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03

Permalink 22:51:34, 分类: default

筋疲力尽的执行
文/宋昱慧
火,怒火,愤怒的火,熊熊燃烧的愤怒的烈火,被强制地密封在一个非常坚硬而又狭小的金属盒子里,像一头被恶意困住的凶猛的雄狮,不停地奔突、跳跃、挣扎、扭动,以至于盒子拼命地摇晃、翻滚、撞击,随时都有爆裂的危机。司马霁雯精致的脸因为极度的愤怒而变得异常冷酷和苍白,原本一双温和的丹凤眼暴怒得似发狂的狮子那瞪圆的寒凛凛的眼睛。她感到胸口被烈火燃烧,她甚至可以闻到自己的心被炙烤时发出的滋滋声和焦糊味。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她就是呆呆地怒视着坐在她对面的执行法官祁阳那一脸无辜兼爱莫能助的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痞相!真他妈的流氓加痞子!司马霁雯在心里恨恨地骂道!

......
[阅读全文]

18-10-10

Permalink 04:55:38, 分类: default

也谈脊梁

也谈脊梁
文/宋昱慧
范冰冰本戏子一枚!于国何功?于民何惠?!何德何能?!居然获得了“国家精神造就者荣誉奖”?!

......
[阅读全文]

18-09-29

Permalink 00:03:21, 分类: default

被亵渎的爱情

被亵渎的爱情
文/宋昱慧
秋日午后的阳光透过洁白的窗纱暖洋洋地照在独孤文心精致如玉雕般的五官上,发出明亮温润的光泽。此时的她一身红色长裙尽显出匀称优雅的身姿,并且让她本来就非常白皙的脸透出淡淡的红晕,更添了迷人的风韵。独孤文心斜倚在乳黄色的布艺沙发上,小巧白净的右手托着一本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因为专注的缘故,让她看上去更加地超凡脱俗。四十九岁的独孤文心浑身上下都不自觉地散发出知性的美丽,作为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新秀作家,她用自己独特的文笔和骄人的创作战绩征服了读者。

......
[阅读全文]

18-09-23

Permalink 16:54:43, 分类: default

再困沼泽诶

再困沼泽地
文/宋昱慧
尖利的闹铃声像头在骤然间被困在陷阱里的野熊一样到处乱挤乱撞,又像满屋子乱飞的吸血蝙蝠让蒋晓敏无处躲藏、无法回避,她睁开惺忪的眼睛,茫然地扫视着这个狭小的寝室。不到六平米的房间几乎完全被上下两层的铁架床铺占领,只有非常窄小到仅仅可以转过身子的一个空隙供上下铺和出入房间。蒋晓敏睡在上铺,她的头紧贴着窗子,几乎伸手就可以摸到房间的顶棚,在这里所有的活动都是猫着腰,不小心就会撞到头,她有过多次的撞头经历。但是,还是不知不觉间会撞头。真是没有记性的人,蒋晓敏常常会这样嘲笑自己,甚至是为自己的没有记性而憎恨自己,然而依旧还是不能记住。世界上有很多这样的人,总是时不时地在同一个地方反复地跌倒,而且站起来后,却总是很快会忘记跌倒时的痛苦和卑微,于是在不知不觉间再次跌倒。这是悲哀的,可怜的是我们的世界有许多人在不断地重复这样的悲哀。

......
[阅读全文]

18-08-28

Permalink 16:54:09, 分类: default

孩子的抉择

孩子的抉择
文/宋昱慧
万科城的地下车库足足有三万多平,林立的钢筋水泥柱子,僵硬的水泥地面,昏黄幽暗的灯光,似乎冻结的阴冷空气,还有一辆辆像刻意摆放的各式各样的汽车,让这里滚动着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恐怖气息。地下车库历来是凶杀犯钟爱的作案场所,是侦探小说家们喜欢描写的地方,然而,除了保安定例地巡视,保洁每日的清扫,业主的来去匆匆,实在不是让人喜欢并愿意光顾的地方。12岁的吴思远和11岁的彭程就在这样实在不让人喜欢和光顾的地方足足呆了一个下午,这两个孩子不知道是在哪里捡了一张冰箱包装箱铺到远离主道的连接业户电梯和消防通道出入口旁边的角落里,一边吃零食,一边讨伐自己的父母。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6:52:18, 分类: default

