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人生是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而我以为那是就整个人类历史而言。 对个体生命来说,生命是短暂而脆弱的。 不论你是荣华富贵,还是穷困潦倒,生命的起点与终点不过咫尺之间。 有道是人生苦短,转眼就是百年。 有人说:“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生命的长短不过是一道简单的相对论命题,如此说来,需要那么在意长寿与否么?需要在生命的自然延伸中那么在意世俗的评价么? 如果我不得不死于癌症,我请求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不必为我作无望的救治。 我知道,有些癌症之所以叫做癌症,是因为现代医学暂时还拿它束手无策。 所谓人道主义的救治,本意在延续人的肉体生命,其实无异于延长人的双重的痛苦。 我知道我虽然叫“铁志”,但其实意志很薄弱,很可能经不起癌症的痛苦。 我不想辛苦挣扎一生,到头来再丧失做人的起码尊严,缠绵病榻,身上插满各种管子; 也不想家人为我的生不能、死不得而悲伤难过; 更不想单位为一个已经完全不能生存的人发工资、报药费,增加额外的负担。 我甚至还有一种或许自私的想法,就是不想以肉体的痛苦成全子女的孝道和医生的人道。 病长在我身上,痛苦是自己的,而那些外在的道德评价要以一个病人的痛苦作条件,不是显得有些残酷么? 我的家人、我熟悉的医生,没有一个这样的人。 虽然我们国家至今没有安乐死立法,在我的有生之年也未必能够通过这样的法律,将在可能的范围内尽其所能呼吁这样的法律,并且非常愿意身体力行这样的法律。 即便我做不到“生如夏花之绚烂”,但我期待“死如秋叶之静美”。 如果我死,决不希望别人为我写什么生平事迹之类的东西。 我的生平早已用我的行动写在我生命轨迹上,用我的文字写在我的作品里。 “荣”不因外在材料而多一分,“辱”不因外在评价而少一毫。 乞求高评价,说明缺乏底气,没有自知之明,无异于自取其辱。 假作谦虚状,显得故作姿态、装模作样,也不免贻笑大方。 如果再为被确认是一个“什么工作者”,而不是“什么家”而烦恼,那就更加不堪,更加滑稽可笑,更加叫人不齿。 我知道通常的情形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其实我清楚,“也善”的“其言”不只出自将死之人,更是出自单位的人、周围的人,谁会对一个弥留之际的生命吝惜赞美呢。 况且评价越高,说明将死之人弥留的时间越短。 明白这一点,还有什么想不通的?还有什么不能通达一些、超然一些呢?既然生命都将随风而逝,几句好话又何必太当真呢? 假如一个人活到弥留之际还不清楚自己是谁,还要靠外在的评价确认自己,做赞美者赞美的奴隶,做诋毁者诋毁的奴隶,不是非常可怜又可悲么? 别人怎样想使别人的事,我决不想做这样可怜的人。  如果我死,决不希望举办什么追悼会、告别会、追思会一类的会议。 喜欢我的人早把我留在心里,讨厌我的人巴不得我早点儿滚蛋。开那么一个会有什么意思呢?开给谁看呢? 无非是在我毫无生气的脸上涂俗不可耐的胭脂,将我冰冷的尸体装进崭新的西装,然后抬将出来,摆在鲜花丛中。幸运点儿,身上或许还会盖上一面庄严的旗帜。 接下来是我的亲人被悲戚戚地肃立一边,喜欢我和不喜欢我的人鱼贯而入,或真情悼念,或假意悲哀,都要绕着我走一圈儿。 如果我真有灵魂,我会为此感到莫大的不安。 在北京拥堵的街道上,我要为展览自己的尸体耗费同志们起码一个小时的路途时间,还要为瞻仰自己并不英俊的冷脸在耽搁大家起码一个小时的时间。 来来去去,半天就交待了。 一个人的半天是何等宝贵,假如真有那么几十人上百人前来,其损失真可用“巨大”来形容。 朱某终其一生,不愿给任何人添麻烦,何必死了倒来折腾大家呢? 如果我死,决不购买高价骨灰盒,决不定墓碑、墓地之类的玩意儿。 我虽然在学术上毫无造诣,但我毕竟混进最高学府,正儿八经地学过几年哲学,至今还保留着母校颁发的哲学学位证书。 人死如灯灭,生命不复返。 虽说“物质不灭”,但作为生命形态的个人死就死了,转化为别的什么东西,已不是我所能左右和关心的。 既然生命都没了,还在乎那堆骨灰放在什么盒子里干嘛? 不少人一辈子没活明白,有一室的房子时要争两室的,有了两室的又争三室的,一生这样争啊争的,其实最后大家都复归“一室”。 而就这一个小盒子,还要分出宝石、玛瑙、檀木、樟木,抑或普通石料和木材,真是想不开啊。 我死以后,决不保留骨灰,决不把那无聊的东西放在盒子里吓唬孩子。 如果妻儿听我的话,应该先将我所有能用的器官免费捐赠,假如它们能在其他的生命里获得新生,我将感到莫大快慰。 然后应该将我的尸体交给医学院作解剖教学用,假如学生们从我身上能够学到一点有用的知识,我又将感到莫大快慰。 人死还能有一点用处,岂不反证了活着的时候也不是浪费粮食的货? 再接下来就该果断地把我火化,趁热把我的骨灰埋在随便哪颗树下,我的灵魂或许可以随着绿叶升腾到天国去。 既然骨灰都作了肥料,墓地就更没必要了。咱们国家本来地少人多,我就不要跟活人争地盘儿了。 既然连墓地也没整,墓碑就更没必要了,还是留给农民盖房子、砌羊圈吧。 

......
