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秋天

18-11-29

Permalink 05:28:57, 分类: 情感世界

寻找秋天

寒冬腊月盼望着春风,酷暑盛夏向往着秋天。然而,夏天的尾巴却是倍感舒适,直叫人不经意秋天的来临,等到有人想起它时,周边早已是秋浓一片。

山岭上,早已被叶黄点染成了斑斑驳驳的样子,有的是叶黄镶嵌在浓绿中,有的是倒被绿色所点缀,还有的则是黄绿掺杂在了一起,好象是谁存心要难为画家一样。我儿时就曾听说过,咱虞山的色彩有七十二变,直接难倒了江南才子唐伯虎,怎么画也画不出虞山变幻着的景色,气得他把笔砚都扔在了尚湖里。

野林中,秋花也已悄悄地绽放,藏在树丛中,不经意间会跳出来展示一番;而那秋果虽不惹人眼球,却时不时地洒落一地,好象在对来者说,常熟又是一个熟年。

至于山树,则有秋叶品种担当起虞山争艳的主角。那些不知名的,虽是低颜值,却以众势夺人,把大片大片的秋黄盖在绿被上,一经清风,便洒下满地秋色;那些高贵的,虽不知名,却历经众多园丁的呵护,占据着山道园落,以优雅的姿态唱响起秋天的韵律;而那些银杏,总以挺拔的姿态彰显着自己的伟岸,初秋时会落下一地杏果,霜叶将红未红时,便及时洒下一地金黄。或于山麓,或于山园,无时不刻地宣示着秋艳的风彩,频频招引起竹马顽童。

然而,招来的,还有开着铁马的顽童,其最能显示童性顽劣的,要数团队午餐后的拓展活动了。

活动名曰趣味游戏,实则是“撕牌大战”。“开始”声一响,一帮男女便露“出了牙齿”,如同动物界的狒狒,所不同的是它们只有两派的争斗,而咱们是三派团队。开始的头几秒还有点文雅,都想绕到对手背后去撕其背上的名牌,但很快地就拧成一团。由于是三方势力,场面更加混乱,有的队员为保住背上的名牌,干脆背躺在地上,大人颜面都不要了,但又很快被人翻了过来,“撕牌大战”立马变成了“肉搏大战”。

在场外一位队员说:“我算是看出来了,原来儒雅的人,一个个都露出了‘凶相’。”

“特别是你。”她指着一个战绩颇佳的年轻美女说:“平时看你文文弱弱的,想不到你在场上这么‘激棍’呀”。

这时的她又报以一个腼腆的微笑,做回了小美女。而我看着,笑得差点趴下,不经意间也变成了一个顽童。

一群男女,之所以是顽童,之所以走在了一起,是因为一个团队的声音:“你能想象到的秋天所有的色彩,在虞山都能遇见!”“最迷人的秋色,需要自己去感受~”“24号我们相约醉美虞山,赏秋……”

赏秋,队员驻足最多的地方也就是银杏铺下的金地,有好事者,抓起那大堆的黄叶抛洒在空中,任凭着金色,雪花般地飘落下来,秀在身上,秀在朋友圈里,让人点赞:一群到山里寻找秋天的人。

进山寻秋,自然少不了拜访龙殿。这是民间借助灵气募捐重建起来的殿院,而这个灵气就是那棵古银杏,它是这殿千年历史的见证,也是虞山上的王者。今天,它一身金黄,好像是披着盛装在迎接我们。太阳好高,照得树叶发亮;山里没风,但不缺动静,人们可以把地上的金黄铺上一遍再一遍;这树独尊却不缺陪伴,队员不住地争着与其合影,那彩装,红的、紫的、蓝的、绿的,时时变幻着,把领队都等急了,催着要向龙潭进发。

龙潭,本是三峰采石场旧址,开有几十米的深度。这里本来就有龙的传说,所以正好成就了“龙潭”一说。今夏台风山竹的肆虐,把它变成了黄潭,宛若青山上的伤疤。60多天过去了,龙潭又开始变清了,映着山上的秀色,更叫人留恋。当下正是秋阳兴旺的时点,把山峦水潭抹上一层深秋特有的光亮,仿佛给人一种春光明媚感受。队员的秀欲又被激发了起来,那红的、黄的、绿的一个个都醉瘫似的,不愿挪动,直把领队籽怡惹急了:“照这样的速度,到宝岩生态园只能吃晚饭了。”

在经过小云栖寺、帝师园后,总算到达了宝岩生态园,团队午餐被安排在其中的农家饭店。6公里的徒步小有累人,所以小伙伴们吃饭特别的香。想来也是的,出户赏光秋色,自然也应赏光秋宴了;想来也有点意思,咱俱乐部的名字叫做“康熙(昔)来了”,看看这几十号的欢聚于一堂,还真有点皇家餐宴的味儿。

小伙伴们吃得有味,想想一路过来玩得嗨皮,再想想餐后行将发生的大战,我感到一群人出来不仅是在寻找秋天,更是在寻找人生中的精彩,而且也是在探寻自已发现秋艳、秋实、秋韵的眼慧。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