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雅客 | 推荐此博客

枪模冰冰 作者:张敏

15-12-31

枪模冰冰 作者:张敏

04:26:09, 分类: 小雅的冰恋




在一次全市的青年企业家联谊会上,我突然碰到了中学时代的老同学小戈,虽然以前我早就知道这个人,但一直没有将他和我的老同学联系起来。小戈现在是一家著名饮料公司的老总,专门做小孩子的生意,这几年赚发了。

老同学见面,自然无话不聊。很快,我们竟然发现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这就是冰恋!他神神秘秘地告诉我,他参加了一个名为“枪模”的俱乐部,还是金牌会员呢!
“枪模?” 我内行地说道,“不是玩仿真枪的吗?你也爱好那调调?”
“嘿嘿,” 他神秘地笑了笑,“谁玩仿真枪那玩意呀!”
“那是......?” 我好奇地问道。
“这样吧,我带你去玩一次,我作东!” 他拍拍胸脯。
......

周六晚上,小戈开车带我去那个“枪模”俱乐部,嘿嘿,毕竟是有钱人呀,开了一辆“玛莎拉蒂”,我虽然好歹也是一个“老总”,但座驾还是老掉牙的桑塔纳2000呢!车在郊区转了两个多小时,来到一处僻静的山谷,下车,我朝四周打量了一番,原来这里是一个度假村,环境十分幽静,一栋一栋的白墙红瓦小别墅在绿树环抱之下时隐时显,一阵山风吹来,带起阵阵松涛,真是太美了!
走进俱乐部大堂,小戈向接待小姐出示了会员金卡。
“呀,戈老板,你今天才有空来呀?”
“还带了朋友呀,可靠吗?”
“今天准备打几个呀?嘻嘻!”
两个女接待员一边在电脑上操作着会员卡,一边你一句我一句的调侃着,看来小戈确实是这里的老顾客了。
“放你一万个心吧!” 小戈使劲拍了拍我的肩膀,“这是我铁哥们!” 说完接过会员卡,拉着我直奔地下室。

一边走,他一边告诉我关于这个俱乐部的一些情况。原来这个俱乐部竟然是拿活人----而且是年轻漂亮的女孩----来做枪靶子的!这让我想起了几年前曾经报道过在俄罗斯的西伯利亚有一个富人俱乐部专门以猎杀活人取乐的事情来!看来,星转斗移,这种事情竟然在中国也有了!虽然我喜欢冰恋,但是以前仅仅是网络上的一种幻想而已,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付诸现实的!
我内心虽然吃惊,但是表面上却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呵呵,我不能让哥们瞧不起,对不?“那这个合法吗?” 我问道。
“合法个屁!” 小戈回答道,“这里的会员都是朋友介绍朋友的,一般的外人别想进来。而且会费贵得出奇,你知道多少吗?”
“多少?”
“60万一年,而且每枪杀一个10万!”
够厉害的!我心里想,都够得上我一个季度的利润了!

说话间,我们来到地下二层,迎面是一个玻璃门,小戈在门旁的刷卡器上刷了一下会员卡,门开了,我跟着他走了进去,玻璃门在我们后面无声地关上。里面是一条长长的玻璃走廊,两边是一间间的房间。走廊里的人可以看到房间里面的一切,但房间里面的人却看不到走廊上的人。房间里面的,都是等待着“上班”的少女,即将被俱乐部会员挑选枪杀的枪模。
“这里的女孩都很专业的,正式上岗前都需要经过为期两周的培训。” 小戈介绍道。
“培训什么?”
“就是如何配合枪杀呀!呵呵!” 小戈笑了笑,然后指着两边房间里的女孩问道,“你喜欢哪种类型的?”
“你选吧。” 我说道,确实,我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脑子里乱得很。

每个房间都有几个女孩,或站或坐,有的在看电视,有的在看书,有的在聊天,一副悠闲的样子。有些女孩都是白领丽人打扮,商业套装,一步裙,高跟鞋,丝袜,化淡妆。更多的,则是性感的打扮,蕾丝套装,吊袜带,连裤袜,超高跟鞋,红艳艳的双唇。
小戈一边走一边摇头,看来没有他中意的。这时,一名穿套装的工作人员模样的女孩子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戈老板,没有你看中的吗?”
“唉,你看看,” 他指着房间中的女孩说道,“一点味道都没有!你看,今天我带朋友来,总不能让我打这种货色吧?”
“那戈老板喜欢哪种类型呢?” 女孩笑嘻嘻的,一点也不恼。
“有清纯一点的吗?”
“嗯,有是有,不过她刚完成培训,还没有正式上班,恐怕......”
“别恐怕,去带来我看看!” 小戈一副大老板的派头。
“好,那戈老板这边请,先休息一下,我去带她来。” 说着,女孩将我们让进走廊尽头的一间休息室,给我们倒好茶,然后迅速退了出去。
......