[阅读全文]
Offenbach所谱《Jacqueline's tear》并且亲自由杜普蕾来演奏的曲子是这位大提琴奇女的真实一生。 沉淀已久的弦音 释放出的能量 让人窒息 让人潸然 如生命中所有的不可预料 那突如其来的弦音 直击心房 眼泪随同Jacqueline的一生 慢慢 滑落 Jacqueline du Pre的演奏生涯是绚烂的 犹如烟花绚烂的生命 Jacqueline du Pre的人生也是寂寞的 犹如烟花独自美丽的寂寞 “It will give you the world, but you must give it yourself.” 用自己的一切换取整个世界 用全部的生命换取短暂的绚烂 如烟花般美丽的Jacqueline在静谧中归于虚无 在璀璨中遗留凄美 注定了 她比烟花更寂寞! 古老唱机在泛黄的电影片断中 旋转出沉淀已久的弦音 忧伤由淡转浓 弥散了 一抹斜阳投射在咖啡杯上 眼泪 沿着银制的雕花匙勺 与一位天才演奏家的演奏生涯 一起滚落 埃尔加的e小调德沃夏克的b小调 与生命中的千曲百折遥遥呼应 刹那间侵入心坎 摇曳出满室空灵的月色 淹没苍白的黑夜 琴弓 在半空抛出一截凄美的弧线 找不到共鸣 无可挽回的手势 从此成为寂寞的人胸口永远的痛 把窗打开 把灯拧灭 光影下的杜普蕾紧抱赤裸的大提琴 迎风而来 逆风而去 在琴弦的叫嚣中 散失一地曲谱 有人轻轻拾起 跌进尘埃的一粒音符 任其在掌心开出彼岸的花儿 让年华的芬芳 慰藉一个曾经无比寂寞的音乐灵魂 ...................................... 抬眼烟花,垂首泪痕 《Jacqueline's tear》 卸去《她比烟花更寂寞》中的喧嚣 这首Offenbach所谱的《Jacqueline's tear》 由jacqueline du Pre亲自来演奏的曲子 催人泪下的琴声中 乐魂翩然远逝的黯色 独舞依稀仿佛近在眼前 …….. 当年史塔克的一语成谶 道出了像这样演奏肯定活不长的言论 是啊 也许只有顶尖的艺术家 才能理解自己顶尖同行的水准 杜普蕾是在用生命演奏 可以不惜一切 只为琴艺的完美 如今jacqueline du Pre留下的琴为马友友所有 虽然音色如此熟悉 但是 他却拉不出杜普雷那种强烈悲怆和深邃的旋律 边缘 这个女人尽善尽美了, 她的死 尸体带着圆满的微笑, 一种希腊式的悲剧结局 在她长裙的褶缝上幻现 她赤裸的 双脚像是在诉说 我们来自远方,到站了, 每一个死去的孩子都蜷缩着,像一窝白蛇 各自有一个小小的 早已空荡荡的牛奶罐 它把他们 搂进怀抱,就像玫瑰花 合上花瓣,在花园里 僵冷,死之光 从甜美、纵深的喉管里溢出芬芳。 月亮已无哀可悲, 从她的骨缝射出凝睇。 它已习惯于这种事情。 黑色长裙缓缓拖拽, 悉悉 作响......

