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2007年五旬节/灵恩讯息(下)

5 2007年五旬节/灵恩讯息(下)

18-01-15 10:13:15, 分类: default, 2007年讯息

(以下转载的每条信息底部如果没有标注出处,均取自于《国度复兴报香港版》)


爱修园二十周年感恩大圣会2007-08-10

香港爱修园圣工灵修学院八月二至五日在亚洲国际博览馆举行「二十周年感恩大圣会」,主题是「迎接圣灵第四波的来临」,院长陈仲辉牧师表示,爱修园进入圣灵第四波,是「全民皆兵,人人事奉」新阶段,也进入以西结书47:3-5节描述的河流。

三天内共有十多场专题聚会,最後一天下午是青年庆典大圣会,晚上是教会合一大圣会。聚会分成人组和青年组,合起来有八百多人。陈牧师说,在他参加的特会中,以出席者的年龄来说,香港是最年轻的。

邝健雄∶盼望是为主作梦

邝健雄牧师在首晚聚会中讲到盼望,有盼望就是为主作梦。有盼望的人是活在未来中,生命有焦点,并可带著信心成长。因有盼望,人生爬上一个高峰,便可看见第二个高峰,生活便会一波未停,一波又起。他有牧会的高峰,又进到表演魔术的高峰,而下一个高峰是在重点城市设立前导性事工。他在另一堂分享G12异象的价值观,提到全体动员的服侍,叫全教会在新加坡祝福十万人。他也会带领一千个新加坡学生到上海推动「千牵手」运动。

黄瑞君∶全民皆兵扩展神国度

黄瑞君牧师在「国度复兴的祷告祭坛」聚会中说,只要认识城市的三个场景∶社区、校园和职场,又找出每个场景的灵魂人物,就能转化整个城市。社区的灵魂人物是师奶。师奶由於家庭责任和学识问题,在教会总是「靠边站」,但她们其实对社区最有影响力。天梯使团三年前为妇女组成军队叫天国木兰军,让她们接受三年装备,然後成为社区将领,与教牧同工配搭事奉。校园方面,六、七十年代校园的灵魂人物是校长、教师,但今日校园的灵魂人物是学生,只要兴起学生,校园就得复兴。职场的灵魂人物当然是在职基督徒。香港人口一半是劳动人口,所以每个基督徒都可以转化自己的办公室。

陈世强∶圣经的一国两制

陈世强长老在「圣灵第四波与团队」联席座谈会中表示,教会和职场是两个不同但共存的制度,就是他口中的「一个国度,两个制度」。他笑说∶「教堂有限,饭堂无限。」教会需要建立新文化,从教堂到饭堂,建立无墙的教会。他认为中国第三类教会是城市职场教会,职场教会就是新皮袋。

他在「全民皆兵」聚会中说,香港得复兴的第一个要诀是打破宗教和贫穷的灵,宗教的灵令教会变成宗教集中营,而贫穷的灵令教会和职场分隔开。教会与社会间的墙也是拦阻复兴的围墙,公司、商场、餐厅都可变成教会,廿四小时都可以有崇拜,不限於星期日。另外,事奉界线与观念要革新,人人都是全职事奉,全民皆兵。他说∶「圣经里没有义工,只有同工。」

欧杰荣∶为父的心孕育年轻世代

欧杰荣牧师(Jerome Ocampo)是菲律宾人,他在「年青人∶为主发光!」聚会中表示,现在神是要在全球兴起年轻世代,如果我们不明白这是怎样的一个属灵季节,就会做相反的事,因而成效不大。他解释玛拉基书4:6的意思,当两代合而为一,才能除去诅咒。这也解释了历史上许多大复兴的果效不能持久的原因,四十年前在美国兴起的耶稣运动和一百年前的威尔斯大复兴现今已消声匿迹,因为上一代与下一代之间没有转移,复兴的火最後会熄灭。但同时冒出来的同性恋运动、妇权运动却仍然壮大。

他再引用玛拉基书4:6,认为父亲的心要先转向儿女,魔鬼欺骗上一代,要他们相信不需要下一代,结果社会出现堕胎、儿童虐待、儿童色情等罪行。而教会也没有把热情转移给青少年,令下一代不敬虔。他指出青少年有三大需要∶找出自己命定,充满斗志,以及家庭关系。他在「呼召基督的新妇」聚会中,呼召为人父母的、属灵父母亲为青少年得异梦,自己更要成为释放梦想的人,不计劳苦和牺牲,让青少年有自己的梦想。

马正远∶活出神的命定

「校园教会网络」总干事马正远牧师主讲第二天晚上联合聚会。他首先带领会众为在阿富汗被掳的南韩基督徒祷告,然後挑战各人活出神的命定。他警告信徒不可单单追求外在的属灵事物,或个人成就,要紧记追求的对象是神,要与 建立一个爱的关系,才能真正活出自己的命定。他提到神在几个月前给他一个异梦,告诉他在末世 会兴起很特别的一代,叫「以马内利」,上一代要用为父的心牧养下一代儿女。当神的爱在我们生命中满溢,布道的热诚就会自然流露。马牧师的呼召是引领年轻人到阿爸父面前,享受主的爱,在爱中事奉 ,才是真正的「爱的顺服」(Affection-base Obedience)。

他在「圣灵与我同行」聚会中严厉地说,审判由神的家开始,香港的教会需要悔改,因为不合一、惧怕人多於神、贫富悬殊、在肉体中行事,而最大的罪是嫉妒,嫉妒别人的财产、知识、地位等,又爱面子。他特别指出,虽然香港的堕胎问题严重,但教会却沉默不语。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复兴迟迟未到的原因。

克珊蒂∶复兴的钥匙

克珊蒂牧师(Sandy Kirk)在「复兴的恩膏」聚会中说,复兴的钥匙记载在施洗约翰看见耶稣时所讲的第一句话∶「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钥匙就是「看神的羔羊」。欧洲和美国的教会在属灵上冷却了,但受苦的中国教会背起十架,她相信中国会出现大复兴。她强调十架才是复兴的核心信息,西方世界最大的悲剧是忘记了十架,只追求能力和宣扬神迹奇事,但中国教会却没有。

她用耶稣受苦的图象和细致的描述,激发起会众想起耶稣的苦杯,那盛满了神对罪的审判的忿怒。她认为我们唯有认识这苦杯,才明白到人生的最大目的是将荣耀归给十架上的耶稣。

何宝生∶华人教会要与以色列合一

何宝生传道在「以色列与教会复兴」联席座谈会中,认为以色列是关乎末後大复兴的钥匙。他按以弗所书2:14说,十架将两下合而为一造成一个新人,神在末後一定会成就这件事,就是犹太人和外邦人合而为一造成一个新人。将来更多国家会拒绝以色列,但中国人要拥抱犹太人。赵仲权牧师接著用以弗所书2:14表示,以色列和教会将要合而为一,这是下一代需要完成的使命,否则中国不能进入完全。他希望以色列和教会的墙不单在属灵上要拆除,更要有真正的合一,而中国教会要进入祝福以色列的时刻。叶宏光牧师在星期六一场聚会中呼召会众成为传道人,有五十名左右参加者拥到台前,接受牧者按手祝福。

