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06-02-23

Permalink 12:16:34, 分类: 言情

味道

清新的空气。潮湿的空气。刚刚下过一场雨。
蓝跨出车门的时候,迎面而来的空气带着雨后的湿润、清凉。
—蓝经理好。保安向蓝礼貌而尊敬地打着招呼。
蓝看也没看保安一眼,随口应和了句“你好!”径直跨上台阶向公司办公楼门走去。
就在自动门打开的一瞬间。
就在蓝即将进入大门的一瞬间。
蓝的脚下一滑,身体失去平衡的蓝不禁脚下一个趔趄。
旁边的保安眼疾手快地扶住了蓝。
就在这个时候,蓝嗅觉到一种熟悉的、久远的味道。
这是一种香烟的味道。“雪竹“牌香烟的味道。
蓝熟悉这个牌子的香烟味道。
蓝心动于这个牌子香烟的味道。
蓝沉迷这个牌子的香烟味道。
香烟的味道浓浓的,来自于那位保安的身上。
这是一位青春帅气的保安,一张阳光的脸上透露着淡淡的忧郁和不易察觉的伤感。
—你喜欢抽“雪竹”牌子的香烟?!蓝因为这种味道而注意到这位保安。
—蓝经理怎么知道?!保安的脸上流露出惊异的神情。
蓝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反而又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晨晓。
晨晓。晨晓。蓝一边往大厅里走,一边自言自语地咀嚼着这个简单、普通的名字。
蓝走进办公室,坐到椅子上的时候仍在咀嚼着那个名字,那个牌子的香烟味道依旧那么地清晰。
蓝,拉开桌子抽屉。抽屉里有一条已经开了封的香烟。
雪竹牌香烟。
烟是蓝托生意上的朋友为林捎来的。
林是蓝的丈夫,蓝深爱着的丈夫。
原本抽屉中有三条香烟,自从林离开她后,蓝开始留恋林身上的那种味道,那种雪竹牌香烟的味道。于是,蓝开始抽烟。
雪竹烟在当地买不到。
林是在一次出差到四川的时候无意中喜欢上这种牌子的烟。
林当时买了好几条,因为他喜欢这个牌子的烟的味道。
雪竹牌香烟不贵,甚至算是廉价烟。蓝不明白,林为什么放着那么多高档烟不抽,偏偏喜欢这种烟。
蓝就此事问过林,林说喜欢这烟的口感,因为绵软。
林的烟瘾很大。当地因为买不到这种牌子的烟,蓝就托在四川生意上的朋友为其捎带这种烟。
四川生意上的朋友经常来这里谈生意,每次来的时候总会捎带几条雪竹烟给蓝。
每当蓝想念林,总会点燃一支,沉浸在这烟的味道中。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阴了天。
突然响起的一个闷雷让正在开会的蓝,不禁心惊肉跳。
一场雨很快就下了起来。雨点敲打着窗户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蓝,莫名其妙地有些心烦意乱,不知是怎么了左眼皮跳个不停,好象是预示着什么不详之兆。
不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吧?!蓝心里这么想,有些担心最好别出什么事。
会,仍在继续着。
董事长因为公司最近几个月来的业绩突出,脸上流露着满意的微笑,向在坐的各个部门经理谈论当前公司的首要任务。
蓝,因为左眼皮总是跳了不停而影响了情绪,有些坐立不安的心慌,很奇怪的一种感觉。
—怎么了,蓝?你不舒服吗?
正在主持会议的董事长察觉了蓝的异常,关怀地问这位自己最欣赏的秘书。
—SORRY!
蓝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董事长提问,显得很不自在,很不好意思地表示歉意。
会议,继续。
董事长继续着刚才终止的讲话。
蓝,调整了一下状态,继续听会。
左眼皮又频繁地跳动了几下。
也许是昨晚没有休息好,蓝这样安慰自己。
昨晚,林主动要求和蓝做爱。做爱的时候,林的要求热烈的有些反常,以致让蓝感到了充分的满足。想到这儿,蓝的面颊有些烧灼的红润。
林,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男人,温文尔雅,对她和孩子也极为疼爱。蓝为有这样一位老公而知足。
怎么在这种场合想这些?!
蓝,感到无地自容的羞臊,就象当众被人扒光了衣服似的羞耻。
奇怪,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想这些。
蓝为自己在开会的时候心不在焉而自责。
—蓝,我看你好象有什么事情。
董事长再次把目光投向她,询问。
—SORRY!我有些不舒服,我想出去一下。
蓝,再也坐不住,她想现在自己需要离开会议室去调整一下异常的情绪,否则会影响开会的。
—好的,你如果不舒服,就先去休息一下。
董事长很通情达理。
蓝,很抱歉地同在坐的众人点了点头,做出一个歉意的微笑,离开了会议室。
站在走廊的窗前,蓝打开了窗,迎面而来的雨和着潮湿的风吹落在脸上,感觉到了一种清爽。
这雨,下得好大。蓝,心想。
林,现在在干嘛?
真怪,怎么会又想到林?!这在以往是没有的事。
云,不会在幼儿园出什么事吧?!
