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人民觉悟来自切身利益-感悟国民党起义官兵历程 下

19-04-14

Permalink 17:53:26, 分类: default

434人民觉悟来自切身利益-感悟国民党起义官兵历程 下

434人民觉悟来自切身利益-感悟国民党起义官兵历程 下
(2010-03-09 13:47)
“思想还家”运动
   
    一位起义团长曾感慨地说:“要讲改造思想,共产党的办法太多了,上下五千年,中外八万里,没有谁能比的上!”
        所谓“思想还家”就是说,起义是回归人民阵营,起义官兵多数虽然来自劳动人民家庭,但由于参加了旧军队,受反动思想的长期毒害,不仅参加过反共反人民的战争,其中一部分人,特别是一部分军官,还不同程度地干过欺辱老百姓、虐杀战俘、压迫残杀士兵、克扣士兵粮饷、吃空贪污、走私贩毒等坏事,并沾染了吃喝嫖赌的恶习。起义,只是形式上回归人民阵营,灵魂深处旧社会、旧军队的那一套并没有根除,因此,要真正从思想上回归人民阵营,就必须与旧我进行毫无保留的彻底决裂。
    与旧我的决裂,是心路历程上一个异常痛苦的过程。每一位起义学员都要写一份自传,交代自己的全部历史,尤其是要坦白在反共内战期间做过哪些对不起人民的事情,哪怕是摘了老百姓一个西瓜,都必须一件不落写上去。不仅如此,对别人的罪恶也要毫不留情地予以揭发。
        “思想还家”运动的“关”,通常是这样设置的:本人的反省自传写好后,先提交班务会,由同班的起义学员进行初评;初评通过了,交连部审批;若初评没通过,本人需针对存在的问题重新反省,再提交班务会复评;若复评还没通过,那么,领导就要出面到尉官连队和士兵连队请来一二十名知根知底的老部下,坐在大通铺上,围成一圈,面对面地帮助你反省,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直到你彻底坦白,低头认罪。
    学员们还被告之:“思想还家”运动在部队和军政大学以不同的方式同时展开,并定期交换揭发材料。
    “思想还家”运动,在起义部队中也搞了,但名称不同,改造海城起义国民党第184师时,叫“坦白运动”;改造长春起义的国民党第60军时,叫“阶级自觉运动”;改造在四川德阳起义的国民党第7兵团时,叫“揭发与批判旧思想的民主运动”;改造在四川彭县起义的刘文辉部、邓锡侯部、潘文华部时,叫“反对不良风气运动”。
    群众发动起来了,人间的什么丑事、恶事都遮盖不住。
    在昔日蒋介石的嫡系胡宗南部队里:
    第117师师直属队士兵刘孝春控诉:自己被逼给长官太太洗“月经布”,不洗就罚跪。
    第473团军官马××坦白:1949年该部从宝鸡撤退下来时,胡宗南下令向宝鸡县政府要100辆大车。县长受命后,支派警察到街上、路口,见到老百姓的大车就抓,然后交给马××。一些车主为了要回大车,就把马××请去下馆子、打麻将、洗澡、玩妓女。结果,钱大把大把地花了出去,不但大车一辆都没有要回来,车夫也全被编入部队当了二等兵。  
    第472团徐排长揭发:在江西修飞机场时,他亲眼看见某连长抓来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为了发泄其兽欲,竟然用刺刀把女孩子的阴门割大,致使女孩子被强奸后惨死。  
    第27师情报参谋傅××交代:他直接、间接枪毙、刀砍、活埋的中共地下工作人员、解放军官兵和老百姓共101人,在山东作战时,还杀了4名农会干部,并把他们的心脏挖出来吃了。  
    第351团4连排长黄××坦白:去年他带一排人在湖北放排哨时,截住一队小学生,全部刺死,留下女教师女学生4人,被全排轮奸致死。  
    仅据对117师、144师、158师坦白反省情况的统计,这三个师7 449人中,曾有1 903人企图逃亡,有658人企图叛变或当土匪,有108人有企图杀害我政治工作人员,有478人贪污过,有291人盗卖过公物,有1 424人抢劫欺诈过群众。  
    运动之初,一些官兵满不在乎,个别老兵油子讲述自己调戏奸污妇女、嫖宿娼妓的时候,津津有味,参加讨论的士兵哄笑一堂。  
    压住这种苗头的办法还是诉苦:在旧社会,你的家人,包括你的母亲、姐妹是怎么受苦的?在旧军队,你自己又是如何给人民群众带来灾难的?这不是忘本是什么?所做的坏事,全推给旧社会、旧军队行吗?自己就一点责任没有吗?花街柳巷的那些妓女是真正“自愿”吗?不,那是一群被金钱和权势摧残的阶级姐妹!  
果然,经过诉苦、评议,没人再笑了。有的起义官兵甚至边痛心疾首地反省自己,边嚎啕大哭,当场咬破手指,写下血书,表示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十一、灵魂裂变的巨大能量  
   
