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寒意袭来!雷厉风行的决绝碾压了多少民生疾苦(转帖)

寒意袭来!雷厉风行的决绝碾压了多少民生疾苦(转帖)



老树洞

木伯按:一家四口绝户了的这家人,已经幸福升天了。就是19具尸体的190个家属,相信也会相当的情绪稳定。至于19具尸体旁边那些侥幸逃过一劫的19000个低端人士,也就别有什么怨言了。毕竟现在还活着。倒是面对这刚刚查出的25000多个火灾隐患点,我们也应该客观对待,要知道他们就像当年的两万五千里长征一样,可都是满满的两万五千个正能量呢!应该足以照亮这一万九千个“无主货”们彻骨的寒意!

今年冬天,北京简直太冷了……笔者虽身在南国,但也有点瑟瑟发抖,彻骨的寒意让人想哭,大有心如死灰之感,残酷、无助、迷茫、愤恨……你能想到所有的类似的词叠加起来可能就是北京这些天的肃杀氛围。当然你懂,我说的不是天气!

近日的北京发生两件备受瞩目的事情,寒冬夜人们被赶出群租房;红黄蓝幼儿园虐童,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药片、裸身罚站,网友骂声一片。虽然这两件事都存在真假的吊诡,但貌似真真假假已经不重要了。

没钱租不起好房子的人被驱逐搬家,有钱舍得花5000一月送孩子进高价幼儿园的也糟了心。本来想毕竟皇城根下,脸还是要洗干净的,首善之区对于人民的治理应该更加宽容,更加无可挑剔,然而没想到的是某些人一旦不要脸起来,比谁都邋遢。不得不感叹一声,北京你很牛啊!

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新康东路8号发生火灾,造成19人死亡,北京市领导要求全力做好现场搜救和伤者救治,做好善后工作,由市里牵头成立调查组,查明事故原因,严肃追究责任。要举一反三,立即在全市进行大排查,一村一村、一院一院地毯式摸排,不放过任何安全隐患。要进一步关闭村镇工业大院,清除违法经营。每个区每个单位都要负起主体责任,确保安全生产和公共安全。

“最近的去大红门,最远的要到1000公里之外的常熟。他们有的曾在这座城市待了二十多年,有的只来了俩月。缝纫机桌子、衣服架子、鱼缸、富贵竹……一个个敞开的大门里,几乎不再剩什么了。人们告别着,更多时候,什么都不说,只是往外搬东西……”

然后,就是能投亲靠友的投亲靠友,能找房子的找房子,搬家的搬家,无家可归的无家可归,实在不行的就只能忍着寒风,抱着孩子迷茫在街头……要知道他们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查处和发现了隐患25000起,即使每起隐患建筑里只有一个人需要另外找住处,也会有25000人晚上不知道睡哪?

有人会问平时他们都去干嘛了,一出事就忙得紧,笔者告诉你们一个真切的事实,平时他们在靠着这个发家致富,单着25000家每月每家三五百,这腐败的天文数字我都不敢细算。

最可恨的是有机构提出要帮助这些无家可归的人,但当消息发出的后,又被特殊关注了,他们也要接受调查,看看有没有资质。也是奇了怪了,这年头助人为乐,解人之于危难,怎么就违法了。那些被搬家的人,靠着自己的双手勤勤恳恳,不偷不抢,不违法,怎么就非得不能呆了呢?

不得不实事求是的说现在有些当官的水平越来越low。你让他们解决矛盾,他们就用制造新矛盾的办法解决旧矛盾,结果是没办好事反而事情更烂了。当官的动动嘴,人民就要水深火热。希特勒其实没亲手杀过一个犹太人,但是都因为他而死了。

郭德纲说过这么一个故事:于谦的父亲王老爷子是个心地善良的富人,放出话来“别的地方我管不了,我方圆十里内不能有穷人”。然后,他把附近的穷人都赶走了。“我心善,见不了穷人”…

你看他们说的多好,“为了对人民生命安全负责,绝不让悲剧重演”。不行了,单着两句我就感动的热泪盈眶了。老爷们,我们跪谢了,给个活路行不行,放过我们行不行!我们一定不在暗地里念叨你们八辈祖宗……

