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小记

20-06-08 23:21:33, 分类: 准日记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像我这样,生病了,日子被迫慢下来,在淡淡的寂寥中,咀嚼着寡淡的滋味。但,从前的喧闹,哪怕只是昨天的,也像云影般,恍恍惚惚地漂浮在远处,没有一丝真实感,像海市蜃楼。
任你读过多少教你看惯无常的文字,真正生起病来,心里还是有无限的烦恼。想把这烦恼一丝丝捋清楚,最终织成一个还不算难看的图画,挂在对面粉青的墙上,等每天的夕阳把它涂成金色。
都说生病了,人的心思就格外纤细敏感,大约是花了更多时间和精力观照自己,那,平日里都观照什么呢,平白地,糊里糊涂地在思忖些什么呢。

......
[阅读全文]

桃酥

14-03-19 07:53:43, 分类: 往事
老赵的报刊亭就在西关车站,十字路口东南角,往西去是市中医院,往东走有家大型超市,北边是省重点中学,南边一个长坡下去,药厂、服装厂、大酒店,什么都有。这真是个好地方,几十年前就是,因为当年市政府在这儿,这里是市中心。 
老赵报刊亭的位置,几十年前是家副食店,卖烟酒副食,卖的最多的是各色点心,说是各色,和今天是没法比的。也就是蜜三刀、糖酥麻花、蜂蜜蛋糕、鸡蛋卷,动物饼干,逢端午有绿豆糕,逢中秋有月饼。每样点心都放在柜台后面的大盒子里,层层摞着,上面盖着大麻纸遮灰。点心里卖的最好的是桃酥,卖桃酥的倒也不是这一家,不过人们都爱到这里来买,尤其是遇到个年节,早早的,柜台里盛桃酥的大盒子就空了。
老赵是幼儿园食堂的大师傅,能做一手好菜,也能做一些简单可口的点心,但是,桃酥,他做不了,要吃还是得来这家副食店买。这家副食店的桃酥,样子和别家没什么不同,杯口大小的圆饼,金黄带点儿焦色,有些白芝麻点缀其间,一碰就酥碎了。但是,吃起来,可就不同了,这家的桃酥不单单酥,还有点儿粘。按理说东西粘并不是特别好的口感,偏偏在满口酥香中,这点儿粘就有了一股执着的感觉,仿佛要将桃酥的香味固在口中。牙齿被这一点点粘,弄的没有了脾气,只好任它持久地延续着余香。别家的桃酥,没有这个感觉,所以,凭它用料再好,卖相再佳,人们总还是忘不了这家。 

......
[阅读全文]

爱情,终将走开

14-03-11 07:18:34, 分类: 乱弹
爱情,不是什么奢侈的事情,被爱,也并不困难,我们之所以觉得爱情带来种种痛苦、悲伤,是因为你不知道爱该走向哪里。我们总想给爱情找个出路,这出路不能太俗,不能遮掩了爱情的光芒,让它窒息而死;这出路也不能太雅,不能高处不胜寒,让它郁郁寡欢。我们小心翼翼地怀揣它,四处试探,竟然真的找不到出路。

大部分的爱情,最终都会死亡,这么说有点儿残忍,但,事实就是这样。因为在爱情面前,我们拥有绝对的自由,每个人都免不了像贪吃的孩子,突然置身美食面前,反而手足无措了。爱情自始自终都处于慌乱中,它绝对是你最拙劣的表现,最不可思议的软弱。每个身陷爱情的人,都是彷徨、犹疑的,他们很容易满足,很容易失落,很爱笑,也很爱哭。此时的他们,真的是有颗赤子之心,一味付出,不求回报。

......
[阅读全文]

