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锵锵三人行》。

18-09-11

Permalink 23:03:55, 分类: default

恶搞《锵锵三人行》。

大旱的人祸就是妖魔化了水电站 ,!!
这篇文先是发在“凤凰网”上的。我家的小区可以收看凤凰卫视。大约是2010年的一天,那天中午12点看了香港“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是窦文涛、许子东和枉庸尘聊怒江水坝的节目。智商低下的枉,东拉西扯,说的毫无逻辑。
我就模仿他们三个,写了这个恶搞的对话录。没几天就给凤凰网的编辑给删了。我反复的发,后来被网站编辑给封号了。哈哈,就这肚量。
封号以后,我就在“网易”、“新浪”、“天涯”等论坛上发。哈哈。我还参加了“方舟子揭露韩寒骗子”的论战。
 
 
大旱的人祸就是妖魔化了水电站
   铿铿3人行收视率最高的一集,兼看3人行的科学素养.虚构,雷同纯属巧合
  窦:云南大旱的原因,听听专家的意见。
  汪:种树引起的,种桉树就是抽水机,河里的水少了,流到太平洋的水就少了。
  徐:太平洋不缺那点水啊?
  汪:太阳认识云南的水。太阳在太平洋的赤道附近就等云南的河水,别的水太阳不蒸发,只蒸发云南的水,形成云再返回云南,再下雨。故乡的云吗,她也爱国。
  窦:太有逻辑性了!这和全球水的循环有关系。
  徐:桉树大部分种在广西的东南和中部的丘陵地带,怎么会抽干云南的地下水啊?好几百公里呢!
  汪:桉树特别厉害,根特别长,都能抽到北京来,云南算什么。
  窦:这是树根吗?这是高铁啊。
  徐:不是多种树能改变小气候吗?增加降雨吗?
  汪:多种树能增加降雨,会引起洪水。你看看广东都涝了。多种树也会成为抽水机,能引起干旱,你看看云南都旱了。那要看今年是什么天儿了。要是风调雨顺就别提种树的事儿了。
  窦:对对,要根据现象和地理分析原因。
  徐:桉树是抽水机,自己不也干死了吗?这个物种是怎么样延续下来的呢?
  汪:桉树就是抽干地下水,把西南抽干旱了,地下水和河流湖泊抽的越干,桉树自己活的越好、长的越快。
  窦:神树!神树!都抽死了,自己没事。
  徐:澳大利亚那么干旱,到处都是耐旱的桉树,他们的科学家不反对吗?
  汪:他们的科学家不行,我们研究过了,澳大利亚沙漠就是桉树抽干的。
  窦:我们的环保科学家好厉害,他们的科学家傻的可爱,都抽干了,还不知道呢。
  汪:再说,桉树有毒气,海南种了桉树,现在都没有鸟了。
  窦:啊????澳大利亚那么多桉树啊,他们的人天天吸毒,太可怜了。
  徐:这么大的事,林业部不知道吗?这不是贩毒吗?
  汪:林业部长任期才5 年,我们是:江河10 年行,比他们研究的深入的多。
  窦:专业的就是专业,现在都认为自己对,就是不听专家的,一知半解就什么都敢说,真无畏 啊。虽然勇气可嘉,但是我还是替他们害臊。
  徐:是不是你们怕被说成西南大旱的人祸,先倒打一耙呢?你这样说是不是心虚了啊?10年来你们一直妖魔化水电站、水库,到处忽悠,现在大旱了,先找个替罪羊,可是用谎言去圆谎,会越描越黑啊。
  汪:我是记者,当然知道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一定不能让大众醒过盹来,科学的思维进入舆论就麻烦了。 窦:你的粉丝 愤青很多啊,他们对什么都不相信,特别是官方的决定就有情绪,可是他们稍微一想,就会知道谎言的,受欺骗的时间不会久 的啊。
  汪:对有些不信任、有些情绪要好好的利用,要巧妙。愤青的思考力不足虑。
  徐:多修水库,留点淡水,防止干旱总是好的吧?要是虎跳峡、怒江的水库不被妖魔化,7 年前就开始建设,现在多存几百亿吨水,你们环保组织运几百年啊,送水也烧汽油,更污染,你们一边妖魔化水电站,一边送水是不是做秀 啊?
  汪:干旱就是建设水库引起的,修的越多越干旱。现在的舆论是“修一座水坝,就干一条河流。”
  徐:全世界都是建设水库,来解决干旱问题,现在有几十万座啊,难道他们都错了?河水也都干了吗?你们有什么别的好办法吗?
