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人民觉悟来自切身利益--感悟国民党起义官兵历程 上

19-04-14

Permalink 17:52:11, 分类: default

433人民觉悟来自切身利益--感悟国民党起义官兵历程 上

433人民觉悟来自切身利益--感悟国民党起义官兵历程 上
(2010-03-09 13:08)
按:这是摘自 高戈里 网友的文章。自斯大林模式以来,社会主义陷入了空头名义的怪圈,人民权力利益没有切切实实的让人民掌握。比如把钱加上人民名义,政府加上人民名义,人民币·人民政府。可是实践的最终结果呢?
抽象的、空旷的理念是不会有任何效果的,只能适得其反。今天,社会主义胜利要以革命胜利的经验教训为借鉴。只有切切实实的人民当家做主,切切实实的让人民翻身解放,生活美好,环境美好,而不是空头名义的,才能赢得人民的拥护,才能取得彻底的胜利。
请一定记住根本的真理:没有人民的利益,就没有人民的觉悟。
人民当家作主,必须人民的钱人民管。左派已经没有什么老本可吃了。
今天的人民群众已经不是从前了,关键是全世界人民已经不是从前了。新的时代的已经开始喷薄欲出了
人民不关心政治?只关心利益?这就要求利益控制分配必须公平公正,这才是政治文明的真正开始。
其实马克思主义就是人类利益的正义。恰恰是最应该最能够吸引人民群众的。
任何实践马克思主义的如果没有让人民群众感到是翻身解放当家作主的法宝,就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
 
 
 
 
灵魂裂变之旅  
——188万国民党起义投诚部队改造述要  
   
·高戈里·  
 
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队起义、投诚和接受和平改编共188万人(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绩公布为177万人。从 1945年8月15日 日本投降,到1946年过渡时期内,还有11万人起义、投诚,合计为188万人),包括将领1 500余名,涉及陆军240个师,海军大小舰艇97艘,空军飞机128架,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史上,谱写了极为辉煌的篇章。
188万来自敌对营垒的官兵,全被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消化、改造了。这绝不是个小数,2001年“9· 11” 事件时美国现役军人总数也不过140万人。在此过程中,解放军派去一名指导员,就能彻底改造百十人的一个连,派去几百人工作团,就能彻底改造几万人的一个军或一个兵团,在世界五千年的战争史上,谱写了独一无二更为辉煌的篇章。
    然而,这史无前例的浩大工程却鲜见于公开出版的史料,相关的党史、军史专题研究和纪实文学也罕见于市。
 