        起义官兵经历的“泪血大控诉”,则是一次灵魂的裂变,是百万起义官兵于历史瞬间的灵魂裂变。这不仅在五千年世界战争史上空前绝后无与伦比,在心理学、管理学、社会学研究领域,也有着前所未有无可估量的思想资源价值。
    改造起义部队的具体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第2工作团组织国民党第7兵团起义官兵开展控诉运动的后期,还开创了一个轰轰烈烈的“公祭宣誓”活动,公祭全体起义官兵在阶级压迫制度下惨死的父母、兄弟和姐妹等亲人,宣誓将革命进行到底。
    “公祭宣誓”大会事先做了精心和充分的准备:设置灵堂,安放花圈,制作血债图表,撰写祭文、挽联、誓词,张贴标语,准备全体官兵佩带的孝花,等等。公祭的内容和形式提交士兵群众讨论,并让士兵群众参与布置灵堂。一些士兵专门为自己死去的父母制作了灵牌和花圈。
    经过隆重的“公祭宣誓”后,起义士兵纷纷反映:“这次‘公祭宣誓’活动对我们教育太大了。过去在旧社会里,穷人死了谁理睬?连副棺材板都装不上!如今,共产党来了,给我们死去的父母兄弟姐妹搞这样隆重的祭奠活动,这是我们做梦也不敢想的!”
    还有人说:“前几天,我的思想还有些糊涂,想回家找压迫过我们的地主保长报私仇。看见这么多的人都有一肚子苦水,现在我明白了,公仇不报,私仇也报不了。我一定跟着共产党走,干好革命,也就报了我的家仇!”
    原国民党第351团机一连士兵温××家里有4个亲人被逼死,他本人在旧军队里又遭鸡奸,可是,在诉苦之前他却不好好学习,不信任共产党,还公开说:“你们说蒋介石坏,但我没见过他杀人。”就是这位一度非常落后的士兵,在诉苦大会上,竟然哭得昏死过去四五次。大会上诉苦完了,他还不够,一个人来到会场上,跪在毛主席像前继续诉苦。军代表来到他面前后,他紧紧拉住军代表的手,一边失声痛哭,一边追悔过去,痛骂自己,表示一定坚决跟着毛主席革命到底。
    “公祭宣誓”活动后,广大起义官兵纷纷要求参加人民解放军,“立功赎罪”。全兵团10 239名士兵,有9 519人(占92%)递交了请求早日加入人民解放军的申请书,其中又有752人(占7.2%)的申请书是用自己的鲜血写的,有4 546人(占44.1%)在申请书上按上了血手印或用鲜血签名。
   