中国人民太善良了,都沦落成这样了,都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了,他们依然在忍着、受着,他们迷茫在路边、大桥下责怪的是自己为什么这么失败,为什么这么无能?如果自己多挣一点钱,就可以住进中低档的公寓了!他们很乖,永远都不会闹事!他们又很无助,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可怜,但也可恨,他们从来不关注政治,但政治的笞烙深深的印在他们身上,即使这样他们依然做着美梦……

单凭这些,我想那些说着为了对人民安全负责的同志,就该感恩戴德了吧,毕竟25000人已经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力量。解决问题的方法有一千种一万种,而你们永远选择最伤害民众的一种。自己头疼医别人的脚,以后能不能不再做这样的事情,世上没有永远的傻瓜,老套路用多了,猴子们是不会再上当的。

有人说,中产和底层之间隔着一堵篱笆墙,篱笆墙的两边是两种格外分明的景象。中产阶级是惯于向低端人口挥洒爱心与同情的,他们一面是哀其不幸,一面是怒其不争。这里非常感谢那些正在为底层民众呐喊的人,虽然声音被阻断,但依然感谢你们,让人们可以在这悲凉的冬天感受到丝丝暖意。

说来也是无语,中产这次也未能幸免。那个简易的篱笆墙像是要被拆除的隔断一样,被红黄蓝轻轻踹了一脚,便已分崩离析。他们虽然有钱可以让孩子们上好的幼儿园,但依然免不了被荼毒。这个世界,无论中产还是底层,都难以逃脱这被连续恶心的漩涡。

在警方公布对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调查结果的24小时前,红黄蓝开了个投资者电话会,公司CFO魏萍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回应说“警方的调查最坏的结果将是,这次的事件会被认定为一起独立的,红黄蓝旗下一个项目的员工做了坏事”。

不知各位注意了没有,红黄蓝事件目前貌似只抓了一个老师,却有三个造谣的被送了进去。不是说造谣的不能抓,造谣的确可耻,但是能不能先把真实的事情处理了,真相披露了,再去找造谣的事情。咱们能分分主次吗,别那么多阴谋论,多容忍一点不好吗?怎么就非得把人民群众看成是敌对分子呢!

谣言产生的土壤是真相不张,有谣言辟谣就好了啊,让真相能够迅速的到达群众就好了啊!没有关系就没有关系,干嘛非得亮剑,干嘛非得抓人?还是那句话你们拿出屠刀是要吓唬谁,是要杀了谁。说出来也是搞笑,查真相需要时间,抓造谣却非常快,真相需要细究,难道造谣的证据不需要研究研究。悠悠众口靠抓造谣是堵不住的,不要为了舆论降温而不择手段,这样非但没用,还会雪上加霜,平添一份寒心和失望。

其实,很想像笔者上篇写红黄蓝的文章一样,想一些解决方案的,大家群策群力,社会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好,然而貌似并没有什么用,理想主义的思考永远都会被现实所吞没。就像易中天曾经说的那样:你问当下中国缺什么,我看最缺底线。这很可怕。一个人,没了底线,就什么都敢干。一个社会,没了底线,就什么都会发生。比如,他们敢向孩子扎针,他们敢向人民群众亮剑,他们敢把人赶到大马路上……

你问他们良心何在?呵呵,你说他们的良心在哪?估计他们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良心在哪!被狗吃了吗?别胡扯了,狗狗可比人有良心多了。狗狗吃着主人给的馍馍,便一天到晚的想着为主人服务。而人不一样,他们拿着你的钱,却扎着你的孩子;他们拿着你的税,却让你不得安生;他们还让你不能说话,然后自己自说自话伟大功绩,都是在为人民服务。

我们可以看到,两件事中北京各部门的执行力都很强,说实在的不得不佩服,北京确实很厉害,但这所谓的厉害之下,雷厉风行之下,又碾压了多少民生疾苦。

纵观网络,其实大家所寒心的并不是这两件事怎么处理,会如何走向,最终会如何解决?而是这些事都发生在北京,在一个随便一根棍子都能砸到一个大官的地方,这个地方都这样,下面地方的人该怎么办?北京对舆论、对公共事件的处理都这样,这国会成什么样,这国之民会惨成什么样?

