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瘦

06-02-21

Permalink 15:54:29, 分类: 武侠

阿瘦

 

我见过很多人。高、矮、俊、丑、胖、瘦,什么样的人我都见过。
这个人我就没见过。
因为,这个人长得太瘦了。我从没有见过这么瘦的人,我从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这样瘦的人存在。
看到这个人第一眼,我首先联想到:竹竿。
竹竿会动么?!
这个人会动,不但会动而且还很会吃。
在他面前摆着满满一桌子的饭菜,鸡鸭鱼肉挺全面。
这个人大口大口地吃着肉。
这个人大口大口地喝着酒。
他吃得旁若无人。
我不是人么?不!我不是人。江湖上知道我名字的人,都说我不是人,因为我是一个杀手。一个无情的杀手。死在我追风斩下的人已经不计其数。
我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我之所以看着他,是因为我在等他,等他吃饱喝足,然后杀了他。
我不知道我能否杀了他。但我却一定要杀他。因为有人出钱给我。只要有人出钱,我就杀人。
他此时正津津有味地在啃着一只烧鸡,我闻到了烧鸡扑鼻的诱人香味,我看到他一双白皙的手上抓着的那只金黄的烧鸡。
我咽了一口口水。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烧鸡的味道使我的肠胃发出一阵叽里咕噜的响声。
他喝了一口酒,上等的女儿红,我已经闻到了酒的清香。
我的舌头开始舔干燥的嘴唇,我又深深地咽了口口水,肚子又发出一阵阵响亮的咕噜声。
他抬头看我。他只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又埋头继续啃烧鸡、喝上等的女儿红。
我看着他吃的津津有味。不禁又咽了一口口水。肠胃又发出了一阵紧一阵的响声。
他又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我希望听到的话:为什么要站着?为什么不坐下来一起吃?
我受命似地很听话地坐到了他对面,他撕了半只鸡给我,我大吃特吃起来。
不喝一口?!他端着酒问。
为什么不喝。我心想。抓起酒坛我灌了一大口。
就在我放酒坛子的时候,眼睛的余光无意中发现了桌角放着的一把剑。
刚才我一直注意着他的人、他手中的烧鸡和酒,却根本没注意到桌角的那把剑。
我见过很多剑,再名贵的剑我也见过,除了冷雪的剑我没见过外。冷雪的剑我只听说过。
冷雪的剑我没见过是因为冷雪的武功被江湖中人传说得很高。
冷雪的剑我没见过是因为目前还没有人出钱买我去杀她。
有人出钱买我杀瘦少爷。
瘦少爷是谁?
瘦少爷叫阿瘦。我已经查清楚。
阿瘦是谁?
阿瘦就是在我面前这个能吃能喝却奇瘦无比的人。
买我杀阿瘦的人说,这个阿瘦很厉害,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把剑。曾经有人为他这把剑著传过一篇《瘦少爷的剑》,大漠孤烟的笔公为瘦少爷的剑点评很高。
大漠孤烟的人物,我知道的不多,因为去得少,但笔公的名声却早有耳闻。
既然笔公能点评他的剑,那么看来瘦少爷的剑应该是十分了得。
当我看到桌子上这把剑的时候,我却想笑,笑笔公也有眼拙的时候。
这是一把什么剑?
光秃秃的剑。没有剑鞘,没有装饰、没有点缀,什么都没有,只是一把剑,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剑,剑身没有一点的光泽,就像是条破铁片,一条多年没有打磨过的破铁片。这么一条破铁片也能称作剑?
剑是干什么用的?防身。这么一把破剑也能防身?我表示怀疑。
剑是干什么用的?杀人。这么一把破铁片也能杀人?我表示怀疑。
瘦少爷的剑是否杀过人,我没有亲眼见过,有人说杀过,也有人说没杀过。无论瘦少爷的剑是否杀过人,今天我却要杀瘦少爷。
你是来杀我的?!阿瘦一边喝着酒一边问,就像是在和亲近的人唠家常似的随意。
你已经知道?!我吃了一惊。他竟然知道我的来历。他竟然已经知道我是来杀他的。他既然已经知道我是来杀他的,他还请我喝酒吃肉?! 他既然知道我是来杀他的,他还这么镇静。莫非他已经有所防备?我猜测着。
是谁要你来杀我的?阿瘦吃了一口牛肉,又问了一句,就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一样的自然而平和。