......
[阅读全文]
挤不进的圈子,不要硬挤, 难为了别人,作贱了自己; 跨不过的门坎,不要硬跨, 跨过了是门,跨不过就是坎。 做不来的事情,不要硬做, 换种思路,也许会事半功倍; 拿不来的东西,不要硬拿, 即使暂时得到,也会失去。 在没人知道自己付出的时侯, 不要表白; 在没人懂得自己价值的时侯, 不要炫耀; 在没人欣赏自己才能的时候, 不要气馁; 在没人理解自己志趣的时侯, 不要困惑。 被人理解是幸运的, 不被理解也未必不幸。 做人低调一点, 你会一次比一次稳健; 做事高调一点, 你会一次比一次优秀。 认识一个人靠缘分, 了解一个人靠耐心, 征服一个人靠智慧, 和睦相处靠包容。 与人为善,成就他人的同时, 不知不觉也成就了自己。 一己是人,众人是天;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
[阅读全文]
墓园里的姓名很多 但都不及你一个 刻在石头上的刀印 像是触碰不到的疼痛 鲜淋淋的伤口撕裂着 面如死灰般寂静 病。 提着大包小包闯进车站 偷偷幻想重复爱情片离别时刻 只有吹来的南风是伤感的 列车迫不及待,要走 人们都瞧着你 头发蓬松,像炸开的稻草 素色的上衣,开花儿的裤 一双踢踏响的破马丁靴 挂着五颜六色的耳机线 摇头晃脑,打节拍 你像要到西藏去 又像刚从西藏来 沉浸在蓝色的回声里 不给他们打断你的机会 你转过身,直视他的眼 可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睛 像冻僵的湖水 吸走所有的心事,倒出忧郁 即使有力的目光一同畏惧 那个夜晚 不知是谁走过窗前悄悄一瞥 让惊喜提前掉入盛水的杯 水量不多,也不少 足够淹没整个惊喜。 2015.05.17. 09:07pm.

......
[阅读全文]
小时候, 家就是妈, 妈就是家。 没有妈, 哪有家。 说是要回家, 其实是找妈。 妈妈您在哪儿? 在哪儿都是家。 妈妈不在哪儿, 哪儿就不是家。 长大后, 还是觉得, 妈就是家, 家就是妈。 不是妈, 哪来家。 闲来说想家, 其实是想妈。 进了家, 先喊妈。 喊不应, 去找妈。 见着妈, 算到家。 哎…… 为什么? 人到最难处, 总是想回家; 人到最苦时, 总是先想妈; 人到最无奈, 总是先喊妈…… 一辈子了, 忆忆想想, 哪里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家? 让我大声说, 妈妈! 只有您那温暖的怀抱, 才是我一生中最感安全幸福的家!…… 请转发,妈妈就健康长寿。 既使是在天堂的妈妈,也会保佑我们吉祥! (这首诗被人在微博中转发。好多人评论:哭了!)

......
[阅读全文]
小时候真好, 摔倒了有人扶,流泪了有人哄, 说错话人不怪,做错事没人怨。 一个“童言无忌”,一个“年少无知”, 就能让人轻易谅解。 小时候真好, 朋友之间吵架了,隔天就好, 伙伴之间闹矛盾,转脸就忘。 不记仇,不报复, 能一起笑得流泪, 也能一起跑出汗水。 小时候真好, 是爸妈心中的宝贝, 是长辈眼里的珍品, 好吃的都留给自己, 从来不需要顾及别人。 因为是小孩, 所以总有特别好的待遇。 小时候真好, 不用工作上班,不用养家赚钱, 不明白什么叫压力,什么叫责任, 只管自己一个人吃得饱,玩得嗨, 烦恼琐事没有,心思委屈全无。 小时候真好, 不用看别人脸色,不用伪装出笑容, 痛了就哭一场,累了倒头就睡, 有什么伤心的事,有什么不满的事, 全部都说出来, 不像现在,藏着掖着装着, 生怕别人看出来。 渐渐的,我们长大了, 越来越怀念小时候的美好, 无忧无虑,天真烂漫, 人和人之间不会勾心斗角, 心和心之间不会各自防备, 简单真实的做自己。 长大了, 我们的肩上有了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们的心里有了无法诉说的委屈, 每个人都把笑容挂在脸上, 都把泪水流进心里。 越是难过,越要装快乐, 越是脆弱,越要装坚强。 小时候再好,也回不去了, 长大了再烦,也要走下去。 人生,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你不前进,离幸福更远, 你若努力,离成功更近!

