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居居仙

18-06-22

Permalink 14:16:57, 分类: 户外游记

仙居居仙

杨梅就是那么的好吃。上周在苏州东山吃得牙齿倒掉,这次我又吃了个肚子发酸,不过地点是在浙江仙居,而且把端午吃粽子的事丢到了汩罗江。有人问起:“这里的杨梅比起东山的怎么样?” “清香甜美都差不多,只是这里的杨梅个儿大,” 我说:“一口下去,满嘴苞浆,味儿更足。”人说我痴迷了,但更离谱的却大有人在。

昨天我们在农家,杨梅吃得坐在山坡上发呆不说,每人还采了一框回来。第二天,又通过电话,让那户农家送来了50箱,共300斤,而我们团队包两名儿童才21 人。这还不算,在早上溜弯时又有人在买;中午还有人在买;在饭后准备回程时,还有人再从车上下去整箱整框地往上搬,弄得大巴上都是杨梅味。和我同住的一位台湾同胞更有意思:第一天晚上去人工湖溜弯,回来时带了两箱,第二天又在团队订了两箱,还觉得不够,又在就餐的农家要了两桶杨梅酒,好十几斤。看得我直傻眼。

我是看不明白,但是当地的明白,人们一定会说:这是杨梅仙子显灵了。“仙居”意思不就是居住着神仙么。

仙居县归属于台州市,位于浙江中部,离我们常熟约 6 个小时的车程,幸好是两天的行程,否则将是走马采杨梅了。我们早晨七点准时出发,到达时已过正午,第一件事就是吃饭,然而第一口吃的却是农家为我们准备的大紫杨梅,滋得我连饭都没心思。

饭后,我们直奔杨梅林,大巴还没停稳,好象已有杨梅漂香过来。美丽的农家娘子接待了我们,在交待完注意事项后,大伙迫不及待地钻没在杨梅林里。不多会,那些手脚快的主儿已经装满了小框,或是坐在那里发呆,或是在往自已嘴里放;而我手脚比较笨,在林中转了半天还只采了框底。不过我也开始有采摘经验了:在看中成熟的杨梅后,手感软一点就往嘴里塞,硬朗一点的就往框里放……

吃够了,装足了,该我们进行下一行程了,但是临别时不忘去拜见一番神仙。山下村里有棵大樟树,近千年的树龄。其主杆已烂空,两侧重生,形成一个树中门洞;其主杆虽枯,树冠却非常丰硕,阳光中显出一片巨荫。村民在它周围筑起了护栏,还装有了秋千什么的,引得大伙童心大发,秀意大作。等到嗨够了,大家便一起在此和古树合影,以期沾上点仙气,因为它是我们和村民心中共同的“树神”,相信它会给咱们带来好运。

高迁古村是行程的第二站,就在我们下榻的农家附近。它的入口门面很不起眼,但里面却藏有十一座老宅。

据说该村拥山环水,然而,进入后,给我特深印象的则是古村巷道。纵横都是笔直的,或是石板铺就,或是石块拼成,总是那么齐整。几乎每一条巷道都有流水相随,有的是以小沟出现;有的是被石板相盖,与巷道融成了一体,当安静时,还能听到轻轻的流水声,估计就是从山上流下来的,常年不断。巷道两边,前前后后的墙面能连成一条直线,显出一种正气感;相同的建筑风格,迥异的宅屋式样,又使得巷道回转迂折,在划一中又富有变化,给人一种生机感。

走在巷里,不见皇宫里的金华,但从清水墙面、屋檐上的底瓦盖瓦的雕刻装饰,可见淡泊中的豪华。那围墙边沿和门楣上都有好多砖雕;而房屋两侧的马头墙更是翘角飞刻。我不懂其艺术奥妙,但其中马头墙,我知道它是防火减灾用的,本是徽派建筑的标记,到了这里便成了徽商文化的印证。

