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工劳动”闯祸。(11岁)

18-06-07

Permalink 04:34:07, 分类: default

“学工劳动”闯祸。(11岁)

一九六九年,11岁,五年级。
(驴口号:读万卷书、走万里路、阅万位人、吃万国饭、经万件事、唱万支曲、探万颗心、知万类学。)
 
我们班新换的班主任叫“曹溪锐”,是个高个子的男子,很严肃。曹老师从上学期就接手我们班了。不知道怎么的,他特别信任我。其实我虽然学习好、很听话,但也总淘气,说白了,他有些宠着我。这一点,我对曹老师终身感谢。我的个子一直是班里男生中最矮的,一到六年级都没有变化,很稳定。如果不是因为我学习好,而一直受宠,长大后我的自信心,还会不会这么强大,还难说呢。
其实我小时候,很害怕别人打我,我是瘦小枯干的身材,还特别老实,谁也打不过。现在想来,如果在小学阶段受过欺负,后来成长成什么样,还不知道呢。所以现在驴总,最憎恨学校和军队的“霸凌”事件!对那些欺负人的恶棍们,恨得牙痒痒。最希望他们被重重的判刑,枪崩了他们才好呢!
曹老师是教语文的,自修了广播大学。可是那时候的他没有用武之地,都是按照课本讲。有一次数学老师没来,曹老师代课,把数学题讲错了。哈哈,驴总的机会来了,就想逞能,和老师争论了起来。哈哈,曹老师毕竟的大人啊,婉转的讲下去,避免了错误的结果。哈哈,驴总想战胜老师的阴谋没得逞。
 