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蓝感觉到了自己内心的一种隐隐的担忧和不祥预兆。
今天这是怎么了?莫非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都是左眼皮跳动的原因,昨晚和林缠绵很晚,又说了很长时间的情话,可能是睡眠不太好。早上,林曾问过她“你眼圈有些发暗,昨晚肯定没休息好。”
蓝,这样想着,去洗手间照了照镜子,发现今天的脸色的确不太好。由此,她确定了是昨晚没休息好。
蓝,洗了把脸,左眼皮又跳动了几下。
蓝,产生了给林拨个电话的欲望。
蓝,想告诉林今天的反常;蓝,想告诉林晚上开车接小云回家的时候注意点安全。
蓝,拨通了林的手机却没人接听。
奇怪,林怎么不接电话?!一种不祥之兆再次强烈地浮现。
蓝心慌地赶忙又拨电话到林的办公室。
秘书小姐告诉蓝:林经理回家了,因为今天是他女儿的生日。
哎呀!瞧我这记性,女儿小云今天过生日都给忘记了。早上,临出门的时候,林嘱咐过自己晚上早点回来给小云过生日的,自己竟然给忘记了。
林,一定是去给小云买生日礼物了。
林,一定是在购物中心,所以没有听到手机响铃。蓝这么想。
每年小云的生日和她的生日林总是记得很清楚。从来没有遗忘过。
想到这里,蓝的心里有种温暖的幸福。
林,总是这么好,对小云,对他。
想到这里,蓝的眼前浮现出满满一桌子菜和生日蛋糕以及彩纸包扎的神秘礼物还有扎着围裙忙碌的林。
蓝,感到了一种温馨:有林的日子总是这么美好。
蓝的脸上不禁流露出幸福、甜美的微笑。
心态也随着这些好转了很多。
蓝关上窗重新回到了会议室。
在即将下班的时候,公司的陈小姐敲门进来,把三条“雪竹”牌香烟递给她,说:这是四川的张先生给您捎来的,因为当时您在开会,所以张先生让我把烟转交给您。
因为今天是小云的生日。因为蓝要去给小云买生日礼物。蓝把烟随手放进了抽屉后急匆匆地出去了。
林,死了。
那天是女儿小云的四岁生日。
那天,突然下起了雨。
林拿着为小云买的生日礼物走出了购物中心的大楼。
购物中心大楼前因为没有了停车位,林把车停到了购物中心大楼对面。
林,横穿马路去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来电的和炫铃声是熟悉的,这个铃声是他为蓝的电话设立的。
林拿出手机正要接听的时候,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雨中是那么的令人胆战心惊。
刹车声清脆而沉闷、刺耳、揪心地回响在街面上。
街上过往的行人、车辆都静止了。
林,随着那一声刹车,倒在了马路上。
手中的雨伞脱手而出缓缓地跌落在雨中。
脱手跌落的手机在路边奏着柔和的音乐。
散落的蛋糕、音乐卡和礼物盒沉默着接受着雨的无奈飘落。
音乐卡在雨中重复地鸣响着生日祝福的曲调。
蓝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无法接受林死于车祸这一现实。
为什么今天我的左眼皮要跳?
为什么我要给林打那个电话?
为什么会有那场雨?
为什么要发生那场车祸?
今天,是小云四岁的生日。
小云四岁生日这一天,失去了爸爸。
小云不相信爸爸已经死了。
小云还等着爸爸来幼儿园接她。
小云还满怀希望地等着爸爸象往年的每个生日那样带给她幸福。
但是,爸爸已经永远不能再看小云一眼,不能再对小云说上一句:小云,爸爸祝你生日快乐。
小云哭叫着爸爸的声音,撕心裂肺地让在场的人揪心。
众人纷纷劝说着小云,安慰着蓝。
小云仍不罢休地喊叫着:我不要生日,我要爸爸!
心酸的情景让众人情不自禁地流泪。
蓝,木然、呆滞地坐在哪儿,神情恍惚。
屋子里,处处是林的身影,林的声音,林的微笑,林的温柔,林的一切都是那么清晰,却又是那么遥远。
蓝,似乎闻到了林身上的浓浓的烟草味。
蓝,似乎又听到林在她耳边的私语。
蓝,似乎又感觉到林的微笑。
蓝,似乎又感觉屋子里林留下的味道。
那是雪竹牌香烟的味道,林最爱抽的一种香烟的味道。
这一切注定了只能是永远的回忆。
蓝,哭了。
蓝在点燃烟的时候,哭了。
软绵的味道,让蓝陶醉,让蓝沉迷,让蓝心动,让蓝思念,让蓝不禁落泪。
这是林的味道,这是林身上独有的味道。
蓝沉迷于这烟的味道,每当蓝品味着雪竹牌香烟的时候,就如同偎依在丈夫林的怀抱中,那是一种幸福。
林是蓝的幸福,永远的幸福。蓝深深地爱着林。
如今,林永远地离开了她。
只有这雪竹牌香烟的味道依然伴随在蓝的生活中。
因为,这是林的味道。
点击(1925) - 评分(481)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56946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深呼吸

深呼吸,不让泪决堤;深呼吸,把最爱的你,锁在心海日记;深呼吸,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是我追寻你的足迹;深呼吸,空气里弥漫着熟悉的你的气息。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