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于2018年09月20日

18-09-20

Permalink 22:23:37, 分类: default

随笔于2018年09月20日

本文初步研讨东北族群变迁的理顺和归纳。重点讲一些迄今为止没有明确讲清楚搞清楚的,关于族群来历、历史事件的关系。被忽视的一些综合因素之间的关系。



东北古代族群有对外通婚和入赘的习俗,不排斥外来的人,而且原始社会的人文观念一直存在。所以嫩江平原到黑龙江以北,早期族群的迁徙流动,并不是一定出现战争。最早出现的战争,在辽河流域以南,大兴安岭西侧。黄帝族南下统一天下,打击荤粥是在大兴安岭西侧。



东北各族群频繁流动性,扩散范围也很很大。
肃慎南下至少到了长白山,完颜部就是肃慎在长白山的后裔,后来又向西部来到阿城。挹娄也从黑龙江扩散到长白山,并且越过乌苏里江。朝鲜半岛原住民和日本绳纹人来自濊貊和山戎的祖先。
夫余亡后,其北部遗民渡那河(今嫩江)而居,号达末娄。分布于今黑龙江﹑嫩江以东,哈尔滨以北的呼兰河流域。所以,皇太极把诸申(肃慎 女真)说成是席北(锡伯)超墨尔根的后裔,是不完全准确的。墨尔根的人是夫余达末娄后裔与嫩江地区的肃慎人融合形成的,语言长期受到通古斯语的影响,特别到了金代前后,所以语言被同化了。
达斡尔语就是古代蒙古语。达斡尔人的直系祖先就是契丹人。辽朝灭亡以后,达斡尔族的先民迁徙到黑龙江以北。



通古斯人和东北各族群
西伯利亚几十万年前就有人类活动,应该是各个大大小小冰川期之间从亚欧到达的。在新仙女木事件期间,这里人类受到毁灭性灾难。新仙女木事件过后,中国山西河北的人类北上,有一些沿着辽河流域到达长白山,进入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还有一些沿着大兴安岭两侧进入东北地区和整个西伯利亚,重新进入美洲,并且到达了北欧。



通古斯语河蒙古语的来历
通古斯语的源头来自肃慎。通古斯语的分布从濊貊肃慎直到西伯利亚全部森林地带,远至通古斯河流域。
蒙古高原语言来自山西以北的古代游牧族群,同时受到通古斯语的影响。东胡匈奴鲜卑契丹到蒙古族语是一脉相承的。
日本语和朝鲜语主要源自通古斯语,也受到汉语和蒙古语的影响。



1、黄帝族起源于红山文化和沈阳新乐文化。有熊氏时代的黄帝族核心,很可能是沈阳新乐文化。全面了解新乐文化,会发现是当时很先进的文明。在新石器时代的中期,沈阳新乐文化并不落后于中原文化。相反有些地方还要比中原早许多年。
2、颛顼的政治中心在今天的辽宁义县。
张姓所以是受到尊崇的大姓并且分布广泛,所以传说是玉皇大帝的姓,是因为张姓来自于东北黄帝族。特别是颛顼时代,禁止各地的鬼神宗教,以颛顼族的宗教为主。夷的象形字义,就是大弓,来自于辽河流域。




肃慎
肃慎是长白山脉西侧到嫩江流域最初的原住民。整个西伯利亚的通古斯人都源自肃慎。挹娄应该也是来自于肃慎。
根据有关肃慎的历史资料,还有皇太极的话“夫诸申(肃慎 女真)之号,乃席北(锡伯)超墨尔根之裔”。这样至少可以认为,上古时期的肃慎所在地北到嫩江流域,在周朝初期还是东北最著名的群落。
靺鞨的黑水部(在安车骨西北,今五常县宾县西北),就是古之肃慎氏。
《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载:大荒之中有山,曰不咸,有肃慎氏之国。不咸山应该是伊勒呼里山与小兴安岭。
史书记载,战国以后,只见挹娄而不见肃慎。直至三国、两晋(266年-420年)时,肃慎之名又重新出现,这就是女真,女真是肃慎的转音词。



濊貊
濊貊族在夏商之际广泛分布于南起朝鲜半岛北至松花江流域中游的广大地区,濊貊主体在东北。



勿吉
夫余的出现,迫使濊貊向东迁徙。东胡残部进入大兴安岭东侧,导致肃慎向东迁徙。濊貊与肃慎形成勿吉。南北朝时称勿吉,隋唐时称靺鞨,唐代靺鞨建立了渤海国。
金史第一句就指出——金之先,出靺鞨氏。靺鞨本号勿吉。金太祖说“女直、渤海本同一家。”

史载勿吉初有数十部,后逐渐发展为粟末(今松花江)、白山(今长白山)、伯咄(即伯都讷,今扶余县)、安车骨(今阿什河)、拂涅(今牡丹江一带)、号室(今绥芬、穆伦二河流域)、黑水(今黑龙江下游)等7大部。