几分钟后,门开了,一名女孩怯生生的站在门口。只见她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大约1.72米高,上身穿一件红白相间的紧身无袖T恤,露出了丰腴的双肩,下身穿白色斜纹布短裙,脚蹬白色高统软皮靴,微微染成酒红色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马尾,扭头转身都一甩一甩的,极富青春活力。
她的出现让我们的眼睛都为之一亮,她那出凡脱俗的美和热力四射的活力立刻征服了我和小戈。
%u6D77%u4F26


她有着一张俏丽的瓜子脸,脸上干净洁白,没有任何化妆的痕迹,纯天然地光滑、细腻、光彩照人。眉毛弯弯,明澈的大眼睛水汪汪的,让人感到一种不可抗拒的亲和力。她的胸不是很大,也就是B杯的样子,但在紧身T恤下微微的隆起,十分性感。低腰的短裙,露出平坦的小腹和迷人的肚脐,那纤细的腰肢时不时柔韧地扭动着,加上丰翘的臀部和修长笔直的双腿,曲线柔美,让人不由自主地浮想联翩。
“就她了!” 小戈从惊呆中回过神来,立刻对跟在后面的工作人员说道。
“好的!” 那工作人员用一个手持式读卡机在女孩佩戴的胸卡上扫了一下,“祝戈老板玩得开心!” 说完,拉上门走了。
“小姐......”
“叫我冰冰吧!嘻嘻!”
女孩很开朗,一边说一边走到我们对面的沙发上盈盈的坐了下来。看得出她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孩,只见她上身坐得笔直,双腿并拢,膝盖微微侧向右面,两手安安静静地放在大腿上压着短裙的下摆。
“好啊,冰冰小姐,等一下打你时要表现得好一点,啊?可不能在我哥们面前塌台!” 小戈摆出一副老板训员工的样子。
“是啦!嘻嘻!” 冰冰掩口一笑,脸却有些红了。
“你读过大学吧?” 我问道。
“嗯。” 冰冰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哪个学校呀?”
“复旦国际金融专业。”
“那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我问。
“我...” 开朗的她一下子变得忧郁起来。
“对不起!” 我连忙说道,“对不起,你不用回答!”
“不,没关系,”
冰冰深吸了一口气,很快调整了一下状态,“说说也好,当初读书的时候,我也梦想着毕业后找一份好一点的工作,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找一个...找一个爱自己的老公......”
“可是...可是毕业后才知道,远不是那么一回事!”
停顿了一下后,她接着说道,“我一家单位一家单位的去应聘,还参加各种招聘大会,应届的,历届的,可是越来越让我失望......很多单位,根本连我的简历也不看一眼,就说:‘我们这里不招女生!’......女生怎么了?我成绩有比男生差吗?我能力有比男生差吗?”

冰冰慢慢的激动起来,“有些单位虽然答应收下简历,可是一等几个月就是石沉大海。还有些虽然通知去面试了,但是开口便问:‘你会喝酒吗?’,哈,喝酒和国际金融有什么关系?”
“你是哪人呐?” 看到她几乎要失控,我连忙打断她,换了一个话题。
“我老家是湘西的。” 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不妥,声音一下子又恢复到柔柔的了。
“家里还有什么人呀?”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小妹。”
“呵呵,三代同堂,大家庭呀!”

“可是我们那地方穷,现在弟弟和小妹都在读高中,而家里的收入只靠爸爸和妈妈在山里种些庄稼去卖,我读大学已经给家里背了几万元的债了!本指望我工作后能够还清债务,并且可以资助弟弟妹妹上大学,可是现在,一毕业就失业,算什么呀!”
我一时语塞。
“后来我也明白了,别把自己当成大学生!” 冰冰又把话题扯回到了找工作上,“放低了要求,广撒英雄贴......”
“英雄贴?”
“就是简历啦!”
她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什么街道工厂,个体企业,皮包公司,都去应聘了,可是人家给我一句话,差点没把我噎着:‘不好意思,我们不要本科生!’,妈的!本科生怎么了?好一点单位要博士生,差一点又不要本科生,呵!看来本科是鸡肋,哦?!”
说着,她猛的站了起来。
哇,看来这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在柔弱的外表下还有一股子泼辣劲呢!不愧是湘妹子!
“坐,坐,” 看来小戈被吓着了,连忙站起来,给她倒水:“喝茶,喝茶,呵呵。”
“不好意思!” 冰冰重新坐下,但似乎余怒未消,“哼,我就只差没去应聘‘三陪’了,这可是我的底线,宁可死,也决不干那个!”
“好,好!” 小戈竖起大拇指,连连说道。
“后来经朋友介绍,就来这里工作了。” 咚咚喝下半杯水后,她的怒气似乎消了很多。
“可是来这里工作的结果就是被客人枪杀呀?!”
“枪杀有什么不好?”
冰冰反问道,“再说啦,待遇也不错,这里按日发工资,每天400元,每月就是一万二啦!另外,如果一旦被枪杀,还可以额外得到8万元,这些钱都打入事先开好的受益人帐户中。至少这样我可以还清债务,并且还可以剩余几万元给弟弟和小妹读书。我唯一担心的是我的小妹呀,怕她走我的老路......”
“可是却是以你的生命为代价的呀!”
“没什么了啦,反正这个社会似乎不需要象我这样的人......” 一声长叹,个中包含着多少辛酸和惆怅啊!
“如果你愿意,可以到我的公司来工作......”
“别介!”

