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转路回小九尖

18-05-07

Permalink 02:09:12, 分类: 户外游记

山转路回小九尖

长江在这里好象被弯了个结,旖旎带水,明媚袅娜,极尽了江南的柔韧美丽,却偏偏有一个强悍的名字:镇江。

人说长江是条龙,那么,能镇得住龙的一定是富有灵气的山,而担当得起的,在我看来当数高骊山了。它位于句容边城镇,亦名句骊山,一般海拔在100—300米之间,主峰425.7 米,为镇江担当起了“最难攀爬的山峰”和“最值得攀爬的山峰”两大盛名,进而成了“驴的丰美草场”。

小的时候,我听大人们说,天上好多星星,地上好多山,天上掉下一颗星,地上就有了一座山。等长大了才知道,这是一个美丽的误导。其实山的形成至少可分为两类:火山喷岩和地壳变形。在我看来,这高骊山是地壳变形,断层错动褶皱形成的。整个大山,好象都是一块块岩石大角度地斜搁在大地上,一侧是光滑的原始岩体表面,一侧是棱角缤纷的断层面,以此形了一个个山峰,一道道山棱。那些最小的石块也都是一个个斜插在山体上,尖尖地等着我们去破头。

就是这样的山脉,由东北向西南蜿蜒连绵,长达10公里,共有13座山峰。佐佑户外选取了其中九个连延的山峰,6.2公里的行程,并取了个温婉的名字:“小九尖”。在出发地,拜见了韦岗战斗胜利纪念碑后,便开始了第一“尖”。这山体的构成复杂,有页岩、砂岩、灰岩等,倒也丰富了岩石之间的缝隙,丰富了山体的灌丛,也正是由于丰土层少而致山上少有大树。这一路上来,都是穿插在小树林里,有时还得弯腰钻过,有点象孩提时代的“游击”儿戏。

大概是得到了韦岗胜利的灵气,第一个山坡在轻松氛围中拿下,直到领队传话,要求收起登山杖,这才意识到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上完坡以后就是个山棱线,由两侧陡坡形成锐角,人好象是走在了刀刃上。幸好有丰茂的植被挡住了视线,也能挡住人体,否则一旦失足,后果不堪设想。山棱很窄,有的地方仅供一人通过,导致了多个“驴群”挤在一起,引发了长时间的等待。今天是四月的最后一天,预报有29度的高温,我们几个在太阳下直冒汗,虽有山风予以降暑,但失水更多。我有预感,备水不足,真没想到今这会遇到意料之外的因难,无奈中“发明”了将衬衣戴在了头上以保水。“困难”成了我的老师。

常说,路无所谓有与没有,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然而,在这里,能插足的就算是路,甚至能用手支撑而过的也算。一侧是比较光滑,路是在岩石的叠层间;一侧怪石林立,如同血盆大口中的尖牙,路是在块块山石之间。山路不但很陡,而且还没有一个平整的脚窝,几乎没有一步脚掌是完全着地的,脚力都难以发挥。到现在总算理解了领队 “手脚并用” 的含义。

这里的峰都好尖,下坡时人体的势能更大,为减少膝关节的负担,腿部与上肢就得格外用力,真是累上加累。前面就是主峰了,好想早点拿下。可是当上去之后,说是还在前面一个,等再上一个时,说是主峰已经在身后了。啊,真不知是谁在忽悠我,晕圈。不过,我倒也真觉得头疼起来,常识告诉我这是血液浓过高的缘故,但是,1000毫升的饮料和水已经耗尽,只能死扛着(事后统计这次活动我消耗了2500毫升)。幸好已是接近尾声了。

记得这一路走来,道上不时地出现瓶盖粗的麻绳系在树杆上,断断续续地陪伴着我们整个路程。其高度正好作为一般身材的扶手抓手,对于驴友既能借劲又能保安。初时我还以为是哪个驴群遗留下来的,随着路的延伸才发现:这么多的开支不是一个小小俱乐部能够承受的,必定是当地政府所为。相比常熟虞山上到处都是的隔离网,我心中真不是个味儿。

仑山水库越来越清楚了,那是终点的标志。走着,想着,咱们团队的一个帅小伙时不时地抓着绳子走过,背上的小女孩小队友正傻嗨着,我看着这贯串一路的绳子,那渐以远去的背影,我感觉真是好好。凝眸,摄入眼帘……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