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当建筑小工子。(一九六四)

18-06-03

Permalink 04:32:20, 分类: default

初当建筑小工子。(一九六四)

一九六四年。
1963年大水泡了天津城。我家的老宅被水一泡就要塌了。我家房子是典型的“三级跳坑”,屋里地面比院子地面低,院子地面比胡同地面低,胡同地面比大街地面低。一下大雨就“淘水”啊,我记得我还淘过几下呢。
这两年的雨水特别大,一次在大暴雨的时候,我奶奶披着雨衣去找我爸爸。和我父亲说,一定要翻盖房子,不然说不定哪天就把奶奶和我砸在屋子里了。
我奶奶当时只有两个儿子了。建国初期,我大爷18岁就支援北京去了。后来娶妻生子,天津家奶奶的事情都是父亲操办了。
可是父亲肝炎刚刚好转,确实禁不起劳累,但是没有办法,只好撑着也要翻盖房子。这里还有个原因,各家的房子,情况是一样的,要盖就要一起拆盖。院子里的三家亲戚都准备好了,我们不翻盖也得翻盖。
那时候家里钱已经紧张了。奶奶从来没有积蓄,以前孩子多的原因,能糊口就不错了。我记得我大伯寄钱回来,我“九姑”已经工作了,在学校借钱。当然我父亲和姑姑也都凑了钱。
那时候院子里的各家,钱都紧。原来是每家是两两间房子,最后四家决定,每家只翻盖一间半。没钱啊!
开工前,两家分别搬到东侧的“大奶奶”、“五奶奶”家去睡觉。我们西面的房子先翻盖。记得拆房那天,是我父亲叫来了十好几个同事,都是年轻小伙子,愣头青啊。
拆一堵山墙的时候,几个人使劲推,墙一倒,差点砸着对面的人。好嘛,悬了。拆到快中午了,我母亲来了,大声喊我爸爸,“……再累病了怎么办?……”
我奶奶和四奶奶把我妈妈劝进屋子里。四奶奶说:“侄媳妇啊,你别着急,四侄子的出力啊,该怎么算都行……”我奶奶也劝我母亲。
四奶奶家只有一个男丁,还在上高中,正要考大学呢。两家翻盖房子,只有我父亲一个人招呼。那时候盖房子可是大事情。我母亲着急的是我父亲的身体。
唉,生产力越低下,男孩子越重要!后来事情怎么解决的,我也不知道。四奶奶会办事儿,盖好房子后,他们家的房子,比我们的面积大一点点。那就是中间的隔断墙,稍微偏了一点点。
我在这半个月翻盖房子的过程中,可出了大力!每天搬砖啊,觉得是搬不完的砖。我就想自己多多的搬,给家里省钱啊。
搬砖都是由我和胡同里的小伙伴完成了。搬了一车砖,我就跑出去“买冰棍”。冰棍儿是3分钱一根,我记得买了很多次。那时的小孩子也没有下载金贵,帮了半天忙,就为了吃一根冰棍儿。
在搬砖过程中,我的左手食指被砸掉了指甲。指甲里面黑紫色的,可是大人们谁也没管我。哈哈,都忙坏了,累蒙了。就那样,我食指绑着布条儿,还接着搬砖呢。
那样那段时间,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小子不吃十年闲饭!”过了一段时间,我才知道,指甲还能长出新的。哈哈。
2018年05月27日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上图是我在出生的老院子里的照片。地址是河北区小王庄大街同义里5号。老院子有“二道门子”,后来翻盖房子时拆掉了。我对这二道门子,至今留有印象。)
盖房子过程中的周折太多了。我家找的木匠师傅,就是我们的邻居。说好了价钱,张木匠每天下班,给我们家打窗户门儿。没干两天,不知道那个缺德人,给张木匠单位告了密!那时候的人啊,都是惊弓之鸟,就怕别人向单位“反映情况”。这可牵扯饭碗子啊。
这可咋办?张木匠把拿走的工钱,也都退回来了。大家愁的啊。那时候没有“个体户,都是公家买卖。”找个木匠,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
过了两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张木匠又可以干活儿了。终于把木匠活都干完了,没耽误。
房子主体盖好了,上梁,做顶子。我家房柁上一张红纸,写着“上梁大吉”四个字,还长时间我都能抬头看到。花钱请人干的活儿都干完了,剩下的一切活儿,都是家里人自己干。就是为了省钱啊!
那时候的地面都是铺砖。我们两家,大人小孩儿都去大街的“回民食堂”去挑炉灰,垫地啊。垫了好几天,人家每天的炉灰没有那么多。炉灰垫平了,说是要“砸焦子”,就是用简单的木槌使劲拍地,要砸实、砸出“浆”来。好嘛,砸不出浆来,好歹砸砸就开始“漫砖”了。人家东面的房子还急着拆呢。
漫地啊,我可出力了,觉得这没什么。我奶奶要求也不高,铺平了就行。我奶奶可满意我呢,又这么能干活儿,说不出来的喜欢大孙子!
可回到自己家里睡觉了,真高兴。对面的房子盖好了,可是比我们西侧的房子高了“三层砖”,当时叫“三行砖。”那个“行”字,念xing。这样做事,应该是很不仗义的,作为亲戚就更不应该了。老例儿说,房高的一方,压房低一方的运气。
我奶奶到没那么多的事儿,后来照例和妯娌们亲亲热热的。

天津驴总

游记、读书、思想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