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2-16

Permalink 00:04:04, 分类: 虚拟爱情

那天,天气格外的晴朗,蓝天白云,阳光明媚。
一路上,我和她都没有说一句话,本来我是有话要对她说的,而且我有很多的话想对她说。可我却一句话都没说,我一直保持着沉默。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一直在想着对她说些什么,可我又怕开了口会如以往那样动摇了离婚的决心。
以前我们每次吵架后,彼此都无数次提出过离婚,那是因为彼此心里都很清楚,只是一时的气话,其实并不想离婚。
这次不同,这次我实在是忍无可忍,说什么也下定决心——离婚。
每次的吵架给我的身心和工作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感觉到了自己很累,很疲惫,索性她再同我吵架的时候,我保持若无其事的沉默,任由她喋喋不休地口吐文辞言字,我保持惜字如金,思想却一直在不停的运转,累!
终于在她说出“离婚”两个字的时候,我冲动地一跃而起,说:离。
走出婚姻登记处,心里却没有一丝的轻松。
走出婚姻登记处,思想浑浊,心里感觉特别的烦,看什么什么不顺眼。
望着手里的本本,感觉沉甸甸,宛如拿着的是一块砖,我没有把砖拍在自己的脸上,我把砖放进了裤兜,我觉得裤兜也沉甸甸,心里也是沉甸甸。
我无法轻松,我没有解放或重获自由的那种感觉,我也没有解脱的快意,我有的只是心里更加的烦和乱,一种压抑一种难过一种痛苦一种说不出的憋闷。
就在穿越马路的时候,一声刺耳的急刹车使我清醒,使我冷静,也使我惊醒地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紧紧地拉扯住我,我从她的眼睛中看到了关爱与受惊。
“找死啊你!”出租车司机把头从车窗探了出来,恶狠狠地丢过一句话。
我不知从哪来的一股无名火冲撞大脑,我指着司机的脸,骂着:你他妈的再给我说一遍。
她紧紧地拉住我,低低地说:算了。
司机还想耍横,我挥着拳头冲过去,司机丢下一句:“你他妈有病。”驾车而去。
我还想再做些什么动作表示自己的愤怒和不好欺,她一直拉着我的手又拽了我衣服一下:算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
我心里不好受?!开玩笑,我高兴的很。我故做轻松地做出不在乎的样子,却有种想哭的感觉。
“别装了。”她轻轻地说“都到这地步了,你装又有什么用?我还不了解你吗?这些年都过了,我还能不了解你?!”
“你……”我还想再分辨,我还想进一步的辩解,她松开了拉我的手说:你什么也不要说了,我们已经吵的太多了,今天我们就不要再吵了吧。
我突然如同被人施了迷魂法,安静了,平心静气了,思想里却一片空白。
她和我又走进了那个相处了多年的小屋。不同的是,她是来收拾自己的东西的。
我默默地看着她把自己的东西一点一点、一件一件收拾好。
我默默地看着她那熟悉的背影,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温暖。
我默默地看着,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看的那么仔细那么认真那么专注那么痴迷……
我突然看到了一滴,不,不,两滴,也许是三滴或四滴……晶莹的东西从她的眼睛里落下来,滴落在她手中的衣服上,我仿佛听到了眼泪落地的声音,我仿佛听到了心被那晶莹的东西重重的撞击的声音,我仿佛听到心被击碎后四分五裂的声音,我仿佛听到……
我心一阵阵的震撼。
我心一阵阵的心酸,一种揪心的痛楚使我窒息。
我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和她已经离婚了吗?离婚的原因不就是因为感情破裂了吗?为什么我还会有这种为她的眼泪心动的感觉?为什么?!我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能再为我做一顿饭吗?她说。她的话把我从复杂的思想中拽出来。
她说的声音很轻也很酸楚。
她说的声音很脆弱,象是从欲裂的心缝中发出的一丝哀鸣。
我却如获至宝,受宠若惊地一头扎进厨房。
她突然从正在做饭的我的背后紧紧地把我抱住。
我正运动着的手情不自禁地停顿了。我感到了一种来自心底深处的压力。
“为什么我们要吵架?为什么我们都这么冲动?为什么我们都这么不冷静?为什么……我们要……要用离婚来伤害自己……”她呜咽着说。