沃沮属濊貊系统,可分为北沃沮与南沃沮。有南北二国,南沃沮又名东沃沮。北沃沮人主要居住在我国今黑龙江省的东南和吉林省的东北地区,还包括今苏联沿海州的一部分。南沃沮(东沃沮)主要居住在今朝鲜东北地区。《后汉书·东夷传》、《三国志·魏志.东夷传》对此均有记述。

靺鞨分为七部,分别为粟末靺鞨(与古高丽相接)、伯咄部(在粟末部之北)、安车骨部(在伯咄东北)、拂涅部(在伯咄东)、号室部(在拂涅东)、黑水部(在安车骨西北)、白山部(在粟末东南)。而黑水部尤为劲健,是古之肃慎氏。



东濊
最初的夫余人有两支,一支建立夫余国,一支进入朝鲜半岛建立东濊国。



东夷和山戎
1、历史资料这样记载:
夏朝的山海经没有山戎,而是说东胡的东边是夷。司马迁记载尧舜时期已经出现山戎。契的商族是颛顼后裔。商族与孤竹是同根共祖的血缘关系。孤竹后裔是山戎。
2、可以发现历史过程是这样:
契的商族从辽河流域南下后,契到尧舜期间,在辽河流域的人后来形成夷人,夷人南下形成东夷,所以,真正的东夷源自商族辽河流域,东夷是辽河流域南下内地的结果。东夷南下促成了商族进一步强大。没有南下的形成山戎。商朝建立前后与辽河南部河北北部的孤竹关系密切。字尧舜禹以后,一直把辽河流域到河北北部的人们称为山戎。
3、山戎与东胡不是一个族群,山戎在东胡以东,古代的孤竹就是山戎的一部分。东胡强大时必然向东发展,燕国将领秦开占领辽河流域,所以,约战国晚期,山戎逐渐销声匿迹。



夫余
1、燕国将领秦开占领的辽河流域应该是山戎后裔的土地,不是东胡。这样,山戎北上建立夫余。是山戎后裔北上建立了扶余国。
扶余国,也作“夫余国”,公元前2世纪-公元494年的少数民族政权。夫余自称是亡人,夫余应该是孤竹的转音词。
2、历史记载夫余人与东胡的语言相通。东胡与山戎地理位置紧邻,所以山戎后裔的夫余与东胡语言相通。夫余与挹娄语言不同,因为夫余是山戎的后裔。



高句丽,史书中记作“高句骊”,简称“句丽”或“句骊”,是公元前1世纪至7世纪时期生活在中国东北地区的一个古代民族。汉元帝建昭二年(公元前37年)扶余人朱蒙在西汉玄菟郡高句丽县(今辽宁省新宾县境内)建国,故称高句丽。其人民主要是濊貊和扶馀人,后又吸收一部分靺鞨人。进入朝鲜半岛后收编了古朝鲜遗民及三韩人。



豆莫娄与室韦的关系
1、夫余亡后,其北部遗民渡那河(今嫩江)而居,号达末娄。豆莫娄也称达末娄或大莫卢,《魏书》有传,为夫余人后裔。自北魏至唐,多次遣使朝贡。分布于今黑龙江﹑嫩江以东,哈尔滨以北的呼兰河流域。
2、《魏书》记载室韦的语言与库莫奚、契丹、豆莫娄相同。豆莫娄来自夫余,夫余来自山戎,山戎东胡语言相通。室韦是鲜卑柔然后裔为主要组成部分形成的。鲜卑柔然在今内蒙古赤峰西的余部形成库莫奚,在赤峰辽河的余部形成契丹。
3、豆莫娄人应该也成为了室韦的组成部分。




挹娄
东胡残部躲避匈奴进入大兴安岭东侧,至少到达了今天的盘古镇。这就导致了肃慎向东南迁移,黑龙江两岸的通古斯人也尾随南下,这就是挹娄。鲜卑南下后,挹娄尾随南下到双鸭山一带。

挹娄从黑龙江两岸不断南下扩散到到长白山和越过乌苏里江,也就是胡里改人。越过乌苏里江成为乌德盖人,乌德盖是胡里改的转音词。

挹娄国后裔就是胡里改人。金世祖完颜劾里钵想同温都部族联婚,温都部族长乌春回应:“狗彘之子同处,岂能生育,胡里改与女真岂可为亲?”。这说明,温都部属于胡里改,和完颜部女真的族源不同。温都很可能就是满洲的转音词,也就是爱新觉罗氏祖先的族名。

