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在石缝里的秋花

20-11-18

Permalink 20:18:13, 分类: 户外游记

长在石缝里的秋花

“水往低处流”。自打有了这条铁律起,人们对于位处高端的水域就颇为关注了,所以就有了“天潭”、“天坑”、“天池”等众多的美誉。

这里,位踞指南山的次高,海拔超过了400米;这里,水面将近1万平米,整年碧水清池,游鱼成群;这里,也被称为“天池”,指南村天池。

指南村是一个古老而美丽的村子,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现有古姓、古塘、古树、古祠、古庙、古宅、古墓而称为“七古”之村。指南山归属于天目山脉,位于东麓;而指南村又位于指南山的西南,真是个傍山有水的方位。这里距离杭州城大约80公里,交通甚是便利,然而,为抵达村里我们被上帝安排了一段气喘吁吁的盘山路程。

当我们一行到达村口时,最为吸引我的是四百七十多亩梯田,分布在指南村左右两侧的山坡上,很是壮观。我想如果这里栽满了油菜,那一层层的嫩黄,一阵阵的芬芳,一定会叫人陶醉在春光里。可是,当下正是稻收的季节,梯田里好似一片肃杀之气,幸好我带来的是收获秋色的眼光,那黄土也就自然散发起秋味来。

那天池就在梯田的最上端,在村口经过一段小商村道就能看到它的全貌了。据说历史上曾有四个天然古塘,后来合并成一个,增加了水面,也增设了人工意味,其历史的渊源就交给了四周环绕的古树来诉说。在这里还保留着三百多株枫香、天目铁木和银杏等珍稀古树,其最老的是一颗银杏,是个千岁寿星。

今年的金秋特别金,秋高气爽的日子多了一些。都过了立冬之日,气温还是暧若季春,所以让那些秋树品种有点不知所措,到底该不该换上秋装?有着急一点的,开始泛起了秋红;也有慢性的,还是绿色的浓装;更有折中一点的,带着斑驳陆离的黄绿。这反倒更加显得满山色彩,也算得是层林尽染了。这漂亮的五彩林,加上水之青、天之蓝,指南村指南山,七色都全了。

指南村号称红叶村。这里路边和空旷地上栽有好多红枫,是人工培育的那种,红得紫亮,红得绚丽,行人所至,无不感之火火红红。然而这仅是个陪衬,真正的主角是枫香,三角枫,都是些一抱之粗的古树,最为年长的有700岁。

这些枫香坐落天池周围及村落野外,但是被安排得很不均匀,主要聚集在天池的西面。它们有三五棵的,聚在阳光下一同闪起红光,仿佛要红遍半个天;也有单棵的,独树于民房一隅,担负起明花火树的角色。有时候它们排成一溜,一边倒影在天池里,为摄友点缀经典;一边又相映着远处山坡的点点猩红,为指南村添设起一份淳淳的秋韵。还有一处的枫香有点夸张,古木和年轻的红枫凑合在了一起,从上到下,好象要把空气都变成红色,以诱人逗留,分享枫韵。咱友情团队的一位倩女连鼻子带脸地都被凑了上去,好像醉卧在了枫叶的红晕里。

虽说是红叶村,却也不乏金叶。指南村银杏也很出名,但不像六八古杏长廊那样大片大片的银杏林,而是散落在院落的几棵千年银杏王和在田间各处小银杏的点缀。但就是这众星捧月之势,将指南村的秋天装点得无比明媚。这边暗霜沾染红枫,那边秋风洒下金叶,加之碧空白云,坪地碎金,怎不叫人留连忘返。

这里的银杏有点着急,所有的都已披上了秋装,透着斜阳散发出黄色的光亮,好像在诉说着秋天的金色。那些老树可能先知立冬的到来,将大把大把黄叶洒落下来。银杏叶与别的秋叶不同,飘落下来的叶子还是带着的光亮、鲜艳,直叫人不忍盖上屣印。

一处古园旁的银杏,金叶掉得特别多,在此好多人大把大把地抓起来,抛洒在空中,想象着这般金黄的流星雨。而我们团队也有人参与了进去,大人玩起了小孩子的把戏。

人说春华秋实,人说金秋黄花。然而,指南村这里好像都没有,可为什么还如此的出名?大概是因为这一树一叶的淳朴,大概是因为一笔一画所写生出的秋景。是淡淡的风雅却又是纯纯的热情。可我就是不信了,这么大的地方就不长秋花?

在回来的山路上,我总算看到了些许小黄花,是野山菊。它们虽然羸弱,却能生长在乱石缝里。在我看来,它们也是那么的金黄,也是那么的美丽。啊,工夫不负我。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