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官大阳山

21-01-02

Permalink 01:17:08, 分类: 户外游记

收官大阳山

因为疫情,注定了2020不是平凡的一年。从冬天开始,再到冬天现在,咱驴友没有过一次心安的出行,所以心中盼着早早收官吧。然而我参加过了一次收官聚餐,却又忍不住再一次出行。我自己对自己说,苏州乃本地,不算外出,大阳山,算是个双收官了。

大阳山也是国家森林公园,位于苏州高新区浒墅关开发区,西濒碧波万倾的太湖,距市区10公里,林地总面积有912.8公顷,是苏州的"城市绿肺"。

大阳山并不巍峨,地图显示也不过300米的海拔,但一条小道镶嵌在绿林中,直通山顶,看着样子很是陡峭。当我们大巴行进到山脚时,有驴友说“该不是这条山路吧?好吓人。”领队说:“还真的就是这条”,车内立即大呼小叫起来。我猜,团队里真的有担心害怕的,但更多的是在装,是忽悠人的。一帮损友。

这山道不但威吓,而且还在驴界小有名气,被称为“绝望坡”。一条由山底通向山上的直线路,坡度好大,在地图上横切着等高线,40米、80米、120米,一直切割到了280米,看着就觉得累!

今天太阳没有出来,但也没有下雨,这对咱们来说也算得个好天气;气温在十度左右,好像是个爬山的日子,当你一头扎进山麓的松林,会有一种沉浸于大自然和谐的情感之中。十度的气温大概是冷暖的临界点,刚开始的时候还真有点气候宜人的感觉,细细的汗颜在微风中带来丝丝惬意,空气中还漂起一种喷着香水都闻不到的气息。随着坡度的不断上升,队员之间的距离开始拉得越来越开了。

我不想落后,但体力的不断消耗,我越发不好处理这“十度的气温”了。登切等高线才几十米,感觉内衣已经粘贴在了身上,阵阵的山风又使我担心热量损失太大而不敢减衣,真是叫做犯难;山路不但陡峭,还有大大小小的石头来挡路,只要不小心就会被放倒,所以走起来额头、后背都要冒出冷汗。不同的出汗方式叠加在了一起,队员的项上,无不升腾起袅袅的热气。山路越走越难,偏偏在头顶上方,大岩石又突兀起“绝望坡”三个大字。真有点崩溃的感觉。我不知道是哪个驴队干的,分明是在最困难的时刻帮人泄气呀。损驴。

然而,经验告诉我,胜利的曙光往往产生于再坚持一下。果不其然,当队员奋力把那三个字踩在脚下时,这山顶就来到眼前了。这里其实是两个山峰间的山梁,当每一个人临顶时,回头看到的都是一个更好的自已,每一个美女脸上都绽开了花,相映着鲜艳的驴装。美女成就起山顶上的一道风影线。

当上了山梁就差不多都走在了等高线上,一路的轻风,一路的惬意,一直走到了山的另一端。这时,周围一切都是那么的和美,大大小小的山石也不挡路了,总觉得是个陪伴,而且还有着花草、劲树、藤条。我们行程的终点也出现在了左前方,那就是翡翠湖。它其实是过去采石留下的宕口,水深有数十米,常年碧绿剔透,宛若镶嵌在青山中的翡翠,也可算得是个人工湖,与西侧的太湖遥相呼应。它是当地发展史的见证。

右前下方则是树山村,我们的午餐点就设在了这里。它位于大阳山北麓,三面环山,西濒太湖,是自然资源充沛的风水之村,是硕梨、杨梅、茶树等的花果之村。资料上说它历史底蕴深厚,可在我看来它一切都是新的。它周围植被都是绿油油的,好像每一枝树梢,每一片树叶都不承认冬天已经来临;那梨树、桃树都想着在秃枝上萌发出新绿,“万类霜天”都在竞着它们的年轻。而那些民宅农居,看上去都是新样新式的,就连云泉寺都是彰显出一派新瓦,唯有飘出的烟香能带来一丝丝的古韵。

树山村坐落在阳山与鸡笼山的环抱之中,透过山村的梨树桃树杨梅林,遥望周边是山棱起伏,绵延细长,尤如大海腾起的细浪。然而在当地人文典故里,其称谓却不无宏大:有南阳山、鸡笼山、树山等“三山”,还有大石坞、戈家坞、唐家坞、白墡坞等“四坞”,透漏出峰岭逶迤 ,山峦叠嶂寓意,颇有点化平淡为神奇,化小丘为大川,但同时也可以让人联想起那些大殿绕梁的余音。

时间已过饭点,领队说:现在下山,树山村农家聚餐去,饭后一路缓坡,轻轻松松回家。但是经验告诉我,这又是个忽悠,但是人生的超越,总是要有些忽悠。咱驴友不会去走高跟鞋所踩的路,咱们要相遇的是写字楼里永远遇不到的人;不平常的风景一定在不平常的路上。

能出行走路,是人世之美事,更何况是在当下不平凡的年岁。何处皆能去得,何样景致皆能见得。人生皆在旅途,人生就是一直不停地走下去。今年的收官就是新年的开局。走,走出你的精彩。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