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7-05

Permalink 01:43:19, 分类: default

绝境中挣扎的女孩

绝境中挣扎的女孩
文/宋昱慧
萧薇薇绝对是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而且是一只在破烂不堪的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她的父母都是其貌不扬、靠打零工生计的下岗工人,她的爷爷常年卧病在床,一家人住在只有三十平米的老房子里,心酸而执着地生活着。中国下层老百姓的忍耐精神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的,这也可以算是美德吧。某种意义上,城市的下岗工人家庭都不如农村的贫困户,至少他们不用担心吃饭问题。有一个卧病在床的爷爷的萧薇薇家不但是担心吃饭问题,也担心治病和吃药问题,更加担心教育问题。萧薇薇的父母是决计负担不起萧薇薇的补课费的。好在,萧薇薇非常地争气,不但是长相娇俏靓丽,而且聪明勤奋,踏实稳重,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孩,从来没有补课,成绩一直就是独占鳌头,让人不得不羡慕天赋的霸道。一家人把改变命运的期待像赌注一样押在学习成绩异常优异的萧薇薇身上,这个可爱的女孩也非常地不负家人的期待,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市里的重点高中重点班,而且是学习委员和语文科代表。

......
[阅读全文]

18-06-28

Permalink 16:16:27, 分类: default

被遗忘的英雄

被遗忘的英雄
文/宋昱慧
这是一座四面都没有窗户,终年不见阳光,用捡来的旧砖头和土坯垒起来的房子——严格意义上也算不得房子,都不如一般农户人家的牲口圈。没有防寒棚,没有挂面儿,带毛刺的旧木板和树枝垒成的参差不齐的房檐,被积年的雨水冲刷出很多洞的歪歪斜斜的墙壁,以及被老鼠肆无忌惮地挖出横七竖八孔洞的墙基和坑坑坎坎的地面,外加一扇破木板拼成的门,就凑成了这样不如牲口圈的只有八平米没有隔断的“房子”。在这样一年四季四面透风,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外面雨过天晴,屋里却依旧是黑暗潮湿的“房子”里,95岁的骆成贵足足生活了二十年。从二十年前他上山捡柴跌断了一条腿,不能再帮衬干农活开始,就被孙子骆辉把他从院子里的下屋挪到了院子对面二十米的这个土屋里。让骆成贵颇感安慰的是,骆辉总算是还能够记得给他送饭,虽然冷一口、热一口的不能按时,咸一口、淡一口的不能可口。虽然孙子骆辉住的土坯院落成了他的禁地——虽然这禁地是他当年省吃俭用、起早贪黑建成的,是他全部的财产。不管怎样,总算是可以坐在土屋门前眼巴巴地望着,也可以感到些许的安慰。因为这个世界上总算有一个和他血脉相连的人存在,虽然这个人极度地鄙视和厌恶他。

......
[阅读全文]

18-06-21

Permalink 23:40:45, 分类: default

不堪回首的升学宴

不堪回首的升学宴
文/宋昱慧
状元楼大酒店不是江城最好的酒店,却是江城每年一度家长们举办升学宴时最热门的酒店,尤其是酒店的“金榜题名”厅更是被趋之若鹜的家长在每年的升学季疯狂地争夺到不惜缴纳高额的场地费之后依旧被限时消费。究其原因,只不过是因为“状元楼”和“金榜题名”的名字而已。

......
[阅读全文]

18-06-20

Permalink 00:37:39, 分类: default

落空的希望

落空的希望
文/宋昱慧
北方的三月末依旧很冷,尤其是遇到倒春寒,更是冷得一塌糊涂。暖气早早就被停了,供热公司在这样的事情上总是很积极,虽然每年供热期,政府相关部门也总是例行公事一样高调强调要保证老百姓足期、足温供热,但是这样的“强调”有谁会真的当真呢。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0:25:40, 分类: default

补课

补 课
文/宋昱慧
今年的冬天出奇地冷,冷得出奇,是吉林市近些年来最冷的冬天,没有南方的大雪,只是狠辣辣地冷,仇视一切、毁灭众生般地冷得让人发抖,冷得让人心寒,冷得让人心慌,甚至于冷得让人生无可恋,尤其是对于在这样寒冷的冬天也需要在寒冷中卖水果讨生活的人。韩雪就是这样的人,其实就算是不冷,韩雪的心也从来没有温暖过,至少在她的记忆里是这样。生活的重负让他不相信生活里还有温暖这样美好的事情。

......
[阅读全文]

