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越太平洋

18-11-08

Permalink 15:19:47, 分类: 情感世界

再越太平洋

一万米高空,737空客经过一夜的南航,已经飞临澳洲的上空,此刻,机上被要求打开所有的遮光板,开始进入了着陆程序。这是我第二次走出国门,也是第二次南越太平洋。由于这次有幸地要到了靠窗席位,对于机外的景观又有了兴致。

当我打开遮光板时,但见天际间闪着一条光亮,很是高兴,以为可以在万米高空看日出了。然而,随着飞机调转航向,太阳从侧转的机翼后面钻了出来,很是耀眼,啊,原来我看到的只是日出的余霞,心里直叫遗憾。

须臾,飞机转在了一片浓云的上空,白茫茫地望不到边,卷起的朵儿一堆堆地挤在一起,宛若大海缓缓的白浪。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云海吧,但我看着倒觉得像是皑皑的雪原,静静的朵儿透着刺骨的寒冷,想想机外的温度有零下三四十度,心里似有一种莫名的害怕,盼着,还是快快下降吧。

随着高度的下降,大约到了五千米,地面色块般的景观开始清晰起来,地面建筑、道路、河川都从背影中蹦跳出来,本以为了无生机的荒丘秃岭也显出些了生动。当下是十月中旬,正是南半球由冬转夏的过渡时期,看似荒漠却是在秋草之后蕴藏着春韵,每一个草蕊中都透发着嫩绿,而那些着急一点的,则已是色新一片。随着一块块白云聚散飘移,一派异域风光展现在我座机的翼下。

飞机已经很低了,我知道距离目的地墨尔本机场不远了,透过窗口,却感到很是失望。我本以为在降落前可以一览墨城的鸟瞰之色,可以俯视这里高楼大厦、市政设施,还有蔚蓝碧海,但是,却没有。看起来只能在明天后天亲临现景了。

由于我下榻地点距离市中心较远,所以初到的几天仅在郊区活动,购物吃喝,倒亦惬意自在,而且好多地方是我上次来过的,大有旧地重游的感觉。

21日,是令人高兴的日子,今天可以零距离接触这个城市的中心了,我要穿着正装去。第一目标位是它的“旧财政大厦”。它是一个外形四方矩形的建筑,看似很是平常却是被广泛认为的澳大利亚最优秀的公共建筑;它于1862年竣工至今已有一百多多年的历史,当下风貌依旧,也是澳大利亚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典范。它作为对公众开放的博物馆是1994年以后的事,现在是和一些政府部门共用的筑建,其中还有个婚姻注册机构。

我一向喜欢建筑,但对它的什么文艺复兴风格则一窍不通,而让人震惊的则是该项建筑的设计师,一个年仅19岁的毛孩子,简直是……

我初到这里时,刚好有一对新人注册完毕,正在和前来祝福的亲朋好友在门前平台上拍照留念。看看他们,我想,年轻人在年轻人的优秀建筑里注册,倒也正是个地方;我想,这来宾为他人祝福,自己也感受到了幸福;我想,我也能送出祝福。

大厦左右两侧都有一个雕塑,右边的还带有喷泉,看着样子有点古味,我看不出它的年限,但是觉得和旁边大厦倒是很般配。它镶嵌在绿色草皮中,纵深有绿树,相邻道路有绿树,周围建筑边沿有绿树,闹市之中显得格外安静;这里边的人不多,仨仨俩俩的或行或坐地各显出一份自在;泉边相坐着一对黑情侣,那黑美女的红裙子格外的亮眼,很是点缀,可惜的是我没能选好镜头,倒是一只野鸭子闪进镜头来成全我。哦,这野鸭子也到墨城坐享自在来了。

大厦正面横亘着道路,对直也有一条,稍小一点,两旁古建与现代的相济,林荫一直通向纵深,远处还有建筑高楼的塔吊,很与中国的都市相似。我正出神地采风,却被马蹄声惊动,回头一看,还真是个马。

这是个双辕四轮马车,是豪华型的,谁坐在上面就是个中世纪的贵族。看到这个墨城的风景线,我不由地关注起这里的交通来了。

澳国也是个汽车轮子上的国家,但城市公交好像不很发达,所见的公共汽车不多;倒是那种低速有轨电车相对较多,与那马车相应,颇有点古风情调;市中心汽车很不好停泊,这说明汽车是很多的,但道路上并不显挤,连行人也不很多,真奇怪,人们都藏哪啦。这里的红绿信号灯很有特色,当行人过马路的绿灯亮起时,会有“答、答、答”的声响,有人告诉我这是为盲人准备的;还有,当行人需要过马路时,按下当口的按钮,会适时地亮起绿灯,行人优先。恰在我等行人信号时,不和谐的风景刺到了我的眼睛,有人闯红灯!

这是一个干道与支路的交叉口,车人虽不多,但是,一个、二个,居然有三个闯红灯的,虽然是在机动车通行的空档。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怎么的啦?闯红灯不是中国特色吗,国内专家还专门起了名字叫“中国式过马路”。我真是想不到西方文明世界在红色信号灯面前也是这么自由?回想起这几天来,还时常看到“擦边球”式的闯红灯,可能当时我没有在意,而现在是明目张胆地闯红灯呀。想着,我心里好像有点堵,决定仔细数一下,到底能看到几个。

不算黑人,只计白人,根据前几天里的回忆和之后几天的关注,我一共同收集到了七个“正宗”的闯红灯者,有白人大妈,也有帅小伙。澳国人口两千多万,中国人口比它多70倍,以此比例推算,这七闯红灯,就相当于中国的490次,所以,到底是“澳国式过马路”还是“中国式过马路”呢?真不知国内专家是怎么得出的结论。

记得有一次在路口看到一个白人美女闯了过去,我忍住了没有跟进,随便一问身边的一个华裔说:“这里似乎有探头哈,可是怎么没显示频,把她的图像挂出来示众呀?”“你以为呀,”华裔道:“这里是西方世界。”我:……我感到我的心被他敲了,我想说,难怪乎你们喜欢留在国外,原来你们可以闯红灯,且不被示众。

马上就要回国了,十多天的澳洲之行将此结束,我实在心里有点不舍。这里风物宜人,人与自然关系和谐,风情自在祥和,来此颇觉心情舒畅,然而,我却觉得心里有点堵,觉得是被那个华裔搅了,但又觉得好像不能怪他。一直到回程登机了,我还是搞不明白,那个到底是“中国式过马路”呢,还是“中国式专家”?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51255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