蒋介石嫡系胡宗南部第7兵团。 1949年12月24日 ,该兵团在四川郫县宣布起义,签字、发布起义通电时,从兵团司令官到一般团长、营长,特别是师以上政训人员,多是抱头大哭。该兵团所属第55师起义之前,师长安××曾召集所属各团团长,提议集体“杀身成仁”,不料,团长们不但无人愿意响应,还戳破了这种“忠义道德”的虚伪:“胡(宗南)自己都不自杀,我们也不自杀!”又主张将部队拉上山“打游击”,可后果是“没有吃的”。想去台湾吧,又“无路可走”。不得已,才决定“起义”。
国民党军队内部实行等级森严的阶级压迫制度,兵随将转。起义,都由上层将领谋划、决策,绝大多数下层官兵以及部分中层军官基本上是茫然随从、被动选择。
    这188万起义投诚的国民党官兵,成分非常复杂,什么样的人都有。
    士兵,绝大多数都是抓来的壮丁,贫苦农民居多,当兵之前受地主老财的剥削压迫,当兵后,又受长官的盘剥与欺压,他们虽然占多数,但没有地位,“说不起话”,而且长期麻木于逆来顺受的奴隶地位。一位起义士兵曾说过这样的话:“我们那时认主子啊!就和电影《末代皇帝》里面的奴才一样一样的!”
    在国民党军队,有权、有势的是军官。军官的成份最为复杂。国民党军官相当一部分是富家子弟,因为旧社会有钱人家才能送子女读书、考军校。其中一些军官,或者其家人是为富不仁横行乡里的土豪劣绅,或者本人是剥削欺压士兵的“小军阀”。这部分人,虽然在战场上掉转了枪口或放下了武器,但让他们心悦诚服地接受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和纪律约束,谈何容易?
原成都科技大学副校长卢昭1946年6月奉命派入海城起义部队执行改造任务时,曾在起义部队的军官轮训队担任政治教导员。
    据卢昭回忆,上课通常很顺利,听就是了。颇费周折的是讨论。一开始,讨论没人发言,卢昭很奇怪:“你们怎么不讲话呢?”
    军官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讨论?什么叫“讨论”?只听说过“讨饭”、“讨口”、“讨赏”,没听说过“讨论”呀!
    卢昭只得耐心解释什么叫“讨论”,如何“讨论”。解释完了,军官们还是不发言。一问,是不理解:真新鲜,当兵的“讨”什么“论”呀?军人以服从为天职,长官说啥是啥。说了不听,还叫什么军队?
    几乎每一期轮训队都是到最后一个星期,军官们才习惯中国共产党的学习制度和学习方法,有时,学员之间还会发生激烈争论。争论的话题包括供给制的、国民党在抗战中的作用、民主制度、战场形势、中国的前途等等。
现在有些文章出于“统战”的客观需求或“正名”的主观愿望,将一些起义官兵改造前的思想觉悟人为拔高,这在客观上有意无意地否定了中国共产党改造旧军队的必要性和历史必然性。实际上,当年中国共产党改造旧军队是很艰难的。
海城起义官兵,他们告诉我,旧军队讲究人身依附关系,实行“愚兵政策”,“长官叫干啥就干啥”,所以,当一些军官策动:“走,我们回去找曾军长!”不少士兵也就稀里糊涂跟着跑了。
1946年8月初,当东北军政大学政治部主任徐文烈从北安东北军大总校调来担任民主同盟军政治部主任时,民主联军辽东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萧华交代了在坚持先“稳定”、后“改造”分两步走的工作步骤基础上,实行“大胆开放民主,大胆发动群众”的改造方针,实现“打破旧制度”,争取“士兵翻身”的改造目标,以及“自上而下的合法斗争,自下而上的民主斗争”的“工作方式”。  
    根据新的工作精神,民主同盟军第1军政治部主任徐文烈、副主任李毅等政治工作干部对旧军队的改造进行了大胆探索。  
    起义前,该部军官殴打士兵非常普遍,方法五花八门,十分残忍。士兵江源涛揭发,一名士兵因骂了营长,军官便“集合全连实行千刀万剐,先刮眼皮,再挖眼、耳、鼻……”。“士兵刘家禄说,在云南补训团时,连长叫吃逃兵的肉,刘不吃,连长说:‘你们当班长的不吃,就吃你的肉。’”江源涛所在分队共有4名士兵“被压迫吃过人肉或喝过人血”。在笔者采访过程中,一些古稀老人说到在旧军队挨打,至今依然哽咽难言泣不成声。  
    然而,起义之初安东整训期间的政治教育,多是从正面讲国民党反动派“卖国独裁”、“发动内战”等大道理,结果,不但与起义官兵亲身体会的剥削、压迫距离太远,还常常与起义官兵长期形成的“正统观念”相抵触。后来,徐文烈等政治工作干部采取“解剖麻雀”的方法,具体考察了一个连队,结果发现,在139名士兵中,对国民党蒋介石有敌意的只有两个人;觉得国民党蒋介石的黑暗统治不好,但认为自己的命该如此的有5人;对乡镇保甲长及恶霸地主没有敌意的只有11人,其余全都痛恨乡镇保甲长和地主恶霸。另一个连队的84名士兵中,有83人挨过军官的打,没挨过打的只有一位某军官的亲戚。
    在此调查的基础上,徐文烈等政治工作干部做了个“实验”:“倒过来讲”,先从士兵亲身感受乡镇保长、甲长和恶霸地主的剥削压迫讲起,从士兵所遭受长官的欺压讲起,再来讲蒋介石统治集团维护阶级压迫制度。
组织调整确保了对起义部队的组织控制,但中国共产党人还不满足,因为人民解放事业需要的,不是炮灰,不是打手,更不是奴才,是有人格尊严,懂得为亿万劳苦大众的权利也为自身权利奋斗的自觉战士。