......
[阅读全文]
本文语重心长,点出了时下部分人的现状,最根本的目的,还是希望大伙儿都能珍惜自己的大学时光!愿你通过4年的努力,不再迷惘!   上课的时候,清醒没有发呆的多,发呆没有睡觉的多,睡觉没有玩手机的多;下课的时候,自修没有吃零食多,吃零食没有看连续剧多,看连续剧没有游戏多。如此这般,就业时的失败怎能不比成功多?   不给范围就不会考试,给了范围也只是复印同学准备的答案。你自己即使是老板,你会雇用你自己吗?   付了钱得不到商品是谁都不肯的,而你交了学费,却对那些不给你知识的老师心存感激。连基本的买卖都不会,你还配做什么?   上大学,填报志愿,不知道自己的兴趣特长,大学毕业找工作了,同样不知道自己的兴趣特长。自己都不认识自己,还有谁能认识你?   学技术不肯动手,学理论不肯动脑。等待你的除了失业还能是什么?你说,你修完了《计算机基础》,但真实水平与小学生大体相当。你的竞争力在哪里?   你说,你修了两年英语,然而,你的水平还没有翻译软件水平高。有哪家用人单位需要你?   你说,你修了《思想修养》,但你根本就没听。你敢说,除了课堂上睡眠的抗干扰能力得到提升外,在思想修养和道德品德方面,还有哪一点比高中生强?如此德性,怕你都来不及,还会有谁会用你?   你说,你修过《阅读与写作》,但你读的是手机,你写的是微信。对语文,自己都没信心,你还想指望人家对你有信心?   你说你有专业,除了玩手机略显专业外你能响亮说出你还有什么专业特长吗?不论什么课,对你来讲都变成了手机操作课。拿笔的时间远没有拿手机的时间多,看黑板的时间远没有看手机的时间多,你让谁去相信你是一个有专业的人?   实习要让父母开假证明,评先进要让父母找关系,补办证书要父母跑学校。找工作的时候,你能有一分坦然和自信吗?   双休日你起来吃过早饭吗?!连吃饭都不会,还有谁会相信你会干活?    谁也不怀疑你军训的时候叠过被子,但又有谁会相信军训结束后你还叠被子?   唯一投入的是游戏,耗时最多的是游戏,而你的自荐信对此又只字不提。自己做的连自己都不认可,世界上,还有谁会认可你?   讲大道理的时候你是老子,伸手要钱的时候你是永远的儿子。你可以欺负你的父母亲,世界也能任由你欺负吗?   离开了电脑你还能做什么?离开了游戏你还喜欢什么?离开了家你还能到哪里去?离开了父母还有谁会给你送水端饭?对于这些问题,你都找不到答案,你还想找到前程吗?   学无所成,怪学校;考试挂科,怪老师;犯错受罚,怪制度;人际孤独,怪同学;就业困难,怪时代;孤立无援,怪父母。只有责怪,没有反思;只有骂人,没有检讨。如此处事,老板即使是你爹,他敢录用你吗?   图书馆里没有你的人影,运动场上没有你的人影,公益场上更没有你的人影。你退化的不是肌肉,你退化的不是责任感,你退化的是最基本的生存能力。像你这样的人,唯一适合的岗位是看守坟墓。今天,这一古老的职业已消失,你的失业也就成了必然。   存在的价值在于不可替代。责任心、吃苦精神、写作水平、做事能力、专业修养、操作技术、学问素养、与人相处,有哪一方面是你的看家本领?有哪一点是他人不可替代的?你不失业谁失业?

......
