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被各种诗赛脱光裤子裸奔

19-05-02

专家,被各种诗赛脱光裤子裸奔

15:17:04, 分类: 红枫杂谈

%u90D1%u4E07%u624D


专家,被各种诗赛脱光裤子裸奔

——从“书写核心价值送您平安吉祥”诗词赛一等奖说起

郑万才

 

在网络上看见由中宣部宣教局、光明日报、中央网络电视台主办,中华诗词学会、中国楹联学会承办的“书写核心价值送您平安吉祥”新春诗词歌赋比赛结果出炉,因为获奖面广,很多人见到自己榜上有名,可能都很高兴。但作为一个有良知的诗人,一个有良知的读者,笔者却高兴不起来。读了一等奖的部分作品,我不禁要问,难道这就是中华诗词的现状吗?难道时下的中华诗词就是这么滥吗?难道几万首作品中就真的没有好诗吗?我们的专家们,都是吃什么的?都是怎么个专法?你们对得起你们那响铛铛的名号吗?既然是专家,最起码压韵应该懂吧?压韵是诗词最起码的要求,不压韵的诗词,还是诗词吗?更让人嘲笑的是评委的作品也获得一等奖,这样公开自己评自己一等奖的,前无古人,后有来者吗?……

何谓专家?在网络发达的今天,不知道什么是专家,咱们可以百度:专家,指在学术、技艺等方面有专门技能或专业全面知识的人;特别精通某一学科或某项技艺的有较高造诣的专业人士。显然,诗词专家,是指精通诗词艺术、在诗词上有较高造诣的专业人士。既然如此,那么,对于一个诗词专家,最起码的压韵、对仗、格律以及诗词的一些硬伤,应该懂吧?这些是诗词的基础,也是一个诗词专家入门的必修课。如果连一些最起码的东西都不知道,这样的人能称为专家吗?

纵观整个诗词界,这样的所谓专家,真是数不胜数。读这些伪专家的诗词,别说没有什么佳作,就是诗词的格律关,也没有过。诗词硬伤,是他们的专利。可悲的是,这些伪专家们,时常摆出一副名家、大家的姿态。

时下各种诗词比赛,不但比出了不少能写的优秀诗人,同时也把很多专家脱光了裤子裸奔。既然敢脱光裤子裸奔,就不会怕别人给他们拍照传到网络上让大家围观吧!

也许,我这样说,可能有很多所谓的专家并不服气,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这次比赛的一个一等奖作品吧:

《核心价值观赞》:

泱泱华夏五千春,美德流芳耀古今!

忠孝仁义古圣训,二十四字今核心:

富强圆就百年梦,民主促成万事兴。

崇尚文明风气好,实现和谐天下宁。

自由平等人舒畅,公正法治世清明。

爱国长怀报国志,终生不渝赤子情!

敬业不分岗高低,恪尽职守付辛勤。

诚实心可鉴日月,守信一诺抵千金!

友爱四海皆兄弟,患难相扶手足亲。

老吾老及人之老,百善之先是孝敬。

节俭养德成大器,勤劳荒山披绿林。

温良恭让和为贵,其乐融融享太平。

依法治国夯基础,以德养魂臻善境。

核心价值贯行动,春满神州气象新!

懂点诗词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个作品是没有压韵的。古风可以换韵,但需要有规律的换韵,比如此诗,前四句韵脚为“春、今、心”,是可以压韵的;第六句开始换韵,“兴、宁、明、情”也是可以压韵的;第三次换韵“勤、金、亲”也是可以压韵的。但这个之后,不知是怎么压韵的?“老”和“敬”不能压韵,“敬”和“林”也不能压韵,出现了孤立的一个“敬”字,怎么压韵?在后面的韵脚“林、平、境、新”也无法压韵。别说不在一个韵部,就是在一个韵部,平仄韵也是不能相互压韵的,这是一个最起码的诗词常识。连最起码的诗词常识也不懂,这样的专家,到底讽刺了谁?难道不是自己脱光裤子裸奔吗?象这样的作品,有经验的评委,读都可以不去读,扫描一眼韵脚,就可以直接淘汰了,除非这些所谓的专家是伪专家,或许连读都没有去读,直接用机器随机选出来的奖项。

这样不如抓阄的诗词比赛,是对诗词文学的贬渎,也是对时下诗词界专家们的最好讽刺。诗词界有这样的专家,是诗词的大不幸。专家选出这样业余的一等奖作品来,也是对这些专家最大的嘲笑。既然称专家,就应该对得起这个称号,别被各种比赛脱光了裤子裸奔,有愧专家二字。

笔者在网络上读过一篇名为“官衔背后利益链,反腐引发书画市场洗牌”的文章,很多书画官员,并不真精通书画,只因为是官员,而挂上了各种头衔。这种“江湖”似的中国特色,已引起了中央有关部门的重视,并要求清退这些兼职的假艺术官员。

放眼诗词界,又何尝不是如此?很多诗词官员并不真懂诗词,说“还未入门”,一点也不过分。而因为头衔,很多人把他们当成了名家、大家,他们自己也把自己当成了名家、大家。别人怎么看,无非头衔惹的祸,也不奇怪,可悲的是,这些人毫无自知之明,也不学无术,愧对了这些头衔。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不是时下的各种比赛,邀请这些专家们把脉,在别人眼里,还真把这些人当成了专家。这样毫无含金量、业余的比赛,必成为诗词界的笑柄,同时也脱光了这些专家的裤子裸奔,是对诗词官场的直接嘲笑,也是对这些伪专家最好的讽刺。我想,诗词界也应该象书画界一样洗洗牌,清除这些伪专家。

有人说,你这样批评,会引起这些专家的不快的。是的,我是个因为批评,得罪过很多人的人。诚然,若诗词界连一个敢批评的人都没有了,那才是诗词真正的大不幸吧!为了诗词的明天,哪怕得罪了全世界,我也会继续批评下去。更希望这些伪专家有些自知之明,别再玷污中国诗词,玷污中国国学。既有其衔,为何不专心研究,成为一个真正的专家,为诗词造福?笔者期待着,大家都期待着……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53890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