早在1947年,徐文烈总结“民主同盟军第1军”发生大规模叛变事件的第二条主要教训,是“政治上尚未彻底改造这支部队,在旧军制下军官压迫士兵、士兵盲从军官的反动思想传统没有打垮”。而如何迅速、有效地“打垮”起义官兵内心深处根深蒂固的“反动思想”,正是当年中国共产党人苦苦寻求的改造起义部队这场政治战役的突破口。
        徐文烈等我军政治工作干部在改造起义部队的实践中,发现了政治教育的内容、形式的排列组合直接影响教育的效果,进而,在“倒过来讲”的尝试中,找到了改造旧军队最有效的内容和形式——控诉运动。
       从此,以“控诉旧社会,控诉旧军队”为核心内容的政治整训,就成为改造国民党起义部队的经典绝活儿。
    在国民党军队,绝大多数士兵和一部分军官都出身于贫苦农民,都是被抓来、逼来的壮丁,谁没有一肚子苦水?谁没有一把辛酸的眼泪?
    国民党士兵在旧军队所受的阶级压迫是骇人听闻的。
    在经济上,军官 “吃空”(就是虚报士兵人数,以贪污空额的薪饷和粮代金)贪污司空见惯,克扣士兵的伙食更是“家常便饭”,有的军官甚至还要以“保管”、赌博等形式,勒索士兵的钱财。
    在人身权利上,国民党军队内部通行残酷的体罚、肉刑制度,军官对士兵,上级对下级,有随意打骂的权力,甚至可以草菅人命。
    地方军阀部队是这样,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也不例外。以胡宗南第7兵团为例,据该部士兵揭发,一些军官虐待、残杀士兵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其430团的副营长陈××当机一连连长时,士兵刘炎春开小差被抓回,陈××将刘炎春吊起来毒打,打死后,尸体扔到野外喂狗,再把死者的双耳割下来,悬挂在墙上,然后集合全连宣布:“你们看这是什么东西?以后谁再逃跑,就这样办!”  
    其351团士兵岳全福揭发:他16岁时被保长抓了壮丁,村里与他同时被抓去当兵的有10人。这10人中,有2人被枪毙,有1人被打跌死崖下,还有1人因为解手没请假,被军官活活剥了皮!  
    其473团副营长王××接新兵的时候,遇见几位病号走不动路了,就欺骗他们说:“谁走不动了,说一声,我放你们回家。”有4名士兵刚扭头往回走,被王××叫住,他让4名病号跪在四五丈高的崖边,抄起一根棍子,一棍子一个,全把他们打到沟底,然后,扬长而去。  
    其158师军官邓××揭发,他当排长的时候,一次跟着迫击炮连连长到四川接新兵,亲眼看见这位连长杀死了20多名开小差的新兵。多是用铡刀铡死的,还有用“五马分尸”等办法杀死的。有一位新兵跑了,他带人到新兵家里去抓,没抓到,就放火把新兵家里的房子烧了。还有一次,没抓到逃兵,就下令让4名士兵抬起逃兵的家属放在火上烧,直到烧死。  
    其55师参谋主任朱×,曾命令直属连连长:“凡是士兵犯了错误,一律活埋!”此人曾在一次处罚士兵时,当场挖出士兵的心脏,挂了两大串。士兵揭发他“常有吃不完的人心”。
    其349团2营排长石××要鸡奸一名士兵,被该士兵拒绝,石××竟弄来一根红萝卜往这个士兵的肛门里硬塞!  
    其某师副师长×××是个性变态狂,过去他的部下只知道他经常利用职权强行鸡奸下属,谁知,通过诉苦一揭发,被他鸡奸过的部下竟然多达89人,气得起义官兵群众纷纷要求把这位副师长裤裆里的玩意给割了!  
    据统计,在第144师的2 451名士兵中,母亲被强奸有107人,被霸占的有21人,被迫改嫁的有185人;妻子被强奸的有57人,被霸占的有53人,被迫改嫁的有93人;士兵被强奸、霸占的姐妹有159人,被强奸、霸占以及被迫改嫁的嫂嫂有175人;士兵的母亲、姐妹、嫂嫂被强奸、霸占以及被迫改嫁的,总计达850人。  
    该师2 451名士兵在旧军队中,被吊打过的345人,被捆打过的289人,被棒打过的1 238人,被刺刀打过的13人,被枪托打过的677人,被打过耳光的1 362人,被皮带打过的945人,被拳打脚踢过的991人,被打昏死过去的53人,被打吐血的20人,被打残废的22人,被罚过跪的1 298人,被罚过冻的535人,被罚过晒的128人,被罚挨饿的1 302人,被罚过喝尿的1人,被罚过吃地痰的1人,枪毙未死的33人,活埋未死的24人……  
    控诉运动开始后,该兵团的士兵一个个哭得撕心裂肺、惊天恸地。控诉会上,有的哭得痛不欲生,有的哭得口吐白沫死去活来。第472团2营召开诉苦大会,第一次大会就哭昏倒了31人,第二次大会又昏倒了35人。
    控诉大会下来以后,有的哭得两三天吃不下去饭,还有的甚至哭得一时精神失常。一位叫何思勤的士兵诉苦后,哭得精神失常,耳朵听不见了,也不吃饭了,谁劝他,他都不理睬。后来人们发现,何思勤诉苦以后特别敬重毛主席,于是,到吃饭的时候,就给他写了个条子:“毛主席叫你吃饭!”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如果大吵大闹,就再给他写个条子:“毛主席叫你睡觉。”只要看到是毛主席叫做的事情,何思勤非常听话。后来,何思勤在上级批准他参加人民解放军时,喜出望外,逐渐恢复了正常。
   