王一平∶工人的呼召

王一平牧师在「转化时代的领导」聚会中说,耶稣的十二个门徒不是有潜质和有能力的人,但「肯」被主使用,又做对两件事∶同心合意和恒切祷告,结果成为大有能力的使徒。他在两场聚会中都呼召人立志「肯」被神改变,愿意改变自己的心态,而不是单单追求被圣灵充满和享受「有得著」的聚会。全场参加者都站起来回应呼召。

克珊蒂∶众人走过祝福祷告隧道

最後一天是联合聚会,U-Fire的胡裕勇分享近年的拥抱校园运动、贞洁运动、为树仁学院(大学)祈祷,以及社会上几件逆性事件。克珊蒂牧师之後分享信息,讲到复兴不灭的火,要为耶稣发光,为耶稣燃烧自己。她在下午和晚上,都邀请牧者到台前搭建隧道,呼唤弟兄姊妹从中走过,接受祝福祷告。结果全部人排队出来,不少人在其中经历圣灵的工作。


生命重整∶心灵医治的整合2007-08-12

刘世增(以利亚使团团长)

「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

末後的异象

在末後的日子,主要加速预备 的新妇,使教会分别为圣,可以献给自己(弗5:25-27),心灵医治服侍是主使用的一种服侍方式,帮助教会的弟兄姊妹重整生命,将救恩与过去的生命结连,医治过去,启发将来,因为神是叫万事互相效力的主, 也可以使原来不体面的经历,更要变成发得著俊美(林前12:23),使整个身体一同承受将来的产业。

心灵医治是甚麽

就是人信主,成为新造的人後,仍然需要在心志上改换一新(弗4:23),这新人现在「要治死,要弃绝」以前污秽的事,并要穿上新人,这新人要在知识上渐渐更新,如造物主的形象(西3:5-10),很多人信主後仍带著未更新的心思意念,旧有的生活模式去过基督徒的生活,也有很多基督徒信主前在原生家庭的成长及在社会中经历很多犯罪及受伤,这些经历深藏在我们的记忆或潜意识中,带出现今我们在心思意念上的扭曲,在情绪上的压抑,在生活习惯及模式上的捆绑,甚至是灵里的不自由,这些都需要经历更新医治。举例说,离婚家庭长大的子女通常在人际关系上较缺乏安全感,在情绪上很多压抑,他们虽然信了主,仍然要经历心灵医治,包括饶恕父母的错误,也要接纳主很深的爱的触摸,才可以在完全的爱中除去惧怕,进入健康的婚姻或男女的交往。这就是原生家庭的医治,让「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玛4:6)。

祷告服侍是甚麽

就是帮助人经历心灵医治的一种祷告方式,透过圣灵能力恩赐及神的话语为人祷告,特别针对被服侍者犯罪及受伤的经历,使他们在心思意念上,行为上,关系上及属灵上得自由,活出基督的样式。祷告服侍有很多形式,可以是按手(可6:5),可以是抹油(可6:13,雅5:14),可以是用神的话语及属灵的恩赐祷告,只要用诸般的智慧劝戒人,教导人,把人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西1:28-29)。有时我们为人祷告服侍的人,要运用真理去 挡撒但放在人心中的虚谎,目的是求「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们这已经被魔鬼任意掳去的,可以醒悟,脱离他的网罗」(提後2:24-26)。

心灵医治的层面

第一个是拔根(来12:15)∶除去苦毒的根就是从生命根源的犯罪与受伤经历中得著更新自由,也从灵界透过罪与受伤的压制中得释放(路4:18,徒10:38),这是生命的「排毒」。

第二个是更新(多3:5)∶圣灵不单重生我们,也更新我们的旧人,在心思模式上及生活行为上改变,不再效法这世界,并能明白察验神的美意(罗12:1-2),这是生命的「美颜」。

第三个是操练(提前4:7-8)∶在敬虔上操练自己,包括个人灵修,小组追求公义、信德、和平(提後2:22),操练敬拜顺服,在聚会中接受神的话与真理的灵。这是生命的不断「补身」。

第四个是侍奉(提後2:4-26)∶「有目的的生活是抵抗忧郁最有效的方法 。」没有异象,人便放肆,侍奉是寻回神创造我们的目的及身份,使我们可以靠著圣灵的能力去帮助其他人得闻福音,经历医治释放,成为国度的工人,像我们一样。这是生命的「运动」。

这个图像由三个圈结连组成,成为一个以十架为中心的生命同心圈。所有的医治服侍都是指向及围绕这中心,为了要讨父神喜悦,高举基督,顺从圣灵。属灵争战圈表示与神与人敌对的魔鬼散布谎言,因它是谎言之父,使我们不行真理,所以医治服侍是要揭示撒但的朦骗,帮助人穿上全副军装,「就能 挡魔鬼的诡计」(弗6:10-11),心灵医治服侍者的责任是要帮助人攻破坚固的心灵营垒,使人的心意顺服基督(林後10:3-5)。第三个医治圈是心灵医治实践的方向,不是绝对的方向,只是根据主祷文的祷告方向而整合而成,下次我会与大家更多讨论。

使团在神国中是一个小群体,但我们的异象清楚,目标明确,建立心灵医治中心及训练,只希望这个城市,甚至每一个中国城市都「得以痊愈安舒,使城中的人得医治」(耶33:6)。


国度战士2007特会印尼腓力曼都法牧师分享认识圣灵2007-08-25

国度战士2007特会「烽火承传」在八月廿一日至廿四日假香港展览中心举行,聚会分为四天日间聚会及三晚公开布道会,布道会主题分别是地狱之旅、父亲的爱和爱慕圣灵。日间聚会每天超过九百位青少年人参与。主要讲员包括美国校园教会网络马正远牧师、印尼沙仑玫瑰教会腓力•曼都法牧师以及台北灵粮堂周巽光牧师和周巽正传道等。

腓力牧师担任第一节讲员,为整个聚会展开序幕。腓力牧师向大家介绍他最好的朋友∶圣灵,他希望每一位参加者都能真认识圣灵,不是认识有关圣灵的事,而是认识圣灵自己。因为只有我们真认识圣灵,才能流露出那份信心和激情。因此,腓力牧师从约翰福音14:15-18及16:5-16分享认识圣灵的重要。今日信徒对任何事情都没有甚麽期待,对参加聚会没有期望,对传福音的果效没有期望,结果就是没有甚麽事情发生,腓力牧师表示这就是问题的所在。当圣灵临在,绝对不会没有事情发生!腓力牧师过去曾踏足过不同国家宣讲神的话,圣灵并没有偏待任何一个地方,分别的只是受众的心和对 的渴慕,他呼吁每一个到场的弟兄姊妹要对圣灵开放与渴慕,要对这次聚会有期待,期待被改变,期盼这就是香港的五旬节,香港复兴要从这里开展,不应满足於只有少数的基督徒。腓力牧师虽来自印尼教会,可是他作为神仆人的身份,站在香港的地土呼喊,呼喊主的复兴要临到香港。他引述曾有韩国教会表示印尼是现时基督教增长得最快的地方,可是腓力牧师的领受是未来华人地区的增长将远超过印尼!