十二、建立以士兵委员会为主要标志的民主制度  
   
    控诉运动和思想还家运动之后,起义部队又进行了官兵团结教育,化解矛盾,把由控诉运动中激发出来的阶级仇恨,引导到推翻三座大山的人民解放斗争中去,还开展了战争观念教育、政策纪律教育等。  
    破旧,是为了立新。一边改造,一边建设。  
    在起义部队建立全新的民主制度,其典型标志,是建立士兵委员会制度。  
    据当年改造曾泽生起义部队的连指导员浦绍林回忆,建立士兵委员会正经八百地费了一番唇舌。你要打消士兵的顾虑,因为士兵当奴隶惯了。你还得打消军官的猜疑,告诉他们,成立士兵委员会不是和军官作对,是八路的规矩,解放军所有连队都要成立这个组织,这是人民军队性质决定的。  
    经过充分的思想动员和酝酿,按指导员动员时提出的要求,全连官兵先就士兵委员会委员候选人提名,再组织差额选举。那时,连队士兵没几人识字,选票只好用黄豆代替。在全连军人大会上,候选人一律背向全连官兵坐在一排板凳上,每人背后放一个空碗,指导员端来一小盆黄豆,按应选举人数,发给每个官兵相应数量的黄豆作选票,选举人依次从候选人身后经过时,想选举谁,就在谁背后的碗里丢上一颗黄豆。投票完毕,再由监票人当众数黄豆,得黄豆多的几位当选。  
    士兵委员会成立后,先实行经济民主,由经济委员协助干部管理连队的伙食,监督收支情况,并定期检查,逐月公布账目。每月节余下来的“伙食尾子”,分给大家。指导员还介绍说,这是毛主席、朱总司令20年前在井岗山上订的规矩。  
    第一次领到“伙食尾子”,钱不多,士兵那个激动啊,一个劲地说:“共产党好,共产党好,共产党就是好!”  
    起义士兵徐树礼领到“伙食尾子”后攒了半年,买了一枝自来水钢笔:“革命了,不加强学习咋行?”  
    军官也感慨:“就凭这一件事,国民党军队也该败给八路!”  
    在经济民主中尝到甜头的士兵委员会,在政治民主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整个控诉运动的摸底、发动工作,指导员都得到了士兵委员会的有力配合,各级召开的控诉大会一律由士兵委员会或士兵委员会主任联席会议主持。从前见了当官的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士兵,如今,理直气壮地主持控诉旧军队的军人大会。变化,如同地覆天翻。  
    徐树礼回忆,起义后深得民心的群众运动真多,歌也多,搞什么运动教唱什么歌。鉴于部队改造之前纪律很差,曾给驻地群众的生产和生活造成不小的损失,政治整训后期,军政治部发起全军性的“彻底清查赔偿运动”和“人民军队爱人民运动”,对部队改造前损害群众利益的事,政治上赔礼道歉,经济上按价赔偿。  
    各连队士兵委员会不仅号召大家通过节约粮食来赔偿群众,还安排民运干事每天检查驻地的群众工作,收集好人好事,然后代表士兵委员会在全连讲评。大家为老百姓做好事真积极,抢着干。助民劳动的工具,经常被抢活儿干的战士事先藏了起来。  
    部队起义之初,一些官兵曾耀武扬威地对待老百姓。这种态度,在控诉运动、拥政爱民运动后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心态:怕赶集时被受害的老百姓认出来,挨打。  
    起义官兵挨打的事始终没发生。原因很简单,他们不怕群众的时候,群众不敢惹他们;他们怕群众的时候,群众已经爱上了他们。  
    1949年6月,当这支由长春起义部队成建制改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在九台县召开南下参加解放战争的誓师大会时,九台县的县委书记代表驻地群众在欢送大会上留下了天壤之别的对比评价:“你们刚来时,群众怕你们,恨你们,盼你们快点离开。现在,我们爱你们,亲你们,真舍不得你们走哇!”  
   
