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018

18-08-28

Permalink 16:54:09, 分类: default

孩子的抉择

孩子的抉择
文/宋昱慧
万科城的地下车库足足有三万多平,林立的钢筋水泥柱子,僵硬的水泥地面,昏黄幽暗的灯光,似乎冻结的阴冷空气,还有一辆辆像刻意摆放的各式各样的汽车,让这里滚动着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恐怖气息。地下车库历来是凶杀犯钟爱的作案场所,是侦探小说家们喜欢描写的地方,然而,除了保安定例地巡视,保洁每日的清扫,业主的来去匆匆,实在不是让人喜欢并愿意光顾的地方。12岁的吴思远和11岁的彭程就在这样实在不让人喜欢和光顾的地方足足呆了一个下午,这两个孩子不知道是在哪里捡了一张冰箱包装箱铺到远离主道的连接业户电梯和消防通道出入口旁边的角落里,一边吃零食,一边讨伐自己的父母。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6:52:18, 分类: default

陪读妈妈

陪读妈妈
文/宋昱慧
午后的阳光疲惫而慵懒,照在躺在老式灰色布艺沙发上同样疲惫而慵懒的辛楠身上,仿佛在她的身上笼罩了一层看不见的苍白雾气,让她原本就非常苍白的脸看上去更加的苍白。四十岁的辛楠有一张和她年龄非常不相称的苍白忧郁的脸,额头和鬓角突兀的白发让她依稀还可以看出的五官精致俊俏的脸透出数不清的憔悴和沧桑,干瘪的身材如同多年风干的老枯木,洗得已经发白的蓝色劳动布工装肥肥大大地罩在她风干的老枯木一样干瘪的躯干上,让她看上去不仅衰老,而且潦倒。辛楠是一个被岁月过分关注却又是幸运女神不肯看顾的人,如果真的有命运之神的话,命运之神也是绝对不会因为有宽忍、任劳任怨的美德就对你青睐有加的,辛楠越来越清楚了这样冷酷到残酷的事实。

......
[阅读全文]

18-08-11

Permalink 22:42:05, 分类: default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文/宋昱慧
黑夜,很黑的夜,很黑的夜色让街灯微茫的光变得有些惨淡,如同怯懦的烛火躲躲闪闪地透过苍白的浓雾,虚弱而无力。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的影子,偶尔飞驰而过的汽车如同游走在空虚中的精灵,悠然而来,悠然而逝。街道两边被紧紧关闭的卷闸门死死地封闭的林立的商铺在黑的夜色里被惨淡的街灯照出难以掩饰的疲惫和清冷,仿佛是伤心的女人凄婉地对着黑色的暗夜叹息岁月的沧桑,让人忍不住生出碎心的怜惜。间或也有几个LED灯鬼闪眼一样滚动着被黑的夜色朦胧了的白色或者红色的出兑信息,连同卷闸门和墙壁上纵横的招租广告让人有种说不出的颓废和心酸。只有那些被岁月风蚀的有些污渍斑驳但依旧是高大气派的牌匾还似乎在夸张地炫耀这里曾经的繁华和热闹,然而这样因为牌匾而勾起的对曾经的繁华和热闹的追忆很快就被空气里弥散的潮湿的热浪和说不出的压抑与衰败的气氛摧毁,变成对人世沧桑的慨叹和世事无常的震惊。

......
[阅读全文]

18-08-02

Permalink 00:44:07, 分类: default

带薪保姆

带薪保姆
文/宋昱慧
每天四点半醒来成为兰桂芳雷打不动的习惯,自从五年前她退休以后来到城里儿子的家,就添了这样的习惯。仲夏的天亮得很早,太阳还没有升起,铅灰色的天光里有种凝固的闷热,像似巨大的浴霸里翻滚的潮湿让她有种湿漉漉的烦躁。兰桂芳试着在床上活动自己如同铁板一样僵硬的腰,然而有些徒劳。她发现自己的腰不但僵硬,而且有一种麻木的肿胀和酸痛,连带着自己的腿和胳膊都木呆呆地不受自己大脑的控制。真的老了!兰桂芳不由地叹息,才六十岁的自己就老得身不由己!这样想着不由下意识地用枯槁的手摸了摸自己菱角突兀的脸,她完全能够感知自己脸上沟壑纵横的皱纹和粗糙滞手的皮肤。因为这样的缘故,兰桂芳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是不敢照镜子!她依稀记得最后一次照镜子是三年前的一个早上,也是这样的时间,也是非常勉强地挣扎着起来到卫生间洗漱,然后不经意间赫然地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然后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镜子里完全是一个让她陌生的老女人。她呆呆地看着镜子里那个头发花白,脸色灰暗,皱纹密布的老女人,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够跟自己联系起来。然而事实有很多时候都是非常地残酷,残酷到毫不顾及人的感受,让人没有任何侥幸的机会。

......
[阅读全文]

宋昱慧

原创短篇小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