  汪:好办法还没有,就是先反对再说。河流的干旱都是修水库造成的. "修一座水坝,干一条河流".
  窦:要是“修一座水坝,干一条河流”,那也发不了电了啊?没水了怎么发电?这不是白投资吗?不考虑投入产出吗?国资委和水电部不管他们吗?他们怎么盈利、怎么发展呢?水电工人都吃什么呢?这不是为了行业自杀,去修水坝吗?
  汪:在建水坝前,一般都砍树,能卖不少钱,还是有产出的。
  窦:噢,就是为了砍树和把河水弄干,才去建水坝的。然后自己毁掉自己的产业。水电是自杀式发展.还是你说的透彻,我终于明白了。
  汪:所以说,就是建农用的水库,千万不能加发电机。
  徐:水库的水总要流出去,在出口加个发电机,不是一举两得吗?省煤啊。
  汪:加了发电机就是部门利益了。水电部门就和老百姓争水了。他们在水多的时候排水发电,干旱的时候就蓄水,不发电。
  徐:你说这些人的智商,怎么就这么低 呢?水多的时候蓄水,少排点水发电,等干旱的时候再排多好!水都少了,还蓄什么水啊?
  汪:就是啊,你看看今年这么旱吧,他们水电站的水库都蓄满水了,就是不排。等涝的时候一起排下去.
  窦:我听说水利发电不用一滴水,只用水的冲力啊。只是把势能变成电能啊?不放水也不发电啊。
  汪:发电机是只使用水的冲力,不浪费水。可是他们在农忙,特别需要电的时候,不发电。非要到不农忙、电价低的时候才发电。
  徐:为什么呢? 你是为了妖魔化水电瞎编的吧?
  汪:电价低的时候,收入的数字小啊,好算账,我就讨厌数字太多,闹不清楚。上学的时候就都叫我"文科傻妞". 我认为:水利发电、建水电站纯粹是为了部门利益。
  窦:那修高速公路、高速铁路、修机场、开矿山、就不是部门利益了吗?
  汪:那不是,那都是国家利益。那都是国家必须的啊!
  徐:尖锐。关键是水是谁的?要是国家的,那全国人民每人都来蒯一瓢。
  汪:对啊,机场、高速公路、高铁不好分啊,水是全国人民的,每家能分几桶,也方便,好分。
  窦:水利发电只使用水的冲力,水还是流下去,那怎么会引起干旱呢?
  汪:你想想,水利部门有多少人啊?水库都成了部门的利益,他们部门的人,每年都排着队来喝水库的水,那还不旱啊?
  徐:看的真准,这是根本的原因,搞水电 的人很多的,我们都没想到啊。
  窦:幸亏汪老师提醒,水电人是为了喝水方便啊,要不那天,我看水库边上好多人都趴在那,一定是他们在偷偷摸摸的喝水呢!真可恶。
  徐:不过水电站能节约煤炭啊,现在煤价太高,很不安全的地方也去开煤矿,矿难太多了啊。
  汪:矿难的发生是没有安全管理好,应该让国家安监局发个通知,把安全搞好了,再挖煤。
  窦:对对,你想的太周到了!应该马上发通知。安监局就是没想到。
  徐:可是美国也有矿难啊。管理再好,矿难也是有概率的,中国的概率还高一些。怒江2003年要是建设了水电站,每年替代5000万吨煤炭的开采,其减少矿工死亡的概率是9 人左右,7 年是3亿5000万吨,减少矿工死亡概率是63人左右,所以少挖煤还是好的。
  窦:每当有矿难发生,我都会流泪,我也总是想起怒江咆哮的河水,多可惜啊,白白的流走。汪老师睡觉前的时候会有联想吗?您研究的,开采万吨煤,矿工死亡的概率是多少?
  汪:概率是什么?? 是理科的专业吗?我最讨厌理科.
  徐:就是统计学,统计。
  汪:哦,我们知道桶寄,这次我们给云南送水,都是用桶寄的。
  窦:好主意,我们就不知道,我们就是用瓶子寄的。以后还要汪老师多指导。
  徐:水电基本不排二氧化碳,火电排放的太多了。现在中国的肺癌发病率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好多啊。空气污染的指数和肺癌也是有函数关系的。
  汪:那人们一般不会注意,也无法界定,而修水电站,淹没土地,移民的问题都很明显。现在谁往深里想啊。明显的才能吸引眼球啊,有版面啊。
  窦:徐老师就是书生,那个方便来那个啊。语不惊人死不休,这都不懂。
  徐:可是煤炭会烧完的啊?
