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双叒叕出行之后记

19-12-27

Permalink 01:09:02, 分类: 情感世界

又双叒叕出行之后记

今天是19年的平安夜,不知是为什么,日前的情景总在我眼前回放。自本月15日倒至11月15日,正好是整整一个月。其间,我参加了三次高强度的徙步。其三次全到的,包括群主一共四个男女,快要成为疯驴啦。想来我的户外生涯,已历时三年有余,仅外线徒步就参与了四十多次。其收获虽然不多,但身心总有所体验,籍此以供同道之人分享。

户外,以徒步为主要内容,而爬高则是不可回避的。对于初涉者而言,体能适应是第一关。如果一个人是第一次参加户外爬山,首先会遇到肚子疼痛的问题。那是因为你体内的循环来不及适应,肝部迅速扩张所至,只要坚持几次就会适应。第二个是呼吸。初涉者,登山登不了多少强度就会“上气不接下气”,随着强度的增加越发剧烈,到了个人一定的极限,如果再坚持,就可能进入虚脱状态,甚至出现危险。所以每个个体提高体能,是一个把自已无限接近这个极限的过程,同时,也是把这个极限渐渐延伸的过程。

所以,我把初学者的适应过程分为两层次:一是个人呼吸对于强度的适应,二是体能对于强度的渐以适应、提高。因为能在最起码的运动中,呼吸循环可以很好地运动起来,才能谈得上体能的增强。就我本人而言,现在一般情况下,使我停下脚步的不是因为吁吁的喘气,而是因为两脚酸得没有力气,好象被吸在了地面上。

有运动就会有“补充”的问题。人爬山,出了汗要补充水份;消耗了体能要补充能量。如果是上午登山,因为早餐一般都吃得比较间单,而且量又少,所以稍稍有点强度,就会把那些能量消耗怡尽。如果是我就会出现头晕,心慌,脚步发软。如果再硬挺就会出现低血糖症状,在山路上显得更加危险。所以,上午的补充尤关重要,所以,驴界出现了“标配”:除了淡水以外,还需要功能性饮料、牛肉干、葡萄干、巧克力。其中巧克力除了糖还能补充盐份,而“红牛”则是我的“秘密武器”。

还一个问题,就是安全,这是最重要的,没了这个保障,一切都是空的。户外徙步,摔倒总所难免,但要控制在自身可能承受的范围内,那是每一个驴友必须做到的。然而,在第二次清凉峰的穿越路上,我摔倒了两次。

我本是很少摔到的,这三年多加起来也超不过十次,可这回一下子摔了俩,想想有点后怕。这两次摔得我都回想不起其中的细节,只记得都是右脚踩上去没有着力点,一下子就下去了,连一点抵抗都没有。这就是最该引起警觉的地方。

这两次的共同点就是,都是发生在仅有30公分宽的陡峭山路上,而且都是碎石小道,上行下行都不好走。第二个共同点就是在下坡时想加快速度。第一次是因为旁边峭壁上有松动的风化岩石,需快速通过,而我在刚抓住一棵小树时一脚踩松,最后在小树上打了个圈;第二次是想走得轻快一些,一脚踩松,侧身摔在路旁山坡上。

这两次,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在人神情松懈的情况下发生的。我觉得这才是最危险的地方,是潜在的危险。有人说过:对于危险,当你知道了它的存在,它的危害就只剩下一半;而当你不知道它,它的危险性就要翻倍。一个人很困乏的时候,精神就会松懈,就会降低对周围危险的敏感性,就会对环境作出不当的判断。

把这些回归到我第二次清凉峰的事上,那就是说:那天我们走在这种山路上,一边是峭壁,一边是小路。旁边有缓冲坡面,几十公分及数米不等,长有树木、茅草,在其之外就是索命的悬崖或陡坡,但是,有树木、茅草隔挡。所以当我走过时,作出的判断是:安全不可怕。然而,这路段不会全都是密集的树木、茅草,会不会有漏人的“豁口”?这个在我困乏的神情下,对其不敏感而致举足松懈,所幸的是我两次都不在“豁口”上。

因此,徙步不但需要提高体能、技巧,增强人体抗逆能力,更是需要提高意志力,确保对环境的洞察力,这样才能远离危险。

最后,我还有一个发现:这三次外线徙步,回家后我都特别想吃肉,而且体重每次都有所减轻。我想是不是有氧消耗得太多,我的肌肉在流失呀?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