顾约拿单∶从多伦多来的祝福2007-08-26

黄濠光

加拿大长老会宣教士顾约拿单(Jonathan Goforth,另译古约翰)在中国宣教史上是著名的布道家和奋兴家,他在中国服侍了46年,从十九世纪进入二十世纪,从满清进入民国,经过了1907年基督教入华一百周年,是3,383位外国宣教士的其中一位,来自多伦多。

多伦多差出的宣教士

顾约拿单被模造成为宣教士是在多伦多的诺克斯学院(Knox College),他听了马偕博士回国讲道之後立志往中国宣教而进入学院。他一面读书,一面在多伦多的贫民窟和监狱布道,并因在多伦多宣教团契服侍而认识了罗瑟琳(Rosalind)。他们於1887年十月廿五日结婚,而诺克斯学院的同学也为他往中国宣教而筹募经费。於1888年二月四日,在多伦多诺克斯教会(Knox Church)差遣下,新婚不久的顾约拿单夫妇便启程前往中国。

讲流利国语的神迹

他们首先到达山东省烟台,在那里住了九个月学中国话。他以前在学院,语文是最弱的一科,要掌握中国话对他来说好不容易,比他晚来的另一位宣教士季理斐(Gillivray)学得更快更好。有一次他们两人一起出外布道,听众们很不客气的指著季理斐说∶「还是你来讲吧,他讲的我们根本听不懂。」

顾约拿单开始陷入灰心与沮丧,但他拒绝这样。他说∶「神呼召我来中国,我期待圣灵行神迹,使我掌握国语。」他拿起中文圣经,跑进教堂,便向会众讲道。他一开口,神迹就发生,事後他回来告诉妻子说∶「当我开始讲道的时候,那些我曾经学过的句子和成语,一下子都浮现在脑际,而且运用自如。他们不但都听懂我所讲的,而且还很喜欢听呢!这下子我相信语言的障碍已经除去了。」

两个月後,他收到诺克斯学院的信,信上提到有一天,有几个同学特别为顾约拿单祷告,神的同在彰显在他们中间,要为「某一个难题」(他们并不知道究竟是甚麽)祷告,而且祷告後,大家都觉得难题已得到解决。顾约拿单立刻翻开日记来对照日期,发现竟然就是他开始口若悬河的那一天!

开放家居布道法

顾约拿单第一个固定工场是河南,当戴德生知道後写信给他说∶「弟兄,如果你想进入河南省传福音,一定要以膝代步啊!」从此,顾约拿单和他的同工无论大小事情,除非先有充分的祷告,否则绝不敢冒然采取行动。顾约拿单经常巡回布道,最後选了彰德为基地。安顿在彰德之後,顾约拿单夫妇采用了「开放家居」布道法,让百姓进入他们的家参观,并向他们传福音。百姓由於对外国人的家居感到好奇,都络绎不绝游览一下西人的平房。一天之内参观人数曾超过二千人,头五个月就有二万五千人在他们的家听过福音,在1894年至1899年间,数以千计的人藉此而信了主。他说∶「有人认为接待访客并非宣教工作,但我认为是。很多时候村民会围著我说∶『我们到你家,你带我们参观,待我们如朋友』,之後他们自己拿椅来坐,拿桌给我放圣经,一起茗茶。」

拳匪之乱几乎丧命

在这些年间,一切看似顺利,但风暴於1900年临到。年中顾约拿单夫妇第四名子女Florence因脑膜炎逝世,葬礼刚结束不久,烟台的美国领事来电,叫他们「往南逃」,因为义和团已经逼近。他们於六月廿八日举家外逃,经过廿四天才抵达汉口,再乘船去到上海。途中他们遇到袭击,顾约拿单遭暴徒拳打脚踢,并受刀伤,几乎丧命。暴徒因抢掠财物,让他们有逃命机会。他们从上海坐船回加拿大去,发觉加拿大教会已趋世俗化,许多人不关心海外宣教。

1901年,他们回到河南彰德,顾约拿单采用另一种巡回布道法,就是举家出动。过去是他和同工出发,家人留在彰德,但如今的感动是要罗瑟琳同去,以便她能向妇女布道。罗瑟琳初时不赞同,因为怕出门遇上不卫生的环境,威胁子女的健康。那时,顾约拿单夫妇已有四名子女病死,但顾约拿单说∶「如果奶不依从神的呼召,我才担心孩子。对奶和孩子最安全是走上尽责之路。」结果罗瑟琳顺服了,他们每年二至六月,以及九至十二月都举家巡回布道。

经历平壤大复兴

多年巡回布道引领了许多人信主,并设立了许多教会,但44岁的顾约拿单心中很想为主做更大的事。远方传来威尔斯大复兴的消息後,他开始花更多时间祷告读经,寻求复兴,并且读了美国奋兴家芬尼(Charles Finney)的书,追求复兴的属灵定律。1907年,他去了朝鲜一趟,碰上了平壤大复兴,回程时经过东北,向当地教会报导朝鲜所见所闻。第二年春天,他应邀往东北领会,终於带来了东北教会一次大复兴。

带来东北大复兴

1908年是顾约拿单的转捩点,他在东北各教会传讲朝鲜怎样复兴,信息大多环绕一个主题∶「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4:6)。东北的受洗人数从1907年的一千五百人,增至翌年的三千五百人。当他的妻子带著子女回加拿大时,他一个人走遍各地,传讲复兴的信息。在渖阳,一位管财务的长老承认说谎与偷窃。就在他认罪时,另一位长老忽然被甚麽击中似的大叫,两天後承认自己犯了奸淫,甚至三次对妻子下毒,同时当场辞职。教会牧师也承认罪自己没有好好牧养。信徒认罪,非信徒也蒙光照认罪。有时因为太多人认罪,以致没有时间讲道,虽然聚会时间由三小时至六小时不等。

「基督将军」邀请布道

在复兴浪潮中,东北长老会五年内就增加了一万三千多人。在两年间,顾约拿单在六个省份主领了三十次聚会,到处奔波开始影响他的健康。1916年,他们返国休息,一年後回来继续在各地服侍。在他服侍的人中,最有名是河南的军阀冯王祥将军。冯玉祥由宣教士John Mott带领信主,就得了「基督将军」的称号。他邀请顾约拿单夫妇到军中传福音,每天两次,向一千多名军人讲道,其中多半属长官级。罗瑟琳也与官太太们聚会,劝他们信耶稣。在那段日子,顾约拿单曾替960位军人施洗,也曾一天内为四千多名官长和士兵领圣餐。这些军人因信奉基督,军纪特别严明;不再到处抢夺财物,也除去许多恶习,受到老百姓的爱戴。