  
    在商丘集结期间,适逢中国共产党建党28周年纪念日,部队开展了一次“拥党运动”,公开党的各级组织及党员,组织官兵评议党员。先学党章,让官兵们明确什么样的人才能入党。然后告诉大家,经过政治整训,咱们连队秘密发展了一批共产党员,成立了党支部。现在,上级党委要求我们将党支部和党员全部公开,在公开之前请大家评议一下:咱们连队谁够党员条件?  
    评议,由士兵委员会主持,并公布评议结果,在此基础上,再公布党员名单,让大家都看看,党组织发展的党员和全连指战员心目中的党员,是不是一个样?  
    评议之前,党员那个紧张呀:要是评不上,多丢脸!  
    解放军第50军148师443团8连评议结果,全连140人,有40人被提名,21名党员全在其中,内有一半多的党员得了满票。得票多的都是那些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工作积极、团结同志、遵守纪律的党员。党员名单和评议结果在全连军人大会上一并公布。21名党员除指导员浦绍林外,全部登台戴上大红花。  
    台下掌声一片,台上泪花闪闪。党员们激动呀:跟着共产党干,不但不挨打受骂,反而给这么高的荣誉,受这么多人尊敬!  
    也有个别党员得票比较少。有的连队,对得票比较少的党员暂不公布。不是指导员不愿公布,是战士党员不干:“公布这种党员给党抹黑!什么时候不被群众戳脊梁骨了,什么时候公布!”  
    浦绍林连得票比较少的党员也公布了。公布后,这些党员羞得满脸通红,从此,换了个样子。  
    全军各级党组织公开后,党员队伍迅速发展壮大,军队的各项政治工作也热火朝天地开展了起来,并极大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  
    多少年后,不少起义官兵回忆,当年的指导员、教导员、政委们不仅平易近人,还给他们留下了读书多、见识广、思想深刻的印象。其实,这些政治工作干部多数文化程度并不高,只不过他们宣传官兵平等、军民一致的启蒙道理,给了那些奴化意识根深蒂固的起义官兵以耳目一新没齿难忘的人权启迪,进而实现了麻木灵魂的彻底觉醒。  
   
    这支起义部队经过以控诉运动为核心内容的政治整训后,面貌焕然一新。一部分在东北军政大学学习的起义学员到驻地附近的奉天屯,实地调查农村土地改革运动。临时组建的军士训练队学员则加入1.2万干部下乡行列,赴宾县参加土地改革运动。起义学员每四五人一组,编入各土改工作队,深入贫下中农,与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一边学习,一边发动群众。农民发动起来后,组织农会斗争恶霸地主,给农民分地、分房、分牲口、分浮财。再往后,这些往日被国民党捆来的壮丁,挨家挨户动员翻身农民参加解放军:翻身不能忘本,要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所有受苦受难的老百姓!
    该部于政治整训后期还陆续组建了3个支队,派往吉林、辽宁,遂行对国民党第60军和第93军的作战、策反等任务。经过实战锻炼,许多海城起义官兵都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大批来自敌对营垒的云南籍优秀干部被相继培养出来。
     1948年10月17日 ,滇系国民党第60军在长春起义后,东北军区迅速向起义部队调派解放军干部410人,其中海城起义的云南籍官兵在60%以上,且多安排在改造起义部队的第一线,担任连指导员或营教导员。
    基于远见卓识和博大的胸怀,当年,我军培养起义官兵的速度是惊人的:海城起义的中尉排长李荣贵、少尉副官王世臣、准尉电台副台长林家保、上等兵刘进昌,在两年多后改造长春起义部队时,都担任了营教导员,与一些并肩工作的老红军、老八路的职级不相上下。在派入的政治工作干部当中,甚至还有在起义之初曾编歌“解放区的天是黑压压的天,解放区的人民被水淹,民主政府害人民……”,骂共产党的起义军官。  
    培养起义官兵来改造起义部队,以现身说法,让事实胜于雄辩。改造的主要办法还是控诉运动——控诉旧社会,控诉旧军队。
    由此,又在长春起义官兵中培养了一大批共产党的忠诚战士。
    1949年12月,蒋介石的嫡系部队第20兵团和范绍增的袍哥武装“国防部挺进军”在四川起义后,交由长春起义部队成建制改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负责对其实施改造,由军政治部副主任张梓桢带领几百名干部派入这两支起义部队。这几百名干部骨干,90%以上为海城起义和长春起义官兵。
    用控诉运动改造旧军队的经验,在解放战争后期得到了普遍推广。渡江战役后,毛泽东主席就起义部队的改造工作,曾亲拟电报指示中共华中局:“按照改造曾泽生、吴化文部的方法加以改造。”
    这里尤其要提到的是,在百万国民党起义部队中,成建制改编并长期保留下来的野战军,只有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50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该军首批出国,先后参加了第一、二、三、四次战役,渡海攻岛等战役战斗,以及朝鲜北部西海岸防御,其中,在第三次战役中,其所属第149师创造了两个步兵营用爆破筒、炸药包、手榴弹,全歼英军第29旅一个坦克营的战争奇迹,其所属第442团1营率先攻占汉城;随后的第四次战役,该军以极为简陋的武器装备,在弹药补给极为困难等恶劣条件下,于汉江南北两岸顽强坚守50昼夜,胜利完成了掩护我军主力在中线集结并实施反击的战役任务,获得了毛泽东主席和彭德怀司令员的交口赞誉。彭总曾一言九鼎:“有我彭德怀在,50军不但不会编散,而且优先换新装备!”
   