yuan


冰冰打断我的话,“你是可怜我,还是施舍我呀?即使你帮助了我,但你能够帮助得了天下千千万万个和我相同处境的人吗?嘻嘻!”
她的脸上出现近乎疯狂的表情,但仅仅是一闪而过,很快又恢复了常态,“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好人,你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们只想枪杀一个女孩来取乐......不过来不及了,我签了合同的,做人要诚信,我不想反悔!”
诚信!多么崇高的一个词!可是,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又有多少诚信?!我平时在经营中诚信了吗?想到这里,我背上出了一身冷汗。
“好啦,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开始吧!” 冰冰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推开沙发后面的一扇小门走了进去。原来那里面就是行刑室了。
“哥们,走啊!” 小戈站起来,冲我一摆头。
“不了,你去吧,我一个人呆一会。” 我拒绝了。我没法去看枪杀冰冰,那女孩给我灵魂的冲击太强烈了。
“真的不去?”
“真的不去。” 我坚定地摇摇头。
“那好,你休息一下。” 说完,小戈走进行刑室,并带上了门。
......
行刑室的隔音显然不好,脚步声,摆弄枪支声,一声不少地都传了过来。
“砰!”
“啊呀!”
枪声很响,接着是冰冰的娇呼声,好像很疼的样子,然后是凌乱的脚步声。
“冰冰!”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向那个小门伸出手臂,但是几秒钟后又慢慢的收了回来。
“砰!” 这该死的东西竟然又开了一枪。
“扑通!” 身体倒在地板上的声音,啊,冰冰摔倒了!我情不自禁的又向小门伸出了手......
然后是一声紧似一声的呻吟声和皮靴后跟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啊,冰冰一定是在痛苦地蹬踢!我
的脑子里出现了从那些冰恋小说中看来的情景......

良久,里面的声音渐渐平息了。我这才推开小门走了进去。里面很大,有点象保龄球馆,这边一头是射击台,中间是球道那样的通道,对面大概二十多米远处是受刑人的位置。现在,冰冰就躺在那里,小戈则站在她的身边,手里提着一支折叠托的AK
S74-U突击步枪,这种枪使用5.45口径子弹,打进人体就翻滚,会造成非常大的破坏,被阿富汗游击队称为“毒弹”,击中躯干就没救了。但是子弹的穿透力却很弱,基本上会留在体内,而且弹孔也很小很精致,从冰恋方面讲,非常适合用于枪杀女孩子。

我慢慢的走过去,发现冰冰竟然还没有死!她仰躺着,胸脯在急促地起伏,右乳上有两个精致的弹孔,血不多。她的双臂向两侧张开,呈“大”字形,双腿大概由于短裙比较窄的缘故,夹得比较紧,并且在快速的抖动。
她的眼睛张着,但是瞳孔已经放大,眼神很迷离。随着胸脯的起伏,她的喉咙里不停的发出“咯咯”的声音,就好象在吹气泡一样。
“你为什么不打左胸?” 我恨恨的问道。
“打左胸?一枪就死了,有什么意思?” 小戈反问道。
我无语。是呀,平时我们在论坛中不都是这么讨论的吗?该怎么打,先打哪里,打几颗子弹...可是,可是...我只有自己揪自己的头发!
冰冰现在一定非常痛苦,但是她却还在坚持,除了敬业精神,除了刚才小戈关于“表现好一点”的训导外,一定还有其它什么东西让她不能瞑目!
但是,是什么呢!
突然,我脑海中划过一道亮光,啊,对了!我连忙蹲下去,轻声呼唤道:“冰冰,冰冰!”
听到我的叫声,冰冰眼睛中似乎放出了一丝光芒,嘴巴张了张,但是没有发出声音。
“别动,你听着,你弟弟和小妹的学费我包了,”
我顿了顿,继续说道,声音坚定而缓慢,“只要我的公司存在一天,他们就不会失业一天!即使我的公司不存在了,我在这里以人格保证,我会用我的所有关系,给他们一份工作!相信我!”
“咕...啊......” 冰冰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她的嘴角微微上翘,美得让我惊呆了。
......

我花重金向俱乐部买断了关于冰冰的全部录影资料,包括最后的枪杀部分,然后存入银行保险柜,我可不愿意这些东西流入冰恋市场。然后我又从公司利润中,提取了一部分资金建立了助学基金。我还向人事部门要来了相关材料,亲自删除了其中招聘中的歧视性的条款......虽然我一个人的力量很微薄,但是我仍然要做,坚持做下去,我相信,会有人认同的,也会有人和我一起做的......

点击(1282) - 评分(69)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