空间;整个梅树群落被不同品种的梅花分作红、粉、白、绿的色块,宛如衣装的配饰,阳光下愈加绚丽。我真想飞向空中,一瞰这梅园的回春的盛装。

时之下午,正是游人悠闲自得的时候。一处深色粉梅下,两个红衣美少女正享受着穿林的斜阳,尽情地把头伸进梅花丛,不停地用手机对着自已调焦,好久好久。千娇百媚总嫌不够,谁也不知道她们是在与梅花争芳还是在相互斗艳。我真不敢去打扰她们的争春,还是到那边看一个热闹好了。

这是一个安静的热闹,两棵梅树前围着半圈人 。这梅树,虬劲挺拔,树冠枝花丰硕,显示着刚强与柔美的揉和。一株是红色的,一株是白梅,其中红梅比白梅花瓣更重,花蕊更硕。阳光洒落在了梅花树上,好象使白梅更显洁白。同时阳光也透漏在了梅下一男两女的身上。

我本以为这三人是拍什么平面广告的,却原来是纯粹的赏梅秀。观众自觉地围成半个圈子,以免污染了镜头,而摄影师则是清一色的游客。当我上前时刚好看到了一幕:壮小伙屈膝反弓在瑜伽垫上,双手后向撑地,保持了身体仰面平行于地面;一个身穿白背心的女子双手撑住男子膝盖,慢慢地将身体反弓在空中,一腿向后尽力伸展,一腿弯曲与之形成一个三角,抬头挺胸,极尽展示了女性的美魅。整个情境,尽显出男子的刚毅和女子的柔美,仿佛是虬劲枝杆上开出的洁白的春花,是梅花?是女人花?

如果说植物园的地栽梅展示了它的园艺,那么盆栽梅就是它的艺术升华;如果园艺是亮丽的衣裳,那么盆艺就是亮装的华饰。

园内劈有一隅盆景园,里边置有很多盆梅,都是高境界的梅桩类。式样有好多,主杆式、偏正式、半劈式、枯峰式等等,其中最吸引我的是一盆悬崖式的。它,看似好简单:在一个老梅树桩上向下斜长出一个新支来,再从它斜向萌发出花枝,然后再开花成景。但是它体现了一种意境,仿佛是一株梅花生长在悬崖中间,当它向上生长时受阻于岩石,只有向下斜着长出,等长至能见天日时再斜着向上生长,然后在空中扬花沁芳,以显高洁。“小中见大”的艺术效果在这个盆景中发挥尽至。

梅花本具坚韧不拔、凌寒傲骨的高贵品质,而悬崖式的形象更添显出了它百折不挠、顽强不息的精神,所以更是着人喜爱。

正当我忘情地品着这梅园里的春光气息,讨厌的集结号响了。我真是不忍离开,但只无奈之留下了期盼:待到樱花桃花烂漫时,等到春天再添盛装时 ,我再来,再来灵山,再来杭州沫浴春光。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