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游北京。(17岁。幼少年篇27。)

18-07-02

Permalink 23:49:24, 分类: default

周游北京。(17岁。幼少年篇27。)

一九七五年七月。17岁,暑假去北京游览一番。
 
一九七五年二月十一日是春节,我保留的班级财产托管表,填写的日期是1975年2月28日。说明春节后,我们还在学校。我是在1975年7月份去的北京,这说明1975春节后,我们又上课了,不然我不会等到放假再去玩儿。
初中毕业放假了,我和父母商量,上班以后就几乎没有长假期了。利用毕业后的时间,抓紧去北京好好的玩一趟。我三大爷在北京 ,正好有住的地方。父母非常的支持,等到放暑假了,就让我俩一起去了北京。
父母让我带上70元钱,给大爷、大娘。我俩坐火车顺利到了大爷家。家里只有大娘在,我一见面就把70元钱给了她。我怕丢了啊,当时的70元钱,也不少呢。回到天津后,妈妈知道我没有当着大爷的面给钱,就埋怨我。我那时候,哪有这么复杂呀。
周游北京。(17岁。幼少年篇27。)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这段旅游时光,我有完整的日记,可惜只剩下了后半段了。
我写的最认真的一篇,是看故宫的《珍宝馆》。大娘还看我的日记呢,在给我父母的信中还特意点名,我对《珍宝馆》的展品,赞不绝口。具体看的什么,现在记不起来了。当时就是觉得特别的震撼。
当时大爷的俩孩子也跟着我们一起去玩儿,还有我的叔伯四姑家的两个女孩子。有时候6个人,有时候4个人,一起出去玩。凡是公交能到的地方,当然也不能太远了,我们都去。
记得去过的地方有:天安门广场、故宫、颐和园、动物园、北海、景山。剩下的记不清了。那时候的公园的门票非常便宜,有的才几分钱。坐公交车打票,也是二五眼。售票员一看,一帮小孩,也不是太认真。
记得在颐和园,照相的要小妹坐在桥栏杆上与我拍照合影。我爸爸回家看了照片,问我“小妹害怕了吧?这挺危险的。”我没记得她害怕。可惜那张照片找不到了。
周游北京。(17岁。幼少年篇27。)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第二封信的原文:
我们到这的经过上次已写(回)去,下面谈一下到后的情况。
(1975年八月)二十六日。
(下午)五点半,三娘回来了。她到食堂买了米饭又买了鱼和排骨。在煤气炉上做好饭。一会三大伯也来了一起吃饭。在吃饭以前,也就是在寄信的时候,到四姑那去了一趟。(四姑家)只有振江不在,红岩也在。
我们吃完饭就睡觉了。
 
(1975年八月)二十七日。
今天上午,我、红珠、红雁、红岩、红涛、彩妹(一起)到“北京动物园”。八点半开门,(我们就进去了)。我们在那玩了一个上午,到十一点多回家。下午3点20分,到‘’北京天文馆”去看“人造星空表演——认识宇宙”。晚上到“首都体育馆”去看篮球比赛。三娘买了五张票,四姑买了两张。加上彩云,七个人去的。塞内加尔国家女子篮球队对北京女队。结果71比47,北京队胜。我们没怎么看比赛,(主要是)看体育馆。在里边转了半天,十点来钟(回)到家。
 