东北八年为主耗尽

1927年之後,顾约拿单的工场由河南转往东北,在吉林、长春等地设立宣教站,并向辽宁省推进。在往後的八年,他四处奔波,体力消耗殆尽,加上年事已高,健康亮起红灯。1930年初,他回到加拿大,发现右眼视网膜脱落,虽施手术仍无法医治,因此右眼完全失明。在住院四个月休养期间,他口述在中国宣教的回忆录,由护士笔录,再交给罗瑟琳整理成书,取名《在中国的神迹》(Miracles Lives of China)。休养完毕,他又回到中国。1933年,他仅存的左眼亦失明,但仍在台上讲道,令听众大受感动,多人信主得救。由於罗瑟琳健康日差,他俩於1934年十二月返回加拿大定居。离开时,东北已经有两个宣教基地,三十个布道所,共2554人受洗,信徒达三千多人。

埋葬於故土多伦多

在北美两年,顾约拿单去过加拿大和美国许多地方主领聚会,有教会接纳他,也有些批评他过於情绪化。1936年,他讲完北卡罗连纳州一个特会便回加拿大。十月七日,他在安大略省一教会讲完道後,当天晚上(十月八日)在睡眠中离世,在世寄居77载。安息礼拜在多伦多诺克斯教会举行,当中Inkster博士说∶「顾约拿单受了圣灵与火的洗,因倒空自己而被圣灵充满。」罗瑟琳仍住在多伦多,继续讲道和写书,於1942年五月卅一日离世。

他是个雷轰的声音

中国教会史上首次复兴是经由顾约拿单的服侍,他听闻威尔斯大复兴,经历平壤大复兴,圣灵藉他带出东北大复兴。他是中国首个奋兴布道家,深深经历圣灵工作的人,是日後另一个奋兴布道家宋尚节的前辈。他在中国46年,受尽折磨、逼害、侮辱和被追杀。由於中国生活条件恶劣,医疗设施落後,导致他在十二年内相继丧掉五名儿女。这种撕裂肺腑的哀伤,在他的著作《依靠神的灵》(By My Spirit)中,苹字不提儿女死亡的伤痛,只讲及自己服侍主有不足的亏欠。他在中国服侍的前半段多是个别谈道传福音,後半段则是向群众培灵布道。他说∶「我爱那些将神的话讲得如雷贯耳的人,基督教的世界太过死寂,只有雷轰的声音才能叫醒他。」他自己就是这个雷轰的声音。


美国神召会选出新会长2007-09-04

【编译Esther/Charisma Online八月十四日报道】这周末美国神召会刚获选为会长的活德牧师(George O. Wood)於印第安纳波里结束了他们第五十二届全体大会。活德牧师拥有两个博士学位,自1993年起便担任神召会的秘书长。他担任了加州Costa Mesa的Newport-Mesa教会牧师十七年。

活德牧师会接替自1993年起担任会长的崔斯克(Thomas E. Trask)的职位。崔斯克牧师於七月中宣布不会继续他四年任期中馀下的两年,他於辞职信中表示他需要时间寻求神的旨意,又说他与雪丽(Shirley)也很爱事奉,计划将来会继续活跃於事奉之中,因为神会赐下力量。在崔斯克的临别讲辞中,他鼓励这个全世界最大的五旬宗派要坚守公义和拒绝一切的罪。他指现在很多美国教会所传扬的是一个没有地狱、不需要圣洁的信仰。这是懦弱、无主见的基督教,因为害怕被世界看为论断别人而不去对抗罪,这告诉世人一切也可以接受的是不完备的福音。

神召会亦选了史密夫(Zollie Smith Jr.)为新的美国工场主任。他是第一位非洲裔美国人被选入宗派的领导层。

◆为神召会新会长祷告。
(取材自www.charismamag.com)


江秀琴牧师主讲训练特会2007-09-11

美国慕主先锋宣教机构来港主办的「2007香港牧者与代祷者训练特会」,於九月六日晚上在乌溪沙青年新村开始,直至九月九日下午结束,四天三夜的聚会由江秀琴牧师主讲,逾千人参加,大部分来自中国大陆。

美国慕主先锋教会的恩膏是安静等候神,江牧师的信息都环绕内在生活。信息聚会分上午和晚上,之前都有二十分钟至半小时的安静亲近神时间。在讲道前约有一小时的诗歌敬拜,由敬拜队和铅韵如牧师及吕敏文牧师主领,重覆唱两首诗歌,期间有圣灵做医治和释放的工作。

江秀琴牧师的信息是以讲经为主,辅以许多生活上的体验和见证。她引用何西阿书6:6,指出神喜爱良善,就是怜恤,而华人信徒惯於苦干,所以须追求亲密认识神,不要倚靠马的力量和人的腿快。她引用雅歌1:2-6,教人享受神的爱情,有了爱就会变得聪明、能干、漂亮、健康。被爱激励的服侍,就会越服侍身体越好。一个饱尝神爱的人,就会承认自己皮肤黑,却不会自卑,反觉得秀美。看守自己的葡萄园是过内在生活。

耶稣在马太福音9:12-13也引用了何西阿书6:6的经文,他医治人也是出於怜恤。江牧师引用以弗所书5:29,提到基督会保养顾惜教会。中国人隐藏了许多不健康的情绪,但神对人心思细密,而人要像雅歌1:12所说,坐下享受筵席,接受 的保养顾惜。她又引用出埃及记31:12-13、16-17及希伯来书4:9-11的经文,教人每天进入主的安息,学习歇了自己的工,努力去不用力。安息就是放手,就是圣洁,进入最深的信靠(赛30:15-18)。太多人习惯奔跑,以致烧焦朽乾,令神心疼。事奉神是靠里面燃烧的火,从神支取力量,须亲近和注视神,接受他的怜悯。

江牧师又引用使徒行传13:36,以大卫为例,指出服侍主最重要是品格,留意不要有私人的野心,以及完美主义。神呼召人去完成一件事,都会赐下恩典,所以要懂得倚靠神。要操练过内在生活,凡事顺服神,就会产生信心。江牧师每一个教导,都引用她个人和教会的例子加以说明。在分享信息後,都会叫大家敬拜神,开口祷告,圣灵也在其中做更深的工作。


布永康尼日利亚布道 十多万人大雨下赴会2007-09-12

【编译黄约书亚/Christ For All Nations网页报道】布道家布永康(Reinhard Bonnke)於八月廿一日到达非洲尼日利亚的卡巴(Kabba),本来三小时的车程却用了十四小时,因为途中遇上交通意外而堵车,有一辆满载山羊和工人的货车掉进河中,道路遭封锁。部分「基督传万邦」(CfaN)同工下车赶往帮忙。布永康从汽车车窗往外观看,周围堵车的人发现了他,争相跟他打招呼和拍照,并要求代祷。於是在公路上便开始了一个小型的堵车布道会,人群在路上车辆间跪下决志。同工回来说数了十具尸体,而现场有75人决志。一行人晚上才到达目的地,受到当地土王Okun Land的接待。