说说梅尔

12-04-19 04:02:43, 分类: 准日记
书到了,先看书名这一篇,既然是书名,肯定有代表性——《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写得很跳跃,像雨滴敲在玻璃窗上;很简洁,语言张力十足;有空间,没有充斥着语言暴力。是我喜欢的那类。都是短篇,和契诃夫不同,和博尔赫斯也不同,对,前者是隐士,后者是思想家,而卡佛,地地道道的平民。
梅尔,对,梅尔是所有人吧,站在此岸向往彼岸,迷失了自我,却怀抱梦想。能够清晰地分辨,却难以逃脱惯性的牢笼。我喜欢他讲述那个故事,当然,能够这样讲述的人,只是因为充满了绝望。绝望是个奇妙的东西,它给了你灰暗的同时,却让你神采奕奕,光彩夺目。梅尔想要说什么呢,他只是清醒的痛苦者,无从选择,只能沉沦。世间交织着这样的沉沦者,他们善,却让世间充满痛苦;他们恶,却让人们充满希望。他们谈论时,抽离了灵魂,描绘着动人的美梦;他们表达时,倾注了自我,让一切假象灰飞烟灭。他们圆熟地运用,骗过了别人,骗过了自己,使人们万劫不复。


......
[阅读全文]

鲜花港

09-10-15 23:12:15, 分类: 准日记
国庆没赶上花博会,周三去了趟鲜花港。
地大、人少、花儿多,真是好地方
天公成全,湛蓝的天空,纯净的色彩。

......
[阅读全文]

我的闺密

09-08-03 18:31:17, 分类: 他们或她们
其实不喜欢用闺密这个词,太小家子气。在我们那个年代,没有闺密这样,听起来甜腻腻的词,那个年代很透明,像溪水,没什么绮丽的景致,但是总觉得清澈可心。

我们相识的时候,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没有那么多偶遇和奇迹,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在同样的集体,有相近的爱好,脾气上能互补,就这样了。

......
[阅读全文]

第一次拍人像

09-06-16 00:21:28, 分类: 准日记
第一次拍人像,没什么概念,连专门的人像镜头也没有,换回第一个练习镜头,直奔朝阳公园。大家都是爱好者,从摄影的到模特,全是自发的,且不管那么多,开心就好。
夜景选在三里屯,可惜大家还没开始就被制止了。不许立脚架、不许用灯、不许打反光板,要用就得掏钱,商业区果然是商业区,商业气氛相当浓厚啊。啥都不能用,拍吧,高感光多噪点,凑合拍。


......
[阅读全文]

也玩一把宝丽来

09-06-12 01:00:35, 分类: 准日记
宝丽来的时代没赶上,赶上了数码时代,好好享受属于自己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有人喜欢宝丽来的相纸,有人喜欢它窄窄的黑框,有人喜欢他略显黯淡的色调和怀旧的气氛……
宝丽来在我看来更像早期的电影胶片,它加速了影响的流动感,迅速地将内心刹那感受化为一抹色彩,

......
[阅读全文]

落雨的周末

09-06-08 21:02:30, 分类: 准日记
印象中很久没有这样持续的下雨了,而且还是这么大的雨,不间歇下了一整天。
周末的时候说好去爬山,早上刚走出楼门,雨点噼噼啵啵地砸下来。大家背着大包小包,互相看看,决定还是出发。没准一会儿就停了、没准那边还没下雨呢、没准……
快到中午,雨也没有停的意思,改道奔柳沟先吃了火盆豆腐宴再说。第二次来,这家小院的葡萄架搭的很是漂亮,如果不是下雨,坐在葡萄架下吃饭很是惬意。

......
[阅读全文]

风中的快乐

09-05-11 19:33:08, 分类: 准日记
风不停地吹,吹乱了很多东西。地上的沙好像怎么也吹不尽,都露出青色的地皮了,一阵风过,还是有细沙又开始在地面奔跑。风吹落了很多阳台上的衣物,它们从窗口坠落,长了翅膀样,飞到远处的冬青或者山桃的枝桠上。一张薄薄的棉被,垂落在月季花丛中,棉被上的花朵也像盛开在绿色的树叶中。
在风里,有很多东西是快乐的,它们找到了一个随心所欲的借口,高高兴兴地随着风去了。风,给了不安的心灵一剂良药,它们都开始活泛起来。我们有时也愿意充当风的角色,在送飞它们的同时体会希望。
昨日风中,花儿怒放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