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7-19

泉眼沟逸事之六——二 狗 子

17:16:15, 分类: 红枫小说
前 言

      人类的每个居住区都会有些故事,出些人物。泉眼沟也如此,只是这些故事和人物是村际的。由于这些故事和人物等次太低没人知道,我想把它讲出来,或者也值得一读。

......
[阅读全文]
06-07-18

过  阳

19:00:08, 分类: 红枫小说
——泉眼沟逸事之五



......
[阅读全文]

大 金 牙

02:07:13, 分类: 红枫小说
——泉眼沟逸事之四



......
[阅读全文]
06-07-13

泉眼沟逸事之三——特 务

21:30:48, 分类: 红枫小说
前 言

    人类的每个居住区都会有些故事,出些人物。泉眼沟也如此,只是这些故事和人物是村际的。由于这些故事和人物等次太低没人知道,我想把它讲出来,或者也值得一读。 

......
[阅读全文]

泉眼沟逸事之二——刘柱子

21:17:06, 分类: 红枫小说


前 言

......
[阅读全文]

泉眼沟逸事之一——鞠老太太

21:11:25, 分类: 红枫小说


前 言

......
[阅读全文]
06-07-07

尿 床

19:45:14, 分类: 红枫小说




......
[阅读全文]
06-06-26

朱 书 记

00:41:43, 分类: 红枫小说
  朱书记是我初中时的同学,团支部书记。
  他家离学校八里地,是农村,家里很困难。记得他穿的一件衣服,衣襟的一侧有一个长长的口袋,其实那是块补丁。衣服是别人的衣服改制的,因为衣襟那里有个长长的口子,就补了这块补丁,既盖住了破洞又可以当口袋用。衣服是黑色的,口袋是深蓝色,所以看着很特别。
  他中午带饭,总是一个细长的大饼子(一种苞米面贴在锅沿上,锅里放了水制成的半蒸半烙的食品,过去东北人的主要主食)。每到课间休息他都要吃上几口,到了中午差不多吃了一半。问他为什么总是带大饼子,他说家里没有饭盒。

......
[阅读全文]
06-06-22

最后一盘棋

20:56:16, 分类: 红枫小说
他一边点头哈腰,一边亲切而恭敬地叫着:“您好,松田先生,您好!”松田也向他点头哈腰,口中念着:“……。”(就是早晨好的意思吧)
他还在不停地点头哈腰,因为松田没有停。只是他哈的腰比对方更低,人家是45度,他是90度;他的语气比对方更客气,极尽谦恭、热情。
邻居们看得目瞪口呆,心里骂他狗汉奸,远远递过来的眼神是愤怒和鄙夷,他权当没看见。

......
[阅读全文]
06-04-10

老宅里的新故事

00:28:35, 分类: 红枫小说
爸妈死后我和姐姐、哥哥就和姥姥、姥爷住在这座老宅里。这座老宅是座二层小洋楼,后面有一个小小的院子。这座小楼原来的主人是姥爷的哥哥。姥爷的哥哥是国民党军官,姥爷是解放军。解放时姥爷的哥哥跟蒋介石跑到台湾去了,这座小楼被没收了。前几年,落实政策,又把这座小楼归还了原主。姥爷的哥哥已经死了,他的后代也无意继承这份遗产,这座小楼就归了姥爷。
姥爷是这家的家长,是这座小楼的主人,可又像是名誉上的。姥爷每天吃完早饭就夹着马扎儿了出去,或到街心花园,或到公园,坐在马扎儿上远远地看人家下棋、打扑克。他不像别人那样围着下棋、打扑克的人看,他只是远远地望着。他看不到谁抓了什么牌,打了什么牌,看不到谁的马踩了谁的象,看不到谁的炮打了谁的兵。他不会为谁走错棋,出错牌而着急,也不会给谁支招儿。他看不到谁输谁赢,只是看很有兴致地看人家很认真,很有兴致地玩。有时他也转过头,面向马路看过往的车辆和行人。就这样一坐一天,一看一天。晚上到了吃饭的时候,他会准时回家吃饭,不早也不晚。所以不会因为回家早,而让做饭的人着急;也不会因为回来晚,让人家等他回来吃饭。中午他不回来,他只吃两顿饭。吃饭时他从不说话,不说菜咸了淡了,饭软了硬了,什么也不说,吃完了就撂筷下桌看电视。
这个家里的真正领导是姥姥,还有一个是姐姐,我和哥哥叫他“第三代领导人”。也许是因为妈妈没了的关系,姐姐就自觉地担当起妈妈的角色。但她没有承继妈妈痛我们爱我们的那一部分,却承继了妈妈严厉管教我们的那一部分。她有时会用脏话骂我们,甚至抽我们的嘴巴。她骂我们时,那口气,那内容,叫你很难相信是出自一个刚满18岁的女孩子之口。她抽我嘴巴时,我竟想到了日本鬼子,我曾经在她和她的同学们的毕业合影中,在她的鼻子下画上了仁丹胡。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