九、“算细账”,“挖苦根”  
   
    起义官兵轰轰烈烈的控诉运动,彻底撕开了改造旧军队的“突破口”。
    随后,便是思想改造的“纵深战斗”。
    控诉运动的第一步,是“倒苦水”。接下来,就是“算细账”,结合驻地附近的土地改革运动,先算“剥削账”。
    1932年,国民政府颁布的《租佃暂行条例》第十九条规定,缴租“最高限度不得超过当年正产物收获额千分之三百七十五”,并禁止包租、预租和押金。1942年1月,中共中央公布的《关于抗日根据地土地政策的决定》确定了“二五减租”的原则,同时规定了减息的办法,即规定年利率一般为一分(即十分之一),最高不得超过一分半。
    地主把土地租给农民,实际收多少地租?士兵全是农家子弟,一问都知道,少则对半开,收获的粮食农民自己留一半,另一半交租;多数是四六开,农民留四成,六成交租;剥削最重时三七开,农民只能留三成,七成归地主。“驴打滚”的高利贷就更不用说了。
    不算账不知道,一算账气得跳:原来穷人受穷都是地主剥削造成的!
    原国民党第158师警卫连士兵张正全过去给地主当长工,一年到头受苦,自己的母亲却活活饿死。算账后他深有感触地说:“过去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穷的,老是怨命穷,怪上一辈没有留下什么家产。算了账才知道,原来是被封建地主剥削穷的!”
    原国民党第36团士兵梁士统过去一直认为人有贵贱之分,并说:“要是不租地主的田地,不就把佃户给饿死了吗?”他自己的哥哥被人打死,他还认为是自己的父亲没有享受儿子福的命。过去他几乎年年都要求神保佑。有一年他给神上了 5升 苞谷的供钱,但那年却下了一场暴雨把苞谷打了个稀烂,还以为得罪了神。经过思想教育,梁士统终于算清了旧社会的“思想欺骗账”。
    算完“经济账”,再算“政治账”:看看周围的村子,地主、富农占多大比例?不超过百分之十。再看国民党军队,士兵有几个不受剥削压迫?共产党依靠人民,发动人民,总有一天会彻底打倒国民党反动派!
    第三步是“挖苦根”:云南地主老财剥削人,四川的地主老财剥削人,东北的地主老财也剥削人,为什么?万恶的剥削制度是劳动人民的“苦根”!
    开展控诉运动之前,起义官兵在“国民党消极抗战”、“国民党反动派必然灭亡”等一系列问题上常常争论不休,莫衷一是,争论中甚至有人扬言要杀掉学习积极分子,一经涕泗滂沱的泪血大控诉,从前的争论戛然而止,几乎是瞬间,广大起义官兵与国民党反动派不共戴天!  
    觉悟了的起义官兵,只听共产党的话,起义部队除了共产党,谁都拖不走了!  

重求

请把这几个网址告诉全世界追求光明的人们 重求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c5678 http://blog.sina.com.cn/chongqiusuibi 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40511/index.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40428/index.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