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粮度荒”没挨饿。(一九六零)

18-05-29

Permalink 21:22:29, 分类: default

“节粮度荒”没挨饿。(一九六零)

             一九六零年。
           到了一九六零年“节粮度荒”开始了。家里挨饿最厉害的是我父亲和大姑,她俩的腿都浮肿了。大姑在市里的机关工作,是党员。当时虽然有钱,但是“粮票”不够用啊。
             我父亲从1953年开始,在天津“纺织机械厂”的“龙门刨小组”工作,比较累。龙门刨在当时是先进设备,只有大工厂才有。小组有12个人,包括一位老师傅。父亲的刨床技术很好,他有初中一年级的文化。
          父亲应该上初二的时候,家里交不起学费了,老师到家里来了两趟劝说。老师认为父亲学习很好,也爱学,辍学太可惜了!我奶奶听后,把说上唯一的金戒指摘下来,要去卖。我父亲哪里肯啊!坚决不让卖戒指。
“节粮度荒”没挨饿。幼年2.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父亲辍学后,和祖父一起去“卖烟卷儿”。脖子上一根吊带,双手端着“烟卷木盒子”,沿街叫卖。爸爸声音洪亮,一声:“烟卷儿~~”,能传很远。亲戚们后来对我说:“你爸爸在京津桥头儿,喊烟卷儿,在院子里都能听到。”我说:“那是顺风吧。”那时候的人啊,为了糊口,凭力气吃饭,干什么都不觉得丢人。
         龙门刨加工的零件都比较大,需要力气,所以父亲被饿坏了。
          我大伯父偶尔能从冷库,顺些吃的回来。我祖母告诉我,大伯总是买些饼干、零食给我吃。我很小嘛,大人再挨饿,也不会让我饿着。
         那时候父母已经搬出院子“单过”了,只有我能沾大伯父的光。一天大伯父叫我父亲去冷库找他。
         伯父把父亲倒锁在库房办公室里,随便吃吧!吃了一大通啊!伯父回来问父亲:“酱肘子好吃吗?”父亲说:“还有酱肘子?”好嘛,都饿晕了,往了吃的嘛了。知道几十年后,父亲也想不起来那天到底吃的嘛?把我急坏了。反正父亲就知道:“实在吃不下去了。”唉,现在说起来是个笑话,当时要撑着就坏了。
           我的同事“王小白”就和我说过。他的俩叔叔在度荒的时候,去亲戚的单位吃咸牛肉干!结果撑死了一位叔叔。唉,大饥荒啊,死了多少人啊。
“节粮度荒”没挨饿。幼年2.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城市里的人啊,挨饿的时间不长,也就一年。饥饿情况好转后,父亲还是给我拍了照片。照片上看,家里的条件还是挺好的。父母作为第一代的产业工人,意气风发,心气很高的。

天津驴总

游记、读书、思想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