首天聚会於星期三晚举行,有七万人参加,神的话带著能力释放出来,有五万多人决志,其中一位女士得著医治,她四年来不能行走。第二天早上有烈火特会(Fire Conference),有一万五千名教会同工参加,下午开始下雨,直至晚上的布道会,雨势不停,却妨碍不了出席的人,且有瘸子行走及瞎了开眼的神迹发生。第三天,早上依然有烈火特会,而晚上布道会因雨势太大而缩短,讲员是另一位布道家Daniel Kolenda,群众是站在水中听道。第四天早上的烈火特会,圣灵浇灌在许多同工身上,特别是那些觉得自己是软弱的。当晚布道会大雨滂沱,仍有十二万人冒雨出席。最後一天停雨了,Kolenda及布永康先後讲道,数千人得医治,许多人上台讲见证。

◆为尼日利亚全国归主祈祷。
(取材自http://hk.cfan.org)


美神召会发动向一百万青年布道2007-09-14

【编译黄约书亚/The Christian Post八月八日报道】美国神召会本周在印第安纳波里举行名为「圆梦’07」全国青年大会,推动青年基督徒在校园传福音,该布道运动称为「梦想2015」,目标是在2015年底,向一百万青年布道,带他们加入教会。

◆为青年一代福音大收割祷告。
(Audrey Barrick撰稿,取材自www.christianpost.com)


611灵粮堂千人跨海迁堂2007-09-20

611灵粮堂为纪念在北角码头最後一次主日崇拜及荃湾「新殿」首度敬拜,特於九月九日(星期日)举行「翻越维海,进入应许」千人跨海大行动,并在同一天里,先後在维多利亚港两岸的北角及荃湾举行崇拜。一位611灵粮堂的姊妹说∶「这几年,我在北角码头流下了不少的泪、感受过无穷尽的爱、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医治和突破,实在留下了很多回忆。」

当天早上,611灵粮堂如常在北角码头举行主日崇拜。到下午,一千多人浩浩荡荡从北角码头乘坐三艘渡轮,破浪前进,穿越维多利亚港海到荃湾码头,然後列队步行到荃湾市中心(荃贵街2-18号富丽花园A商场1字楼)的「新殿」。每一位参与「翻越维海」者,都是「611」的见证人。

正式告别北角码头

下午一时三十五分,北角码头外挤得水 不通,充满热情和兴奋。「611」弟兄姊妹穿著红的、白的、蓝色的教会「T」,见证611灵粮堂在北角码头最後一刻。在连连「喳」照相机声响里、在歌声和欢呼声中,弟兄姊妹往常地穿过教会挂在码头的「情债、钱债、楼债┅┅有耶稣乜都搞掂晒」横额,往常地穿过「码头便利店」和一个一个鱼鲜摊贩,「611」正式告别北角码头。

旌旗飘飘、号声迤长、鼓声与歌声伴随著弟兄姊妹登船,神的名再次被大大高举。昔日约书亚过约旦河,是抬著耶和华的约柜前进。那天,张恩年牧师(611灵粮堂主任牧师)亦一手拿著「611」教会名称的玻璃牌匾,一手执著圣经带领众人前进,象徵著神的约柜和圣灵与他们同到荃湾「应许之地」去。

上了岸,由警队为会众开路,队伍沿著海滨路往富丽商场「新殿」迈进,弟兄姊妹沿途拿著印有「耶稣爱你」、「脚掌踏遍荃葵青,应许这地得复兴」的旗帜,一面敬拜,一面向途人派送福音扇子。由荃湾码头跨越永顺街、联仁街、荃富街。站在杨屋道天桥上,回头望,长长的队伍看不到尽头,只见一道红河般不止息地向前涌流著,因为大部分弟兄姊妹都穿上青年牧区今年夏令会的红色「营衫」。

跟从耶稣来到荃湾

下午四时三十五分,队伍鱼贯进入「611」的荃湾「新殿」,该殿入口处地上铺上刻有十二支派名称的石头。当人人安静在圣殿等候时,张牧师紧握著「611」的玻璃牌匾步进圣殿,牧师与领会者跪在殿前,向主祷告「主耶稣,我们都已跟著你来到了荃湾!」敬拜者带领会众高唱《以色列的圣者》,圣殿响起不绝赞美的歌声。

在敬拜中,张牧师分享了神过去六年给611教会的祝福∶「这是教会倍增的恩典∶2001年,我和师母连同月兰三人回香港在北角建立教会。今天,当教会从北角搬到荃湾,我们竟然带著三艘船,千多人出发。2002年十二月教会从堡垒街搬进北角码头时,聚会人数近130人;2007年九月的今天,教会从北角搬到荃湾,聚会人数则近1300人。神不单为教会『重修了荒凉之处』,并且让人充满了新殿。这里的每一位,我们都在见证著神荣耀的居所呈现於眼前。」


阿苏撒街大复兴到中国2007-10-14

黄濠光

当代五旬节来华一百周年

上世纪初1906年阿苏撒街大复兴爆发後,圣灵复兴之火持续多年,在最初几年并没有产生新的宗派,也没有甚麽五旬宗差会。前往阿苏撒街追求复兴的是个别人士,有些被圣灵充满,得著能力就往海外宣教。大复兴爆发後翌年,第一位从阿苏撒街出来到中国的宣教士嘉活力牧师(Alfred G. Garr)及师母Lillian,离开美国,先到印度宣教,九个月後即1907年十月到达香港,距今刚好一百周年。

首批圣灵充满讲方言华人是香港人

他们抵港後三日,有两位女宣教士也从美国来到,所以首批在华的五旬节宣教士合共四人,均不懂中文;尽管Lillian宣称她在阿苏撒街所讲的方言是汉语和西藏语。他们先拜访香港的美国国外宣教会(American Board of Commissioners for Foreign Missions,属公理会),获准在该会举行聚会,由嘉活力牧师主领奋兴会,由一位华人执事莫礼智传译。不久这位莫执事及多位会众被圣灵充满,讲出方言,因此第一批圣灵充满讲方言的华人是香港人。奋兴会持续到圣诞节前几天,会众当中後来有人因方言问题有异议,结果美国国外宣教会以布置圣诞为由收回地方,聚会便改在莫礼智执事的乐群书塾举行,经常出席聚会者约有三十人。嘉活力、莫礼智及宋鼎文等人便成立了港九五旬节会。莫礼智於1908年一月创办了中国第一份五旬节报纸《五旬节真理》,一年後发行六千份,寄到全国。该报纸一共发行了卅九期,於1917年四月停刊。

五旬节宣教士倡禁妇女缠足

嘉活力将五旬节的火带来中国,然而他的师母Lillian贡献还大。她除了努力传福音外,也为终止中国妇女缠足而奋斗。在女人足不出户的年代,Lillian站在前线服侍实属罕见,她公然跟中国古老的缠足文化对抗更是令人震惊。当时港英政府无意责难中国女人缠足之事,但Lillian基於对基督的热爱,努力不懈,在民间和政府中游说,要禁止缠足,结果英国人立法禁止在香港定居的中国妇女缠足。此举令Lillian获得华人妇女的爱戴,她们对神的心也大为开放。