陪读妈妈

陪读妈妈
文/宋昱慧
午后的阳光疲惫而慵懒,照在躺在老式灰色布艺沙发上同样疲惫而慵懒的辛楠身上,仿佛在她的身上笼罩了一层看不见的苍白雾气,让她原本就非常苍白的脸看上去更加的苍白。四十岁的辛楠有一张和她年龄非常不相称的苍白忧郁的脸,额头和鬓角突兀的白发让她依稀还可以看出的五官精致俊俏的脸透出数不清的憔悴和沧桑,干瘪的身材如同多年风干的老枯木,洗得已经发白的蓝色劳动布工装肥肥大大地罩在她风干的老枯木一样干瘪的躯干上,让她看上去不仅衰老,而且潦倒。辛楠是一个被岁月过分关注却又是幸运女神不肯看顾的人,如果真的有命运之神的话,命运之神也是绝对不会因为有宽忍、任劳任怨的美德就对你青睐有加的,辛楠越来越清楚了这样冷酷到残酷的事实。

......
[阅读全文]

18-08-11

Permalink 22:42:05, 分类: default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文/宋昱慧
黑夜,很黑的夜,很黑的夜色让街灯微茫的光变得有些惨淡,如同怯懦的烛火躲躲闪闪地透过苍白的浓雾,虚弱而无力。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的影子,偶尔飞驰而过的汽车如同游走在空虚中的精灵,悠然而来,悠然而逝。街道两边被紧紧关闭的卷闸门死死地封闭的林立的商铺在黑的夜色里被惨淡的街灯照出难以掩饰的疲惫和清冷,仿佛是伤心的女人凄婉地对着黑色的暗夜叹息岁月的沧桑,让人忍不住生出碎心的怜惜。间或也有几个LED灯鬼闪眼一样滚动着被黑的夜色朦胧了的白色或者红色的出兑信息,连同卷闸门和墙壁上纵横的招租广告让人有种说不出的颓废和心酸。只有那些被岁月风蚀的有些污渍斑驳但依旧是高大气派的牌匾还似乎在夸张地炫耀这里曾经的繁华和热闹,然而这样因为牌匾而勾起的对曾经的繁华和热闹的追忆很快就被空气里弥散的潮湿的热浪和说不出的压抑与衰败的气氛摧毁,变成对人世沧桑的慨叹和世事无常的震惊。

......
[阅读全文]

18-08-02

Permalink 00:44:07, 分类: default

带薪保姆

带薪保姆
文/宋昱慧
每天四点半醒来成为兰桂芳雷打不动的习惯,自从五年前她退休以后来到城里儿子的家,就添了这样的习惯。仲夏的天亮得很早,太阳还没有升起,铅灰色的天光里有种凝固的闷热,像似巨大的浴霸里翻滚的潮湿让她有种湿漉漉的烦躁。兰桂芳试着在床上活动自己如同铁板一样僵硬的腰,然而有些徒劳。她发现自己的腰不但僵硬,而且有一种麻木的肿胀和酸痛,连带着自己的腿和胳膊都木呆呆地不受自己大脑的控制。真的老了!兰桂芳不由地叹息,才六十岁的自己就老得身不由己!这样想着不由下意识地用枯槁的手摸了摸自己菱角突兀的脸,她完全能够感知自己脸上沟壑纵横的皱纹和粗糙滞手的皮肤。因为这样的缘故,兰桂芳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是不敢照镜子!她依稀记得最后一次照镜子是三年前的一个早上,也是这样的时间,也是非常勉强地挣扎着起来到卫生间洗漱,然后不经意间赫然地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然后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镜子里完全是一个让她陌生的老女人。她呆呆地看着镜子里那个头发花白,脸色灰暗,皱纹密布的老女人,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够跟自己联系起来。然而事实有很多时候都是非常地残酷,残酷到毫不顾及人的感受,让人没有任何侥幸的机会。

......
[阅读全文]

18-07-29

Permalink 06:30:18, 分类: default

华姐小传

华姐小传
文/宋昱慧
上帝如果恨一个女人,就一定会让她拥有美貌、果敢、智慧和正直,而且一定要让这个拥有美貌、果敢、智慧和正直的女人出生在文革时期非常贫穷落后的农村里非常贫穷卑贱的家庭。华姐就是那个在文革时期被上帝仇视地丢进落后愚昧的农村里非常贫穷卑贱粗鄙家庭的兼具美貌、聪慧、果敢、正直的女人!

......
[阅读全文]

18-07-06

Permalink 17:52:17, 分类: default

可怕的关系学

可怕的关系学
文/宋昱慧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宋昱慧

原创短篇小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