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如斯》第二版由“亿刊网”出版

07-07-15

Permalink 16:03:56, 分类: 诗歌创作

《天籁如斯》第二版由“亿刊网”出版

http://www.easykan.com/urinbook/book_show_734.html
《天籁如斯》(第二版)由专门制作电子版书刊的“亿刊网”出版了。
近日寄发给一些师友,听到了一些鼓励。
石天河先生说:《天籁如斯》的新版,更精致。这条路的开辟,如果由一个工作室制成各式各样的“诗碟”,可能真的会成为一个生意经。至少可以为学校课堂提供教学的课件。
吴励生先生说:新版大著拜阅一过,比旧版至少强5倍。确实好,非常漂亮。
周志强博士说:新版《天籁如斯》已欣赏,和之前相比,新版就像电子书籍,旧版怎么说呢,就是幻灯片,近于电影。新版比旧版精致了一些,不过从个人观感,现在还很难说到底喜欢哪一个,实际上就是不知道诗歌在多媒体基础上,与电影、幻灯之类的影像接近好,还是依然保留部分书的形式好。这个要仔细研究一下。
刘荒田先生说:《天籁》诗集已下载,正在欣赏中,久矣乎没读到这般典雅深情且押韵的诗了,感觉极好。热烈祝贺你。
雷子明先生是诗人,最为热情洋溢,说:谢谢你送给我最珍贵的礼物《天籁如斯》。书本打开,我便发出“哎呀”一声惊叹!新奇。激动。如梦如幻。我是第一次读到这样的书:走进画里诵诗;躺在乐中读词。一种美的享受。一种情的陶醉。音、画、诗三者和谐的统一。真是一道精神美味大餐。我不想狼吞虎咽,怕噎着。我得细嚼慢咽,品尝滋味……

有兴趣的朋友请自己看吧!
http://www.easykan.com/urinbook/book_show_734.html

点击(3390) - 评分(192)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0951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吴广川
读毛翰先生的《天籁如斯》随想