我不能说,因为这是规矩。我不再喝酒、吃肉,注视着他说。
吃吧,吃吧,别客气。阿瘦一边像主人招待客人一样的谦让着,一边又喝下了一口酒。
禁不住烤鸭的诱惑,我又贪婪地吃下了一大块鸭子肉。
要杀我的人很多,但都没有成功,你知道吗?阿瘦还是那样镇静地边吃边问。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因为我只有杀了你才能拿到钱。我停住了吃喝,说。
哦?!为了钱?!那买你杀我的人出了多少钱?阿瘦大声喊过店小二再上一坛子酒。因为桌子上酒坛子已经被他和我喝空了。
买家出了五两银子买我杀你。我说。
我靠!五两银子叫你来杀我你TMD也肯接?!阿瘦拍桌而起,勃然大怒。
桌子被他那一拍立马一分为二。桌子上的盘碟、鱼肉落了一地。
我一跃而起,是因为阿瘦的那把破剑已经拿在了手中。
你TMD是不是有毛病呀?我堂堂的瘦少爷有的是钱,你需要钱的话言语一声,我瘦少爷拿个百八千两银子还是不成问题的。你TMD就为这五两银子也肯来杀我?!知道的是你这个杀手TMD身价不值个钱,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瘦少爷多不值钱。
我不管对方出多少钱,我都肯接,因为我需要钱填饱肚子。我说。
我靠!是哪个WBD这么缺德出这么点钱要你杀我?这TMD哪里是要你杀我,这、这、这简直就是侮辱我瘦少爷。
说着话,阿瘦已经冲我刺出了一剑。
“我先杀了你这个WBD再找哪个WBD算帐。”
“我叫梦断,我杀人前一定要让对方知道我是谁,我不想让人死得糊涂。”我的追风斩在瘦少爷的剑出手的时候挥了出去。
“你、你、你TMD简直要气死我了,你这么个无名的小WBD还告诉我你叫什么,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WBD的人。”阿瘦不再是那个镇静地坐在桌前喝酒、吃肉的阿瘦。
阿瘦是谁?
阿瘦是瘦少爷。
瘦少爷是使剑的。
瘦少爷的剑是一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剑。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剑没有剑招,没有剑招的剑发出的只有凌厉的剑气。
追风斩没有招是因为我不会使招,不会使招的我手中的追风斩使出了三招。
“好!好!无招中有招。”阿瘦连说两个好字,剑气更加凌厉逼人。
我不知道和阿瘦打了有多久。
阿瘦一直在赞叹我的功夫,他说我这么好的身手做杀手真是有点可惜,他说我的功夫是他认识的、知道的人中算得上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我没功夫听他瞎扯淡,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死他。
最终,我没能杀死阿瘦。我本来是想杀死他的。但是我无法做到,因为他的剑太快,我有好几次都躲不及他的剑势,不过我的追风斩也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最终,阿瘦走了。
阿瘦受伤了,他是带着伤走的。
阿瘦临走前扔给了我五十两银子。
我也受伤了,我的伤比他的重,本来阿瘦是想杀了身受重伤的我的,因为我对他的侮辱给他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但是他不忍心杀死我,他说我练成眼下这样好的功夫太不容易,如果杀死我实在是太可惜,尽管我是一位不值钱的杀手,但是他可怜我。
阿瘦没有杀我,他不但没有杀我反而给了我五十两银子。
望着阿瘦离去的背影,我落泪了,是感谢他的不杀之恩,也是忏悔,我决定以后再也不去为了几两银子就杀人了。

点击(1984) - 评分(392)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5669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深呼吸

深呼吸,不让泪决堤;深呼吸,把最爱的你,锁在心海日记;深呼吸,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是我追寻你的足迹;深呼吸,空气里弥漫着熟悉的你的气息。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