皇太极说的“我国原有满洲、哈达、乌拉、叶赫、辉发等名”,这些属于胡里改人的一部分。而今天的满族,是努尔哈赤建立后金统一东北后,东北地区的大多数族群共同的后裔。

鄂温克、鄂伦春也源自挹娄。皇太极天聪八年清军征索伦{鄂温克鄂伦春},皇太极对将领的谕旨有这样的话:“切此地人民,语音与我国同,携之必来,皆可以为我用。攻略时,宜语之曰:尔之先世,本皆我一国之人,载籍甚明”
天聪九年(1635年)农历五月初六,虎尔哈部归降的人当中有一位名叫穆克什克的人报告说:“吾之祖父,世居于布库里山下布勒霍里(布勒瑚里池)池。吾地未有档册、古时生活情景全赖世代传说流传至今。彼布勒霍里池,有天女三人:恩古伦、正(曾)古伦、佛库仑,前来沐浴,时有一神鹊衔来一朱果,为三仙女最小者佛库仑得之,含于口中吞下,遂有身孕,生布库里雍顺。其同族即满洲部是也”,“那个布勒瑚里池周围大约百里,距黑龙江一百二十里。我生了两个儿子后,从布尔和里湖搬走,住到了黑龙江的纳尔浑”。
清朝记载的——布库哩山”位于黑龙江西岸、黑龙江城下方;布勒呼哩湖位于黑龙江东岸、旧瑷珲城下方,应该是挹娄重要的祖居地。所以慈禧侄孙听说祖先来自通古斯。

匈奴公元前3世纪末(前209年——前200年期间)打败东胡,挹娄出现于公元前1—2世纪时(西汉)。史书记载,战国以后,只见挹娄而不见肃慎。
三国志“挹娄在夫余东北千余里,滨大海。南与北沃沮接,未知其北所极。其土地多山险,其人形似夫余。言语不与夫余、句丽同”。




西伯利亚名称的来历
可以明确的是——西伯利亚是俄罗斯遇到西伯利亚汗国后引用的名称。后来,俄国吞并西伯利亚汗国。16世纪,鞑靼人在此建立西伯利亚汗国,首都失必儿,在今伊斯克尔。因为鞑靼人知道自己的祖先是鲜卑(锡伯 西伯)。




欧洲鞑靼人的来历
唐末,漠南鞑靼数万之众被李克用父子招募为军进入中原。同时,九姓鞑靼则据有原回鹘汗国腹心地区鄂尔浑河流域。辽代和金代到南宋末期,蒙古高原的鞑靼人也出现向西迁徙,欧洲知道契丹的名称应该来自鞑靼人。


鞑靼之名,始于唐代。但鞑靼一词在南北朝已经出现,当时源自柔然的别名大坛、坛坛,北齐与隋朝通过室韦知道鞑靼。有阴山以西有九姓鞑靼,在呼伦贝尔有三十姓鞑靼。人们认为他们是柔然余部。
鞑靼人(塔塔尔部)的兴起早于蒙古人。鞑靼人在辽代契丹人和金代女真人的统治后,大部分融入了形成中的蒙古人,成为蒙古民族的主要来源之一。古代的九姓鞑靼部(塔塔尔部)是一个多民族的部落集团,里面既有说突厥语的部族,也有说蒙古语的部族。说突厥语的鞑靼部西迁路线有两条,一个是伏尔加河流域,另一个是叶尼塞河流域。迁到伏尔加河流域的鞑靼人结合原来这里说突厥语的钦察人、伏尔加保加利亚人形成今天喀山鞑靼人,而留居叶尼塞河的鞑靼部人则和当地阿尔泰人、哈卡斯人融合形成西伯利亚-叶尼塞鞑靼。被成吉思汗征服后迁往俄罗斯的鞑靼部人,他们迁徙的时间大约是中国南宋末期。广义鞑靼包括室韦、林木中百姓与汪古部。


塔塔尔是鞑靼的转音词。
原名为塔塔尔部,本是居住在呼伦贝尔地区的蒙古语族部落之一。最早的记载见于732年突厥文《阙特勤碑》,称Otuz-Tatar(三十姓鞑靼),系概称突厥东面、契丹之北的蒙古语族诸部,当因其中Tatar部最强故有此名。735年的突厥文《伽可汗碑》还载有 Toquz-Tatar(九姓鞑靼),谓其曾与Toquz-Oghuz(九姓乌古斯)联合反抗突厥。8世纪中叶,九姓鞑靼又与八姓乌古斯联合反抗回鹘,其活动地域已到色楞格河下游及其东南一带。此后,鞑靼人逐渐向蒙古高原中部、南部渗透;840年回鹘汗国的灭亡和回鹘西迁,为他们提供了更大规模地进入大漠南、北的机会,“达怛”之名开始出现在842年的汉文文献中。唐末,漠南鞑靼数万之众被李克用父子招募为军进入中原,参与镇压农民起义和权力角逐。同时,九姓鞑靼则据有原回鹘汗国腹心地区鄂尔浑河流域。随着鞑靼人取代突厥语族部落成为蒙古高原的主体居民,鞑靼一名也渐演变为对蒙古高原各部(包括非蒙古语族部落)的泛称。