十五、起义官兵坚定的人生追求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团以上单位被志愿军总部批准授予称号的,只有“白云山团”,即中国人民志愿军第50军149师447团。该团坚守白云山主峰的第5连,是长春起义部队惟一发生叛变的连队。据当年曾被叛兵绑架过的该连指导员高汝云回忆,叛变平息后,他将多数叛兵从监狱里带回连队,经过教育,其中不少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有的还被提升为干部,还有部分战士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流尽了最后一滴热血。  
    当该部起义将领陇耀师长的长子陇涤湘先生闻知此事后,脱口就是一句:“共产党就这点,太神奇了,真的!”  
    百万倒戈官兵于历史瞬间的灵魂裂变,不仅是五千年战争史上空前绝后的战争奇观、历史奇观,也是根植于华夏大地无与伦比的人文奇观!  
    也正是在这灵魂裂变后营建的精神家园里,广大起义官兵实现了崇高人生目标的心灵归依。在我采访过的起义官兵中:  
    ——参与策动营口起义的少校团附(注:在国民党军队的编制中,团附职务比副团长低)刘凤卓5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参加长春起义的中校副团长马占伟转业到地方后,被打成右派,开除公职,劳动教养3年,然而在69岁那年,还是要加入中国共产党,了却夙愿。  
    ——长春起义的中校副团长、代理团长李峥先,第三次在中国共产党党旗下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时,88岁。  
——曾经“痛恨共产党”的海城起义士兵刘绍云,如今随时随地主动佩戴“共产党员”徽章。  
    ——长春起义的少校营长杨协中,起义之初看毛主席像曾越看越不顺眼,经过脱胎换骨刻骨铭心的教育, 1953年5月28日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加入中国共产党。晚年,在担任云南省黄埔同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期间,当听到曾在昆明某中学任教的某“黄埔同学”宣称“中国最好的时期是抗日初期”时,他当即理直气壮地批驳:“好坏要看全国人民,而不是看少数人,抗日初期你是地主家庭,当然生活好,贫雇农在过困难日子,你不了解,你立场还没有转到广大群众立场!……建议你加强学习,改造思想,要与人民大众在一起。”  
——海城起义少尉赵霖芝患癌症临终时,在其散发的《告战友书》中,述说了其毕生追求的理想天国:“我去的地方,风景秀丽鸟语花香;我去地方,没有阶级,更没有压迫;我去的地方,没有富人,也没有穷人,所有的人一律平等;我去的地方,每周开一次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重求

请把这几个网址告诉全世界追求光明的人们 重求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c5678 http://blog.sina.com.cn/chongqiusuibi 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40511/index.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http://blog.beimeicn.com/blog_u40428/index.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