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浪

18-04-06

Permalink 03:59:54, 分类: 户外游记

踏浪

冬之将去,春之将临,咱们苏州海虞有点乱:腊梅未落春梅开,樱花未笑桃先绽。然而杭州上虞好象没有乱,三月将末之时,东风已悄悄地响起。

大地好象刚睡醒的样子,山,开始朗润起来了;路,好象是软绵绵的。走道边不时地开放着不知名的野花,泛绿丛中竖立起一串串小喇叭,白色中带着一点紫蓝;山石间匍匐着不知名的藤蔓,嫩绿的枝叶中开放着藐似野蔷薇的花,白瓣中吐着淡淡的绿蕊;山坡上,高的矮的树木也要凑凑热闹,把新艳的,红的黄的叶芽放出来冒充朵朵的繁花……一切的一切,好象要宣示这里已是山花烂漫。

这里春风已渡,这里是上虞覆卮山,是岭南农家东澄古村,消息灵通的驴友纷至沓来,都把进山道路堵了起来。

人说,是爱山花才到山上来。其实这覆卮山不但有丰茂的野山花,还有千年梯田的油菜花。当下正是盛开的时候,空气里正浸润着这黄黄的芬芳。村道边,放眼望去,千亩灿烂,金黄色镶嵌在层层翠绿的山间,绚丽、平和、安静,好一派清远深美的画景。一条溪涧穿过拾级而上的梯田依山而下,流水溅溅,撞击着山石,奏起春天的鸣曲,幽远中凭添出几分情趣。微风徐来,黄朵摇曳,梯田里便泛起一层层的波浪,推起了驴友的心潮。驴友们好象是驾起了扁舟,在轻轻的春浪里荡漾。

人说,是爱浪花才到海边来。然而,这覆卮山也有浪花,而且还是万年的浪花。

覆卮山地质资源丰富,不但有火山熔岩冷却形成的节理岩,还有四纪冰川遗留的石块堆垒。奇巧的是,这怪石群都是以带状分布,最长的有上千米,最宽的才五十来米;这一堆高过一堆的垒石宛若通天河里的惊涛骇浪,故而民间称之为“石河”、“石浪”。

这 “石河” 两边都有小路,但,是驴总不愿意走平常路,在前后两不见头的驴群中,几乎没有不在 “石浪” 里攀爬的,不同的团队,好象是约好了的。这黑黝黝的石块经过了冰川期的冲刷,棱角已很圆润,但本因光滑的表面却经万年的风化而变得非常粗糙。貌似将坠翻滚的大石小块,却相济得非常稳固,正合驴友们的傻嗨。

这“石河”里的石块体形差异很大,一块块的大石头就是一个个的“浪尖”,小块的在下边就是个“浪底” 。好多石头表面已被踩得发白,正当我们的手脚艺术般地寻找攀爬路径的时候,只见那些高手正从一个“浪尖”跃上一个“浪尖”,那身手,我正不知该说他们是 “身轻如燕还是如猴” ,更叫人郁闷的是,其中居然还有女孩子。看着他们踏破了一个个高点,居高临下地抖瑟摆酷,我心里在想:怎么不累趴你们。

我是拉紧了身上的每一根筋骨踏入“石浪”的,每走一步都是在估摸适合自已跨度的“浪尖”。“帆心,这里太高“,队友说:“要小心,不好爬。“我心里正憋着一股劲,偏要犯倔。等我手脚并用地上去后才发现,那是个囧境,周围的 “ 浪尖 ” 都不是轻易能上的,而深深的 “浪底” 却都是大大的石缝,好象是正等着我把脚嵌进去。正当我寻找出路时,却有一个惊人的“发现”。

这是一块不大的石头,算是一个“小浪”,顶部有一个凹窝,形若家用的菜碗,其内部光洁程度远远超过了石头本身,而且窝内还积有雨水,说明这“碗”还没开裂。这明显是水滴石穿效应造成的。但是,周围视线内没巨石悬崖来引流冲石,唯一的可能就是,在这里,冰川裂缝中有一股水柱连续不断地冲刷着这块石头的这个点位,在冰川溶化的漫长岁月中冲成了这个凹窝。天哟,想不到我找到了这冰川遗址的证据,高兴之情真是无以言表。

我正想着,听到领队在召唤:“ 佐佑户外的队友,向我这边走 ”。我知道这是讨厌的集结号,哎,这不还有一百多米没走完么?还没来得及高兴呢,不过我还是感到今天的出行,数我收获最大。赶紧按下快门,我要把这“碗”带回家。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