[阅读全文]
罗援少将 (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原副部长,少将,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很久没有在这个难忘的日子前去毛主席纪念堂了,虽说每次回北京,不论工作有多忙,我总是让司机在黄昏的时刻驱车去天安门广场,默默地围了广场转上一周,向那背附着天边绚丽红霞的雄伟建筑投去深情的目光,那门楣上的金色大字仿佛是一种力量和象征,使我心中升起无限的壮志豪情和沉思遐想,然后又默默地离开。 于是,每年的这个日子,我不在京时,总是委托我的学生或部属代表我手持了一束洁白的菊花早早地赶到纪念堂把花献到老人家的汉白玉座像前,他们总是拍了些当时的照片寄给我,让千里之外的我能目睹9月9日的纪念堂前那条或在烈日下,或在风雨中前往瞻仰的长长队伍。今天我特地起了个早,决定独自前往,这是一种心结,更不如说是一种信仰。 我在广场上意外地看到一个老迈的婆婆带了一个小女孩,目光茫然地站在那,她们的衣着陈旧,脸刻风霜,显然是从边远贫困地区来的祖孙俩与这节目大典前的繁华氛围是那样的格格不入,已经引起了在广场上相关人员的注意,七八个人围了这对祖孙七嘴八舌地盘问个不休,那老婆婆更加迷惘,害怕操了口西北的方言一个劲地解释,我在旁边停下了脚步,听了半天,似乎就能听到在说什么毛主席。 祖孙俩战战兢兢,小女孩紧紧地抱了奶奶的脚不放。我上前分开那帮人,问她道;您是想去毛主席纪念堂吗?她一听连连头点,我耐心细致地听了一下,连听带猜地算是明白算是怎么回事了。回头对那帮人解释;这位老婆婆是当年土改时期的妇女主任,她们祖孙俩人走了近一周的时间,从陕北的一个偏远贫困之地专程赶来看毛主席的。 有个人颇有些不耐烦地上下打量起来来,竟问我是干什么的,要查看我的证件。我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他,又有人说;她们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能负得起这个责?我没差点大怒;人家这样大的年龄了,连走带挤地赶到这,就是为了了结一个心愿,你们有什么权力非要将她当成危险人员处理?你们就没在农村的亲戚吗?我掏出证件,强克制住自己没摔到那人的脸上。那帮人看过证件后总算给了我个和谐的脸色,我说;不用您们费心了,我带她进纪念堂。在存包处,我才发现在那个破旧的人造皮革包里竟装了几块分不清是什么食品的面团团。老人告诉我,她和六岁的的孩子就是吃着这种干粮来到北京的,她都已经七十三了,儿子死在外面的工地上,连个赔偿费也没有,媳妇改嫁走了,就剩下她和小孙女相依为命。乡里看在她是老土改干部的面上一年给她们四十二元的补助,她的身体有病,就为了了结此生唯一的心愿;来北京毛主席纪念堂看看毛主席。 我的泪水没差点下来,打电话找了个陕西的部属让他带点钱火速赶到这来,我身上是很少带超过二张以上的百元大钞。我把那些干粮放进我的挎包里给老人和孩子买了水和面包,那老人一手就拒绝了我的这些食品,催我快带她们去看毛主席。我骗说纪念堂还没开门,让她们再等等。直至那个部属赶到,看到他们用家乡话的交谈,那老人的脸才笑得格外明亮起来,她倒了点矿泉水在手心,先在孩子脸上擦了擦,又将自己的头发抿了抿跟了我们站到了那广场上长龙般的队伍里。 我吩咐我的部属先借我一千元钱,我想在出门时给她,然后让他等下带到我们单位的招待所找个房间先让这祖孙住下,再给她们买上回乡的车票。在门前的售花处,老人看到了不少人都去买花,她也要上前,我让那部属去,她死抓了那部属不放,非得自己亲自去。我看着她从贴身的衣内取出一个粗布小包打开,取出十元钱(那是她小包里零碎小票里唯一一张最大面额的钞票)颤巍巍地买来二枝白菊花和孙女各持一枝,伸长了脖子往前不断地张望着。衣着鲜亮的我身边这位老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不由注意起瞻仰队伍中的人们来,看得出,其中绝大多数是来自地的普通民众,他们衣着朴素简单,甚至还有些称得上是破旧,但他们脸上的那种发自内心的虔诚和向往让我感到震撼。 那老人在向她的孙女低声说阗什么,我听不太明白,便问部属,那孩子告诉我说;老人一直在向她的孙女说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之类的话。那孙女颇为懂事地紧紧拉了奶奶的手似懂非懂地把头点。队伍在缓慢行进时,工作人员连连招呼让瞻仰者们掏出身份证,部属问了问老人后为难地告诉我,她们没有身份证,我想了想说,没事,我俩有就行了。