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登场。(一九六五年、7岁、一年级。)

18-06-03

Permalink 18:06:42, 分类: default

学霸登场。(一九六五年、7岁、一年级。)

一九六五年。
今年该上学了,自幼求知欲旺盛的驴总,开启了人生的学霸阶段。我祖父是私塾先生,我九姑(大排行)学习好,是“师范学校”毕业生。那可比今天的博士生比例都少啊。
她在“河北区堤头后街小学”任教,的数学老师。九姑业务非常好,后来评上“高级教师”一直教“毕业班”。我上小学时,她刚毕业不久,对我的学习要求极高。好嘛,这点教师的学问都先在我身上试试了。
九姑因为我写作业不好,有一次把我“呲儿”哭了。我都是流出很多的眼泪,坚持写好。这些事情我都忘了,根本不记得,是我老姑后来告诉我的。我印象中,我的学业一直很轻松,没有什么难住我的。
上小学要考试,我记得非常的简单,就行了。小学就在胡同旁边的“安定里大街”,离家非常近。那年头,家家孩子多,小学也多。
学霸登场。(一九六五年、一年级。)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开学第一天,记得那个女的王老师,从后边掐着我的脖子走。挺疼 ,我也没敢说。我们胡同的孩子都被分到一年五班。五班的班主任叫“郝丽萍”,我非常喜欢的一位女老师。可惜她只教了我们两年,就调走了。过了十几年,郝丽萍老师碰到了我就姑,还是对我称赞不已呢。
郝老师主持班会,让我当“班长”,当时叫“班主席”。你看看,驴总七岁就当主席了。这一当就是六年,直到小学毕业。第二年就叫班长了。
在我们这一届的新生入学大会上,我代表全体新生讲话。讲话稿是老师写的,让我在大会上去念。我是大部分背下来的,在不认识的字上面画着记号。哈哈,怕忘了。
全校的师生也几百号人呢,都站在操场上听我致词。内容我早就忘了,快20年过去的时候,遇到了当年的大队长“刘红芬”。我入学时她五年级。文革中她改名:“刘保东”。她还记得我代表新生致词的第一句话:“亲爱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哈哈,可惜后面的,她也忘了。
学霸登场。(一九六五年、一年级。)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我上学那年,我老姑,拿我和我表妹搞笑,领我俩到“红卫照相馆”照结婚照。表妹是我三姑家的二女儿,比我小一岁。)
我就记得我学习很好,每门儿功课的老师都喜欢我。就是图画课我的成绩差,哈哈,手太笨啊,画不好。那个图画老师,年级较大,又非常厉害。我们都很怕她、怵头上图画课。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唯独对我很好,很耐心,不怎么呲唞我。我真是受宠若惊,对画画有了点信心。
我的语文课、算数课成绩那个好啊!就别提了。关键是我喜欢上啊!太喜欢上课了。哈哈,还真有这样的孩子。我现在对一年级的课文还能背诵呢。
日月水火、山石田土……。什么章?立早章。什么陈?耳东陈……。一只乌鸦口渴了,到处找水喝。……
我学是拼音字母尤为扎实,一生受用啊!现在上网、上微信、写博客……拼音太流利了。我记得那时候好有“呀、哇”呢。Y,念呀,W,念哇。现在应该很少有人知道了。
那时候每学期要选出“五好战士”我是一次没有漏掉过。我保存着全部小学阶段的“记分册”和“奖状”。可惜啊,在一九九几年的时候,被我的小表弟弄丢了,还有我的很多“烟卷儿盒儿”。可把我心疼坏了。幸运的是保存奖状的小箱子里,还剩下一年级和六年级的记分册,还有一张奖状。唯独这张奖状,不是那种光亮硬纸的,是质量最次的一张。也许正是因为是软纸,没有办法“叠嘛号”吧,才保留下来。
一年级毕业典礼,我记得是在“二五四医院”礼堂举行的。我是“报幕员”,好嘛,驴总当主持人真有历史了。那时候演员脸上要画满油彩。我一次次的报幕,出了一次错。老师让我到台上去重新报幕。我又一次走到台中央,说:“更正,……”
后来别的的班的老师,一提我,就说“就更正”那个。哈哈,报幕的节目单我早都忘了,就记住了更正。
2018年05月27日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附录:小学一年级毕业,记分册老师评语:
接受新鲜事物较一般同学快。懂得知识也较比一般同学多。各方面的事,经老师一提,他则能明白。但实际行动少些。在校帮助同学主动,在家这方面差些。对同学能谦让。有了错误能接受批评并改正。同时也能大胆给别人提意见。能明辨是非,发现班内有不良现象能制止。
为了进一步使孩子健康成长,应注意培养孩子的谦虚和说到做到,吃苦耐劳的好品质!
班主任:郝丽萍 校长:韩之习
 
哈哈,这评语,深刻又准确!驴总一年级就这水平了!太自豪了!太了不起了!驴总后来把这些优点更加的发扬光大,保持至今。哈哈,要不怎么总被封号儿呢。驴总也把老师希望改正的缺点,全都改了!谢谢老师的心血和慧眼啊!!

天津驴总

游记、读书、思想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