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佳人有个约

18-04-23

Permalink 04:10:11, 分类: 户外游记

我与佳人有个约

带走一张船票,让它藏在我的心间,留下一念牵挂,让它停泊在山那边,时光的船,已经载上了春的容颜,几番梦萦后再寻找,佳人那张笑脸。

记得还是去年的秋天刚过,我随佐佑团队去了趟余杭,寻山访仙。和小伙伴们一起钻茂密的翠林;一起淌潺潺的溪流;一起听林间山鸟的鸣叫。和小伙伴们一起领略大山草甸子的风光;一起憧憬白雪皑皑下的山林草甸,春光沫浴下的大山。我说:“等到柳丝,泛绿飘絮的时候,我再来”。算是对佳人作了个诺约。

盼着,盼着,一个冬季过去了,半个春天过去了。这里,四月的天空是湛蓝的,春风吹来,不再有凌冽的感觉,空气中,那一缕一团的,拂面扰丝,却不觉恼人,那是佳人的纤手在邀人,极尽了温馨。春雨过后,竹林便热闹了起来,春笋不顾章法地从地底下钻出来,空地上,山路边,到处都是,有的甚至钻在了石缝里。春天的太阳更是暖人,洒在竹林里留下一道道光束,给人一种沫浴的感觉。

大山里的竹林是幽静的,偶尔的鸟语使之更为显现。然而小伴们非要打破这里的宁静,大喊大叫地,似狼叫,似鬼叫?尖厉的声音传得很远,仿佛是在一方静水中砸进了一块石头,惊破了幽深中的静谧,又好象是在宣告:“鸬–鸟–山,我来了——”

在这里的竹林中,其他植物开始渐渐地多起来了,标志着我们已经开始进入鸬鸟山的第二高度层次—杉木混合林了。这里应当是最为丰富的一个层次,各种植物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与翠竹一争春光。不管是落叶的还是常青的,都已换上了春装;好多春花在绿色丛中或隐或现地开放着,野蔷薇却不时地伸出带勾的枝条,拉住人们的衣裳,邀人多看它一眼那吐着黄蕊的白花;紫藤花又是另予不无高调地拉风,暮然间出现在人们面前,好象在问:“女儿美不美,美不美?”

紫藤,它是藤本植物,一般不为独立成株,所以去年走过路过的我,没有经意它的存在。而今它以一棵棵大树的形态,把大串大串的青紫色挂满了树冠,阳光下,淡淡地发亮,看着好象让人闻到了缕缕的清香。这样的感觉不免有点让人陶醉,好象忘了我是为杜鹃而来的。

鸬鸟山的杜鹃花都生长在高海拔地区,也就是在于第四高度层次—高山草甸。当从第三高度层次的矮灌木丛走不多会儿,拐个弯我们就能看到它了。然而第一眼望去,好象有点失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一片红云。或许是被人干扰太多的原故,杜鹃花开得并不齐整。那些早开的,已经换上了绿装,在原来冬季的小小 “米叶芽” 中焕发出茶树般的嫩叶,化虬株老态为清纯美少;那些正当时的,熊熊似火地盛开着,仿佛要把山岗点燃;还有正待发华的,丰满的花蕾鲜红鲜红的,宛若少女的脸颊,害羞地在春风中轻轻颤摇。

这里,已是鸬鸟山819 米次峰,植被中长得最高的就是这个杜鹃花。这里,嫩绿的,鲜红的,交替相映着丽姿;这里,片片的红晕,点点的红朵,把山岗妆扮得丰富多彩。本来由于没有看到映红的山峦有点失望,但是,这个 “鸬鸟” 还是给出山的春意。这杜鹃一片血红固然壮观,而这参差缤纷自然也另有奇妙。

鸬鸟山主峰869 米,在次峰上看不出它的巍峨,但也显得十分清秀。整个主峰很少裸岩,大都被草甸覆盖着。放眼凝眸,一片绿色中,不时地显现出鲜艳的杜鹃花。其花色好象要丰富一些,有鲜红色的,也有暗一点的,还有的是粉紫色的。好象是上苍特别佑顾主峰,为它妆得特别漂亮,而且还是那么的含蓄。

主峰并不孤单,极目四周,那峰峦叠翠,青山迤逦,无不在为之的美而辅佐;主峰下,那绿绿的山岗,悠悠的山林,深深的幽谷,以致丛丛青紫色的紫藤花,无不彰显出自然和野趣中的那一份优雅。

我到此一游,却已想不起所约的佳人究竟是花中西施还是野山鸬鸟?正当纠结的我,却听到了不想听到的:“佐佑的伙伴们,10分钟以后集合,别忘了把垃圾带走”。我心中不舍,却还是按领队所做,准备集合,收带了自己的垃圾。我真切希望所有来此的驴友也都这么做,尽可能地不去打扰那梦中佳人的那份平静、安宁。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