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时代结束了。(16岁末。幼少年篇26。)

18-07-02

Permalink 23:48:02, 分类: default

学生时代结束了。(16岁末。幼少年篇26。)

一九七四年九月。初三第二学期。16岁末。
学生时代结束了。(16岁末。幼少年篇26。)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初中最后一个学期了,班里也开始打骂“坏分子”和“阶级敌人”了。班上一个叫“安弘昇”的同学,总是全班的斗争对象。我现在都忘记了为什么,大家总是打他。我从来不打他,他一直感激我。
有一次他又被几个同学逼到了教室的墙角。也不是问他什么事情,一边打,一边追问他:是谁?是谁?他被逼的没办法,看到了我,就说:是张XX。好嘛,我当时气坏了,我从来不欺负你,你今天把我当“软柿子”捏啊!我就不轻不重的打了他一个耳光。这是我打他的唯一一下,也是我有生以来,唯一一次打人。
我打他,是为了洗清自己啊。我打完了,他马上改口了,说不说张XX,不是。你说说,这不是找打吗?虽然当时我纠正了他的乱讲。可是打他的这一下 ,一直使我心里不安,直到今天。后来他转学了,也就没有联系了。其实我一直害怕打架,从来没有打过人。我对妻子儿子没有动过一指头。
现在想来,我虽然淘气、幼稚,在同学的眼里,还是个老实孩子,是个胆小怕事的人。某些时候,会被某些人构陷或者欺负欺负。
初三毕业。(16岁末)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一次在课堂上,我被一个同学欺负了。我告诉他,一定会让他挨打,他当然不信。我可是言出必行的性格,轻易不会警告别人的。
我的叔伯兄弟,认识社会上的人,一个很大的“玩闹儿”,在附近是“挑号”的。那时候所谓的“玩儿闹”有“黑社会”的性质,但是远远未形成“黑社会”组织。“玩儿闹”最大的愿望,就是“挑号”,就是远近闻名的厉害人。
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弟弟。他说,你别管了,保证教训他。弟弟认识了我的同学长的样子后,带着“大玩儿闹”和几个打手,在路上堵那个同学。
我们上中学都是走着去,大约要走15分钟。我很懒床,这15分钟,就是我的早餐时间。大多是拿着干粮在路上啃,哪管什么凉热啊。从小王庄大街,到学校有三四条胡同都通。但是我们知道那个同学,上学的的必经之路。在路上堵了好几天,也没堵上。总堵不上,那个“大玩儿闹”烦了,就不再去堵了。
我弟弟就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他一定要走“小刘庄大街”啊!而且天天来上课。我还等着看他挨打呢。后来才知道,那个同学经常要去“练摔跤”,因此买了乘公交车的“月票”。他那一段天天乘车上学,所以我们没堵着。
没堵着就对了,后来我很后怕。要是真把他打坏 了,这祸就闯打了。挨打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啊!命运关照我,躲过了这场祸事。
这一年,凳小瓶的整顿运动又被批判了,学习又不重要了。可惜初三的成绩单找不到了,我的成绩还是稳定的,不考第一才是不正常。
初三毕业。(16岁末)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记得一次在我们班搞观摩教学,是语文课。好像是区教育局来的人,曹老师并没有提前排练。讲了一篇课文后,让我们四、五个学习好的都站起来,分别扮演课文中的人物朗诵。第一个就轮到了我,我看着书,竟然念的不是课文里的内容,声音还特别大。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太紧张了吧!
紧接着是闫俊霞念,她把撑船的“撑”念成了“掌”,“掌啊!”也是好大声。观摩课的后半段,挺不好的,我觉得特别对不起老师,发挥的太差了。下课后,我都不好意思看曹老师,可他呀,还是一句也不说我。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大的涵养。我觉得男老师这一点,对我来说,真是好!
初三毕业。(16岁末)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眼看要毕业了,老师对我们太多亲热多了。那一段时间特别舍不得离开老师和学校。毕业后的分配是我们的人生大事。记得先是开了一次班会,让自己报名,是继续上高中,还是参加工作。
那时候的人,最害怕的是“上山下乡”,毕业一下乡,城市户口一注销,那就意味着成为了“农村人口”。再想回城市,是比登天还难。
每年的毕业生的分配政策都不同。比如1970年,天津的政策规定:“本届初中毕业生中在某年某月某日前出生的,可以留城,分配工作。在此日后出生的,全部上山下乡。”因为那一届的学生,几乎全是“属马”的,老百姓就把此政策叫做“大马留、小马走。”往后就简化成“大马小马”。那时候的所谓政策啊,一时一变,随意性很强。当时老百姓就说:制定政策人的 家里,毕业的孩子是“大马”。
 
我们毕业那一年的政策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留城、分配工作。简称:“头大,留”。从第二个孩子开始,下乡的人数,少于留城的人数,就要上山下乡。如果家里下乡和留城的孩子一样多,那么这个孩子留城工作。简称:“走、留相等,留。”我属于“头大,留。”
我们毕业那一年,是自文革后,第一届恢复了高中招生。曹老师为此,找我的家长谈过一次,建议让我上高中。说我学习特别好,不继续念书、参加工作太可惜。我们父母想来想去,还是先上班吧,保住城市户口为第一要务。谁知道以后的政策怎么变化啊。如果我当时继续上高中了,正好赶上第一届恢复高考。人啊,在历史大潮里,是多么的渺小啊。国家“走了一段弯路”,多么轻巧的一句话,可是对具体每一个的人生,是很不幸的。
初三毕业。(16岁末)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我都忘了照“毕业照”的事情,是后来闫俊霞在同学会上拿出来的。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老伯。谢谢她。我只记得毕业后,我们五个人,兴高采烈的去曹老师家。当时老师还住在小王庄“堤头大街”的一条胡同里。
我们每人都买了些小礼物,都是差不多的水果和糕点。我另外多加了一盒高档的香烟。我知道曹老师不吸烟,但是老师的爱人,杨老师吸烟。
在家里说笑了一阵,我们一起去照相。几个人都骑着自行车,到了“普乐照相馆”。照片的题字我说让曹老师写。曹老师非让我写词儿。我告诉洗相片的:“就写,友谊万年长”吧。后来觉得这词儿想的不太好。词里没有师生的意味,好像是“平辈儿”的。哈哈,就这样吧。
学生时代结束了。(16岁末。幼少年篇26。) - 天津驴总 - 天津驴总
看到照片的日子是1975年1月份,那张统计表是1975年2月28日。这样来看,春节后,我们又上课了。具体我也忘了。就记得,照完了像,几乎没什么事情了,就在家里等信儿、“等分配”。
关于我的学生阶段,到这里就结束了。只是记录了一些能回忆起的琐碎事情。记住的事情,以淘气的居多,而实际的情况,应该是“露脸”的事情占绝大多数。只是大脑喜欢记住的,都是印象深刻的往事。
不过在1975年的暑假,我们还没有被分配。利用这个宝贵的时间,我去了北京,把能转悠的名胜古迹,几乎全转了一遍。那是我真正意义上的一次旅游吧。
下一篇就写那次旅游和关于分配工作的事情,还是算在少年阶段。我是1975年9月30日,到“铁道部天津机车车辆机械工厂”报到的。从报到后,我17岁半,算作我“青年时代”的开始吧。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48685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天津驴总

游记、读书、思想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