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8-11

Permalink 22:42:05, 分类: default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文/宋昱慧
黑夜,很黑的夜,很黑的夜色让街灯微茫的光变得有些惨淡,如同怯懦的烛火躲躲闪闪地透过苍白的浓雾,虚弱而无力。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的影子,偶尔飞驰而过的汽车如同游走在空虚中的精灵,悠然而来,悠然而逝。街道两边被紧紧关闭的卷闸门死死地封闭的林立的商铺在黑的夜色里被惨淡的街灯照出难以掩饰的疲惫和清冷,仿佛是伤心的女人凄婉地对着黑色的暗夜叹息岁月的沧桑,让人忍不住生出碎心的怜惜。间或也有几个LED灯鬼闪眼一样滚动着被黑的夜色朦胧了的白色或者红色的出兑信息,连同卷闸门和墙壁上纵横的招租广告让人有种说不出的颓废和心酸。只有那些被岁月风蚀的有些污渍斑驳但依旧是高大气派的牌匾还似乎在夸张地炫耀这里曾经的繁华和热闹,然而这样因为牌匾而勾起的对曾经的繁华和热闹的追忆很快就被空气里弥散的潮湿的热浪和说不出的压抑与衰败的气氛摧毁,变成对人世沧桑的慨叹和世事无常的震惊。

......
[阅读全文]

18-08-02

Permalink 00:44:07, 分类: default

带薪保姆

带薪保姆
文/宋昱慧
每天四点半醒来成为兰桂芳雷打不动的习惯,自从五年前她退休以后来到城里儿子的家,就添了这样的习惯。仲夏的天亮得很早,太阳还没有升起,铅灰色的天光里有种凝固的闷热,像似巨大的浴霸里翻滚的潮湿让她有种湿漉漉的烦躁。兰桂芳试着在床上活动自己如同铁板一样僵硬的腰,然而有些徒劳。她发现自己的腰不但僵硬,而且有一种麻木的肿胀和酸痛,连带着自己的腿和胳膊都木呆呆地不受自己大脑的控制。真的老了!兰桂芳不由地叹息,才六十岁的自己就老得身不由己!这样想着不由下意识地用枯槁的手摸了摸自己菱角突兀的脸,她完全能够感知自己脸上沟壑纵横的皱纹和粗糙滞手的皮肤。因为这样的缘故,兰桂芳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是不敢照镜子!她依稀记得最后一次照镜子是三年前的一个早上,也是这样的时间,也是非常勉强地挣扎着起来到卫生间洗漱,然后不经意间赫然地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然后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镜子里完全是一个让她陌生的老女人。她呆呆地看着镜子里那个头发花白,脸色灰暗,皱纹密布的老女人,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够跟自己联系起来。然而事实有很多时候都是非常地残酷,残酷到毫不顾及人的感受,让人没有任何侥幸的机会。

......
[阅读全文]

18-07-29

Permalink 06:30:18, 分类: default

华姐小传

华姐小传
文/宋昱慧
上帝如果恨一个女人,就一定会让她拥有美貌、果敢、智慧和正直,而且一定要让这个拥有美貌、果敢、智慧和正直的女人出生在文革时期非常贫穷落后的农村里非常贫穷卑贱的家庭。华姐就是那个在文革时期被上帝仇视地丢进落后愚昧的农村里非常贫穷卑贱粗鄙家庭的兼具美貌、聪慧、果敢、正直的女人!

......
[阅读全文]

18-07-06

Permalink 17:52:17, 分类: default

可怕的关系学

可怕的关系学
文/宋昱慧


......
[阅读全文]

18-07-05

Permalink 01:43:19, 分类: default

绝境中挣扎的女孩

绝境中挣扎的女孩
文/宋昱慧
萧薇薇绝对是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而且是一只在破烂不堪的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她的父母都是其貌不扬、靠打零工生计的下岗工人,她的爷爷常年卧病在床,一家人住在只有三十平米的老房子里,心酸而执着地生活着。中国下层老百姓的忍耐精神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的,这也可以算是美德吧。某种意义上,城市的下岗工人家庭都不如农村的贫困户,至少他们不用担心吃饭问题。有一个卧病在床的爷爷的萧薇薇家不但是担心吃饭问题,也担心治病和吃药问题,更加担心教育问题。萧薇薇的父母是决计负担不起萧薇薇的补课费的。好在,萧薇薇非常地争气,不但是长相娇俏靓丽,而且聪明勤奋,踏实稳重,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孩,从来没有补课,成绩一直就是独占鳌头,让人不得不羡慕天赋的霸道。一家人把改变命运的期待像赌注一样押在学习成绩异常优异的萧薇薇身上,这个可爱的女孩也非常地不负家人的期待,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市里的重点高中重点班,而且是学习委员和语文科代表。