锡伯族记载祖先在呼伦贝尔,清朝地图在呼伦贝尔的位置明确标有锡伯山。
锡伯族应该鲜卑遗留的核心部族,如同勿吉遗留的核心部族是后来的窝集。其族名来自锡伯族自称,口语称“Siwe”书面语写“Sibe”。在汉文史书中,不同时期曾有几十种不同译音译法,如须卜、犀毗、犀比、悉比、失比、失必尔、师比、西卑、室韦、失韦、斜婆、西伯、史伯、洗白、西北、席白、席北、锡北、锡窝等, 直到明末清初时才统一为锡伯。锡伯之名最早见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一般认为锡伯族名是以锡伯族长期活动的地区命名的。
历史上,鲜卑的语义是吉祥,不太可能来自“失比(衣着的带钩)”。必须注意,锡伯族后来越来越受到通古斯满语的影响。通古斯语的室韦是森林的意思,发音——喜桂图。锡伯族的自称,口语称“Siwe”书面语写“Sibe”。现在的锡伯族,可能也难以说明鲜卑、室韦、锡伯的音译了。





有人说丁零有乞袁部,是乞颜部的来历,可惜没有强有力的证据。可以明确的是,北魏有乞袁氏,见《魏书》。这应该是乞颜部的一些人加入了鲜卑族。




北魏破柔然之战是北魏神麚二年(429)。室韦见于汉文文献,始于5世纪北魏。
所以,室韦的出现,特别是蒙兀室韦的迅速扩展,是这时期柔然一些溃散的人们,向东进入额尔古纳河与大兴安岭地区,与长期在这里生活的东胡后裔和通古斯人,共同形成蒙兀室韦。他们语言相通。




契丹打败库莫奚,又逼使当时弱小的蒙兀部落从额尔古纳西迁。这就是阿阑豁阿丈夫朵奔蔑儿干(成吉思汗的11世祖)在战斗中死去。或许是直接与契丹人交锋,或许是附近的部落遇到强敌却想通过侵占邻居地盘。




回鹘汗国840年大败于黠戛斯,亡于846年。黠戛斯追击回鹘退回阿尔泰山。
回鹘一开始没有白种人血统,维吾尔族是回纥与图兰人种通婚的结果。同样是回纥后代的裕固族还是蒙古人种的外貌。



匈奴最初也出自额尔古纳河东岸,南下时遇到东胡,向西再南下来到今天的山西省以北,融合了当地的游牧族群。



根据达斡尔族传说及达斡尔人与契丹人生产、生活、习俗、宗教、语言等方面的对比研究,史学家大多认为达斡尔族属辽代契丹的后裔,而也有部分学者认为达斡尔族是由当地土著先民发展而来。利用DNA技术的相关实验表明,契丹与达斡尔族有最近的遗传关系。



鲜卑柔然在今内蒙古赤峰西部的人形成库莫奚,在赤峰辽河的人形成契丹。



鲜卑、柔然、契丹、室韦,都是一种语言,古代的蒙古语。




额尔古涅昆的考证

据《黑河市地名录》载,坤河,明代称“窝集昆河所”,“昆”为蒙古语“人”之意。额尔古涅的意思是险峻的山。真正的额尔古涅昆,从史集记载分析,应该没有大的河流,当然一定要有泉水小河小溪之类。很有可能是奇乾乡东北方位的高山峻岭。




盘古镇西边有蒙可山,东北有望河山。
盘古河流经盘古镇和望河山 盘古河黑龙江上游右岸支流。位于黑龙江省塔河县西部。盘古,鄂伦春语,意为“翻滚流急”的河流。发源于大兴安岭白卡鲁山东麓,在二十三站东北10公里处注入黑龙江。
“蒙兀”一名最早见于《旧唐书》,《室韦传》云:“今室韦最西与回纥接界者乌素固部落,当俱轮泊之西南……俱轮泊(呼伦湖 额尔古纳河)屈曲东流,经西室韦界,又东经大室韦界,又东经蒙兀室韦之北、落俎室韦之南,又东流与那河(黑龙江)、忽汗河(牡丹江 这里似乎包括了松花江下游)合。




同一种语言,不同地方存在一些方言和发音的不同。而且为了词义的目的和方便使用,就出现了各种流传下来的说法。

比如
蒙古、蒙兀的词义,就有许许多多不同的解释。
鲜卑,室韦,失比,就有许许多多的解释

重求

我们今天的人类时代,科学的理念还没有深入人心,必须把马克思主义的真谛向全世界普及。 请把这几个网址告诉全世界追求光明的人们 重求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c5678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