或许,我们只能感叹:厉害了,我的京;S B了,我的国!北京越来越冷了,真心希望这股寒意不要蔓延开来,我们还有大好河山,我们还要锦绣前程!

可能有人看到笔者的文章觉得偏执,需要指出的是,这个社会不但需要正能量添砖加瓦,也需要有人指出哪块砖断裂了,那块瓦脱落了,哪面墙要倾了,并尝试提出更换砖头和修复墙体的方法。我们并不偏执,而是总这么看我们的人偏执的无可救药。

社会舆论正在多样化,每一个都有表达的欲望和权力,限于各种各样的差异,每个人的表达都千差万别,这是肯定的。如果能对许多看似揭丑的表达和各类花样繁多的指责多一份理解、宽容、尊重,和一份善意的回应,或许一切都会变好!然而,可以吗?下一次,造谣者还会被先拿出来杀鸡儆猴吗?穷人们还会被搬家吗?我们从西红门来……

周一兵

箱式小货车终于从乱成一锅粥的西红门挤了出来,装着满满的一车居家过日子的用品,锅碗瓢盆,冰箱洗衣机,拆散了的柜子,床和被褥还有往日幸福的回忆……三几天前还好好的,说拆就拆了,说不合法就不合法了,过了今晚儿,这点低端人口的全部家当就会变成任人处置的"无主"货了……

原本没我啥事儿,可实在是看不下去啊。搭把手能帮上一把是一把,就这么着我这个老北京也卷进了西红门"低端人口"大搬家的洪流,从上午一直忙乎到了天黑,才把这车家具从西红门送到了双井的库房寄存……

联系好寄存家具的双井库房,在一大片二十多层高的居民区的地下室。这样的地方停个车可真难,见缝插针似的,一个没留神儿货车倒车时就把路边的标志桩子刮倒了,祸不单行!

"干什么的你们!怎么把这桩子弄倒了?"小区保安一声断喝。

"我们从西红门来,存家具的……"我刚想解释解释。"啊,听说了,真他妈把人不当人!"裹着棉大衣的保安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语气突然就和缓下来,对我说 "你们搬吧,搬完了想着帮我把桩子插好了。"说完,就转身走了,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嘿!这是谁的车呀?你们怎么停我车位上了?你们不能白天搬东西啊,这叫我怎么回家?"一辆崭新的白色Jeep 亮着大灯,穿着黑皮夹克的车主理直气壮!

的确,为了卸货我们的车尽可能的靠近地下室的门口,占了人家的位置。

"真对不起,我们从西红门来,这点东西今天要没搬完,明天一亮就是无主货了……"我陪着笑,谦恭的。

话还没说完,黑皮夹克冲我摆了摆手:"别说了,我懂,你们搬吧,我等会儿,别着急啊,反正我回家也没事。"

说完他把车停在小路上,小区路窄,黑皮夹克不停的移动自己的新车,给过往车辆让路,生怕被剐蹭了,一等就等了二十多分钟,再也没多说一句话……

有回家的就有出门的,一家三口兴致勃勃的从楼里出来,准备出门。可他们的车被我们刚刚卸下来的冰箱洗衣机挡了。一听说"我们从西红门来……"那位家长模样的中年男人马上抄起电话"喂,今天路上堵,你们先吃着,我们稍微晚点到……"。然后就安慰我:"别急别急,黑灯瞎火的,慢着点……"

"我们从西红门来" 。今天晚上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这句话,北京人以往的概念里,西红门古时候是"宰牲"的地方,现在是脏乱差的外来人口聚集地,可今晚一句"我们从西红门来……"仿佛充满了魔力,换来的竟是那么多暖心的笑脸,真诚的帮助。

"我们从西红门来……"不需要继续解释,小区的居民就会带着你绕来绕去的找那个藏在地下室的库房。

"我们从西红门来……"听到后仓库保管员会为你端上一杯热水,然后满脸笑容的陪着你加班加点。

"我们从西红门来……" 担心车停在自己的车位里会影响我们搬东西的车主就拿起电话:"大哥,今天晚上您要是不回来,我把车停在您的位置上吧?"

在这个寒冷的晚上,我们从西红门来……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