果然,那此工作人员对也是以衣看人的,我俩的证件连扫也没扫一眼就让我们过了。那检查的重点明显是在那些衣着朴素的普通民众身上。我那证件看来还是有点份量,没费什么口舌,就让我带进了这祖孙俩。我的眼有了点泪,透过有些模糊的目光,我看到那老人带着孙女毕恭毕敬地把花献到主席汉白玉的塑像前,久久地久久地不愿离开。 老人老泪纵横,拉了孩子一下子就跪在水晶棺前的手紧紧地抓紧了栏杆,那嘴角无声地在颤动,却听不到一丝哭泣声。行进的队伍停了下来,那些工作人员也一时没了言语,众人都静静地看着这位老人,她带了孙女跪在那默默地流着泪水。我上前轻轻扶起老人,部属抱起孩子,我的心是那样的疼痛,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压抑猛地向我撞来。 在礼品服务部,我给老人买了尊主席的小立像,又把二枚像章佩戴在她们的胸前。那老人紧紧地抓位那尊像扣在胸口上,回头望了渐渐远离的瞻仰大厅放声大哭起来。周围的人们都看着这老人无不闻声落泪。在门外,当我把准备好的钱塞到她人手中时,老人连连推阻,死活不收。 我因有别的事必须要走了。我吩咐部属好好地按我的话接待这位老人,那孩子红了眼连连地让我放心。我说;你得把她当成我们自己我母亲家人来接待,千万!千万!我目送着老人的背影的离去,那的老态毕现背影让我想了很多很多,让我在脱离了那些行行色色的会所、办公室、商会、音乐厅等场所,认识到了另一面我曾经熟悉却现已陌生的群体生存的现状。感受了这些曾为我们这个国家的兴盛做出巨大贡献的民众们朴素的行为和思想的平凡与伟大的魅力。

......
[阅读全文]
在网上看到一个段子笑岔了,分享给你们。 与领导一起撒尿时要注意以下几点: 1、不要站在领导前头; 2、掏出来的不要太多,别让领导觉得你比他的大; 3、尿得不能太快太远太高太猛,别让领导觉得他不如你威风强壮; 4、领导尿完了,你也打住,没尿完也得憋着,别让领导觉得他不如你持久; 5、尿的方向要跟领导绝对保持一致,以显示你的忠诚度很强; 6、领导抖三下,你就抖七八下,让领导觉得他的工作效率比你高得多; 7、领导掖起来了,你也赶紧收家伙,马上给领导让路,使领导觉得自己在何时何地都有权威; 8、领导用一只手尿,你必须用两只手,以此证明领导才是真正的一把手! 有网友问最后一条,万一领导发怒:“你的比我的重些还是咋了,你还用俩手捧着?!”这时该怎么回答?我觉得很懵逼,请大家献计献策。 还有网友问和女领导尿尿怎么办?我唯一能想到的是尿得不能比领导响,要表现出自己的无声无息;但蹲得要比领导高,这样才可以说,你看你身材多好,一次就能蹲到位,我胖得都蹲不下去……

......
[阅读全文]
相逢是缘,只要我们曾经拥有,温馨的往昔都会留存在记忆中,即使有一天,不再相聚,也无怨无悔。 01 一直相信有些相逢是命中注定,就像茫茫人海中,有些人转瞬便消失在各自的生命里,有些人却能深深烙进心底。 时光匆匆,岁月一直静静地向前流淌着,生命里的那些人来了又走了,有多少人能陪着自己一直走下去呢。 02 时常想起这句话,有缘的人,总是在花好月圆的时刻相遇,在对的时间里明白应该明白的事,不多也不少,不早也不迟。 生命中有很多特定的刹那,都像一首美丽的诗,没有起始,没有终结。因此,那出现的一刹那,就特别清新淡远,特别苦涩悠然。要好好感谢生命中的缘分,让我遇见你们。 03 其实,生活可以很简单,看看那些没有看过的风景,走一走那些没有走过的路,在美丽的山水面前,做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相逢是缘,只要我们曾经拥有,温馨的往昔都会留存在记忆中,即使有一天,不再相聚,也无怨无悔。 多少年之后再回首,你会感触,曾经的相遇相聚,在你的记忆中虽已不再清晰如昨日,却时时被清幽的花香唤起,被纷飞的细雨淋湿,被徐徐的清风牵动,仿佛是午夜那首悠扬的乐曲,依然是我们最熟悉的旋律。 04 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但是你的未来我会与你并肩…… 只要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感谢上苍让我们在人生的盛宴中相逢,珍惜每一次的相遇,相聚,相逢你会发现,生活回报给你的会很多。 感谢生命中的那些相逢,感谢那些身边和远方的朋友。我很珍惜有你们的日子,陪着我一路前行。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