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龙湫

18-10-25

Permalink 05:45:57, 分类: 雁荡山游记

大龙湫

湫,即潭;龙湫,亦即龙潭;大龙湫,也就是龙盘之大潭。­

然而,水潭面积才几百平米,怕是不足一亩,何大之有?它的一面是卷壁悬崖,一股水柱从197米高的崖缘飞流直下,散击在底下的岩石及水面上,发出的水击声和山谷的回声交织在一起,而其气势之宏,宛若白龙探身汲水,“大龙湫”由此而得名。它位于雁荡山中部西区。

好象才过了中秋,明天就是重阳了,昨天晚餐提及了此事,我说我来做老板,“明天找机会登高去”。眼下已是中午时分,小勺后,驱车直奔雁荡景区。

我们选择了大龙湫。它从景点到路口大约有数千米,售票门口大概正好在一半,从而形成了门口外的旅游商品经济和门口内的门票经济,相得益彰,好一个温州模式。当一踏进大门口,就可看到一块提示牌,介绍怎样欣然赏“翦刀峰”。其实它只是一个“借景”,山路十八弯,造就了它不同的景观:时而是一把将开未开的巨剪,时而是一只啄木鸟依附于木,时而又是巨剪刃口微开......说是有七种变化。据此,我展转山路,拍下了七张照片,以图解开七变之妙。

十八般路回峰转,大龙湫终于展现在面前,第一眼看到的是近二米百高的卷壁悬崖,雄伟之气势,禁不住让人词意大发。而我只是想要拍它一个全景,带回家。卷壁直面的是一条数千米长的山涧,或宽或窄,由其间被水冲刷得发白的乱石看出。站在涧中央,手机一响,以为美景全收,哪知打开一看,气势全无。还是换一个角度吧。

等到我走近了一二十米,才发现原来瀑布就挂在卷壁中央,只是距离远,看不出来,中午阳光直射,视距就更短了些。将至跟前,白龙才肯从阳光里出来迎接我。谷底一隅,是白龙汲水之处。水柱经过197米的奔流,到此已是散成一片,直搅得水珠横飞,雾气四溢。真是好一番龙气。我不由地按下了手机快门,可是打开图片还是令人失望,不但龙气全无,而且清水的秀色也全没。我还是去请白龙入镜吧。可是无论是取正面光,还是左侧光,或是右侧光,不管是我站着取景,蹲着取景,或是趴着取景,几番咔嚓,没有一张可意的。拍个全景就是这么难!“到水柱底下去拍”,我突发奇想。由于这个山崖是上部突出,在底部崖壁与水柱间还几米的距离,沿着崖边可以走到水柱下边。由此仰望,一股清流盖头而来,飘散的水珠在日照下闪着彩光,拔地的山崖好象插入了云间。本来九月九是登高望远的,而我现今九月八来了个谷底望高,真是别样的景致。清水洒落下来,水帘般地挂在面前,这里成了水帘崖了。我端着手机,景象沿着水柱到达了高端,这阳光,山崖,水柱,珠水雾全都收入了镜头。咔嚓一响,这回总算可以把白龙之气带回家了。然而,“作品”呈现出的是人字形的山梁中间射出一股清流,这不是白龙汲水,分明是仙人巨神在散尿。

悲哉,来此一游,本想照个全貌,再照几个有韵之处,以作留念,可是天地偏偏弄人,怎么地也不让做到。又好象是雁荡山特别喜欢我,不愿以此游作别。转眼间看看这山岙,茂密的山林,清澈的水湫,挺拔的峻崖,奔流的长瀑,以及水雾在阳光下的虹光;听听这长瀑在岩石上的拍击声,在落水时的撞击声,以及声波在卷壁上的回音,还有阵阵沁人的山岙里特有的藻类芬芳;想想这一切本来就不是一个相机所以收敛的******,大龙湫好,也许好就好在于此吧,我的锁眉也就此展了开来。

我想这龙气带不回家,而这“大龙湫”总可以了吧。于是对准卷壁上的石刻按下了快门......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51022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