吴广川

毛翰先生是大学教授,是学者型的诗词评论家。他写了大量的诗词评论,其论述当代歌词的文字曾在《词刊》上连载,我每篇必读,深感受益匪浅。他的词论除见解精辟外,文笔也十分飘逸潇洒,浸透了诗意,如读美文,理性和感性交融在一起,让我们感受到毛翰的诗人气质。
毛翰先生除写诗、词评论外,还偶尔写点新诗和歌词。最近,他在网上和苏柳一起,分别推出了他们的歌诗集《天籁如斯》和《飞吻无痕》,在诗界和词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笔者细细地品读了《天籁如斯》,想试着把自己读后的一点感悟说上几句,以求方家指正。
我想说,毛翰先生的歌词自有他自己独特的风格和品位。也许是他对中国的古典诗词有深透的研究,加之他对五.四以来的新诗和中国的民歌也研究颇多,他写出的歌词便具备了这三者相融合的品质。我们不妨举出几首加以赏析。毛翰先生把《诗经》中的几首名篇的意境用现代歌词的形式变幻了一下,赋予了它们新的情趣。《关关睢鸠》中的四句:“关关睢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作者在保留了这四句歌词的基础上,又用现代人的情感扩写了三节:“不要问河边是谁家的阿妹/不要问河水为什么流/女儿天生爱戏水/女儿女儿一样柔。”“河水溅湿了谁的美梦/谁的梦里女儿回眸/水草青青,水鸟儿唱/谁的琴弦把谁挑逗。”第三节和第二节基本相同,只是最后一句改为“谁的琴弦为她消瘦”,为整首词划上一个情感的句号,留给读者深长的回味。和原诗的四句比,毛翰先生变奏的这首词则更适合现代人的欣赏口味,他把原诗中的意境更丰富更具体更形象化了。我觉得他的变奏是成功的。既没有破坏原诗的意境,又扩展了原诗的内涵,给人营造出一幅美丽的画面。把古诗词变奏成现代歌词,词界已有人作了成功的尝试,陈小奇的《涛声依旧》就是一个例子。只是《涛声依旧》和原诗相比,作了更大的扩展和跳跃。
这几首《诗经变奏》,从现代歌词的角度欣赏,我更喜欢《伊人》一首:“伊人伊人在水一方/从春到夏蒹葭苍苍/小路总是柔弱徘徊/伊人总是梦里新娘/啊,伊人/月儿已被流水漂白/你的美丽让我忧伤。/伊人伊人在水一方/从秋到冬白露为霜/箫声总是如泣如诉/伊人总是国色天香/啊,伊人/雁字已经飘零南天/你在风中不要着凉。”这首词从文学欣赏的角度给人一种凄婉的美,而且音乐感极强,极易谱曲。作者在原诗的基础上根据自己的审美对诗的意境又作了新的升华,诗画交融,令人沉醉。我不知道音乐界对毛翰先生的这四首《诗经变奏》有没有引起注目?窃以为,这四首词可以搞一个带有古风古韵且具有民间风情的组歌,这应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创作,演出时配以美丽的灯光、布景和伴舞,那一定是一个独具特色的高雅的音舞诗的组合。
在《天籁如斯》中,有一些精美的词作,给人一种极高的音乐品味和文学品味的享受。随意举一两例,如《预约情缘》:“预约一段情,预约一段缘/预约一段情缘在春天/春天的风轻柔/春天的雨缠绵/风里雨里谁撑一把伞/预约一段情,预约一段缘/预约一段情缘在秋天/秋天的月儿白/秋天的云儿淡/云里月里是谁的一双眼/轻敲几个键/敲动了谁的心弦/一串铃儿响/是谁把我呼唤/人生有几分真/人生有几分幻/有一种境界/在真与幻之间”这样的词句,确实浸透了诗意,给人以陶醉和思考。在写爱情的歌词中,堪称是高品位之作。再如《空山鸟语》:“清晨在空山听鸟语/仿佛听到了神喻/神说大地要有诗情/大地便有了一派新绿/黄昏在空山听鸟语/仿佛听到了神曲/神说天空要有安宁/天空便呈现一盘棋局/人间有太多的浮躁/人心有太多的空虚/误读了人生多少年/今日在空山听鸟语。”这首词给人以深刻的思考和启示。作者在空山听鸟语时悟出了人生的真谛。尊重大自然,爱护大自然,拥抱大自然,让生命和精神溶入青山绿水中,做到天人合一,心静如水,这应是人生的大境界吧。
我在开头时已说了。我们在读毛翰先生的歌词时,总能读出中国古典诗词的韵味,同时还能读出中国新诗的韵味和中国民歌的韵味。他的歌词把这几种文体融合的非常好,非常自然、贴切、朴实、无华,一点也不深奥,不晦涩,不浮浅,不俗套,歌词写到这一步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足见作者知识的渊博和驾驭文字的功力。
读毕《天籁如斯》,掩卷而思,我还是想给毛翰先生提上一两点小小的建议。一是他的个别词作,从作为要和音乐结合的歌词而言,稍感诗的色彩重了点而少了点音乐的韵味。如《舞伴》、《庄周梦蝶》、《塔里木河》等,我读它们更觉得像是读精短的小诗。二是在这个集子中,作者收录了少量的诗作。不知为什么,我读这些比较长的不适宜谱曲的新诗,觉得远没有读先生的歌词更能叫我拍案叫绝。我甚至想说,毛翰老师,你不要收入这些新诗了,干脆就是收入清一色的歌词吧,因为这些歌词短小精致,读着给人以音乐美和文学美的双重享受。这些歌词就是精短的小诗。可是我在这种双重的享受中,突然又读到几首比较长的诗,不知为什么,总觉得破坏了我的欣赏情趣。我不是说先生的这些长点的诗写的不好,这些诗也是很有思想和文彩的,但和先生短小精致的歌词相比,我觉得最美最耐品的还是后者。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作者: 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江苏作协会员,副研究馆员。
07-11-20 @ 18:32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毛翰的陋巷

毛翰,华侨大学文学院教授。 Email: maohan8848@163.com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