“我们都不是孩子了,为什么还这么容易冲动?为什么……”她说。
我不知道该怎样说。
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我无论再说什么也是苍白而无力。
其实我从本意上,我从内心上也是不愿意、不希望走到这一步的。
但,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谁的错?她吗?!我不承认也不能把责任归到她一个人身上,否则我太自私了。
谁的错?我吗?!如果把责任自揽我会感觉冤屈,我也会无法接受,可是我却分明有一种自责的感觉,我在她提出离婚的时候,我不该答应的,我应该可以采取回避的,可我为什么要答应?我本不该这样的。
可是——今天这个结果是我一个人造成的吗?我想到了每次和她吵架后,看到她吃着自己亲手做的饭菜吃的是那么香那么顺理成章,而我自己却无法下咽自己的手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
我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把走到如今这一地步的罪责放在谁身上。
我心里也明白,她说离婚是一时的赌气,也许她认为这次又和以往一样,我不会和她真离婚。
也许……
我还是没能抑制住眼泪。
我无法控制无法把握自己的眼泪,是因为我无法把握自己的感情。
我给她面前的杯子里倒红酒。
“我也喝白的。”她说。
我怔住了,要知道她是从来不轻易喝白酒的,结婚典礼上的那次除外。
我还想说什么,她没能我说出要说的话,已经夺过了酒瓶,给自己的杯子里倒满了酒,也给我的杯子斟满。“来,我们一起喝。”她举起了酒杯。
我看到了她脸上的笑容是装饰出来的。
我看到了她眼中的泪花晶莹闪烁。
我还是想说些什么,她好像猜出我要说的话,说:“今天我们痛痛快快地喝个够,你什么也不要说,我什么也不说,我们俩今天只管痛痛快快地喝酒,我们谁也不要破坏这最后的一顿晚餐,平时我没有好好陪过你喝酒,让你自斟自饮受到了冷落,今天我陪你喝个痛快。”
我想哭是因为鼻子发酸。
我想哭是因为心里发酸。
我拿过酒瓶口对嘴就是一大口。她显然有些惊诧,但只是一刹那,她也豪爽似的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干,一阵呛着的咳嗽。
望着一杯酒就已经脸色醉红的她,我关心地说:你还是喝红酒吧,你喝不了这白酒。
她又一次夺过我手中的酒瓶,又是一杯。
我陷入了沉默,我在沉默中沉思。
“其实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因为你平时太惯着我。”她在喝下第五杯酒后说。
“我……我没觉得有多惯着你,我也没觉得……”我想说什么,平时生活中我的贫嘴此时却真的贫穷了,我一时竟说话很结巴,很困难。
“这些年来,你为这个家做的太多了,又要上班又要买菜做饭,刷锅洗碗,收拾家务…….”她说。
“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家是你我的,我只做我应该做的,我只尽我应该尽的责任和义务,我不让你做是因为我想做,我心甘情愿的。”我说。
“我们曾经多幸福啊,我说过你是我永远的幸福……为什么我会……为什么我们会……”她趴在桌子上失控地哭起来。
我本不想去搂住她,可我想劝她,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搂住她的肩,她哭的更尽情。
“我其实是不想离婚的。”我在泪水流出来的那一刻,终于说出了一直想要说出的话。
“我也是。”她说。
那天,我和她都喝醉了。
其实我们都不想离婚,但我们却离婚了。
点击(1363) - 评分(343)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56087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哈哈,傻瓜!
06-02-19 @ 17:29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深呼吸

深呼吸,不让泪决堤;深呼吸,把最爱的你,锁在心海日记;深呼吸,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是我追寻你的足迹;深呼吸,空气里弥漫着熟悉的你的气息。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