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华时节寻秋红

18-12-07

Permalink 02:39:27, 分类: 户外游记

落华时节寻秋红

秋冬之交,每当上天施放出一点寒意,那秋树,那枫林就会泛起些许红晕,淡淡地,成片地,绵延起最后的秋意;而随时光的推移,那秋树,那枫林便一层层地,渐渐地勾勒出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画镜,好似在寒意间予人一种温暖。哦,原来寒秋不是那么的太寒。

然而,这里今年好像有点乱。本是银杏洒尽金黄之后的枫红,却是先于银杏摆出了铮铮铁骨的迎冬架势,枫林里洒下满地枯黄不红的落叶。故尔这十里红枫古道,少了那种层林映红的景象,深秋争艳的主角提前谢了幕,不免勾起人们一些淡淡的伤感。

但是,好像秋天不需要烂漫的山花装扮,自然会有那份仙美。那十里红枫古道,处在浙江中部,是典型的气候温暖湿润、植被丰沛的富庶之地;在覆盖的秋叶下面蕴藏着勃勃的生机和大自然的妩媚。那古道上,秋叶一直在延伸,给人一种遐思的美,也给人一种现实的美,从而激发起人们穿越山水的情怀。

这里,春发的小草,现已成了枯萎的秋草,或是在诉说着昔日春夏的荣华,或是在显示着深秋的风采。而冬华的小草,经过日前秋雨的浸润,开始或已发芽,道路旁,岩缝中,星星点点的泛萌,要在这深秋里,落叶中,溶进一片嫩绿。秋花、秋果则是不失时机地赶着秋阳争相吐艳,红红的,黄黄的,洁白的,仿佛要在冬杀来临之前一争声高。一秋草木,大有要在主角谢幕之际一竞自由,予人一种秋高气爽、瓜果飘香的欣喜。

草秋之中也会藏有片片春嫩般的翠绿,那是一种叫长生草的蕨类植物,学名卷柏。卷丛虽然不大,但零零散散地漫山遍布,而那垫状卷柏的品种还专门生长在干旱的岩石缝中,远远地一起为大山点起绿艳。当下它们正是绿得旺盛的时候,太阳从枫树枝桠丛中穿来,照得它们通体发亮,直叫人走过之时,不忍印上屐齿。

那卷柏一族,还有红粉色的成员,名为岩柏草,学名江南卷柏。它的生长显得偏弱,通体淡红而呈点粉色。其身旁一旦被落下的枫叶混杂就不易被发现,但在阳光下还是显出了那份艳丽,好象在告诉寻秋的我们:这里不缺秋红。

十里红枫,这一路走来,还真有点草根级的秋红。有不知名的,它是藤缦式的生长,叶片有4-5叶的样子,叶面是鲜红带深的那种,类似于爬山虎,长势旺盛,可以把整个大岩石包住,尤若染红的一般。也有知名的,如刺枫、黄栌、花楸树等,它们也来此享受秋天的阳光,本来都是高大的野树品种,现时一些初生的树苗,且与藤草为伍,为古道凑上一份草根的秋红。

还有惹人笑谈的,是野杜鹃,本是春天的红火却三三两两地在深秋开放,啊,这秋红争艳也有驰援的呀。

有人增告诉过我,这种野杜鹃好像是有灵性的,喜欢生长在有人烟的附近。据此判断,我们的徒步穿越行将完成。随着推进,那车辆通过公路隧道的声音越发清晰,我想这一定是金华磐安通往东阳西塘安的路段。当我们行至隧道上方时,无不为当下的景色眼前一亮。

时光已近黄昏,太阳有点细碎,但很是暖色,暖得山坡的枯草像燃烧了的一般。山坡上有好多尖瘦形的树种,看样子一定不是枫树,但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红,远远地像一个个火苗,镶嵌在松林中,仿佛是它们把绿林照亮了;有的是很多的挤到了一起,火红了一大片,尤若点燃了整个山头。还有的是同别的秋树掺和在了一起,红粉斑斓的,欲与绿树翠竹一比风彩。整个山峦就像那一幅暖色彩画,而我手中的相机,无论怎么取镜也表达不出其中的美意,是怎么也采不尽的风。

望眼秋天,我感受着大自然给人带来的美景,宛若是在收获一个如醉如痴的梦。本以为枫树谢了叶,秋艳主角尽洗了铅华,这里风光不再。然而这里也有天地间的定数,枫叶凋零,自然还有栌叶楸叶,还秋藤秋草;这里少了枫红,改变的是秋艳的模样,却灭失不了秋天的风采。这里还是风光依旧,漫山红遍。

因此,天地间正真的主角不是要看“高大上”,而是要看地上地气地底下。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51699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帆心夜语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