香港宣教艰苦岁月

嘉活力夫妇在香港的服侍并非一帆风顺,他们先锋性的事工都遭受其他同工的误解,尝过挫败、失意、迫逼和灾难。1908年的香港爆发淋巴腺鼠疫和天花,他们刚出生的女儿夭折了,另一个女儿Virginia及多位同工亦都染病。当Virginia病逝,嘉活力悲痛欲绝,更加打击他的是妻子也染上天花。他的信心大受考验,但他靠主坚固。妻子终於康复,只是身体孱弱,等到政府取消隔离令後,他们便离港去了日本。他们在日本有一年半,将复兴带到日本人中间,到1909年底才回香港。

圣灵指教鹰唛炼奶救活儿子

他们在香港的日子一样严峻。Lillian剖腹生产了一个儿子,体重只有三磅,在那个年代不足月的婴儿一般是活不久的。更糟的是,婴儿的胃不接受母亲的奶。由於两个女儿都死在香港,嘉活力的信心再受考验,他向神呼求,主很快回应他,藉圣灵对他说∶「用鹰唛炼奶喂哺孩子。」说话来得简单,但当时香港那里找鹰唛炼奶,他马上四处找寻。找了老半天,他来到一间华人办馆,问有没有鹰唛炼奶。老板说他有奶品,但不肯定有没有他要的那种。他说他没有订这种货,但错有错著却送来了,一看之下果然是鹰唛炼奶,嘉活力马上买下整箱,满心感谢神。儿子肯吮炼奶,便活下来。

四方福音会创办人曾在港宣教

虽然嘉活力夫妇深获爱戴,但随著推翻满清,香港弥漫著仇外气氛,他一家终於离开香港,返回美国。在1909至1910年间,陆续有五旬节宣教士到港,其中包括有Robert及Aimee Semple夫妇。Robert在香港死於疟疾,Aimee便回美国,後来改嫁Harold McPherson,二人在美国开荒布道,但生活贫苦令婚姻触礁,Harold要跟Aimee离婚。Aimee虽离了婚,仍继续传道,许多人藉她的服侍病得医治,神迹奇事随著她。1922年,她在加州领受跟宣道会一样的四重福音信仰,她称为「四方福音」,1927年正式成立四方福音会,为五旬宗的一个主要宗派。

继香港之後,其他五旬节宣教士也到河北及山东宣教,也有去上海的,他们多是个别服侍,彼此没有组织上的连系,到1915年,全中国多至150位五旬节宣教士在三十个地点服侍。他们由於主张圣灵充满说方言,甚受其他宣教士排斥。

翟辅民经验灵浸与方言

五旬节式的复兴也在中国内地会和宣道会的个别宣教士中发生,甚至发生在纽约州乃役(Nyack)宣教士训练学校中。宣道会宣教士翟辅民(R. A. Jaffray)在广西梧州服侍,他於1907年秋天受圣灵浸讲方言。他後来在1909年三月在宣道会刊物上发表文章,一方面肯定灵浸与方言,但不赞成说方言是灵浸的证据,认为过份强调方言会有碍健康的信仰。宣道会创办人宣信博士(A. B. Simpson)的结论也跟翟辅民一样,而宣道会於1910年之後规定,凡坚持方言为灵浸的证据者,必须离开宣道会。其中一个被逼离开的是宣逊牧师(W. W. Simpson,跟宣信博士无关)。

神召会宣教士到中国

宣逊牧师是宣道会差往中国的宣教士,於1912年在中国的宣教士会议中受圣灵浸说方言。由於他坚持方言为灵浸的证据,他於1915年回美後被逼脱离宣道会,改投1914年成立的神召会。由於妻子健康问题,那几年他留在美国,於1916年在新泽西州的伯大尼圣经学院担任校长。後来他妻子病逝。1918年,他参加一个营会时经历到一个神迹,当中神把他差回中国去。他说∶「在营会里,圣灵跟我直接讲话,情况就像 跟保罗讲话那麽直接。有一位不谙汉语的姊妹用汉语叫我回到西藏边界附近的道州(Taochow)。所以我便於1918年二月四日启程,是圣灵差我去的。主一直开路,直至我们到达边界。当我们到达工场时,神的灵便浇灌下来┅我们收到很多信,邀请我们前去,我们去到那里,那里就有五旬节圣灵能力的浇灌。」

他返回中国宣教後,遇上另一位宣教士Martha Merrill,於1925年结婚,二人生了六名子女。除了南方六省外,宣逊牧师走遍中国各省传道,并远至西藏、蒙古和东北。他在一些地方开设圣经学校,训练华籍传道人,其中包括北京的神召会真理学院。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一家回美,战後回中国,直至1949年共产党执政後他才离开,回美退休,於1961年离世,享年92岁。

资料来源∶
1.《港九五旬节会七十五周年纪念特刊》
2The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Pentecostal and Charismatic Movements
3.http://www.holytrinitynewrochelle.org/yourti18138.html
4.The Azusa Street Revival: the Holy Spirit in America: 100 years


美神召会前总监督吁不要失去五旬节经验2007-10-24

【编译陈志扬/The Christian Post十月三日报道】神召会新的领袖於十月八日就职,卸任的总监督Thomas E. Trask劝喻五旬宗群体要继续紧抓五旬宗的实践,主要来说,就是倚靠圣灵。

五旬宗主义是全球基督教之中增长最快的部份,拥有至少五亿信徒。Trask在神召会刊物《今日五旬节佳音》(Today’s Pentecostal Evangel)访问中这样说,那些对五旬节经历开放的国家,都经历「显著的增长。」他说∶「在美国文化,我们很容易以为可以在圣灵的工作以外建立教会,但历史向我们显示了这种态度的结果。那些曾经有过神触摸的教会,因为不再倚靠圣灵而失去了这经历。我们也有可能失去神的触摸。」

Trask说十四年前上任时,他感到神向他授命去注重祷告、禁食和圣灵的工作。「我们一定不可以离弃五旬节的经。」

Trask在七月宣布自己将在神召会总监督四年任期未满前离任,George O. Wood博士於八月当选为继任人。Trask带领了这个宗派十四年,并表示自己将会继续活跃於事工之中。他在本月正式卸任,留下多年的建树,以及未完成的工作ˉ全部都以赢取灵魂为中心ˉ他盼望在以後的日子将能付诸实行。

他们与非牟利的救灾扶贫机构Convoy of Hope的关系,是Trask任内其中一项最大的成就。这令信徒走出圣殿进入社区「触摸需要耶稣的困苦人。」他强调∶「我们永不可以失去向人传福音的热情。」期待著耶稣的再来,这位将离任的领袖呼吁教会要有催迫感去为基督得人,「因为有一天这可能来不及了」。

还有,六年前,Trask协助推出「转化异象」(Vision for Transformation),解除一切限制著创新和阻碍有效为基督得著世界的政策、做法和章程。他盼望教会不断寻求方法在转变的文化中更有效能和适切性,同时警惕著文化「传染」教会。

今日,他看见绝大部份的宗派传道人和平信徒都想得到圣灵的带领,他对此大有盼望。Trask说他们想跟从耶稣、与未信者分享基督、学习神的话语和深爱教会。

虽然珍惜神召会的五旬宗做法,Trask提醒这宗派「这并不只是关乎神召会,这是关於建立神的国度。」他愿意和其他宗派和团体合作。他问道∶「我们不是惟一蒙神祝福的教会。 祝福我们,好让我们可以祝福别人。假如我们停留在自己的圈子当中,又怎能祝福别人?即使很爱这个教会,但要记住到天堂时,我们是不会获发神召会徵章的。」