  汪:那还要100多年呢,现在谁还想那么远啊?
  徐:我看怒江老百姓好苦的,要是7年前建设了水库就好了,他们又多苦了7 年。孩子们又多等了7年,进好一点的学校,耽误人啊。
  汪:移民以后也不见得好多少。
  徐:我看现在就是最苦的了,移民后就是再苦,应该也比现在的状态好。大家看看《怒江故事》吧。cctv---10.视频搜索吧,百度、土豆、央视搜索都有。那里还有揭露你造假新闻、污蔑拆迁的丑行 呢。
  汪:现在不苦,有野蜂蜜吃,能到水塘里洗澡,在70度的山上种粮食,能锻炼人的平衡性,还能天天免费溜索。
  窦:好幸福啊。可是不一定卫生吧?汪老师在水塘里洗澡了吗?
  汪:没有,我怕得皮肤病。蜂蜜也没敢吃,都没经过检测。
  徐:70 多度的山种地,掉下去就坏了。
  汪:偶尔的吧,不是很多。
  窦:溜索在公园好贵的啊,每次30元呢,太宰人了。怒江人真是幸福,免费。听说每年也都有人掉到江里
  汪:溜索挺刺激的,偶尔坐特别好玩,最环保了,修桥还要水泥、钢筋什么的。要不然万一是豆腐渣工程。 窦:为了防止豆腐渣工程,就什么也不要干!
  汪:对,你看看,对你就要科普。什么都不干,就没有错,就敬畏自然了,你只要一干,就或多或少的破坏自然,我们就能反对了。你看看怒江就是原生态,还是处女江。
  窦:处女,处女,我喜欢谈,这个话题吸引人。
  汪:怒江人生活在50年前的情景,多好的原生态传统生活,破坏了多可惜,就没有地方参观、旅游了。
  窦:我好神往啊,那汪老师也搬来住吧。
  汪:我不是不想住,我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任务。
  徐:不过把人也原生态,我还是不忍,他们是我们的同类 啊!他们也应该享受现代化的生活啊,这是人的平等的、起码的权利啊。
  汪:一定要敬畏自然!不然就会受报复。
  窦:对,敬畏!好深刻。听说有人就叫“汪敬畏”?
  汪:你别乱说啊!汪精卫是汉奸,对国家有利的事他是拼命反对的,为了自己的私利、为了出臭名,就认贼作父,献媚于外国人,欺骗不知情的大众。我和他不一样
  窦:是敬畏,不是精卫,我的口音不正。
  汪:哦,一定要敬畏自然!河流要自然的奔流,动植物要自然的生长。。。。。
  徐:那疾病也自然的发生吗?像非典、禽流感?
  汪:反正我敬畏自然,改良的粮食、蔬菜品种,改良的牛、牛奶猪、羊,我都不吃。我从北京到云南一般都徒步,你看看我的手机,纯太阳能的,不自然的我都不用!
  窦:真有志气!好佩服你。你就是真诚。提倡的口号,自己一定先作到。
  徐:你到欧洲、美洲都旅游了风景最好的地方吧?是自己花钱旅游的吗?
  汪:我那是考察、是工作、是交流,钱不重要,重要的是环保的事业,人家只是邀请,一分钱的资助和经费都没有啊,你们别乱猜。
  窦:好好好,不猜,你对德国很欣赏啊。
  汪:恩,人家德国把水资源分成可开发和不可开发的。只开发了全部的水资源的30%。
  徐:对啊,人家把50%的地下水,20%的湖泊和冰川先排除在外,再开发。
  汪:哪像咱们啊?咱们要是把地下水和湖泊等都排除了,都开发了35%,太多了。
  窦:恩,多了5%了。计算的真准确,能说服人。
  汪:就是啊,而且咱们建设水坝就把河水拦腰斩断!!看看人家。
  窦:人家不拦腰斩断吗?
  汪:当然不是,人家是一道雄伟的拦河坝,能调蓄丰水年和枯水年的来水,顺便发电。咱们是光为了发电。 徐:听说人家为了减少对环境的影响,都建设梯级的水电站?
  汪:是的,那叫科学啊。一级接一级的,河床就不裸露了,淹没的土地也少。人家叫“珍惜每一米落差,替代燃烧的煤炭!”
  窦:真科学,我也加一句“不排二氧化碳”
  汪:哈哈,好。 哪像咱们啊,咱们把河流都拦成一段一段的,建设大坝。一点点落差都不放过,太狠了。那叫把河流弄碎尸万段!
