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春韵

18-04-10

Permalink 05:02:32, 分类: 户外游记

古镇春韵

等着,盼着,春天的脚步来了,忽远忽近的,让人捉摸不透,一不小心就要被踩上一脚。然而万物苍生却不失时机地从睡梦中欣欣然张开了眼。

这里,小草早早地钻了出来,园子里,道路旁,田埂岸边,放眼一望,到处都是。嫩嫩的,绿绿的,争着卖萌,过份一点的却被人割去了一茬。 春花则是赶趟似的争相吐艳,红红的,粉粉的,白里透着红红里泛着白的,想要和绿叶一争春光。红的绿的挤在了一起,有的是新绿丛中点缀着红粉;有的则是红晕群中点缀着绿云。黄色的则是泛泛而艳地在田野里,放眼望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金黄色?嫩黄色或是鹅黄色?反正是黄色的海洋。东风徐来,轻轻摇曳着的菜花杆与翩翩的蝴蝶缠动起来,把每一朵黄蕊的芬芳浸润在每一缕空气之中。

这里,是吴江同里,是仲春之际的千年古镇,是经典的江南水乡。

我看过介绍,同里被五个湖泊环抱,33公顷的面积被河网分割成七个小岛,从而形成了镇内家家临水,户户通舟的特色。而江南的农耕社会仍然以陆地为主,所以有了49座小桥,联系起了这些小岛,河岸的景象也就丰富了起来。

这里的河岸大都是以花岗石条驳起来的,齐整划一,坚固异常。有的地段以此为基,筑屋行商;也有的以此作平台之用;更有或紧或疏的树木,那碧玉妆成的柳丝随风飘逸,如同浣纱少女的秀发。河岸是依自然河流的主航道而驳,看似小小的河道,直上直下地却很深,利于重载船舶靠岸装卸,真是十里水岸十里码头。荡舟于小河,宛若信步于市井之中,这小桥、流水、船家,不由人想起了西方世界的威尼斯,真不知道是谁传授于谁的呢?我想应当是各施各法,各有各的造诣,异曲同之妙。

河岸的繁荣自然离不开小桥,那清一色的石材,与石岸天衣无缝。石桥有平桥和拱桥,后者好象更具有古色。那方方正正的磊石结构在河面上方拱成了圆弧体;桥洞内壁构造细致紧密,勾缝仿佛可以不渗雨水。透过拱桥桥洞,绿岸、流水、人家,一切好象收纳到了这个洞天之中。桥面依拱构成了斜坡,材料自重压实了桥体,至使整个桥体在刚硬中尽显柔美,巧妙中又显坚固。同里最古老的已经历了700多年的风雨,风彩依旧。

同里七七四十九桥,代表之作则是横跨三河联结六路的三连桥。这里本是河流的三叉口,是陆路最不便利的地方,是这三桥将此变成了商贸生活中心。仅凭名字就可明了这里人们对桥是喜爱:太平桥、吉利桥、长庆桥。在同里,人逢喜事,新人嫁娶,开春祈福,都要在此走上一遍,叫做”走三桥“,沿街居民纷纷出户观望,上前道喜祝贺。这种淳朴善意的民风把春意伸延了三个季节;这种普天同庆的动人景象是同里一道亮丽的风景,也是千百年来所沉积的非物质文明。

如果说,同里的民风习俗有一份珍贵的遗产,那么同里的小桥则是一本耐读的书。或许今天不是个日子,我在三桥边等了半天也没看到同里人过来”走三桥“,本想自已也来加入这道风景。倒是众多游客都来了翻阅这本耐读的书。他们不但有从陆上来的,还有走水道的呢。伴随着阵阵划水声,一条乌篷船由远而近,那美丽船娘的摇橹声和着层层浪花,犹如牧童水牛背上的短笛在吹响。

那乌篷船随着源源流水,承载着两岸盛景,带着我那颗心神渐渐远去,一直消失在春光里。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