......
[阅读全文]

18-06-28

Permalink 16:16:27, 分类: default

被遗忘的英雄

被遗忘的英雄
文/宋昱慧
这是一座四面都没有窗户,终年不见阳光,用捡来的旧砖头和土坯垒起来的房子——严格意义上也算不得房子,都不如一般农户人家的牲口圈。没有防寒棚,没有挂面儿,带毛刺的旧木板和树枝垒成的参差不齐的房檐,被积年的雨水冲刷出很多洞的歪歪斜斜的墙壁,以及被老鼠肆无忌惮地挖出横七竖八孔洞的墙基和坑坑坎坎的地面,外加一扇破木板拼成的门,就凑成了这样不如牲口圈的只有八平米没有隔断的“房子”。在这样一年四季四面透风,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外面雨过天晴,屋里却依旧是黑暗潮湿的“房子”里,95岁的骆成贵足足生活了二十年。从二十年前他上山捡柴跌断了一条腿,不能再帮衬干农活开始,就被孙子骆辉把他从院子里的下屋挪到了院子对面二十米的这个土屋里。让骆成贵颇感安慰的是,骆辉总算是还能够记得给他送饭,虽然冷一口、热一口的不能按时,咸一口、淡一口的不能可口。虽然孙子骆辉住的土坯院落成了他的禁地——虽然这禁地是他当年省吃俭用、起早贪黑建成的,是他全部的财产。不管怎样,总算是可以坐在土屋门前眼巴巴地望着,也可以感到些许的安慰。因为这个世界上总算有一个和他血脉相连的人存在,虽然这个人极度地鄙视和厌恶他。

......
[阅读全文]

18-06-21

Permalink 23:40:45, 分类: default

不堪回首的升学宴

不堪回首的升学宴
文/宋昱慧
状元楼大酒店不是江城最好的酒店,却是江城每年一度家长们举办升学宴时最热门的酒店,尤其是酒店的“金榜题名”厅更是被趋之若鹜的家长在每年的升学季疯狂地争夺到不惜缴纳高额的场地费之后依旧被限时消费。究其原因,只不过是因为“状元楼”和“金榜题名”的名字而已。

......
[阅读全文]

18-06-20

Permalink 00:37:39, 分类: default

落空的希望

落空的希望
文/宋昱慧
北方的三月末依旧很冷,尤其是遇到倒春寒,更是冷得一塌糊涂。暖气早早就被停了,供热公司在这样的事情上总是很积极,虽然每年供热期,政府相关部门也总是例行公事一样高调强调要保证老百姓足期、足温供热,但是这样的“强调”有谁会真的当真呢。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0:25:40, 分类: default

补课

补 课
文/宋昱慧
今年的冬天出奇地冷,冷得出奇,是吉林市近些年来最冷的冬天,没有南方的大雪,只是狠辣辣地冷,仇视一切、毁灭众生般地冷得让人发抖,冷得让人心寒,冷得让人心慌,甚至于冷得让人生无可恋,尤其是对于在这样寒冷的冬天也需要在寒冷中卖水果讨生活的人。韩雪就是这样的人,其实就算是不冷,韩雪的心也从来没有温暖过,至少在她的记忆里是这样。生活的重负让他不相信生活里还有温暖这样美好的事情。

......
[阅读全文]

18-06-15

Permalink 00:27:38, 分类: default

地狱没有高利贷

地狱没有高利贷
文/宋昱慧
在今生缘便捷旅店402号房间里,吕雯雯足足呆了三天。这是一间只有不到四平方米的简陋客房,一张单人床,床上的被子和床单都是蓝白格子的,白色旧得有些发灰,不知道用了多久,有多少人用过。一张破旧的小桌子,桌面上有被烟头密密麻麻烫过的疤痕和尖刀横横竖竖划过的痕迹。桌上放着21吋电视,一看就是从旧货市场淘来的老物件,旋钮都坏掉了。北墙是窗子,幸好还有这样的一扇窗子,虽然见不到阳光,但是最起码在白天,也不会是漆黑一片。窗外贴着墙壁是锈迹斑斑交错纵横的外附式管道,很让人担心,会不会有居心不良的人会在夜里沿着管道爬进房间。不过,这对于吕雯雯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深陷高利贷泥潭的吕雯雯根本不需要考虑自身安全的问题,她已经没有什么安全可言。她仿佛走进一条狭窄、幽长、阴森的巷道,筋疲力尽的时候,发现前面是一堵无法攀越的更高的墙。回过头去,却发现后面的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魔鬼施了法术,用高墙堵住。她被置身在这狭小窒息的空间里,除了等死,还是等死。“死,没什么不好!”吕雯雯这样想:“至少不会有现在的惊恐、忧虑、绝望和悔恨。”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宋昱慧

原创短篇小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