18-06-15

Permalink 00:27:38, 分类: default

地狱没有高利贷

地狱没有高利贷
文/宋昱慧
在今生缘便捷旅店402号房间里,吕雯雯足足呆了三天。这是一间只有不到四平方米的简陋客房,一张单人床,床上的被子和床单都是蓝白格子的,白色旧得有些发灰,不知道用了多久,有多少人用过。一张破旧的小桌子,桌面上有被烟头密密麻麻烫过的疤痕和尖刀横横竖竖划过的痕迹。桌上放着21吋电视,一看就是从旧货市场淘来的老物件,旋钮都坏掉了。北墙是窗子,幸好还有这样的一扇窗子,虽然见不到阳光,但是最起码在白天,也不会是漆黑一片。窗外贴着墙壁是锈迹斑斑交错纵横的外附式管道,很让人担心,会不会有居心不良的人会在夜里沿着管道爬进房间。不过,这对于吕雯雯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深陷高利贷泥潭的吕雯雯根本不需要考虑自身安全的问题,她已经没有什么安全可言。她仿佛走进一条狭窄、幽长、阴森的巷道,筋疲力尽的时候,发现前面是一堵无法攀越的更高的墙。回过头去,却发现后面的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魔鬼施了法术,用高墙堵住。她被置身在这狭小窒息的空间里,除了等死,还是等死。“死,没什么不好!”吕雯雯这样想:“至少不会有现在的惊恐、忧虑、绝望和悔恨。”

......
[阅读全文]

18-06-10

Permalink 17:01:32, 分类: default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文/宋昱慧
贾思慧在A饮品集团是卑微的,卑微的贾思慧早早地来到办公室,重复着每天都要重复的事情,把将近两百平的敞式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连同卫生间。自从一年前她大学毕业之后来到A饮品集团总部做内勤开始,公司内部轮流值日的钢铁定律就悄然间土崩瓦解,虽然值日轮流表还是一样醒目地贴在各个部门的隔断上。同事们开始还有一丝礼貌的客套,然后就变得理所当然;再然后,冲咖啡、沏绿茶、收快递、送资料这样的杂务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她的专属,她成了所有人可以随意驱使的廉价杂役,卑微得犹如集团办公大楼里浮动的尘埃。

......
[阅读全文]

18-06-09

Permalink 02:54:53, 分类: default

凋谢的白玫瑰

凋谢的白玫瑰
文/宋昱慧
七个小时过去了,沈静雅依旧在慢慢地洗澡,慢慢地洗澡。淡粉色的澡巾沾满雪白的泡沫,像盛开的白莲花,在她滑如凝脂的肌肤上细细地游走,每一寸,甚至是每一个汗毛孔。她一遍又一遍地让自己的每一个汗毛孔都沾满雪白的泡沫,让自己看上去宛若是一朵圣洁的白色玫瑰;她一遍又一遍地用温润的流水冲洗,让自己白如羊脂玉的胴体不带一点尘世的污垢。在这反反复复的重复里,沈静雅在浴室橘黄的灯光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庄严而凝重,仿佛是远古时候的圣女在进行神圣的祭祀准备。这就是一场漫长而庄严的仪式,是沈静雅为自己离开这个世界准备的一场漫长而庄严的仪式。

......
[阅读全文]

18-06-07

Permalink 02:46:24, 分类: default

天堂里的阴谋

天堂里的阴谋
文/宋昱慧
在中国可以称得上天堂的地方应该首推大学,可以不学习,可以不劳动,可以不用像高中生一样拼命,可以谈没有结果的恋爱,可以泡网吧、逛歌厅、进酒吧,可以宅在寝室里昏天黑地,可以花钱买学分,可以任意地勾勒前途和理想,有人养却没有人管,又挂着天之骄子的名牌,在这人生关键的过渡期里,还没有世俗社会的压力和勾心斗角,实在是绝妙的天堂胜境。

......
[阅读全文]

18-06-06

Permalink 00:50:47, 分类: default

哭泣的课堂

哭泣的课堂
文/宋昱慧
北方的五月雨还带着满满的寒意,带着满满寒意的五月雨在窗外哗哗地下个不停,像瀑布一样紧紧地贴着玻璃窗,形成一道厚厚的雨幕,严严实实地遮住了甄婉梅的视线,让她看不透雨幕后浓浓的黑暗。很响的雨声像淘气的孩子在安静的室内肆意地奔腾跳跃,毫不顾忌地冲撞着甄婉梅的耳骨和心脏,让他八岁的儿子欧阳玉麟均匀的呼吸声变得非常地微弱,甚至是若有若无。甄婉梅急忙拉上厚厚的落地窗帘,试图把暴雨声隔在玻璃窗之外。

......
[阅读全文]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宋昱慧

原创短篇小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