◆为Thomas E. Trask的贡献感谢神。
(Audrey Barrick撰稿,取材自www.christianpost.com


美神召会新监督强调植堂2007-11-06

【编译黄约书亚/The Christian Post十月十三日报道】全美最大五旬宗派神召会的新任总监督George O. Wood本身是植堂的副产品。他的家族数代都是信徒,主因是约一百年前一位廿四岁传道人领受负担在宾夕凡尼亚州的Jeanette市植堂。

该名传道人名叫Ben Mahan,在没有任何教会及宗派的资源或财务支援下,在Jeanette市主领敬拜聚会,後来并成立教会,Wood的祖母及父亲也接受了基督。Wood於十月十一日在密苏里州春田市神召会总部的聚会中分享说∶「植堂就是这样的,不只家父得救,今天我们一家都得救。我们所有儿女,以及大部分孙儿及曾孙儿都在事奉主。」不但如此,Wood的父母更有分建立中国西北一间教会,到今天仍是很壮大,有一万五千名信徒。「这都是有人有负担去植堂,若我们肯出去布道,全美都会有像家父那样的人。我们不只得著他们,也得著他们的後来者。」

Wood於八月获选为总监督,继承Thomas E Trask,并於十月八日正式上任。作为新领导,他传扬五旬宗一个至为重要的核心价值ˉ「广植新堂」。他说∶「我们知道植堂在我们的文化中,应是唯一最有效令社区福音化的方法。」

神召会今年推出雄心万丈的植堂计划,称为MX9,目标要在2009年建立一千间新教会。Wood公布2005年-2007年的报告,神召会的堂会共有12,311间,共增加了卅四间,是历史新高。在海外,神召会会友有五千七百万人,换句话,神召会会友中的95%都在美国境外。

Wood却说重点不在数字,他说∶「统计数字只属次要,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为耶稣得著人的生命。」

虽然神召会要在来年将植堂速率倍增,Wood并不想用几十年前上一辈那种没有支援,或有时遭受其他传道人嫉妒的方式。他说∶「我们需要付出,给予支持和鼓励。我们应该彼此坚固,互相砥砺,在耶稣基督的福音上是配搭同工。」

◆为神召会的植堂计划祷告。
(Audrey Barrick撰稿,取材自www.christianpost.com)


澳门「阿们611灵粮堂」成立感恩崇拜2007-11-07

澳门「阿们611灵粮堂成立感恩崇拜」已於十月七日下午三时至四时三十分,假澳门「阿们611灵粮堂」举行。当天共有七十三人出席,有从香港、珠海及本澳的教牧同工及弟兄姊妹到来致贺。董月兰牧师代表香港「611灵粮堂」母堂出席讲道。

黄石安传道夫妇感恩分享,简述由1999年起领受全职呼召至受差遣到澳门的过程。他们在澳门的日子虽短,但已经历到神的带领与看顾,无论从装修、教会注册、领人归主的过程等等,都经历到神的祝福。他们同时也向澳门各方面的友好致谢。

其中委身祷告的部份,由董月兰牧师带领,黄石安传道夫妇与所有的会众一同奉主耶稣基督圣名宣告,要爱澳门,并委身在这片土地上,宣扬耶稣的救赎,并以祷告守望这片土地。他们立志为澳门必不静默、必不息声,直到神的公义如光辉发出, 的救恩如明灯发亮。大家宣告澳门在神的手中要作为华冠,要成为神所喜悦的。 澳门人必被称为圣民、为神的赎民,澳门必被称为神所眷顾不撇弃的城。在先知的祷告中,神告诉各教会要合一与相爱,便能胜过澳门的黑暗权势;神安慰并肯定一直为澳门祷告的人,应许他们必看见祷告的果效在澳门发生。

董月兰牧师透过历代志下二十章,这位「得胜的大王」约沙法来勉励黄石安传道夫妇面对仇敌不要惧怕,要定意寻求神。要学效约沙法王做三件事以致得胜∶1.带领祷告会;2.相信从神来的启示性话语;3.设立敬拜赞美职事。她相信「阿们611灵粮堂」有一个先知性的命定,就是要祷告,甚至是设立廿四小时的祷告祭坛。

整个聚会充满喜乐,会後讲员邀请所有弟兄姊妹为在场牧者与事工负责人祷告,场面感人,满有神的同在。


「等候神、寻见神」退修日营2007-11-17

国度事奉中心(澳门) 十月十九日在澳门基督徒聚会中心举办「等候神、寻见神」退修日营,共有42人参加。

此次日营的目的是让澳门的弟兄姊妹的身心灵上全然从繁忙及嘈杂中再次归回安息,在主面前学习聆听、安静及等候。大会盼望参加者从学习等候神的功课中,经历进入神同在的安息及与神面对面的亲密关系中。

全日的退修营从早上九时开始,聚会不设任何程序,透过敬拜、祷告、静默,让神的启示来带领聚会。而其中最主要的教导是,让弟兄姊妹学习操练安静在神面前,让灵与魂专注在神的身上,好像进入至圣所中的静默,只有神的荣耀。国度事奉中心同工郁多加说,我们基督徒常常都像雅各一样,「与人与神角力都得胜了」。我们常以自己的心意、方法、决定、判断来决定神在我们身上工作的方法。但我们很少有机会让神自己的心意被显明,而学习安静等候神,进入神的安息里,就是宣告自己放下主权,让神真正作主作王。创世记第一章9节∶「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神向我们的启示就是,我们所有的心思、意念等都要聚焦在神自己身上,然後圣灵自己就能被显露出来。另外,在早上的敬拜中,有神的启示说完全的祭物已由耶稣亲自献上,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进入 荣耀的安息里,坐在 的脚前,聆听 的心意。

神在下午感动领会者要有祷告服事。当中有多人领受圣灵充满及得著方言,也有先知的话语来建立、造就各人,在场大部分参加者都被按手祝福服事。最後大家以感恩并喜乐的颂赞结束日营。


二百周年: 神召会开拓华人宣教2007-12-03

黄濠光

五旬宗在中国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在中国的五旬宗宣教士约有一百五十位,占基督教的宣教士3%,主要来自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神召会,以及五旬节圣洁会,而五旬宗信徒不够一万人,在全国四十万基督徒中,约有3%。五旬宗宣教士集中在布道,较少开学校、医院或其他服务机构。一些宣教站或会为提供基本教育而设立学校或孤儿院。至四十年代後期,神召会在华南成立了圣经学院,地点是广州市河南怡乐村。

在华的五旬宗,最大是神召会,加上其他五旬宗教会,人数仍是很少。但圣灵复兴的工作不限於五旬宗,二十年代末期爆发的山东大复兴,主要是长老会和浸信会的信徒,一样经历了五旬节式的复兴,包括说方言。五旬节主义较看重神迹奇事,易为中国民间接受,从而也产生了没有西方教会背景的本土五旬宗教会,如真耶稣教会和耶稣家庭。