这里老宅,不管是几进,好象都是四合院式的,都有一个四方的天井。其地面用卵石铺成;抬头能望见一方四角的天空;环顾四边是砖木结构的房屋。这儿每一处细节都散发出时间沉淀的味道,其最有代表性的是慎德堂,楼轩相连,古朴典雅。其梁柱及门窗上雕刻的飞禽走兽,有的虎奔麟腾,有的隐龙喻凤,极为精致,而且历年几百,刀锋犹存。这不知是否算得是“仙气”的体现呀。

这里最能反映民俗的大概要数窗格雕花了,每座老宅都有,内容极丰,每个屋子的都不一样,若要细看,真不知要花去多少时间。但是,有的房屋已经开始倒塌,窗格犹在,价值却贬。我不知道它们姓公还是姓私,真心希望这些老宅能得以保护,让仙居象有灵之山一样,继续住着神仙。

神龙谷是行程的最后一站。它是一个人工开发的旅游区,可以从人体自身以外的角度观看世界。

进入山谷,最先吸引我的是这里的岩石,它的颜色似黄土而非,有点像被窑火烧过的一样;从外表看来是岩石里边嵌着石头,又象是沙土里边夹杂着碎石;它的强度不高,不须多大力度就能砸开,还不如人工的水泥块,所以岩壁上出现点坑也很容易。资料告诉我,它叫碎屑岩。

人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我说峡不在大,有水则灵。在这垭口,有一条拦水坝,引起了小小的水库效应,把两侧的山峰景致倒映在水中,使山谷更添一分幽娴。在谷底一侧,一条栈道蜿蜒而上;两岸几乎都是直上直下的,走在底下感觉非常高,又非常险,难怪被称小三峡。

走不多远,这谷底有点蜂腰形了,对面几乎伸手可及;转过“细腰”,眼前是一片明朗,峰谷栈道水天,一直伸延至深处,绿色水色中着人浮想联翩:里边真有小白龙会跑出来吗?栈道对面有一道“石缝”直辟而下,其间还滴着的水珠,抬头遥望好像不着边沿。它既像是巨岩开劈而来,又像是俩山挤压而成。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龙谷一线天”,当下是少雨时节,但等几天后梅雨将至,届时一定是飞花碎玉,急流直下。莫非这就是山里的“仙”?

随着山谷的深入,不经意间栈道变成了山道,峡谷变成了石缝,小孩伸臂就能搭上左右两山。由于阳光稀少,这两边的植物都是蕨类和苔藓,这满目青绿,倒也很是养眼。今天天气时炎时热的,但徐风穿山而来,让人爽到心里。在这儿,看在眼里的是阴森森的山谷,心里想到的却是“仙风道骨”;而再等到豁然开朗的情景时,恰是已近山顶了。

山顶将至,却无路可登,我们所到达的仅是山峰的次高点,但目的地是此处的玻璃栈道。这栈道宽约1.5米,有百米之高,长度估计也超过百米,有人说是江南最长的玻璃栈道。

我一向恐高,远看着峭壁栈道,上空下悬,宛若游龙,心里总是那么怕怕的。但是,在团队里我们哪个都不愿示弱,于是乎,发出了同一个声音:上。

我不敢打头,也不甘滞后,走在了行列中间;一直不敢靠近外侧的栏杆,紧贴着崖壁跚行。栈道上叫声不断,这里边有真害怕的,也有装腔作势的,更有哪个鸟人在故意跺脚,把我吓得在崖壁上蹭坏了衣服。然而我也有“绝招”:眼睛不看崖壁,不看栏杆,更不看下面,眼睛只看远方。遗憾的是如果只看远方,不看近身,那将失去走玻璃栈道的意义,所以又忍不住把目光收回来,却跟着又把心揪了起来。

最后我还是把目光伸向了远方,但见那连绵起伏的青山如墨,那古老又新兴的小城如画,那如波似涌的麓林如染,还有那大片的杨梅林点点的猩红。我感到自己已经凌空虚步,仿佛飘翔在自由的王国,犹如是在用第三只眼睛鸟瞰世界,好像我是这仙居的居仙……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