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

18-04-02

Permalink 00:54:23, 分类: 户外游记

穿越

点燃一柱香,供一供 “悟了” 亭,问一问:青山里来青山里去不知苦乐;绿水中现绿水中隐别问东西。其结果是:我没悟了什么,仅以为,不管怎么来怎么现,唯有两个字:同道。静静地,我心中只诉求着三个字:别下雨。究其原故:出行在了徽杭古道上,我们都喜欢领队晴天妹纸,不喜欢阴天雨婆。

也不知是不是“悟了”,不问西东,不计乐苦,来者只求与古人一次同道,以体验徽商用双脚步量天下的心历。咱佐佑三十多个来者,也不知算不算是一次时光的穿越。

徽杭古道,顾名思义,就是连接徽杭两州的通道。自皖南绩溪县临溪镇湖里村起,经仁里,到伏岭镇的湖村,经江南村的“江南第一关”,到浙西临安市马啸乡止,全长75公里;自唐代开始,已历经1000多年历史,是中国继"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之后的第三条著名商道。而我团队选取的是从绩溪伏岭鱼川村起步,越雪堂岭、过蓝天凹,经永来村,进入临安马啸浙川村,全程约15公里,是保存最为完好的精华地段,也是自徽穿杭的经典。

江南第一关又名瑶瑶岩,是徽杭古道的重要关隘,海拔424米,我们从起点到此已爬升了130多米,初步领略了呼吸伴随着盘山石阶小道的徙步魅力,有的小伙伴已经脱剩了短袖。资料告诉我,这里有1400多级台阶,保存完好,是由长约2米的花岗石板铺就,或直接在山石上凿刻而成。一边是壁立千仞、危崖耸立,一边是悬崖深宕、怪石嶙峋,人们行走其上,既是感受当年徽商饱经风霜的艰辛,又是感受当时工匠开凿山道的危难。

关隘由花岗石条搭砌而成,门楣西刻“江南第一关”,东刻“徽杭锁钥”。与其说它是镇守一方的要隘,倒不如说它是一种文化的沉积。而在我看来,它还是个幽幽山谷的应景。

来到关隘,首先被关注的是山谷对面一个大裸岩,形若战神,头戴甲,身披袍,手执剑,腰间还挂有官印。当地百姓称之为镇守“江南第一关”的石将军。山谷两边,山势曾峻,高峰巨岩,犬牙交峙;山谷中隔涧壑,一川乱石如流,涧水潆回跌宕,声若塘潮。可以想象,丰水时节,山洪汇入,涓涓细流顿成急湍,如同脱缰烈驹,奔涌跃关。如此气势唯有偌大将军,镇关水陆两道,才能保境安民于一方,所以当地百姓奉它为太阳菩萨。

入关后,仍是盘旋在陡壁之间,但石径显得稍有缓势,所以人们更易关注起古道两边的境地。与跌宕潆回的涧壑相比,两边山体倒是散发着静静的韵致。由于两边裸岩较多,还有好多落叶树种,山体植被好象很单簿,但是色彩却绝不单调。山间深绿与褐色之中,不时地显示出白色、黄色、红色的倩影,远远地一片“层林尽染”;地面层层叠叠,落叶中浓绿的山草带着渐变的枯色,好象在等待地面洒下一片金黄。

一路上,最多的是黄黄的和粉红的色彩,有人问起这红色的是什么花?“桃花”,我没加思索。但是,这里的桃花为何如此淡薄,如此轻盈?成了我的心结,而且一直带到了下雪堂营地。

第二天,总算来了个零距离的机会。早晨出发不久,看到一株红粉斜亭在水潭边,枝桠向前面铺展开来,如同为溪流撑起了一把粉色华盖,点缀着水陆两道的风景。整个树冠呈现簿片状,好象杨式盆景的“祥云”技法;红粉稀疏成一大片,微风中宛若翩翩的玉粉蝴蝶;一会又似群蝶簇拥,而咱团队那些粉丛中赏花的妹纸,倒成了招蝶的女人花。

似蝶非蝶,我要拍个特写,看看到底是什么花。桃花形色艳丽,枝杆粗犷,而它枝条细软,形色素淡;樱花花形丰硕,花瓣较为厚实,而它花形简约,花瓣显得轻妙。这山野之花似桃又象樱,但非樱又非桃,所以,我就算它是野樱桃花吧。随后在蓝天凹的农家小商那里得到了证实。就此,我可以为自己的小聪明点赞了。

这里是我们出行的制高点。今这没太阳,天色有点灰白,嵌在了两座山峰形成的 “凹” 字型里,蓝天凹的本色却照样显露出来。随着一步一步的攀升,“凹”字里的景色便一层一层地展示出来,当人们登上1050 米海拔时,眼前豁然开朗,所有的饥渴困乏全都抛下了山崖。这里也是古道最为开阔的地方,远处丛峦叠嶂,古道绵延,空山静谷;极目四眺,皖山浙水尽收眼底;四周群山如画,红、橙、白、绿、黄,染尽了五彩斑斓;而脚下则是一片草枯秋黄。

然而,我们是出行在三月的最后一周。这江南春天的开始,一般是在三月二十五日前后,而我团队正好是从二十四走到了二十五日,正好是从秋色穿越到了春光,是冬寒肃杀过的秋色。当下,山谷中,古道边,我没看到梅花,但是有红粉的野樱桃开了;有白色的马醉木、茶树花开了,有黄色的木姜子、蜡瓣花开了;也有橙色、绿色的叶芽正在等待着萌发;还有好多的草本野花也在酝酿着发华。一个万紫千红的春天的脚步正走近身旁,我们赶上好时节。

小伙伴们好象是醉了,恋在这里不忍离去,就差在地上打驴滚了。但是,下去不远就是那个“悟了”亭了,是该坐在那里面定个神来。

其实,那亭只是个大棚子,是哪个好心人设立的供水点,盛夏给人一份清凉;寒冬送人一捧温暖,不为钱财,只为人们看一看一头贴出的对联,其横批是:悟了。

看了,我心绪骤起,好想起笔落墨联上一对。上联是:悄然来到了世间哪管得夏冬炎凉,下联是: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横批是:穿越。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