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重贴

08-02-01

Permalink 19:10:34, 分类: 温城岁月

旧文重贴

(2年前写的文章,偶然翻出来,昔日的悲欢再度浮现。 于是决定放上博客,纪念这段如歌岁月。)
温城寻梦记
 
“凡是遥远的地方
都有一种诱惑
不是诱惑于美丽
就是诱惑于传说”
 
2003年深秋,我踏上了这片被誉为世界上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土地,多年夙愿得以实现,自是无比欢喜。满山遍野的枫叶,银装素裹的远山,充满异国情调的建筑,甚至林间不时窜出的松鼠,都让我兴奋莫名。我匆匆安顿好一切后,便迫不及待背上相机四处转。如今回忆起来,那段游山玩水,无忧无虑的日子是我在温哥华最快乐的时光。
 
(一)梦断温城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我就面临生计的问题。一开始,我对自己充满信心。国内重点大学会计本科,毕业前拿到四大的offer, 其间还参加了保洁等跨国企业的面试并都进入了最后一轮。而且在出国前我已经在读CGA课程,按理说我也拥有在加财会方面的基础。我甚至天真的认为,要找回本职工作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是我万没料到,这里聘用员工的重要条件就是必须要有北美工作经验,而这对于我们新移民来说,无疑是致命伤。你可以愤斥它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但是在我们还没有足够力量改变这个游戏规则之前,也只能遵循。现实总是残酷的。我频繁的从报纸,网络,中介等渠道获取就业信息,广发简历,但大多数都石沉大海。偶尔几次面试,也因为我缺乏本地工作经验而失败。屡战屡败的滋味真不好受,尤其是对于过去在职场上一帆风顺的我来说,更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挫折,就像一个年轻将士,每次抱着必胜的信念披甲上马,冲锋陷阵,却总是弑羽而归。此时的温哥华,渐渐褪去她温情的面纱,让我清楚看到就业的严峻。其实加拿大的就业市场应该是比较成熟和规范的。各行各业都有专门的求职网站和相应的中介机构,一些社团组织在政府资助下都设有一系列的就业培训,从修改简历到如何面试都有详细的辅导,还会举办各类型的招聘会,这些对于求职者来说都是免费的。同时,就业市场上竞争也异常激烈,语言关,经验关,缺一不可。我们不但要和土生土长的白人争职位,还要和印,日,韩,菲律宾等各国移民抢饭碗,无异于虎口夺食。
 
接二连三的打击,使我愈发怀疑自己的职业规划。尤其是当我申请一个CPA Firm的Entry level职位并进入最后一轮面试,Partner也很满意我在四大当senior的经历。但是一看到我的登陆日期,又得悉我没考取驾照后,还是把我拒绝了。痛定思痛,我不得不重新定位,不能只盯着会计行业了,其他所有的文职类工作,不管是fulltime还是part-time,先拿到手再说。但我也设了低限,决不去餐馆,渔场之类当labor,这对于我的职业生涯毫无帮助;也不去华人机构,因为锻炼不了英语,也无法融入当地人的生活。
 
(二)蓄势待发
就这样,我继续疯狂的发简历,积极的准备面试。我深谙“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的道理,机会稍纵即逝,只有事前做好充分准备,才可能把握机会。期间我经历了好几次笔试和面试,包括telephone interview和group interview。Telephone interview 在这里很流行,虽然问的都是一些基本问题,如果回答满意了就会安排面试。但它往往突然而至,打你一个措手不及。有一次我在公交车上就接到一家公司来电,要求我简单介绍一下情况,我说现在不是很方便,可不可以5分钟后回复。对方说没关系,他待会再打来。结果我下车后马上按手机的回拨,接电话的却不是原来的人,而我在慌乱中又忘了问对方姓名,犯了大忌。尽管我一再诚恳的向招聘单位阐述我的求职意愿和能力,但结果可想而知。因此日后接到类似的电话,一定要沉静,即使不能马上回答对方,也要先问清楚对方姓名和联系电话,不要轻信来电显示,因为对方很有可能是用分机打给你。另外经历的一次group interview也比较难忘,我在国内也试过,十来个应聘者聚在一起共同分析一个案例,而面试官在旁默默观察大家的一举一动,对每人的反应速度、沟通技巧、分析能力和团队精神作出判断。在加拿大则有些不同,我们30多人坐在一个小会议室里,四周均站着面试人员,由一个主考官发问,大家争先恐后的回答。要抢得发言,引起主考官注意不难,难就难在你要在不假思索的情况下用英语流畅回答对方问题,完整发表自己的意见。我记得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先前几个问题已经结束了,后面我再努力,终究大势已去。不过这次面试挺有意思的,也是目前为止我在加拿大唯一的一次group interview.
 
