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峰七尖了太湖

19-12-20

Permalink 01:45:13, 分类: 户外游记

九峰七尖了太湖

周末周日,尤若一个二进位的数据字符段,需要我们用一种方式把它打开。闻一闻泥土的芳香,听一听带着湖光润气的松涛,踩一踩百千米的海拔,再来收集一组美图,或许是最为正确的方式。苏州园林举世闻名,山水也别有秀丽;行走其光福秀山湖滨,体验一下“光福小七尖”的曲折悠远,乃驴友之正解。

记得我是在四周前去了徽杭交界之处,踩了一下1787.4米的海拔,算是抓住了天目山主峰清凉峰秋天的尾巴;到了上周又去踩了一次,算是体验了它初冬的“清凉”;而这一周,来此太湖之滨,以体验这初冬“倒回秋”的暖日,以吴地山水美景作为打开那“字符”的正解。

资料告诉我,这光福镇一带山峰很多,有邓尉山~玄墓山~米堆山~长山~潭山~汶山~西碛山~铜井山~南山~马驾山~冲山、铜坑山、卧龙山等等,其中最高海拔的是潭山。看来这里何止“七尖”,“七”,或是驴界所取的神奇数字。

我们江苏的海拔不高,最高才600多米,而这光福景区最高仅253米,这样的高度实在不入我眼。但这里山明水秀,初冬如秋,我权当是一次长距离的散步。第一个百米山包,我们喘几口气的功夫便将它踩在了脚下。放眼远望,近城远山,一派江南富庶气息,给人一种舒坦,不足的是这太湖之滨却看不到太湖。在这其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在登上这个小高点后,不经意间,一条小路把我们“骗”回到了出发地----邓尉村。

一笑之余,我们重新出发,以直线爬着山坡直上了山梁,在地图上横切了这邓尉山的一条条等高线。上到了高处,视野便开阔了起来,山下烟村,历历可见;远处山峦逶迤,尤如平湖腾起的细浪。这里不是深山,也就没有老林,山上的植被都是人工的,几乎一色的经济林;所以这里的山坡都是山间小道,如果不以近道为然,在这不会迷路。这里的山很少裸岩,更没有悬崖险路,一个个山峰都像堆积起来的米堆,又像温和的卧地牛羊,走在上面轻松惬意。

然而好景不长,在走过了玄墓山,到了米堆山下来时,一条直线山道,一路横切猛下,好像把我打到了深山里。这山虽小,一样有山脊,当转折坡面直下时,它也要露出一些峥嵘,这路坡度超过了45度,下行时不易站直,累人吁吁;时而是凌乱的碎石山路,脚底更加容易打滑;时而又淹没在茂林之中,坡面再盖上一层松针,总让人找不准落脚的着力点,好像遍地埋着“炸”人屁股的“地雷”。而更想不到的是困难远没有结束。

之后的长山、潭山、西碛山无不都是横切了等高线直上直下的,我已分不清是上山艰难还是下山艰难,我真是没有想到苏州的山也会露出“不温和的牙齿”。在走到西碛山时,还有一个插曲。

当我们从潭山下来,走完一段盘山公路,急于在叉口右转回程,差点错过了西碛山这重要一尖,幸好有一个友邻团队的提醒。走过一段后,为抢时间,我们决定不找山路上去,直面山坡,上切登顶。反正这里没有挡人的断崖,也不会有茂密的灌丛,有的是似隐似现的人迹,还有一点驴的豪气:走的人多了就有路。这坡上的人迹大概是护林人员留下的,所以这里到处都是隐形的路。由于上山的困难都在意料之中,冒着松针下的“地雷”,我们顺利地攀上了修在山顶上的公路。

当登上了公路,我们又兴奋了一番。这里直面太湖,比其他几处山尖看得更远。虽然海拔仅有231米,但总有一种“举头红日白云低”的感觉,一望太湖,烟波浩渺;天际深处,水天一色。今天是间云间日的天气,湖面上,雾气不肯散去,惹得太湖湾若隐还现,曲线曼妙。这时太阳藏在云堆里,却又偏偏射出几道光束,把金黄洒在了太湖深处。好一个天开的画境,让人禁不住纳吐深深,定格屏息,不忍离去。

在庆幸一番不虚此山后,我们直奔最后一尖铜井山。相比之前,这最后一段没有什么困难,权当是在排酸漫走吧。这大约6公里的路段仅用了100分钟,拉高了全程的平均配速。最后,我在APP查了一下轨迹,我们全程翻越了七个有名字的山峰,另加两个无名的高点,总共9个峰尖,累计登高1038米,计程20.38公里,耗时6个小时15分54秒。这是一条“光福小七尖”大环线,被驴界称为强驴线路。我们此行虽算不得是人生超越,但算是体验一次克服困难以后的喜悦与自豪。

什么叫徙步?有体验的行走。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