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

18-06-20

Permalink 00:25:40, 分类: default

补课

补 课
文/宋昱慧
今年的冬天出奇地冷,冷得出奇,是吉林市近些年来最冷的冬天,没有南方的大雪,只是狠辣辣地冷,仇视一切、毁灭众生般地冷得让人发抖,冷得让人心寒,冷得让人心慌,甚至于冷得让人生无可恋,尤其是对于在这样寒冷的冬天也需要在寒冷中卖水果讨生活的人。韩雪就是这样的人,其实就算是不冷,韩雪的心也从来没有温暖过,至少在她的记忆里是这样。生活的重负让他不相信生活里还有温暖这样美好的事情。
北方的这个季节日照时间短,才七点多,天就已经黑得犹如深夜。大街上的霓虹灯和汽车的尾灯不停地变换着鬼魅的色彩,除了偶然飞驰而过的骑摩托车的外卖小哥寒冷的身影,几乎不见有行人。现代的人都流行宅,宅在家里上网,宅在家里打游戏,宅在家里玩微信,宅在家里网购,宅在家里叫外卖,还有宅在家里就有人送钱……这是一种生活状态,非常时髦的生活状态,非常让人羡慕到嫉妒至于是恨的生活状态,韩雪这样想。很多时候韩雪羡慕得要死,羡慕得发疯,甚至是羡慕得不平和痛恨。但是,韩雪不能,她韩雪没有这样的资本!不但没有这样的资本,更加没有伤心的资本,休息的资本,生病的资本,甚至是死的资本。再苦再难,她都得活着!在这样寒冷的冬天瑟缩在寒风里祈求着能有人来买她的水果,有时她甚至觉得自己都要被冻僵了,腰和膝盖时常被严重的疼痛折磨的生不如死。但是,也要活着!哪怕自己是秋风里的可怜的蝉,随时都可能死亡,也要努力坚持着活着!因为她还有一个读初中的儿子。
这是一栋七十年代的老楼,老到堪称现代城市的疮疤和疥癣,老到是穷人的聚集地和代名词。可是韩雪没有资本挑剔,她的收入只够租住这样的房子,一室一卫,两张单人床,一个简易衣柜,一张可以收起的带支架的餐桌兼书桌。韩雪没有点灯,借着窗外街灯透进来的微弱的光环顾一下四周,空荡荡地,很静、很冷。没有家具的屋子更让人觉得很静、很冷,尤其是在这样寒冷的冬夜里。
韩雪就在这样很静、很冷的房间里,让自己躲在街灯微茫的光线中等待着儿子补课归来。儿子也算聪明,刚上初一的时候,各科成绩都是优,韩雪着实是兴奋了一阵子,觉得是自己前世修来的福分,生活有了奔头,推着沉重的水果车走街串巷都不觉得累。不用补课,可以省下一大笔钱,她甚至计算着用这一大笔钱给儿子添几件像样的衣服,多买些牛羊肉补补身子,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是这样的梦做了不到一个月的光景,就无情地破碎了,破碎得十分地彻底,不留一点侥幸的痕迹。儿子的班主任开了补课班,除了儿子,全班的学生都参加了补习,这还不是问题的重点,重点是从那以后,儿子莫名其妙地在课堂上听不懂老师的课,成绩直线下降,人也似乎失去了原有的聪明劲儿,常常地发呆。韩雪的心犹如被沾水的皮鞭不停地抽打,一道道看不见的伤口流着冰冷的血。她不能明白聪明又勤奋的儿子怎么就突然地听不懂老师讲的课了?!她冷,冷得发抖。但是,她来不及犹豫,更没有勇气牺牲儿子,就咬着牙给儿子报了补课班。一个小时80元,一周8节课,640元钱,补三科,1920元。1920元,对于一个没有固定收入的人来说,简直是比这寒冷的冬天还要肆虐。韩雪认了,她不能让儿子重复她的人生,一定要出人头地,这是唯一的出路!虽然这样的出路是压在她身上的大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粉身碎骨,等不及看到儿子的出人头地。但是,韩雪还是义无反顾地甘愿这样被大山压着,哪怕真的粉身碎骨。
门开了,带进一股寒气,韩雪打个冷战。儿子瘦小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妈妈,你怎么不开灯?”儿子的声音有些沙哑。
“妈妈不需要用灯的。”韩雪轻声地回答,顺手打开灯,昏黄的灯光让这个十几平方米的屋子瞬间明亮起来。两张单人床之间的餐桌上摆着一个盘子,一个汤碗,都用盖子盖着。
“小强,一定饿了吧?快吃饭吧。”韩雪柔声说,一边揭开盖子,露出一盘炒土豆丝,一碗海带汤。韩雪心里酸酸的,眼睛里已经有了泪水,她急忙别过脸去。自从儿子补课开始,就几乎没有买过肉,儿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她却买不起肉!韩雪又从摆在窗台上的电饭锅里盛了一碗米饭递给儿子。
“妈,你不吃吗?”
“妈妈吃过了。你快吃吧。”
韩雪静静地看着儿子吃饭,儿子很文静,棱角分明的一张脸,很英俊。韩雪这样人为,母亲总是很自信自己孩子的长相。
“妈妈…….”儿子嗫嚅着,一直低着头,声音很低:“妈妈,又要交补课费啦。”
“又要交了?!”韩雪觉得好像昨天才交过一样。她下意识地捂了捂腰间的钱包,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儿子,马上改口道:“好的。”
“老师说我们家困难,免了20元钱,交1900就可以了。”儿子的声音很低,低到几乎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字。
韩雪真的想大声说:“不用!我不稀罕!”可是掂量着钱包里的银子,掂量着房费、水费、电费,还有生活费、人情往来,生生是把这样的话咽了回去,穷人是真的没有资格讲究气节的!
“好的!跟老师说谢谢!”韩雪故作平静地说。
“谢谢妈妈!”儿子凝重地说:“我做功课了。”
她的儿子很努力,她的儿子真的是很懂事、很努力,她是有希望的。在这寒冷的冬夜里,韩雪总算可以抱着微茫的希望…….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48495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宋昱慧

原创短篇小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