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爷家“大孙子”。(一九五九)

18-05-28

Permalink 06:04:54, 分类: default

张三爷家“大孙子”。(一九五九)

                一九五九年。
          自从我出生和接下来的三年,我家是很兴旺、很快乐的。祖父和两位大伯及父亲、母亲都上班挣工资。我得到了很多的爱!我当时还不记事,所写的都是听大人说的。
“节粮度荒”没挨饿。幼年2.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他们说是我大伯父和父亲都喝过我的“童子尿”。现在想来这个情景,还很不好意思。一次大伯父扛着我,我在他脖子上就尿开了。他不让别人抱我,说是怕我尿不痛快,憋回去不好。你看看,这大伯父啊,多么疼孩子。
“节粮度荒”没挨饿。幼年2.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我祖父下班后,总是抱我出去溜达,哪里人多往哪里去。祖父最喜欢听别人问:“这是谁呀?”祖父就开心的回答:“孙伙计!”……
“节粮度荒”没挨饿。幼年2.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彼时反右和大跃进的恶果还没有显现,全国一片祥和氛围。上层还为“粮食多得吃不了”的问题发愁呢。
“节粮度荒”没挨饿。幼年2.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家中长辈们花钱也还都很舍得。特别是祖父和大伯父,工资较高。爷爷是一家副食店的会计,得吃得喝的工作,为了我啊,见到什么买什么。
我大伯父在1949后,担任区里的“小摊贩联合会副会长”。公私合营后管理着“饮食公司”的冷库。哈哈,都是肥差啊。驴总小时候,吃得很好。奶奶说我:“从小就有出息,家里的点心从来不多吃。自己把大包的饼干,分成小包儿,每天吃一小包儿。”
          今天的驴总,好感谢这些长辈们 !感谢您们给我这么多的爱!
 
                                         写于 2018.5.27.

天津驴总

游记、读书、思想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