神召会初到香港

第一位来华的神召会宣教士是胡怜德姑娘(Lettie Ward),她首先到香港,但事工是在大陆。神召会在香港的宣教工作,是由美国宣教士黎爱华姑娘开始,她於1928年来港。开荒事工从九龙城龙岗道的布道所和印刷工场开始,翌年迁往西环。1930年,黎姑娘用福音帐幕,在湾仔新填地、深水黄竹街和上海街举行奋兴布道大会。1934年,教会由上海街的帐幕迁入弥敦道698号一间大平房,一直使用到战後。1946年後,数年之间信徒大增至千人,地方不敷使用,遂筹建新堂,於是在1951年购得九龙亚皆老街123号。新堂称为「神召会礼拜堂」(First Assembly of God),於1955年三月举行开幕典礼。

麦嘉理牧师医治聚会

在购地的1951年,加拿大神召会的麦嘉理牧师(Harvey McAlister)来港,在弥敦道的神召会举行奋兴会。原定是三晚聚会,但圣灵每晚工作,很多人病得医治∶聋者得听见,瞎眼的看见,瘸腿的行走,这样的神迹是香港教会从来没有见过的。於是奋兴会延至一星期,病得医治的消息传开後,就在第三晚下午六时左右,弥敦道神召会已经挤满人,圣工人员要用九牛二虎之力,才能上到讲台。麦牧师证道後呼召,当晚有四十多人信主,接著为病人祷告。

前粤省财政部长得医治

当晚得医治的有一位是前国民政府广东省财政部长曾养甫先生。他患中风症,曾求治英、美、法等国名医,均药石罔效,依然不能行动。当晚他是由别人抬他来教会的,当麦牧师为他按年祈祷後,他立即站起来,不久拍手赞美主,并在讲台上行走,甚至又走又跳大声赞美主。最奇妙的是,他立时被圣灵充满,说出方言来赞美主。会众眼见这样的神迹,一起大声拍手感谢主。曾养甫先生得医治後,抬他来教会的人,预备扶他上车回家,但被他拒绝。他喜乐极了,要自己走路回家。

当晚除了这个大神迹外,还有好几个大神迹。有人从东华医院乘救护车来,也有人从九龙医院来,被抬到台前,经祷告後都立刻得著医治,救护车就空车回医院了。当晚弥敦道已经不能通车,甚至侧边的旺角警署也要派警察来维持秩序。消防车也派来戒备,因为神召会聚会的地方,从前是一间货仓,後改为教会用途;当局怕人太过拥挤,以防倒塌。

果然当晚散会後,警方通知教会不可以继续这样聚会。当教会踌躇作难时,忽接港九五旬节会宋鼎文牧师电话,说可借用该会枝堂来聚会。该枝堂较为坚固和阔大,离神召会不远,容易找到。在新地方聚会人数更多了,按记者的报道有七千人左右,除枝堂外,还有对面培正中学及窝打老道的街上。

何东爵士得医治

当晚得医治的人不计其数,其中最显著的就是何东爵士。他患了耳聋病,名医亦无能为力。他阅报知道有神医布道大会,故乘专车来参加。当时有便衣警察为他开路,直到讲台前,使他得麦牧师为他祷告。祷告後,他果然听见声音,甚至手表的响声。

使徒行传神迹再现

麦嘉理牧师除了为病人个别按手祷告得医治之外,他还为全体有病的人祷告。没有机会个别按手的,就把自己的手按在患处,麦牧师就为他们祷告。祷告後,他问有谁得著医治,结果有不少人表示蒙神医治。麦牧师每晚都为两三箩手巾和围裙祷告,因为有些住在远处的人未能来聚会,故把他们的手巾或围裙送来,好让麦牧师按手在其上祷告,然後教会按每件东西的地址寄回给他们。奋兴会结束後,有人转告,也有人写信给教会,说将祷告过的手巾和围裙放在病人身上,便得医治(徒19:11-12)。

麦嘉理牧师曾在多伦多及卡加里牧会,後去过五十个国家布道。他的布道结合研经与神迹奇事。他1967年再来香港,聚会持续六周,那时他已75岁。他於1978年离世,事主凡七十年。

资料来源∶
1.《神召会礼拜堂开基七十周年纪念特刊》
2.《主恩丰盛满一生》
3.The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Pentecostal and Charismatic Movements


神召神学院六十周年院庆感恩会暨院长交接典礼2007-12-13

神召神学院於十一月廿五日假九龙湾国际展贸中心展贸厅举行了六十周年院庆感恩会暨院长交接典礼。主礼嘉宾团由美国神召总会、加拿大神召总会、香港神召事工及香港神召神学院等共十八位代表组成。

潘文信牧师在致欢迎词时表示,成功(success)需要有承继(succession)才是真正的成功。神召神学院在港建校六十年,一直以「装备大能子民作恩膏服侍」为学院的使命宣言。

美国神召会总会海外宣教部北亚区域主任马其乐牧师(Rev. Ronald Maddux)担任感恩会讲员,他回顾初期教会保罗对提摩太的训练,归纳了六个具参考价值的教学目标∶第一,以训练有质素的属灵子女为己任(提前1:2);第二,不单培训学员有头脑知识,还有实践能力;第三,帮助学员真实地与神相遇,经历圣灵帮助(提後2:6);第四,传递纯正的教导(林前4:10);第五,培养个人承担(林前4:7);第六,把福音渗透黑暗的世界。马牧师亦表示,当回顾过去六十年美好的历史,数算神成就的大事,的确满怀感恩,可是却不停留於此,还要展望未来。学院既扎根往昔,亦同时塑造未来。

大会接著有卸任院长杨子江牧师及新任院长张德明牧师的交接典礼。张院长乃神召神学院1985年的毕业生,曾修读装备信徒课程。他笑言,神学院并非一门赚钱的生意,单在去年神学院便录得八十万元不敷,可是人才的回报,却不能计算。古语有云∶「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百年之计,莫如树人。」

神学院更藉这次大会更表扬了杰出校友,三位被表扬的校友∶萧开理牧师、胡民气牧师和蔡宗鸿牧师,他们对香港或海外的教会和福音事工都有卓越表现。


神召会推动植堂2007-12-18

【编译黄约书亚/The Christian Post十一月三十日报道】神召会本周在亚利桑那州开会,商议如何在未来两年实践植堂倍增运动,多植一千间新教会。目前美国仍有一万八千多个社区未有神召会。该计划名为MX9,准备投放二百万美元。

◆为植堂扩至新社区及少数族裔祷告。
(Audrey Barrick撰稿,取材自www.christianpost.com)


德国灵恩或五旬宗信徒勤出席崇拜2007-12-21

【编译黄约书亚/ANS十二月三日报道】德国二千六百万基督徒中,灵恩及五旬宗只占些微多过1%,但每主日出席崇拜者当中却占了20%。其他基督徒约有4%固定参加主日崇拜。德国有也有二千六百多万天主教徒,出席主日弥撒的占14%。

◆为德国属灵复兴祷告。
(Wolfgang Polzer撰稿,取材自www.assistnews.net)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