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纳铜观

20-10-30

Permalink 06:55:46, 分类: 户外游记

芥子纳铜观

有听说过,世界上最小的海岛不足一平米的么?而世界上最小的山,怕是没有办法“听说”的吧。要我说,小微岛屿是海面上的孤山;那袖珍小山就是平原上的孤岛。

我听说过“山外有山”的哲理,可当我听说本地虞山之外还有铜观山时,愣是不信,以为仅是人为的景观。但是在事实面前,我不得不为之上脸。它偏偏存在于常熟的北部,距我检验所不足一小时的车程。

铜观山真的是叫小。远远的,它躲在了树冠里,躲在了农舍群落里,浓浓绿绿的,与村落浑然一体。当我单位租乘的大巴抵达“山区”的入口时,能一眼看出它的存在,就当算你是个明眼人了。它的身高仅为40海拔,如果不是周围房屋树木,它真像是大海里被什么东东搅起的一个孤浪。

铜观山的投影倒是较为规则,当你能有机会俯瞰时,它宛若一个长盆,纵横一箭即可贯穿。这实在叫人相信,它,只是一个人工叠垒的新公园。然而,若你降临峰顶时,其山的意味也就随之显现出来。

这是一个卧牛形的孤峰,四面虽小,却有着石岗、土坡、山梁,有着各种茂密的植被,支撑起小小的绿荫。其中一面还呈现出裸岩的地貌,整个坡面从下到上,看那样子都好似乱石叠嶂,犬牙交错,而实质则是一层层的岩石斜面,全都向上排列着,其石缝严密得好像合为了一体。

这分明就是地壳运动隆起的特征。真不知是哪个造山之神在偷懒,刚刚开了个头就了了结,为当地留下这么一个袖珍之山。

但是,山不在大,有仙则灵。这个仙,就是历史的传说。

在这里,山上山下,时光洒下了许多遗迹,每一个都诉说着自己的“曾经”。其最吸引我的是当地所保存下来的一段城墙残垣,说是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它是具有283年的南沙县城的历史见证。相传在公元540年,因南沙县“土壤膏沃,岁无水旱”而更名为“常熟县”,意为年种年熟;在公元624年其县治迁至虞山脚下。至此,“常熟”正式开埠,并延续至今。想不到我的铜观之行,竟然获得了“常熟县”一名的释疑,实乃此行不虚。

山,不在高,有望则灵。这个望,就是低田头村百姓的期望。

明天就是重阳节,我今上登了铜观之高,算得是提前过节了。这里虽然不高,但也有着“四海五湖偕一望”的感觉。这山顶还有些灵气,那是一块颜体石刻,是明代严澍的“石船诗”;而山下也有着灵气,那就是千年古田,是农家“刻写”的常年常丰的“田园诗”。

遥望山的南面,是大片的良田,其稻穗已开始泛起金黄;而叶片却彰显着各自的色彩:有黄绿的、绿黄的,还有紫色的。它们在人工的组合下,变成了“牛耕图”,变成了“常熟田”,而且那字还是立体感的呢。

遥望山的西边,则另外一番景象。我不知道这铜观山区域有几个入口,反正我们是从西边进去的。首先迎接我的是一片花海,很多很多的盆花组成了绚丽的图块,红的、黄的、紫兰色的,好似西洋油画中的色块;更多的是地栽的黄秋英,我们来得是个时候,正是它盛开的时节,那花,红黄火色的,一眼望不到头,阳光下,直叫那些俊男倩女冲浪在无限的遐想里。

再有吸人眼眸的便是“山区”的牌门,铜观山三字下面挂起一副对联:一座常熟城,半部福山史。好像是对着走过的每一个,都秀起了福山乡镇的文化古韵。

经过牌门后,就是“经济区”了,但这里无不透露出现代的人文气息。那大风车、水车都是艺术型的;那些商摊都是现时的形象;而那些新装的农家,发扬起了现代家园的风范;更有意思的是农家菜园,都是一块块,一垅垅地分割,再回拢起来的,宛若童画里的世界,我点赞它是个QQ农场。

总之,这里的一切都是新的,好像一切都重新开了个头,有的是功夫,有的是希望。铜观山虽小,却承载了浓重的历史,承载了福山低田头村百姓的期望,也承载起了地方美丽乡村的期望。

我听说过,芥子能纳须弥,我想芥子也能纳铜观。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