  窦:人家是雄伟的大坝、梯级电站,我们是拦腰斩断、碎尸万段。关键是理念啊!真长学问。
  汪:我们也不是反对所以的水电站,那也站不住脚。
  徐:那你们支持那一座呢?
  汪:现在还没有,我是原则上支持的,具体的再一座座反对。
  窦:好有智慧啊。不过全国的几万座水库,绝大部分还是好的吧?就是三门峡水库很失败,比例也不高啊? 汪:一座就够了,已经被说事几十年了,错了就不行,我们就没有建设过一座错误的水电站!
  徐:火电和别项目的也污染环境,您也应该反对啊?
  汪:那关注的人少,也不明显,不好忽悠。水电站关注的人多,你像:移民、拆迁、补偿、淹没耕地、故土难离,这些字眼,想不吸引眼球都难。
  窦:真是人才,好巧妙哦。不过听说建设水电站,第一步就要环保的设计啊,要很长时间呢。
  汪:那些人辛辛苦苦、兢兢业业的瞎跑,费尽心思的搞测量、查资料、勘探、水文、地质、边坡护理、冲力计算、岩层分析、应力、压力搞了一大堆,还有的搞了20 多年,有什么用啊?乱弹琴。
  徐:怎么没有用呢?
  汪:关键要站得高、看的远,你想想,建设水坝就一定开挖吧?一开挖就破坏环境了、就不敬畏自然了,想都不用想。
  窦:关键是看问题的高度。
  汪:所以,动工==破坏自然,开工==不环保。这么简单的公式,他们都没学会。
  窦:这个公式好复杂啊,我都看不懂,别说他们了。
  徐:不过水坝建设好了,我看也都种树、种草,恢复挺好的。
  汪:你别等完工了你在去啊,就在施工高潮的时候,去拍照、录像,那才叫震撼!
  窦:抓住机遇啊。要看的准时机。
  徐:不过怒江干流一个水坝都没建设,就说怒江开发过度,也不好吧?
  窦:就是的,怒江没建设水坝,今年的大旱就不能说水坝闹的吧?
  汪:那也是水坝闹得,你想想,他们已经规划了水坝了吧?已经想建设水坝了吧?
  徐:那怎么样啊?
  汪:他们一想建水坝,就会干旱的。先干旱在那等着了。
  窦:对!就是想都别想!
  徐:有这么一说:想都别想。
  汪:你们想想,自然是什么?那是有感应的,为什么要敬畏自然。
  窦:明白了。不过怒江的水我们是可以用的啊,国际公约规定流域内的国家可以使用50%的径流啊。
  汪:那也要有国际主义精神,先让兄弟国家用,我们最好自己克服。先人后己吗。
  徐:文涛境界太低了。没有国际视野。
  窦:我们的水库多了,对下游的调节能力也强啊,均匀的流动不好吗?下游现在还没有我们发达啊。
  汪:那也要等人家发展起来,建设水库,人家自己调节。水库在我们国家是部门利益,到人家国家就是国家利益了,就比较放心。要是因为水打起战争怎么办?好怕怕的。
  窦:对,是为了世界和平。怒江梯级水电站发电功率和3 峡差不多,可是汪老师以为发电量就是发电功率,你中学没学物理吗?
  汪:我懂物理,是打字员弄错了。
  徐:可是后来看了发言记录,你说:“怒江就那么一点点电,连一个小城市都不够。。。。。”根据上下文的关系,你就是没弄清 功和功率啊?难怪说你是:“文科傻妞”,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汪:那也要先推到打字员的身上,我有话语权,一般人都不较真,像你这样查发言记录的很少。
  窦:用无耻掩盖无知更不好吧?
  汪:无耻怎么了?无知又怎么了?反正我出名了,我是名人,还得奖呢!
窦:你在美国也获奖了吗?美国对水坝怎么看?
汪:美国已经宣布:美国的大水坝建设已经结束了,开始拆除水坝了.美国有50多万座水坝呢.
许:50多万座,拆了多少座了阿?有名气的大水坝那座拆了阿?
汪:拆了300多座吧.都是很小的,年头长的,大的水坝那能拆阿?你傻啊.
窦:美国的水利建设200多年了,能开发的都已经开发完毕了,所以才宣布:大水坝的建设告一段落的.你怎么不说前提呢?我们的大型水电站才刚开始3年,比如怒江一个大型水坝还没有呢.
点击(29) - 评分(0)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天津驴总

游记、读书、思想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