有一次曹老师请假,我们五班和一班合班上课。五班的班主任是李老师。她讲课时,我用唾沫“吹泡儿”玩儿。她看到了,很吃惊。我是五班的班长,怎么这样啊。她停下讲课,宣布:上课时间不允许“吹泡儿”……。算是给我留了面子。我就是这样,也给老师和班级增光,也偶尔淘气、捣乱。增光和淘气的比例是:九比一。
五年级的下学期,临近放假时,我们到“天津面粉厂”去参观了面粉的加工过程。先参观了小麦库房,那些个麻袋包啊,顶到了房顶子。
面粉加工车间是个四层楼房,在下面楼层是“洗麦子”、“磨麦子”……。记得最后是“萝面”,在四层。大车间里,一个个大立柜一样的铁箱子,悬空一样的不停晃荡。“轰轰轰”的声音那个大啊,震耳朵。面粉在里面,层层的“过萝”,就是过“筛子”啊。但是我们在外面,看不到里面的面粉。
筛好的面粉,从大柜子下面的布口袋里,流到楼下去装袋子了。工人叔叔讲解着,说是这里出来的面是“标准粉”,再经过一次“过萝”就出来“富强粉”了,比标准粉白很多。
参观了大楼,我们进了面粉仓库,好嘛,这么多一大垛、一大垛的面啊,都码成方垛,有高、有矮。工人主要讲他们改造的“码垛机”,其实就是一些传送带的配置,让一袋子、一袋子的面粉码好。在最后的出口,还是要用人,把面袋码好的。就是最大限度的节省了运面粉的劳动力。
参观回来,曹老师布置作业,写作文。我写的题目是《小麦的一生》。那作文,我觉得写得很好,曹老师在班上念完了,又逐段的讲。我是以第一人称、拟人化写的。前几年那作文本还有呢,现在想拍啊,可惜找不到了。
记得是写小麦从田间被农民收货后,来到了面粉厂,被洗啊,被磨碎啊,被“过萝”啊……,最后装进袋子出厂,给人类提供粮食。
这年的暑假,我们班就去这家“面粉厂”,做“学工劳动”。面粉厂离我们学校不远,离家也不远,就在新开河的“堤头”。我们这些小学生,能劳动什么呢?具体的工作我都忘了,只记得打啊、闹啊、天天乐得肚子疼。
在小麦仓库,工人嘱咐我们,千万不要把“麦包”的麻袋封口弄开。麻袋一漏麦子,就会漏光。这样上面的麦垛就倒了,再码垛,很累人的。如果砸到了库房里的人,会出工伤的……。
我们这些10来岁儿的男孩子啊,不嘱咐还好,一嘱咐,倒坏了。工人一走,就有人拆麻袋口儿了。哈哈,就想看看这“垛”是怎么倒的。我倒是不敢拆,只是把麻袋口的麻绳,使劲的拽。希望把口弄大,也是想看看“倒垛”。
过了两天,工人一看不行。这些孩子太淘,就让我们去面粉仓库搬面袋。仓库很高,四四方方的面粉垛有高有低。垛与垛之间有人行的通道。我们只是偶尔的搬面粉,来回的码垛。更多的时间是玩儿。主要是在面垛上“练摔跤”、互相抓、推搡,还有就是用几个整袋的白面把一个同学的四肢压住,让他不能动弹。……
我的组织能力非常强,一次,把班里的人,分成两拨。从一个最高的面粉垛的两侧,同时向“山顶”攀登,抢占山头儿。这是和电影《南征北战》里的情节学的。大家拼命抓着面粉袋子的角儿,手抓、脚蹬的往上爬。先爬上的顶的同学,把对方的同学往下推。下面是面粉的垛比较矮,摔下去也是软乎的,没关系。
大伙推呀,搡的,我一使劲把我们班的同学“尤良忠”给推下去了。我们这一队占领了山头儿,取得了胜利!正高兴呢,看到“尤良忠”躺在两垛面粉之间直哎呦!
大伙也不玩儿了,尤良忠捂着胳膊回家了。尤同学的父亲,是别的学校的老师,和我们曹老师也认识。尤的学习成绩很差,在班里是倒数。有一回曹老师对“尤良忠”说:“你爸爸给你起的名字多好啊。优、良、中,可你考试啊,总是得‘差、劣。’”刚解放的时候,学校把学生的学习成绩,分为五等:“优良中差劣”。后来有了百分制。
第二天,尤同学没来。他的邻居同学告诉我,他的胳膊折了。折(she)了?我的心啊,碰碰的跳啊,直咽唾沫,真的吓坏了!小孩儿啊,知道骨头折了,这祸闯得很大!折了~~~
我那个害怕啊,就怕学校老师知道啊,也怕人家找我的家长啊!暑期劳动,老师放假了,不跟着。让我这个班长带着,主要是有工人看着我们。好嘛,我还带队,带头儿把人家胳膊摔折了,怎么交代啊!
我就等着人家来找我算账吧,天天打蔫儿啊。同学们叫我玩儿嘛,嘛也不玩儿了。心里有事儿啊!尤良忠一直没来劳动。好在是放假,还没有缺课。我一直老实到劳动结束,和大家都放假回家了。
开学的时候,我见到了“尤良忠”,赶紧跑过去问他:“好了吗?”
他说:“好了。”
我说:“家里知道吗?”
他说:“知道。”
我问:“你这么和家里说的?”
他说:“我说是我自己摔的。”
……
我无语了好半天,说了一串谢谢人家的话。他看出了我的愧疚!看出了我的感动!安慰我呢:“没事、没事。”
虽然是“误伤”,他说自己摔的也勉强可以。我啊,内疚啊,亏心了很长时间。后来我知道他家花了几块钱,上的中药,养好了胳膊。唉,幸亏是小孩子的骨头,长的快啊!
我就是这么一个:老实孩子“蔫淘气”的人。闯了祸,还总遇到好人,逃过小劫。至今,我俩的家长、学校老师,没人知道这个事情。今天才把它说出来。
从这以后啊,我对“老尤”啊,关爱有加。判作业啊、管纪律啊,反正是我能负责的,对他统统优待!哈哈,亏着良心啊。
后来我们都工作上班了。大约在1980年左右,在我们厂子里,我见到老尤。他在一家市政公司上班,到我们厂里干活。我死乞白赖的,要拉他到我们厂的食堂吃饭,他说什么也不去。他只在我们厂干了一天的活儿,此后就没碰到过他。
不管碰到、碰不到啊,我会感谢“老尤”一辈子的,哈哈。人活在世啊,活到后来啊,就是活的那些“思想”和“真情”!这是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4825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天津驴总

游记、读书、思想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