(1975年八月)二十八日。
昨天太累了,今天歇一天,在家。上午三娘领红珠到王府井大楼去,给她买了个裙子。晚上到四姑那。明天和振江往“颐和园”。
 
(1975年八月)二十九日。
原来本想三大伯(今天)休息,领我们到“颐和园”。可是,从(昨天)夜里到今天晚上,下了一天雨。(今天)哪也没去成,就在家里包饺子。
周游北京。(17岁。幼少年篇27。)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信纸的背面,写着“此信保留”。)
(1975年八月)三十日。
今天上午7点起床,我、红珠、红雁到“劳动人民文化宫”去看“北京工人画、摄影展览”。看天安门、纪念碑、人民大会堂。十点钟到“中山公园”去玩,到十二点吃完面包,到“故宫”去。
一进去我们先奔东路的“珍宝馆”和“陶瓷馆”。在珍宝馆前还有一个“古画馆”。珍宝馆()门票。在那里我们可开了眼界。那里全是宝贝,等回去再说。又到了好几个宫殿。到西路去,看到好多宫殿建筑。在中路,过了太和、中和、保和三殿。就到“御花园”,之后回家。晚上看露天电影。
周游北京。(17岁。幼少年篇27。)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1975年八月)三十一日。
上午七点乘车去颐和园。我、红珠、红岩、彩云在那呆了一天。
 
(1975年九月)一日。
今天上午在家,下午到“天文馆”,看电影《天是什么?》。现在就剩下“天坛”没去了。过几天要是有汽车,我和红岩想回去了。看情况吧。别不多谈。 红津。
(三大爷当时所在的厂子,经常有汽车去天津,我们要是搭便车回天津,可以省火车票钱。好像也没搭便车回去,我忘了。今注。)
周游北京。(17岁。幼少年篇27。)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从北京旅游回来,整个九、十月,都是等待“分配工作”。说是等待国家分配,实际上各家为了自己的孩子,拼命的找门路,想找个好单位,好工作。这在当时叫做“走后门”。
当时毕业后的学生,分配工作大致有几个等级。最好的是分配在国营大工厂,工资高、粮食定量多,就是粮票多几斤。有了稳定的工作,找对象有优势。
第二等就是普通的工厂,工资一般。第三等是“大集体”性质的厂子。第四等是“小集体”,工资最低。还有就是去塘沽工作,虽然是“留城”了,但是塘沽的户口,还是不如市里的吃香。
谁要说“文革”时期,人人都有工作,纯属放屁。先不说“上山下乡”那些人,就是“留城”分配的工作,很多也是勉强的。有个女同学,被分配到“物资回收公司”,就是“收破烂儿”。那女生哭了好几天,连对象也不好搞啦。
我父亲1953年在“天津纺机”工作,是老资格的工人。在厂里也是小头目。父亲最要好的朋友,有个内弟,在天津劳动局工作。哈哈,这“路子”太硬啦!
开始父母想把我分配到“纺机”工作,想有个照顾,工厂也是很有名的国营大厂。我知道后,不愿意,我不想沾父母的光,愿意自己闯荡。我想去我们中学后面的“铁道部车辆厂”。
河北区劳动局的朋友,又拿着的的档案,去市劳动局去更换。这个过程,在当时老说,那是“路子野啦!”就是太厉害的意思。
分配到工厂是工作的第一步,接下来是:“选择工种”。这很像现在考大学填写志愿,既要挑选大学,还要挑选专业。有了市劳动局的“路子”,挑选工作更是不在话下。“铁道部车辆厂”的劳资科,早早就答应了我家的要求:“电力车间、电工”。
当时工厂里的电工,几乎是技术含量最高的工人。所以这个工种被我们这些新工人“挤破头”,非常热门的一个工种。落实了我的愿望,等着通知吧。大多数同学都往学校跑,想早点知道自己的分配单位。还是毫无门路的人多啊。我一次也没去学校问过,都知道了嘛,还问嘛呀。
我们班大多数同学,都被分配到了塘沽工作。市里单位的人员已经基本饱和了。
大概是1975年10月20左右,知道“分配通知”到了学校。我去学校办公室去拿。校园里非常清净,当时给我通知的老师,羡慕极了!对我说:“车辆厂、车辆厂!”我谢过了老师,回家了。
通知写的是1975年10月30日,上午8点到“铁道部天津机车车辆厂”报道。这样我们这些新工人可以领到10月份,半个月工资!这是国家规定的。我是学徒工,半个月是7.5元,可以是全家人一个月的菜钱呢。
这张通知,标志着我人生又一个阶段的开始:工人。

天津驴总

游记、读书、思想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