当我的荷包渐渐干瘪的时候,我终于在一家便利店找到收银的工作,先由一个印裔员工Jeff培训三天。薪水微薄,但起码跟会计搭上边吧。然而第一天上班我就懵了,且不说键盘上繁多的功能键,光是货架上琳琅满目的香烟和柜台里五花八门的scratch就让我不知所措。而且客人多,尤其在中午和傍晚,一旦处理慢了很容易就Lineup。 另外,在应付客人的同时还要煮咖啡,清理地板,按时盘点,提妨小偷……。当时我真恨不得有三头六臂。三天后,老板找我谈话,说Jeff认为我对货品还不熟悉,不能胜任这个职位。我请求老板再给我一天时间。当晚,我抄下键盘上每个功能键及所有香烟的品牌名称和位置,回家背到深夜。第二天,当老板看到我利落的操作键盘,对顾客要求应付自如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三)柳暗花明
就这样工作了一个星期,当举店上下都开始接受我的时侯,我决定离开,因为我已经拿到了当地一个大赌场的offer,当发牌员。虽然这和我的初衷相孛,但毕竟是当地一家大公司,规模庞大,福利齐全,而且我打算先从发牌员做起,争取以后申请内调到财务部工作。(如今发现这个想法实在太幼稚了。)经过一个月的严格训练,我由一个对赌术一窍不通的楞丫头,蜕变为精通各种game的dealer。新事物总是让人兴奋的,在你还没看清它的本质之前。在赌场工作了几个月,我渐渐发觉这个工作并不适合我。每天招呼各式各样病态的赌客,耳边充斥着一掷千金或者家散人忙的故事,当然更多的时候是面对客人无礼的谩骂,或者白人经理傲慢的眼神。这虽然是正规的加拿大公司,但我无法在这里提高我的英语水平,这里虽然薪水丰厚,但无法实现我的抱负。我不愿意在纸醉金迷中失去生活的方向。
 
再三思量后,我还是把工作辞了,专心找我的本职工作。找工作这段时间里我深深的失落过、沮丧过、怀疑过、我也兴奋过、失眠过、幻想过……曾经,我白天在一家公司当文员,晚上在另一家银行当兼职打字员,同时还在攻读CGA课程。那段每天工作12小时的日子令人刻骨铭心。记得一个寒风料峭的傍晚,我一下班,随便啃个面包,就跳上98公交车到下个目的地继续奋战。窗外,暮色仓皇,望着繁华而冷漠的街道,拥挤却孤独的人群,抑压已久的疲惫和绝望终于在这一刻爆发,随着泪水汹涌而出。拔剑四顾心茫然,究竟何去何从?
 
(四)曙光初现
前方是绝路,机会在转角。也许,我的机会真的来了。今年一月,终于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在一家加拿大著名企业财务总部做Junior Accountant。虽说我已经被生活折磨的近乎麻木,但是在经历一番艰苦的拼争和残酷的淘汰之后而获得的成功,还是让我唏嘘不已。
 
两年前的十月,我告别国内的亲朋好友,踏上征途,以为迎接我的将是人生的辉煌;一年之后的深秋,我为生活疲于奔命,孤独无助,几度放弃对梦想的追求;
今天,我坐在电脑前,回顾这段饱含欢笑、艰辛、苦涩的历程时,不禁百感交集。对未来,我依旧憧憬,依旧向往,只是前行的路上,多了几份沉着与冷静。

赏心亭记


独坐试吹笛,犹自飘零香屑。

友情链接:
归去来兮

红房子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